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102章 张蛤蟆

时间:2018-04-01作者:浮沉

    张蛤蟆留给方堃记忆没有多少,最多算一个小过客,粘过他姐姐的那种过客。

    在某咖啡馆真正见到这个张蛤蟆时,方堃也微微一怔,别说,是有点捉鳖相的家伙。

    怎么说呢?就是外型很让女孩儿一眼着迷的那种吧,英挺俊逸,很有个性的那种,剑眉朗目,气质也不质,又是搞体育的,身形健朗,看上去阳光帅气。

    如果连这点外型也没有,那就自愧形秽的不敢靠近方婧了吧?还有,就是那点官宦家势。

    念高二的张蛤蟆,居然有175公分的身高了,可预见未来是个可能超过180公分的帅气男,眼下他还不骨十八呢,正是发育最后阶段,再窜一窜上180公分也不是很难吧。

    不过呢,方婧不是肤浅的女孩子,她也是颇有眼光的,不会被谁的外表所迷惑,这是母传基因。

    柳静宜更是商人基因承袭者,眼光毒的一塌糊涂,似一眼能看透某些人的本质。

    看到有个小子左拥右搂着方婧和柳静宜一起入了咖啡馆的张蛤蟆,他两个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

    这谁呀?用不用这么夸张?

    方婧也好,柳静宜也罢,这可是学校里一对纯洁玉女,怎么可能傍上一男,这太逆天了吧?

    哦,是来演戏的啊?别笑死我呀。

    再看那小子才170公分左右的身高,张蛤蟆就挺了挺胸膛,你再装也比不上哥。

    过来在张蛤蟆对面一坐,方堃坐中间,左是姐姐方婧,右是柳静宜,二美傍身的感觉,很爽哦。

    没等张蛤蟆先开口,方堃强势出声了。

    “你就是想泡我姐的张蛤蟆?”

    张蛤蟆?

    张锐的脸色当时一变,但听到蛤蟆前有‘我姐’俩字,不由一惊。

    “你是?”

    方堃搂着姐姐香肩,仰着下巴对张蛤蟆道:“方婧的亲弟弟,方堃。”

    “方堃?小霸王?你、你竟是方婧的弟弟?”

    五中没人不知道这个小霸王,因为他坏的流浓,清高自诩的渣男们都不和他一路,嫌跌份儿。

    被弟弟搂着的方婧,完全成了陪衬,路上弟弟就说了,‘姐你不用吱声,看我摆平他。’

    方堃搁在桌子上的手,手指轻敲着桌面,斜着眼儿啾他。

    “追我姐呢,不是不可以,先过我这关,我要是不点头,你还敢搔扰我姐,我不保证你明天就进医院住几天,哦,不好意思,说错了,不是明天,是今天,别觉得我嚣张,我就这么嚣张……”

    此时,咖啡馆门口又进来一男一女,气势气质很特殊那种,甚至有一股凌厉的杀机溢出来。

    俩人一进来就盯着坐在方堃他们对面的张蛤蟆,那目光真让受不了。

    这二位是谁呀?

    是方堃一个电话叫过来的罗诚和柳珏,曾横行鲁东的雌雄大盗。

    张蛤蟆本来听了方堃的话要发作,却被进来这俩人的目光盯的有点心虚了,这俩干么的呀?盯我做什么?有仇有怨?他心虚了,没见过这么盯人看的,似有三江四海之仇。

    张蛤蟆看了看方堃,又看了看临桌这对怪异男女,一时失语了。

    方婧和柳静宜也发现了这对怪异男女,被他们盯人的目光吓了一跳,这二位,和张蛤蟆有仇啊?

    想到方堃之前的说话,这二位是准备送张蛤蟆去医院住几天的配角?

    “我和你姐是校友……”

    “少扯蛋,”方堃打断张蛤蟆的说话,又道:“回答我几个问题。”

    “……”

    张蛤蟆被方堃的气势压的抬不起头,眼直直的等着发问。

    方婧和柳静宜都快笑出来了,这货真是中看不中用啊,被弟弟吓成这样,实在是方堃太嚣张了,又是方书记的儿子这个身份,稳稳压的张蛤蟆大气不敢出。

    “第一,你有亿万身家吗?”

    “没、没有。”

    “第二,你爸是省部级高官吗?”

    “不、不是。”

    “好吧,其它的我不想问了,你可以滚了,什么时候达到这两个标准,你再来找我,在这之前若敢搔我姐,嘿嘿!”

    方堃说着,扭头看向罗诚那边,罗诚正把手里的茶子捏的喀嘣一声碎裂,茶杯残渣在他手指搓捻下变成细粉真从两个手指间飘洒下来。

    张蛤蟆和方婧柳静宜看的眼都直了,妈呀,这是什么功夫?这还是人吗?

