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127章 逼到死角

时间:2018-04-01作者:浮沉

    酒吧轻曼的音乐颇有意境,方堃三个人没有离开威尼斯,而是在一层的酒吧找位置坐下来。

    来了酒吧不喝点酒也说不过去,刚才在下面也没有喝,只是坐了一会。

    虽说酒吧的酒不便宜,但对于方堃来说不算什么。

    很快,服务生就给上了三杯‘天使之吻’。

    而离他们不远的隔桌,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长睫毛美少女,她居然叼着一支女士烟。

    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又靓丽青春,很是惹眼的存在。

    少女衣着简单,宽松的t恤配牛仔短裤,叠在一起的雪腿十分扎眼,可以说惊人的修长。

    在酒吧里这比较幽暗的灯光下,雪白的腿就成了注目的焦点,方堃都忍不住看了两眼。

    丁妤捅了一下萧芷,小声说,“某人看大白腿呢。”

    “呃,我哪有看?”

    话说方堃反应还是很快的。赶紧狡辩。

    不过狡辩也没有逃过被拧的命运,谁叫他和萧芷挨着坐的,想躲也躲不过。

    给萧芷拧了一记,方堃不甘心的收回了目光。

    萧芷转头瞟了一眼那个抽烟的长腿女,“咦,这不是我们校的梅大校花?”

    “梅流苏。”

    丁妤也认了出来,“还真是她啊,我也只顾着嫉妒她的大白腿了,都没看她的脸。”

    尤其还是侧脸,没一下认出来吧。

    大该梅流苏听到了隔桌三个少年男女在说她,居然转过头朝他们挑了挑修长的柳眉。

    然后就看见她长身而起,端着自己的酒走了过来。

    这一下更吸引了他们三个人的目光。

    过来就坐在方堃身边的梅流苏,直接说了一句让方堃瞪目结舌的话。

    “我的腿很白吧?”

    噗,他正要装若无其事的品酒,才呷了一小口,听到这句话就又喷回了酒杯里去。

    这句话不仅叫方堃意外,连萧芷也极为意外。

    她想不到这个大名鼎鼎的梅校花,居然一开口就挑逗自己的心上人。

    萧芷秀眉微微一蹙,“怎么梅校花出来卖腿的吗?”

    她也不客气,心上人被大白腿挑逗了,她不吃醋是假的,不表达一种态度更不可能。

    尤其梅流苏还坐在方堃那边,当然,刚才坐下的时候,萧芷也不能让他挨着丁妤坐吧?

    不想现在变成了她和梅流苏中间挟着方堃,丁妤则在方堃的对面。

    “萧芷妹妹,听你这口气挺吃醋的啊?要不咱俩比比腿,看谁的更长更直?”

    梅流苏并不生气,眉毛弯弯露出一丝笑,对萧芷这么说。

    斗嘴归斗嘴,女孩儿们不会因为点什么事就动手。

    “更长更直有什么用?你以为男的比那条腿呀?莫名其妙。”

    噗,这次是丁妤喷了。

    没想到萧芷也这么生猛。

    “这么说,你喜欢更长更直的喽?”

    梅流苏笑意更浓了,而且因为叼着烟,这时流露出一股特殊的妖异。

    话说三个美少女围着一个俊秀帅哥,在讨论这个问题,尴尬的不是她们,反而是方堃。

    丁妤是脸红了,还飞快的瞅的一眼方堃,看见他一脸苦笑的表情。

    萧芷则与梅流苏四目相投,俩人眼里都迸射出电光,如果眼神有杀伤力的话,这俩人都伤了。

    “喜不喜欢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吧?你过来就问我男朋友你腿白不白,你知羞耻为何物?”

    “这是你男朋友啊?我还以为你是老公呢,他盯着我腿看,我问问不行啊?帅哥,行不?”

    梅流苏也不生气,反而问了方堃一句。

    方堃刚才就是看腿,没看脸,现在发现是五中另一大校花梅流苏,心里不由苦笑。

    因为这个梅流苏正是铂金堡最大股东梅元生的女儿。

    前一世记忆中,方堃还调戏过此女,结果给约到外面以外勾搭上了,不想被揍成了猪头。

    此女一身修为不俗,论功夫,十个烟带n段的萧芷也打不过人家。

    这一世知道梅氏的底子,也就明白梅流苏为什么那么厉害了,因为她是太武道的传人。

    也难怪她敢一个人晃着大白腿在夜里出行,艺高人胆大呗,她怕什么?

    梅氏的情况,太武道的情况,方堃现在还不清楚,而且他也没准备好和梅氏开战呢。

    虽然梅氏和沈绪关系挺深,但是梅香珍毕竟是方老四儿子的母亲,这个情况是比较复杂的。

    和沈绪斗,不一定要把梅氏彻底卷进来,而梅氏的本意也不想卷进来,他们两头下注赌运呢?

