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110章 出头

时间:2018-04-01作者:浮沉

    两点钟,凯雷德出现在省家属院门外,是从里面开出来的。

    萧芷上车后,却发现副驾席上的柳静宜。

    而柳静宜也没想到,方堃约会的竟是萧芷,话说在这个天之娇女的面前,柳静宜也有压力。

    没压力是假的,五中谁不知道萧芷的身世?

    哪怕柳静宜她们马上就要去高中部了,但也知道初中的校花萧芷是什么背景。

    学校里大家全见过,知道对方是谁,但没有过交流。

    “萧芷?”

    “柳静宜?”

    见她们互相吃惊,方堃忙打圆场。

    “芷芷,柳姐是我姐的同学,我路过捎的她。”

    “哦,柳姐,你好。”

    萧芷还是很温婉的示礼,校花们都有矜持,一般不认识的话,互不搭理,都是骄傲的孔雀。

    但是萧芷的乖巧在于她对心上人的顺从,方堃都叫柳姐,她也不吝啬这么称呼对方。

    而且方堃的态度叫她很满意,急急的解释是他姐的同学,还说捎的,这不是怕自己生气吗?

    柳静宜就有点不爽了,什么同学?什么捎的?

    但她没有发作,她也知道自己是后来者,说是第三者都不为过,能强势的战败萧芷吗?放点生猛的东西,又怕方堃对自己的印象大变,所以也只能装淑了。

    “你好,萧芷,校花芷,五中没人不知道你的呀,真是靓呢,什么时候和我弟弟搭上的?”

    她很聪明,把方堃说成了是‘我弟弟’,等于告诉萧芷,他早就是我弟弟了,你也别得意哦。

    果然,这句‘我弟弟’把萧芷压了一压,也猜测着,估计他们早认识了。

    俩女孩子心思在瞬间千百转,方堃也却头疼的不知该说什么。

    车子启动,上路,方堃也不知去哪了。

    “稍快一丁点,丁妤还等着呢。”

    “呃,好的。”

    方堃立即明白了萧芷的心思,她要拉个伙伴,共同对付这个‘我弟弟’的姐姐。

    之前萧芷可没说要去找丁妤。

    柳静宜也不知他们要去哪,她的目的是缠着方堃,顺便见下他约的小女生,都准备好打击没见面的小女生了,哪知是萧芷这大校花,拥有让她都仰望身世的校花,这阵柳静宜也进退失据了。

    就在这时,柳静宜的手机响了。

    她朝萧芷笑了下,就接起了电话。

    “什么?啊……在哪,好的,找谁?哦哦……我知道了,我一会就过去。”

    也不知是听到了什么消息,柳静宜瞬间变脸,眼泪都快急出来了,不象是装的。

    方堃忙问,“怎么了?柳姐。”

    “方堃,你跟我去一下好吗?”

    看着柳静宜快要溢出的眼泪,方堃点了点头。

    其实他听到了给柳静宜打电话那人说的一句话,‘你叫上你同学方婧一起来’。

    为什么叫方婧?因为方婧是有书记的老爸,这是要借势。

    在柳静宜看来,方婧和方堃有区别吗?没有,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老爸‘方书记’。

    ……

    南二环,景富龙湾休闲馆。

    景富集团的总部就设在中陵小龙湾,它是中陵巨绅柳氏柳义明创立的民营企业。

    柳义明一子一女,儿子柳宏军,女儿柳静宜。

    柳宏军二十三岁,已经是‘景富’集团副总兼景富龙湾产业的老总。

    景富在小龙湾有一系列楼盘产业,包括‘景富龙湾’置物、‘景富龙湾休闲馆’‘景富广场’购物中心这些,可以说柳宏军是其父的好助手,年纪轻轻就开如接手家族部分产业的打理。

    老柳这巨亿身家,肯定基本都是由儿子来继承的,女儿嘛,迟早要嫁人,给一份丰厚的嫁妆就可以了,当然,家产的某部分,也可有被当父亲的留给女儿,但70%铁定是给儿子的。

    今天,柳宏军惹来了事,也不是他故意去惹的,是有人故意来砸‘景富休闲馆’的场子吧。

    按理说在中陵,景富柳氏那是响当当的巨绅名人,但不代表他就不会人欺负。

    南二环是黄金地段,是目前中陵最繁华的区域,被称为黄金商业环,在这里存在巨大的行业竞争压力,无论是哪一行业,这里都挤着n家,就说休闲类的会馆会所,都以餐娱为主的,是服务至上的行当,争夺客源到了十分惨烈的地步。

