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140章 二女交心

时间:2018-04-01作者:浮沉

    住在宾馆,午饭肯定在餐厅解决。

    方堃和梅香珍要谈事,孙倩坐陪,梅流苏吃完就早早回了房间。

    她猜着萧芷不放心自己和方堃在一起,肯定要瞅中午这会儿时间来盯着方堃的。

    正如她所料,她才回了房间,萧芷后脚就到了。

    萧芷她自己一个人来的,没领丁妤,因为丁妤去医院看她爸了。

    房里只有梅流苏一个人,萧芷没好气瞪了她一眼,就掏出手机给方堃打电话。

    梅流苏却嫣然一笑,好象换了个人似的。

    过来就坐在萧芷身边,“他在餐厅和倩姐还有我姑姑吃饭谈事,我先回来了。”

    萧芷微扭身子,也不理她,这时拔通了方堃手机,那边接了起来。

    “你在餐厅吃饭啊?”

    “嗯,和梅总谈点事,你呢?在哪?”

    “哦,你谈你的,我没事,先挂了。”

    萧芷也是极懂事的,听方堃说谈事就不纠缠他,哪怕对梅氏人极不感冒也不会管。

    她这才收了手机,身边的梅流苏居然在她面前给跪了。

    “喂,你做什么呀?”

    这一下弄的萧芷挺措手不及。

    梅流苏道:“昨天的事,是我有点冲动了,事后我想想实在不应该,今儿跪求芷芷姐原谅,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我天生是个j骨头,老犯冲动的毛病,还就是不长记性,芷姐你还不消气的话,就抽我两个耳刮子,或是用皮带什么的打我也成,总之,你消了气肯原谅我,我再起来。”

    萧芷楞怔在那里,看着跪在面前的梅流苏,一脸虔诚认错的表情,她也是懵了。

    毕竟萧芷没经历过这种事,这年头儿都是有性格的,谁离了谁还不活呢?哪有下跪认错的?换了是她自己,打死也做不到这一点。

    所以她才震惊,伸手拉梅流苏起来。

    “有事说事,你跪我做什么呀?折我寿啊?”

    不过她没多大力量,根本拉不起跪着的梅流苏。

    “芷姐,咱们三个纠缠在一起,可以说纯粹是个误会,但因为我这个人太冲动,又仗着自己有点功夫,就目中无人了,做事也不考虑后果,你一激我,我那天就真把自己卖了,结果后来弄的自己寸缕不着的被看光,又觉得吃了大亏,才进一步和方堃纠缠不清的,但我清楚芷姐你和方堃先定了关系,我这么纠缠你们是够无耻的,可我又不甘心……”

    说着,梅流苏开始落泪,这个眼泪是很关键的东西,绝对能换来同情心。

    萧芷本来就是心地良善的那种,看她说的落泪,同情心顿生。

    “你起来好不好,有什么话坐着说啊。”

    “芷姐肯原谅我就起来……”

    “好吧好吧,我原谅你了,起来再说。”

    梅流苏就起来一p股坐她身边了,心说,你以为我想跪你啊?我这不是没办法嘛。

    她在姑姑梅香珍的调教下,那是极有心计的。

    “芷姐,你嘴上说原谅我,其实心里不是那回事,也认定我是不要脸的第三者了,可有些话我总要说清楚,让芷姐你清楚内幕,不能因为我让你和方堃闹了矛盾,”

    “嗯,那你说说。”

    萧芷一听还有内幕,那就先听听呗。

    “方堃修练,芷姐你知道的吧?”

    “这个我知道。”

    “那天昨天我对你动手,他很生气,大该没有保护到你,心里有些不舒服,就约我比一次,”

    “呃?有这事?”

    萧芷心里面倒是甜丝丝的,方堃心里还是极在乎自己的呀。

    “是的,铂金堡有健身散打房,在那里打了一场,结果他输了,给我揍趴。”

    “啊?你这么厉害呀?”