    为敌为友或两不相干,这是三种情况,最结会如何,现在谁也说不准。

    梅流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原来她是奉了姑姑梅香珍的密旨,和方堃要产生交集的,这是梅家又一战略。

    王亨约方堃在这玩,梅氏是知道的,所以让梅流苏来碰碰运气。

    现在看来碰的很‘巧’,居然有了交集。

    在这之前,学校里的时候,方堃还没有正式接触过梅大校花,因为这个梅流苏已高一,九月开学就高二了,比他姐姐方婧还要高一年级。

    在学校里,梅流苏也有魔女之称,她叛经离道,与传统女孩子格格不入,但凡女孩子不敢做的事她都敢做,男孩子不敢做的事她也敢做,哪怕是在学校,她也敢抽烟,敢喝酒,没人会管她。

    她还成立了个什么精武社,以传统武术为主,健体强身什么的,据说社员基本全是男的。

    这个梅流苏在学校一呼百应,更是校网论坛里的一姐,影响力是相当的大。

    她还有个绰号叫‘侠姐’,喜欢路见不平,拔刀出手,这一点广受绝大多数学生的推崇。

    在学校里她是个异类,但名声并不坏,只是各种行为超越了大多数人用传统道德衡量的标准。

    另外,没有敢明目涨胆追求她的人,因为这样的人都被她打的连父母都不认得了。

    今天巧遇,梅流苏还主动搭茬儿,方堃心里就想到了她是不是有特殊目的?

    因为方堃知道,自己的存在绝对通过沈绪的嘴让梅氏知道了。

    方堃并没有尴尬到不会说话的程度。

    他毕竟是两世为人,拥有的智慧和处世经验或心态都是非常厚实的。

    他笑了一下,“都一个学校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们就没必要因为这个斗嘴,话说学姐你的腿是白,但也不比萧芷的更白,我看你的腿也是出于一种对美好事物的欣赏态度嘛。”

    “嗯,这话我爱听,大白腿的确是美好事物,你欣赏,很正常,萧芷,听到了吧?他欣赏。”

    萧芷心里有点生气,但看出心上人不想和这个学姐翻脸,故意说的挺客气,也说她的不比自己的更白,可梅流苏分明在挑拔,又说‘他欣赏’之类的,想剌激自己对方堃生气变脸?

    哼,你越想我那样,我偏不。

    萧芷也是有心机的,她干脆靠到方堃身侧,笑靥如花的道:“我也的承认我家方堃说的有理,你这腿是挺白的,也好看,那你和我交个底儿,你这腿到底卖不?方堃看上了,我替他出钱。”

    这丫头也是得理不饶人,欣赏是吧?还看上了是吧?行啊,我出钱,你卖我就给他买来玩。

    “真的?我给你萧芷面子,卖给他了,真是看你面子卖的,不然就他这个猪头得德,多少钱我也不考虑的,这样,萧芷你说了,我给你个便宜价,20块吧。”

    梅流苏压根不介意被萧芷贬低,反而把萧芷逼进了死角,这丫头好心计,厉害。

    连丁妤都替萧芷捏了把汗,这腿,买不买啊?20块,真便宜那小流氓了啊。

    方堃都翻白眼了。

    萧芷眯起了眼儿,这个梅流苏真不是一般人,不按章法出牌,这么难斗。

    话说到这,她骑虎难下了。

    “20真心不贵,我现在就给你钱。”

    萧芷从兜里摸出点零钱,找出俩十块的,真递给了梅流苏。

    “给,拿着。”

    梅流苏就真的接了,弹了一下两张十块的小钞,叠好就塞牛仔短裤p兜里了。

    她嘻嘻一笑,朝方堃道:“恭喜,方学弟,我这两条腿是你的了。”

    萧芷却道:“不完全是他的哦,我有一半享受权力,因为钱是我出的,第二呢,我是他女人,他所拥有的东西就有我一半,这一点你不会否认吧?”

    梅流苏笑了,“我不否认,我喜欢死了,走,咱们找个地方,玩我腿去,你们一人一条。”

    噗,丁妤又喷了,这、这叫什么事啊?

    萧芷居然没反对,“好啊,去宾馆,今儿有的玩了,走。”

    方堃直翻白眼中。

    ……

    真要去宾馆,而且他们三个坐的梅流苏开的车,也不知道她有没有驾照,反正开着宝马叉6。

    一行四人直接去了华青大酒店,萧芷领着路,直奔1888号总统套。

    丁妤也跟着,反正和萧芷在一起,夜不归宿都没有问题,她老妈也不会担心什么。

    虽然方堃有些蹙眉,总感梅流苏有故意交集自己的嫌疑,不想她成功剌激了萧芷并达成目的。

    到了套房,方堃还苦着脸,他都不知道萧芷要怎么把这个事进行下去。

    丁妤也悄悄和萧芷说,“芷芷,你准备怎么弄啊?”