    柳氏景富在南二环这一带的休闲餐娱龙头,赚得钱叫人眼红,那么,肯定就平静不了。

    敢来砸柳氏景富休闲馆场子的,那肯定不是无名之辈喽。

    事实上,在中陵论民营资本中,柳家都是一等一的雄厚,敢来景富找事的人,就只有更强背景的官僚子弟们了,巨商巨绅这类人,在官贵面前还是没有更大优势的,因为这社会还是‘权’大一些,要挑你的毛病,或叫你停业检查,也是分分钟的事,只看针不针对你吧。

    以柳氏的人脉来说,市里面也不是没有关系,但这关系未必能保自家长久平安无事。

    柳宏军不仅摆不平这次的事,还因为强自出头给人家揍了呢。

    这次来他景富休闲馆闹事的人确实是他惹不起的,因为带头的是王亨王大公子。

    王亨是省城中陵一等一强势的公子哥,刚从jd所出来,他有匿名场子被景富挤的快关门了。

    显然,再不来景富闹闹事,王亨的财源就给人掐断,他都养活不了自己和一干兄弟了。

    王亨的兄弟们都是官僚子弟,没一个是平民老百姓,这些人要是找谁的麻烦,真叫人头疼呢。

    柳宏军让保安动手,打了来故意寻事的一个小子,哪知这小子把王亨为首的一堆公子们叫来了,那一刻柳宏军才知道自己掉到人家算计里了,他后悔知道的冲动,但已经迟了。

    王亨他们过来,把给他道歉的柳宏军就抽了。

    柳宏军虽然也是中陵的巨绅公子,但缺乏官贵背景,纯有钱也没用,官方没人给你撑腰啊,你还手打一下王亨试试?分分钟把你扭进局子里去,所以柳宏军知道这事麻烦了。

    他没有向老爸柳义明求助,因为他知道老爸也摆不平这个王亨,他给妹妹柳静宜去打话,是知道妹妹的闺蜜是方大书记的女儿方婧,如果能把方家人拖进这个事里,王亨他也要重新考虑了。

    景富休闲馆的大厅里,王亨一堆七八个公子哥,把休息区占了一片,一个个歪三倒四的占着沙发或躺或卧或坐,有的人脚就踩在真皮沙发上,景富的保安们只敢远远看着,都没人敢靠近。

    之前他们柳总挨揍时,有个保安给护着,被厚实的烟灰缸砸的脑袋开了俩血窟窿。

    万般无奈的柳宏军也保了警的,但南二环分局的人过来一看是王亨等公子哥,一个个都闪在一边了,他们的说法是居中调解,实际上站在一边看双方继续吵,只要不再打起来就行。

    即便是警方遇上这些公子哥也没辙,也头疼的不想招惹他们。

    柳宏军其实明白王亨找茬儿的目的,隔壁不远的‘悦龙洗澡中心’就是王亨罩的场子,甚至有王亨的股子在内,可‘悦龙’生意惨淡,眼看就坚持不下去要歇业了,这时候王亨出来了。

    这事能善了吗?向王亨低头就是把景富休闲馆关了门,或是暗里赠送王亨多少干股,看他的胃口也小不了,柳宏军怕对方狮子大开口,他受不了怎么办?当然,这可以做为最后的保底策略使用。

    还有就是他挨了打,心里也不爽啊,憋着一口气呢,能把王亨撞回去,那是最好的,自己还出口气不说,更能保证景富休闲馆在南二环这段吸金的地位及利润,一但让步损失就大了,他不甘心啊。

    不过,他真的没抱多大希望的,毕竟妹妹同学方婧是个女孩儿,涉世未深,她能给谁出头?