    罗诚冷笑着朝张蛤蟆龇牙。

    方堃又道:“不知道你的骨头有没有那么硬,即便有,我也肯定他们会把你敲成一截一截的。”

    张蛤蟆冒了一头汗,站起来就想走,甚至连一句场面话也不敢交待。

    “怎么?这就要走啊?”

    “我、我6你还要怎么样?我没做什么呀?”

    张蛤蟆彻底蔫了,舌头都打结儿了。

    “给我姐道歉。”

    “哦哦,那个,方婧,对,对不起,以后我、我不会再出现了。”

    这家伙还算聪明,好汉不吃眼前亏。

    说罢,他望着方堃,那意思是我能走了吧?

    “珍惜这次你能完好无损的离开吧,以后呢,让我听到一丁点风声,或是背地里搞小动作想坏我姐名声什么的,我保证让你父母认不出你是他们儿子,嗯?”

    张蛤蟆感觉蛋根在抽搐,这是个小恶魔吗?

    “我、我知道了。”

    “滚喽!”

    “……”

    张蛤蟆没再说半句话,抹着额头渗出的汗,快步离开了咖啡馆。

    罗诚和柳珏也跟着走了。

    方婧忙拉着弟弟胳膊,“你别叫他们胡来呀。”

    “怎么会?那个软蛋吓一吓就快屙一裤裆了,还用得着动手呀?笑死我了。”

    右边,柳静宜也扶着方堃胳膊问,“你从哪找来这俩人的,会气功啊?”

    “那必须会点功夫,找来演戏的,哈哈。”

    “小坏种,真是坏透了啊,把张蛤蟆吓尿了咋办?”

    “关我什么事啊?吓尿只能说他没尿,他敢在我面前说继续追我姐,我兴许高看他一眼,就他这付窝囊样,也配追我姐?比陀狗屎都不如,我姐这个品种的鲜花能插狗屎上吗?开什么玩笑。”

    噗哧,方婧和柳静宜都笑了。

    服务生过来了,“三位,喝点什么?”

    “给两位美女上草霉味的,我来怀苦咖啡就好。”

    方堃淡淡说,同时伸臂勾搂住柳静宜的纤腰,对她道:“谁要也搔扰姐姐你,我摆平他。”

    “姐这腰也不能白给你搂了,必须是你去摆平的,我就说我小男友是方小霸王,吓尿他们。”

    柳静宜没有打掉方堃的手,反而任由他搂着,突然发现这小坏种好有趣,作事风格霸道又让人心动,有男人气慨,姐喜欢这样的呀。

    方婧却敲了方堃额头一记,“勾勾搂搂的,成什么体统?快放开静宜,没大没小的。”

    “姐。柳姐姐都没反对,你瞎操什么心啊,说不定柳姐姐心里乐意让我搂呢?”

    “我心里想揍你,你让不让啊?”

    柳静宜虽靠在方堃身上,但一只手臂也搭在他肩头,纤手拔拉着他的耳朵,似乎想扭它两下。

    “揍啦,也就你和我姐有这个权力,别人,我不买他帐。”

    他嘻嘻笑着的功夫,服各生把咖啡端了上来,“三位请慢用。”

    方婧道了声谢谢,而服务生偷瞥她们一眼,真是靓了,这么久都没见过这么靓的女生,幸运啊。

    远处有一些情侣们,都在偷望这边,男的羡慕方堃左拥右抱的齐人之福,女的嫉妒方柳之靓。

    其实方堃只是拥着亲姐姐和姐姐的闺蜜,这也算艳福啊?就算有也是柳静宜便宜给他的。

    “说好了哦,在我没有找到入眼男友前,你就扮我小男友,替姐挡着各种苍蝇。”

    柳静宜似乎挺享受这种保护的,刚才小霸王的嚣张让她直想笑,尤其张蛤蟆的窝囊样,唉。

    不过,话说回来,方书记的儿子,这不是最牛叉的挡箭牌护身符啊?谁惹得起这位?

