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076章 各怀鬼胎的宴

时间:2018-04-01作者:浮沉

    沈燕娘的短信叫方堃眼一亮,‘杨刘在我店小聚,等爷指示。’

    她这是在请示呢,我这要怎么办啊?

    方堃捏着下巴蹙眉琢磨。

    此时,他和萧芷从里间出来,一个坐在沙发上玩笔记本电脑,一个坐在对面看手机。

    俩人好象互不干涉,其实是怕邢玉蓉突然进来抓了现形。

    刚刚在里面小暧昧了,嬉闹过后免不了要打啵之类的,萧芷不敢玩久,就跑了出来。

    他很快给沈燕娘回了条短信,‘稳住,我去偶遇。’

    然后又想到什么似的,补了一句,‘你寻个物件,让他们把玩,留下他们的气息。’

    ‘明白!’

    沈燕娘简单回答了俩字。

    偶遇也要有个差不多的借口,大家都是极聪明的人,太‘偶’就难免被人家起疑心。

    方堃的目光正好扫过萧芷,看到了她脖子上的法牌,星眸为之一亮。

    “芷芷。”

    “嗯?”

    “法牌借我用下。”

    “做梦啊你?”

    萧芷直接拒绝,然后噘嘴嗔道:“送了人家,你好意思要回去吗?”

    “不是啦,我都说借一下嘛。”

    “做什么呀?”

    她一脸小幽怨的模样,这物已被她视为至宝,哪怕是心上人要借,也有点不乐意呢。

    当然,自己人都是他的了,何况身上的物,所以语气很快软化。

    方堃受不了她的小幽怨,忙道:“好吧,不借了,我找个别的东西代替。”

    “借你啦,讨厌,弄坏一丁点,也不饶你。”

    萧芷正要取下来。

    方堃抬手制止,“别,我想到了,制道符就可以,嘿嘿。”

    “好吧,咦,你是不是要出去呀?”

    “嗯,有点事得出去一趟。”

    “诶,你还没下班呢,至少要和我老妈说一声吧?”

    “不是有你在吗?”

    萧芷哼道:“你也舍得啊?怎么就拿我顶缸?我就是你替罪羊是吧?”

    “你老娘还是跟你好呀,还能把你怎么着了?你就说我去古玩街踩盘子了,阿姨就清楚的。”

    “哦,那你小心点,有空就电话我。”

    “知道,你不要出去,省得阿姨找我们麻烦,这些天装也要装的很乖。”

    “是,明白了。”

    萧芷起身送他到门口,看看左右没人,又把她拉回来,亲了他一口,才把他推出去。

    ……

    赶到文庙的方堃,先去买了张符纸,昨天买的都在萧芮车上,忘了拿下来。

    他出来就信手制了一道符,拿后卷起来捏在手里,借这个和葛仲山谈生意,偶遇就有了借口。

    信步荡进古玩街大牌坊时,已经过了12点多,从出发到来这,耽误40分钟。

    这边葛氏店里,几个人早酒过三旬、菜上五味了。

    沈燕娘坐陪,就免不了喝酒,喝的俏脸潮色绯绯,美眸流波溢彩,刘汉就不时的瞅她,眼里比猛兽更野性的光也不加掩饰。

    沈燕娘是干什么的?会怕他的目光?心说,你觉得自己好猛是吧?信不信老娘一x挟死你啊?

    她媚眼放电,一波一波的,流露出艳荡的本色,胸襟低口处雪沟剌眼,鸡心领叉着,两边堆隆的雪丘玉肌蓝筋清晰可见,别说刘汉这样的流氓,连自诩定力很强的杨奇都心旌摇荡。

    葛仲山对爱妻的表现无丝毫异样,他不过是捡了个便宜,曾是沈燕娘裙下诸臣之一的幸存者,当年包括鲁老大和四大金刚,都是燕娘裙下腻臣,别人争的头破血流,最终命丧,葛仲山凭什么在最后幸生并独占花魁?就是凭他的心计和耐性。