    这么做,柳宏军就是强撑撑场面,等若告诉王亨等人,我认识方书记的女儿,你们也别太狠了,逼急了我宁可给方家人吃大头儿,也不便宜你姓王的。

    柳宏军之前就有和方家方敬天交集的念头,想靠方婧给介绍一下,但方婧这个女孩儿根本不插手那么复杂的社会事,提也白提,除非柳宏军你能把方婧泡上手,那可以利用一下方家的资源。

    但柳宏军没那个能力,方婧正眼都不撩他的,她和柳静宜好是另一回事,但对花花公子柳宏军没有丝毫的好感,这也是柳宏军心里没底儿的原因,哪怕妹妹真叫来了方婧,也就是撑一下微面,估计还得向王亨低头,但有方婧露面,点明她身份背景,兴许能吓唬一下王亨,叫他不敢狮子大开口。

    “打了我哥们儿,你胆儿挺肥啊,是不是觉得柳家在中陵能一手遮天了啊?”

    王亨跷着二郎腿,一脸鄙夷的嘲讽着站在对面的柳大少。

    柳宏军脸色很难看,刚被当众抽了耳光,半个脸还微肿红涨着,嘴角隐有血迹。

    站在柳宏军身后的有景富休闲馆的几个高管,副总,大堂经理、主管等,男的女的六七个。

    这些人也都是陪着卑微的态度在给王亨说好话,以此在柳宏军面前表现,事过了好邀功呗。

    “亨哥,今天是我冲动了,也不知道是亨哥你的人,你开个价,我保证叫亨哥你兄弟满意。”

    “哈哈,我开价,我开了你受得起?我叫你景富休闲馆关门,你关不啊?”

    王亨嚣张的道,眼瞪的根什么似的。

    这话一出口,包柳宏军在内,他身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哟,你好的口气。”

    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一少年领着俩美女走了过来。

    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方堃。

    俩美少美女是萧芷和柳静宜她们。

    大家的注意力全在这边,楼门厅进来谁他们也没看,直到方堃的声音传来,所有人才扭头。

    “尼玛的打废呢是不是?”

    一个嚣张青年蹦起来就朝说话的方堃冲过去,要大打出手的节奏,跟他一起站起身的还有。

    方堃扣手反抽,冲到近前的青年就被方堃一外手背砸在侧脸上。

    啪的一声,人惨叫着,身子不受控制的斜摔出去,撞在从旁边扑上来的另一个公子哥身上,两个人不受巨力的冲撞,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他们都未能使方堃的步履停顿下来,“这是个什么东西?”

    方堃极其鄙夷的瞅了眼摔出去没能再趴起来的青年。

    王亨第一时间跳起来,张开双手叫道:“都别给我动……”

    看到方堃的一瞬间,王亨就想苦笑,这也太巧了吧?我想维护我点利润,却碰上了方家少爷?看来‘悦龙’是死定了,他知道今天的事已经没什么指望了,方堃身边还领着萧家公主呢,汗死!

    “你在这欺负人呢?”

    萧芷这么朝王亨说,轻飘飘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少女来头不小。

    王亨苦笑,搓了下手,“哪有,萧芷,我、我是路过,我一哥们在这给打了,我来看看……”

    萧芷就没理他,撇了下嘴。

    所有望着这绝美少女的人,眼神全变了,王大少刚才多威呀?怎么对这少女说话都结巴了?

    他转向方堃笑道:“小方,我真不知道你罩这块的,今儿的事,当没发生,你看这成不?”

    方堃冷冷的道:“你觉得呢?”

    这少年人的口气更大。

    王亨脸上的表情就生动了,方堃不给面子,这咋弄?他突然想到给萧芮去个电话,但没立即打。

    然后瞟了一眼柳宏军,意思是,你不表个态啊?我王亨都说今天的事算了。

    柳宏军有点发懵,妹妹叫来这位少年,什么来头啊?直接就把王亨镇住了?这是谁呀这?

    他正琢磨这个呢,就没看见王亨的眼神,有点故意忽略他的意思。

    方堃是有眼力的,一眼就看出了肿着半张脸的柳宏军可能是柳静宜的哥哥,因为长得相啊。

    “柳哥,谁动手打的你?”