    萧芷有些吃惊,她可不认为方堃会输,因为在她心目中,方堃是最厉害的那种。

    “芷姐,这么说吧,修练实力是划分境界的,我是聚气境高阶的,别说方堃,就是现在的孙倩姐姐也不是我的对手,而方堃和孙倩姐最多就是聚气境初界,他们俩加一起也打不过我。”

    听梅流苏这么说,萧芷就剩下翻白眼了。

    “那后来呢?”

    “他觉得不应该输给我呀,还说吃过什么紫枢丹,这丹是很牛叉那种,可惜的是没有被它吸收是丹药的效果,因为他的内劲修为太差,炼化不了体内的紫枢丹,按正常修练的话,他想炼化紫枢丹并修成他那门功法《阴阳天》最少也要十年之久,也就是说,在这十年内,他不能破了元阳之体,也就是不能做那种事,十年是保守估计,有可能是二十或三十年都修不成,这要看他是不是下功夫苦修才行,可他身边不缺美女,让他看得见吃不到,那简直是活受罪,对不对?”

    这情况萧芷也是同感身受,她和方堃也不是头一次玩,火儿冒到极致时,却不能那啥,她都恨不得不顾一切的坐上去,但怕破坏了方堃的修行,就别提多苦恼了,另外方堃,肯定也很难受。

    “嗯,的确是活受罪,你接着说。”

    这一点萧芷承认了。

    “好,我接着讲,紫霞山是名门正宗,但也没有速成的功法,方堃十分苦恼,我们太武道的‘金刚体’正好是速成并能锻造出极强体魄的玄奥功法,我看他可怜兮兮的,就冒着被宗门废除武功的危险私授了他这门秘法,我被我姑姑打的遍体鳞伤,就因为我私授秘法给外人,她打我也是为了保护我,不然我爸会直接废除我的武功,并交给太武道长老会发落,”

    “啊,原来是这样。”

    萧芷已经心动,抓住了梅流苏的手。

    “我告诉他功法之后,他就连夜上了紫霞山,在紫婴老道的帮助下,用七天时间修成了‘金刚体’秘术,一出关打我电话,我没接,他就知道我出事了,所以整出了昨天的大场面,把铂金堡弄的鸡飞狗跳,这就是前因后果,”

    “你为他付出这么多,他救你是应该的。”

    萧芷通情达理的说,还捏捏梅流苏的手,对她的看法有些转变了。

    看到她一脸理解的神情,梅流苏心说,这小女人比我想象的好说话呀。

    “芷姐,他现在就不怕破元阳之体了,反而是破了吸收女人的纯y之气修为会增加的更快。”

    “啊?真的吗?”

    听到这个好消息,萧芷顿觉脸烫,她没压住心里涌起了的某些念头。

    但又为自己这种不堪的表现感觉不好意思,所以在梅流苏面前脸红了起来。

    “芷姐,我还得跟你讲个实话,这‘金刚体’可不是一般女人能承受得了的。”

    “呃,怎么说?”

    “金刚体至刚至阳,是最强悍的体质,很是生猛的那种,没哪个女人能吃得消扛得住,十来分钟给恁的就晕过去的也不是没有,象方堃那种体质本来就强,现在更强的一塌糊涂。”

    萧芷眼瞪的老大,“有这么夸张啊?你听谁说的?”

    “我姑姑说的,就那个沈绪,你知道吧?他还是个金刚体的半吊子修练者,今年都四十多岁了,可仗着体质哪次也得恁三两个小时,铂金堡里面80%的漂亮女侍都给他过了手,那些女人们看见他就腿抖,这就是举个例子,方堃这么年轻,正是火力最旺的时候,他还吸收了紫枢丹的神效,可恨之处就在这神效上面,本来金刚体就改造了体质,让他拥有了极强的耐性,再加是那丹,一夜他都很难‘爆’一次,我也不知道谁能扛住他,就芷姐你这体质,我看十分钟也就死过去了。”

    萧芷直接翻白眼,吓声道:“那怎么办啊?你别吓我哦。”

    她心慌慌的,没谁比她更清楚方小同学的变态了,那要生猛起来,我五分钟也扛不住吧?