    这女人就不是他一个人的菜,从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以后还是这样。

    表面上他葛仲山是沈燕娘的‘丈夫’,私底下是她的奴狗,应付对外事务的一个管家,比如真正和祈思明建立的合作关系,那是沈燕娘把姓祈的勾上床的结果,和葛仲山没半毛钱的关系。

    不过葛仲山这人会和稀泥,又靠沈燕娘撑大梁,他才能从中余利享受,所以也竭力维护她。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男人与生俱来的享受性,燕娘某方面的功马是超凡脱俗的,秘功炉火纯青,登峰造极,都不用你动弹一下就把你恁爽到你姥姥家了,白天忙碌夜里享受,葛仲山也好这口。

    而且他清楚沈燕娘的手段和心机,更知道她鸳鸯腿的厉害,自己是打不过她的,当年鲁老大凭什么纵横华青?凭的就是鲁家绝技鸳鸯腿,燕娘靠一身肉,换来这绝技,青出于蓝更胜于蓝。

    这次穿针引线联络的买卖,也是燕娘的授意,只不过她不出面吧,出了事都是葛仲山背烟锅。

    葛仲山对沈燕娘算死心塌地的,毕竟沈燕娘跟着他领了证,从法律上讲那是合法夫妻。

    当然,一纸证书对于江湖人来说没多少约束作用,就是拿来当身份掩护和合法证明的,这年头儿规规框框太多,没有合法手绪,家产都可能被银行冻结,甚至充了公。

    看似葛仲山在家作主,很有男人的尊严,燕娘扮的象个小女人,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叫葛仲山在人前能找到做大丈夫的成就感,不至于在同道朋友面前损了他的尊份,面子嘛。

    虽说杨奇刘汉知道这夫妻俩的底子,但也真搞不清他们到底是谁靠谁活?谁在作主?

    表面上看,还真是葛仲山说了算,暗中观察也是葛仲山接洽所有的事务,沈燕娘一天就呆在店里坐镇和享受,不象曾经大出风头了,有点被葛仲山吃定的迹象,安心做葛太了吗?

    江湖人,也有累的想收山的时候,这两口子经历了不少,兴许是有这心思了。

    但是别人不会放过他们,他们可以烟吃烟发达,别人也可以烟吃烟吞了他们,这叫因果循环。

    杨奇就是来吞他们的,他眼底藏着比他兄弟刘汉更饥渴的色彩,对燕娘有着更强烈的占有念头。

    因为这个女人不是花瓶,对男人来说她的实用性又极强,她其它方面的能力也能独挡一面。

    在杨奇看来,这女人的作用,比兄弟刘汉强的多,因为刘汉就是粗鄙武人,打打杀杀可以,其它的能力惨不忍堵,比猥琐的老四都差一大截子。

    所以老四能在街面上开店,替杨奇独镇一方,而刘汉就是一打手角色,跟着他东跑西颠。

    沈燕娘的媚眼虽不断挑衅刘汉,其实她更高看杨奇一眼,说白点,刘汉在她眼里就是一陀屎。

    “山哥,那牌,出手了?”

    “出了,十万。”

    “哦,谁买走的?熟客?”

    “小方师傅。”

    哪怕小方没在眼前,葛仲山仍敬称其为‘师傅’,因为对小方的能力太过佩服。

    他要有小方丢那点能力,就不用看燕娘脸色了,反过来是她要奉自己当爷爷了吧?唉,可惜。

    杨奇和刘汉交换了一个眼色,多少有点古怪,昨夜老四下药得手,差点让他们成就一笔大买卖,但真是小觑了玛莎拉蒂的速度,百万豪车果然不是十来万烂车能追得上的,没过两条街就追没了。

    对于拿绑邢玉蓉这刑侦局长,杨奇也感觉玩的太大了,真要得手,自己以后也要亡命天涯,别想过一天安生日子,倒不如象现在,有钱就享受,没钱再折腾,没雄厚底子,想玩大也没可能。