    方婧也了掉一件烦心事,张蛤蟆写情书什么的,没少烦她,甚至闺圈几个好姐妹都知道了,有的还打趣她,要不要凑乎凑乎?怎么说姓张的还有个俊模样嘛,闲时逗个趣儿、解个闷儿也可以的。

    今天弟弟出马,居然很简单又粗暴的解决了这个麻烦,倒是出乎方婧的意料。

    说心里话,看着张蛤蟆表现的那么稀泥软蛋,方婧多少有点可怜他,平时装的挺高大上的,谁知真就这么中看不中用,你真说个敢追我,我弟弟打你,我能不拦着他?猪脑子,也不想想?真渣啊。

    也正因此,让方婧彻底看透了渣男内在的败絮,人前光鲜的不了得,装个逼,欺负个软的,可碰上比他硬的,他比被他欺负那些软的还要软上十倍,这种货色,唉,想想就吐了。

    拿自己弟弟来说吧,小东西坏是坏,可他胆子大啊,至少没人能吓唬住他,干和他书记老子拧着干,敢梗脖子瞪眼,这也算个奇葩了,但这次归家,他突然变的懂事了,还会做饭呢,笑死人。

    不过,今儿被弟弟护着的感觉真不错。

    就连一直很鄙视弟弟是小坏种的柳静宜也对他改变了态度,这在意料之外啊。

    喝着咖啡的方堃,也不拔撩柳静宜了,似乎在思忖着什么,剑眉微拧的深沉样儿,蛮好看的。

    小男人就是小男人,你说他在装吧,还装的挺象,反正是比以往顺眼多了。

    方婧悄悄观察了一下柳静宜的神色,发现她一边喝东西,一边也在偷瞄弟弟呢。

    铃……

    手机响了,方堃掏出来接听,是悟真。

    “怎么个情况?”

    “小师叔,我把师兄请下一位,你来门店呀。”

    “哦,一会我过去。”

    方堃挂了电话,看了眼姐姐和柳,“我得办点事去……”

    方婧有点不放心刚才的事,怕弟弟是去找张蛤蟆的麻烦,“我们陪你吧,”

    轮到方堃看了姐姐诧异的一眼,知她心里担忧什么,“姐,我不是找那渣货软蛋的麻烦。”

    “我也没说你找他怕麻烦呀,领你出来就得领你回去,你去哪,我去哪,不服呀?”

    “呃,服呢,走!”

    柳静宜就自然跟着了,她也想看看小坏种去做什么,电话里说的那么正经,谁知他去做什么?

    40分钟后,三个人出现在文庙,然后进了破邪居那条街,又进了‘破邪居’;

    悟真和一个中年道人已经在等着了。

    看见方堃身后俩美女,悟真眼珠子差点没崩出来。

    “呃,小师叔,你这泡妞儿的速度,我是服啦,分一个给我呗,你别累着了。”

    这货也是看着美女就腿软的那种,何况方婧和柳静宜都是绝色,谁见了不流口水是假的。

    “分你个头啊,我姐,什么眼神儿。”

    “啊,俩全是你姐?”

    “这个是我姐,”方堃拉过方婧介绍说,又揪着柳静宜说,“这是我姐闺蜜,也是本师叔我的预备役队员,你狗日的就别想了,不然恁断你腿啊。”

    他说的凶巴巴的,悟真却在柳静宜身上溜眼,真真是绝色美少女啊,可惜我又排后面了,艹。

    方堃朝中年道人问,“你叫悟什么?”

    他一点没把中年人的年龄大当成敬重的对象,除非紫婴站在他面前,别人都低他一辈。

    所以方堃这口气实在了大。

    方婧柳静宜楞神儿,就见那中年道人居然朝方堃躬身施礼。

    “见过小师叔,弟子悟虚。”

    这中年道人,颇有两分仙风道骨的模样,眼神精湛,神光十足,身上有一股凛然气势。

    就拿方婧和柳静宜的目光来说,这位是个有点道行的道长吧?气质是哄不了人的。

    可谁曾想,就是这么一位,躬身叫方堃‘小师叔’,这就方柳二女有点凌乱了,没搞错吧?

    “这样,悟虚,你来了这就务实吧,破邪居新开张,我坐着也不合适,人家一看我这年龄,都当我是骗子呢,你替我坐镇,赚的钱,你拿一成份子吧。”

    “呃,弟子不敢。”

    悟虚忙再躬身推让,他哪敢分小师叔的钱?小师叔的本事,大师兄也比不了呀,自己怎么行?

    他又道:“弟子道行有限,怎么也不敢和小师叔你比,更不敢妄想分什么份子。”

    “这事我说了算,你说什么也没用,抽空你再回山挑三四个有天份的弟子来帮你,行吧?”

    “全听小师叔的安排。”

    悟虚十分恭敬,也不在推让,正如方堃说的,他说什么也没用,小师叔说一不二。

    “嗯,上门的客,你忽悠就行了,你摆不平的,给我打电话。”

    方堃说到这,又指了指悟真,对悟虚道:“这个家伙,你给我盯紧点,让他学点本事,别一天就盯着美女大腿看,说你呢,还看?限你一个月,修不成‘骨化青龙’,就滚回山去吧。”

    悟真顿时苦瓜了脸,再不看美女腿了,心说,不就是瞅了你这个预备役的美腿几眼,就这样报复我?你也太狠了吧?