    “芷姐,我吓你做什么?我只是在讲一个事实,我们太武道女人专修一种秘法叫‘花媚体’,我和我姑姑都会的,只有花媚体的坚韧才能承受金刚体的肆虐,而且有助于修为一起精进,你要是乐意的话我就教你花媚体,我觉得你要学,不然你们和谐不了,这会影响到你们以后的感情。”

    梅流苏又在卖人情了,同时也告诉萧芷‘我会花媚体’,那方堃就得在我多费功夫了,因为我扛得住呀,不过,我不会藏私,我可以教给你这秘法,你看我够意思吧?

    果然,萧芷摇着流苏的手,“啊,那我学啊,你教我吧。”

    “就你这个年龄来说,早过了奠基期,再学都很难有成就,而且进度极慢,除非……”

    萧芷不由急眼了,“除非什么?”

    “除非方堃还有另一粒紫枢丹,给你奠基改造体质,而且你在奠基后必须把花媚体修至‘小成’的地步才能破你的元y之体,不然这辈子也修不成花媚之体,”

    “那练至小成很难吗?”

    “说难不难,有紫婴道长替你打通奇经八脉,给你洗经伐髓改造了体质,使你的体质能够承受紫枢丹的强大元气,这时就能助你炼化紫枢丹了,那么几天就能小成,当然,前提是有丹。”

    “我叫方堃去求紫婴老道帮忙呗,但前提是有紫枢丹是吧?我得问问方堃有没有。”

    “是的,要有丹,另外,找紫婴也不合适。”

    “呃,为什么不合适?”

    梅流苏笑了,“洗经伐髓拍活百脉,那等于摸遍全身呀,你能叫方堃以外的人摸你吗?”

    “啊?”

    萧芷顿时没气了,“那怎么办啊?”

    “百脉千穴的拍揉,那是全身上下,还要你脱光光呢,只能等你男人修为变深厚替你弄了。”

    “我去,等他?他连你也打不过,要等到猴年马月啊?”

    “那倒不会,他现在金刚体已小成,只要和花媚体一起修练,进展就是一日千里的速度。”

    突然萧芷手指到梅流苏鼻尖上,“哦,我知道了,你就是花媚体,你这个只狡猾的狐狸,冒风险私授他秘法,是把他扔坑里了,现在又给我挖了一个坑,把我也放进来,他不和你那个啥,修为就精进不了,修为进精不了,就不能替我洗筋伐髓,我就更不和他那啥,对不对?”

    “也不是啊,芷姐,他只要修成金刚体,自己修练都比以前快好多,以我估计他要修到给你洗经伐髓改造体质的高度,也就三四年的事,今天我认了你做姐姐,没有跑到你前面和他那啥的道理,这点我自信能做到,忍也能忍,我现在就当着芷姐的面发誓,我是要先于芷姐你和他……”

    萧芷就打断她的话,“你不用发誓,你虽然挖出了坑,我也准备跳进来的,其它的东西都不是很重要,你能让他快速精进,做什么我都没意见,其实我们还都小,将来他娶谁,也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反正这y贼也不会只有一个女人,端着碗里的,还瞅着锅里的,我对自己都不是很有信心,以后的事,以后各安天命吧,现在我们可以当姐妹相处,你觉得呢?”

    说到这,萧芷竖起了小指,是准备和梅流苏拉勾定协议的。

    其实萧芷也很聪明,而且有一个威胁到她的人物也要出现,那就是京城来的魏冰。她现在和梅流苏结盟,也算增加了对抗魏冰的资本,至少也要让魏冰知道方堃不属于任何一个女人。

    梅流苏不清楚萧芷心里想什么,但听萧芷这么说自然愿意,就伸出小指和她勾在一起,“芷姐,你这胸怀我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我这阵儿都有一种你是我偶像的感觉了,真的很感动呢。”

    萧芷微叹口气,苦笑道:“流苏,那小y贼不知是不是犯花劫,京城来了个魏冰,家势背景太大,又和他家是世交,她本人也和方堃姐姐方婧是闺蜜好友,据说还订过娃娃亲,方妈都对她很好,现在就住在方堃家里,我深感危机啊,可没有办法。”

    “啊。”

    轮到梅流苏吃惊了,感情我费尽心机巴结萧芷,岂知她并非最强情敌?还有一个叫魏冰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