    虽是头一次见柳宏军,但方堃给足了柳宏军面子,假装认识他似的。

    不过柳宏军算是聪明人,没有直接说是王亨打的,不然这事就不好解决了,毕竟王亨也是有背景的人物,少年即便十分钟强势,但要在这里抽了王亨,那双方可能结成死仇。

    这个仇如果是因为柳宏军结下的,他们双方都有可能在心里埋怨他。

    柳宏军已经在社会上锻练了两年,世事经验也是有了,知道今天的事不能弄太僵了。

    “哦,不小心刚才和他们撞一起了,不是谁打的。”

    他的说法让王亨心里一松,不由看了眼这个柳宏军,行啊,小子,你会做人。

    方堃也不是傻子,自然打的出来是人打的,但柳宏军这么说,他也明白这是不想把事搞大了。

    而从方堃本身来说,也不想就此事扩散化,他这么问,是给王亨施压,也是考验柳宏军。

    哦了一声,方堃的目光转向王亨。

    “你也是中陵有头有脸的人公子了,凡事是不是过过脑袋呀?你领着人在这闹事,要是不给个说法,我觉得我会让你走出这个门吗?”

    方堃的话不谓不重,这是逼王亨表态呢,没个说法,你今儿就留在这别走。

    也没说把你留下来怎么着,而留人下来这句话的本身就足够强势,不需要什么内容了。

    “你谁呀你……”

    王亨身边又一个忍不住的插话了。

    总有些人爱表现自己,不识秤,不看王亨都改变了态度吗?他还要强出头,有这么蠢的猪?

    大该是爱现吧?让我亨哥也看看我的能耐,我就不怕这个小子。

    话音儿还没落,王亨反手就一个大嘴巴摔在他脸上。

    “给老子死一边去!”

    被打的小青年晃了一步,叫都没敢叫,嘴血殷出了血,捂着半个脸再不敢吭声儿,但目睛却怨毒的盯着对面的方堃,他不怪老大王亨,但心里恨极了这个装逼少年,不因为他,自己能挨抽?

    而方堃呢,压根都不拿眼皮撩他的,王亨敢随便抽的人,就算有点小背景,也有限的很。

    抽完了人的王亨,望着方堃道:“小方,今儿这事,我摆桌酒,正式道个歉,你看呢?”

    这种事,能有这个态度,也算是彻底低头了,传出去,王亨也是输了,他这种公子哥,认输等于失了名望,以后都再没脸踏进‘景富’的一亩三分地儿,这非常严重了。

    方堃还是给柳宏军面子,问他,“柳哥,你是苦主,你说了算!”

    柳宏军也是大有面子,之前被抽大失面子,没一会儿就翻了身,他做梦也不敢想啊。

    “摆酒就够了,亨哥以后当我是朋友,柳宏军就很开心。”

    果然会做人,会做事,也给足了王亨面子。

    王亨还能说个什么?

    他过来拍了拍柳宏军的肩膀,“兄弟,你这个朋友,我交了。”

    “那是亨哥看得起我,宏军什么荣幸。”

    王亨点了点头,望着方堃,“小方,怎么样?”

    他是问方堃,我可以走了吧?

    方堃瞥了眼已经被王亨人扶起来的俩倒霉蛋,“这种不带眼的货,我也不知你领着做什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觉得自己很能打吗?其实就是一陀糊不上墙的屎。”

    他骂那个货,也是不给王亨面子。

    柳宏军太圆猾,反倒让他有力难施,所以不想给王亨太多面子。

    方堃一扬眉,挑了王亨一眼,“走啦,还等我送你出门呀?”

    “好,小方,来日方长!”

    这是交待场面话呢,给人多重假想,至于来日会如何?真就没人知道了,但看今天的情况,也没人相信王亨敢把人家怎么样了?就算是暗中下烟手,他也得多思量思量呢。

    王亨也没说更多,招手领着他的人就走了,一场风波就此平息。

    而跟在柳宏军身后的景富高管们,望着这少年人的目光是一牌惊羡,同时看着他们大小姐柳静宜的眼光也变了,原来我们大小姐傍上极有背景的小帅锅了啊?

    “哥,你没事吧?”

    只到此刻,柳静宜才说话。脸上有关切之神,她也不瞎,自然看到哥哥半个脸微肿着。

    柳宏军苦笑了下,“没事,妹子,带方少上楼,我们坐坐。”

    这机会不结识这位少爷,那不是傻了啊?

    他又看了一眼另一美女,好象是叫萧芷?这位,该不是传说中的萧公主吧?

    其实能从王亨对萧芷的态度中看出来,他那么无奈加恭维,萧芷的身份就呼之欲出。

    方堃也没有驳柳氏兄妹俩的面子,领着萧芷就跟着他们上了楼。

    在电里,柳宏军把王亨来找事的目的说了一下,隐隐指明隔壁不远的‘悦龙’才是事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