    昨天没成的事,杨奇今天就不想了,甚至劝刘汉放弃那小妞儿,免得惹火烧身,人家是邢玉蓉的闺女,是省一号的孙女,这真不是他们能打主意的目标。

    对此刘汉不坑声儿,嘴上不说,心里也不愿放弃,他嗜武如命,让他放弃冲境等于放弃人生。

    杨奇太精明,敏感性也极强,一谈那小妞儿的事,他就有种心悸感觉,这不是好兆头,上一次有这种感觉,他就差点丢了命,这一次又有了这种感觉,他就心生了怯意,万不得已时,只能……

    大家各怀鬼胎,这饭吃的有点意思了,两瓶金剑南也喝的差不多了。

    燕娘心里掐算着时间,小爷也应到了呀,人呢?

    正有这念头时,伙计跑了进来。

    “掌柜的,小方师傅来了。”

    “啊……”

    葛仲山屁股扎了钉子似的弹起来,赶紧往出迎。

    杨刘二人面色一沉。

    燕娘也跟着去了,她对‘丈夫’的这种恭态稍有不满,尼玛啊,小方是你亲爹?

    哪怕她心里把方堃奉为圣爷了,也不想看到属于自己的奴狗去这么结巴奉承别人,这是变节啊。

    方堃在葛沈夫妇二人的相陪下入来。

    “哟,这不是杨兄刘兄啊,幸会。”

    他人不大,但处世态度老练、从容,有小大人的风范。

    知道方堃不俗,杨刘二人也没敢太托大,哪怕刘汉这夯货不识秤,也多少有些顾忌。

    二人站起来拱拱手,一派江湖作风,“小方师傅,幸会。”

    “看来我来的不巧,要不换个时间?”

    方堃歪过头和葛仲山说。

    “方便,方便,小方师傅是贵客,啥时候来,葛某人这店也是蓬壁生辉啊,这二位也不是外人,啊,和我有生意关系,我听说小方师傅你也要开门店,将来大家免不了交集,如今相遇就是缘份嘛,杨弟刘弟,你们说呢?”

    葛仲山也是个和稀泥的角色,给足了俩人面子,他知小方来,即便有事也不会当他们面与自己深谈的,大家坐坐就无所谓,另外,他要拿杨刘俩货当枪使一回,假装仁义点,让他们生不出疑念。

    说罢,就指使燕娘填付餐具,让方堃入座。

    五个人重新落坐,葛仲山和燕娘一左一右把方堃挟在中间,主座都让给他了。

    方堃道:“开门店的事,正要请教仲山大哥,你看看这个。”

    他把手里的符递给了葛仲山。

    葛仲山忙双手接过,小心翼翼,符未展开,已经感觉到符上与众不同的气场。

    就是杨奇刘汉也双双作色,符篆隐露毫光,已具不俗价值,他们久走江湖,见多识广,知道真符的厉害,尤其常与阴鬼死气打交道的,若得一符在身,那是诸邪不侵啊。

    符展开时,几个人都惊呼。

    黄符朱绘,字绽光华,但不见砂迹。

    杨奇定睛细瞅,“啊,无砂,难道是传说中的血符?”

    朱不见砂,必然为血。

    刘汉也心惊的看了一眼方堃,血符的威能他听说过,非人力可抗衡啊。

    方堃含笑望着杨奇,“杨兄,你觉得这符,值几个钱?”

    杨奇苦笑,“论鉴符,我远不及山哥,但这张血符,我看值万金。”

    葛仲山哧之以鼻,“万金?你这万金可值钱了,哼,这张‘镇邪符’看给什么人用了,我觉得十万是起价,或用在鬼宅,可诛百鬼,逆转宅运,旺财兴丁,十年不衰,你说十年你得赚多少钱?”

    杨奇心头一动,忙道:“小方师傅,这符,能否转让?十万我出。”

    葛仲山抢话,“别价兄弟,你是客,没有宣宾夺主的道理,小方师傅是来找我的,符是我的。”

    方堃微微点头,认可了葛仲山的说法。

    葛仲山大喜,“十万是起价,我也不敢占小方师傅便宜,老婆,马上给小方师傅过帐15个。”

    15个就是15万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