    “小师叔,不带这么整人的啊。”

    这小子欲哭无泪了,但方婧柳静宜能看出来,这个奇装小道人和方堃关系不错,也是个逗逼。

    “本师叔是为你好,你狗日的别不识好歹啊,就这么定了,你自己琢磨着办。”

    “小师叔,饶我一次吧,我以后再不看你马子腿了。”

    噗哧,柳静宜忍不住笑了出来。

    悟真脸皮也够厚的,忙向这陌生还不知名的美女求助,“预备师婶,帮个忙呗,替我向我家小师叔求一情,大恩大德,没齿不忘,求求你了,要不我给你跪下?”

    看这货一付可怜样儿,装的还挺象,腿弯弯着,似乎真要跪。

    方婧也捂着嘴笑,柳静宜是楞住了,眨吧着美丽的大眼睛,正琢磨预备师婶是个什么称呼呢。

    可悟真腿一颤一颤的,欲跪不跪的,脸憋的好象猪肝儿。

    “预备婶儿,你倒是说句话啊?真叫我跪?这也太狠了吧?”

    方堃抬脚欲踹他时,这货机灵的闪开几步。

    “这次谁说也没用,我得对你师傅负责,你自己方量着,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悟真仰着下巴,露出狠样,瞪着眼,“练就练,谁怕谁啊?不就是骨化青龙吗?很了不起啊?”

    这话倒是叫方堃笑了,“真没什么了不起的,30天后验收,凯雷德钥匙给我,别天天开个车瞎晃了,牛的你不认识自己是哪颗葱了,还有,卡,给你悟虚师兄,暂时由他掌理。”

    悟真顿时真蔫了,“亲爱的小师叔,你动真格的?”

    “对你我是没信心了,这几天又和唐警花打的火热,适当给你浇浇冷水是个正事,快点掏。”

    没辙,钥匙和银卡全交了出来,前者给了方堃,后者给了悟虚。

    “悟虚。”

    “弟子在。”

    “替我盯着他,敢溜号,就封经锁脉,往残了打,失手了下辈子我养活他。”

    “是,小师叔。”

    悟虚沉声应喏,悟真抬手抽自己一个小耳光,“让你看美腿,让你看美腿……”

    柳静宜又哧的一声笑了。

    方堃安顿完事,拉着亲姐姐和柳姐姐扬长而去。

    在文庙停车场,三个人上了凯雷德。

    “哇,这车好霸气呀,百万级吧?”

    柳静宜见过世面,也见过好车,但对太悍气的凯雷德了解不多,因为女性不喜欢这种车。

    方堃撇了撇嘴,“百万级是真的,霸气就一般般,真霸气的是骑士15世,国内也没见几车。”

    他说的骑士十五世是最悍的车,悍马在它面前都抖不起来,那等于是一辆城市战堡级装甲车吧。

    那样的车,方堃有钱也不买,因为实在太张扬了,不符合他们方家那个身份,要是巨绅富商是可以买来的彰显富贵的,但当官的家势绝对不能买那个,凯雷德就很扎眼了,骑士15世就算了。

    “15世我也跟我哥看过啊,我哥装备买的,这阵子在求我爸,国内几乎没有,听说要去厂家订,最少几个月后才能拿到货,这算快的,我爸没同意呢。”

    柳静宜的哥哥是中陵富二代中的姣姣者,因为他老子实在是有钱,08年时就身家几十亿了,买辆豪车真不算什么。

    好象她哥柳什么的,对自己姐姐也有点想法,但姐姐根本不尿他,和柳静宜关系好另一回事,不等于就给她哥哥柳某某开了什么绿灯。

    方婧不喜欢张扬不稳重的男孩子,反正到目前为止,还没碰上能叫她动心的男孩儿。

    凯雷德开出停车场,“你没驾照吧?”

    方婧想起这个,开口问弟弟。

    “有才怪呢,不过没意外的话,谁会拦凯雷德啊?那么没眼力劲儿的交警少。”

    驾车的方堃不象生手,车开的相当稳,倒是叫坐的俩美女放心不少。

    “柳姐姐,先送你回家?”

    “不用送我,我今儿去你们家,和你姐混一宿儿。”

    这种去闺蜜那里混一宿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柳静宜说起来极为自然。

    方婧也不会拒绝,只是笑,“我弟弟半夜窜了窝,你可别哭啊。”

    柳静宜嘻嘻笑道:“我把你剥光,我看你弟弟敢窜过来不?”

    方婧翻了白眼。

    方堃道:“嗯,这招歹毒。”

    俩姐姐都笑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