    “你看着呗,我会让她无地自容的,我还不信我斗不过她?哼。”

    萧芷似极有信心。

    入来后,他们见到了孙倩,孙倩一看好象有点问题,朝方堃递了个询问眼神儿。

    方堃只有苦笑,耸肩。

    主角是萧芷和梅流苏,他反倒成了配角,丁妤只是观众,现在又多一观众孙倩。

    倒是梅流苏多瞄了孙倩两眼,发现这个大美女比她的腿还长。

    萧芷指了下浴室,朝梅流苏道:“干不干净我不知道,你去洗洗。”

    “好呀。”

    梅流苏始终就不变脸,笑的好象花一朵。

    然后她扭着细腰迈开长腿入了浴室去洗,这反而让萧芷多少有一些心虚。

    方堃还在苦笑呢,萧芷却拧他一把,“你倒是有脸笑?”

    “我冤枉好不好?你们非要弄成这样,我都插不上话。”

    方堃还能说什么?

    孙倩问怎么回事,丁妤就把大致情况说了一下给她听,听完孙倩也翻白眼了。

    不过她认这个梅流苏也有点个性,就因为一句话,俩少女斗到了这种地步。

    没几分钟,梅流苏就冲澡出来,连衣服都穿,只是裹了一条大浴巾,赤着秀足走出来的。

    她还是笑盈盈的,问萧芷,“去卧室呢还是在客厅?你说了算。”

    萧芷哼了一声,“反正也没其它男人,就他一个,就这就可以,沙发上,浴巾就别裹了。”

    她在进一步逼迫梅流苏,她就不信梅流苏还能继续硬下去?

    丁妤都紧张的咽唾沫了,孙倩也微微张嘴,方堃更有点眼直,都看着梅流苏呢。

    梅流苏耸了下粉白浑圆的香肩,走至沙发前,在胸前这么一揪,大浴巾就松散落地了。

    那一瞬间,丁妤失声惊叫,方堃差点没冒鼻血。

    孙倩算最稳重的,也瞪目张口的楞住了。

    萧芷更是傻了眼。

    谁也没想到梅流苏能做到这一步。

    她雪躯袒裎,寸缕不着,还原地打了个转,“这身材,还行吧,继续,你说摆个什么姿式我都听你的,燕翅展?一字马?什么都可以,叫你男人上。”

    梅流苏就在沙发上坐了,极其不雅的一腿蹲起,丁妤的眼珠子差点没弹出来。

    萧芷有点发抖,她做梦也没想到,梅流苏会反逼到她这种程度。

    突然,她踢了身边方堃一脚,“你还看什么?快滚。”

    “哦。”

    方堃摸着鼻子,好象没出血,尴尬的转身往卧室去了。

    “喂,别走呀,你走了谁恁我呀?萧芷,什么意思啊你?玩我呢?我告诉你,我可没那么好玩哦,我还是纯纯粹粹的处女,连根毛都没被任何一个男的碰过,哪怕是脚毛。”

    萧芷吐出长长气息,“好吧,梅学姐,我认输了,我做不到让他上你,我们到此为止。”

    “你说收就收呀?我清清白白的身儿被他看光,腿还这么叉着,你要当着一个陌生男的面这么表演一回,我就和你收,行不啊?”

    此时,梅流苏的难缠才表现出来。

    “你要怎么样?”

    萧芷脸都快烟了。

    梅流苏还那付妖样儿,果然就没有她不敢做的事。

    “你非让我卖给你男人的,我看你萧大小姐的面子,才卖了20块,我爸就我一个闺女,我能继承的家产都几十亿,我现在这么‘贱’卖,全是因为你的面子啊,你现在说不玩了?你好意思?”

    “梅学姐,梅姐姐,我认输了成不?”

    “不成,就两个选择,要不我找一男的,你把我做的这些,你来一遍,要不让你男人上我。”

    这就是梅流苏的回答。

    萧芷道:“我都不答应呢?”

    “你要玩赖,我也奉陪,我会叫你知道我的手段有多变态的,你确定你刚说的话?”

    梅流苏美目中掠过一道精芒,然后没见她起身,但下一刻她的雪躯已经站在了萧芷的面前,就和鬼魅一样,这种修为,把孙倩都吓了一大跳。

    萧芷吓的要惊叫时,下巴就被梅流苏托勾住了,她象看鬼一样看着梅流苏。

    说是托勾下巴,其实不如说是掐住了脖子,并且把萧芷‘托’的脚都离地面,丁妤也惊叫了。

    方堃窜出卧室,也不由一呆,“梅流苏,你别伤害她。”

    孙倩也全神戒备,眼里出现凝重之色。

    就凭这个梅流苏露出的一手功夫,孙倩都自感不是她的对手,这美少女厉害到这种地步?

    萧芷虽被‘托’起来,也不会感觉呼吸不畅,脸上有惊怖色,却没有红涨。

    搁在这时代,她这手段真叫鬼神莫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