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156章 惊心动魄

时间:2018-04-01作者:浮沉

    就在方堃把银光色的大手探进烟窟窿的瞬间,异变又起。

    无数的烟色光华球从烟窟窿里喷出,目标锁定方堃,这种烟色光华流溢的小球,都有拳头大小,弥散出令人心悸的气息,紫婴老道当时就色变。

    “小师弟,小心,是阴司鬼雷。”

    “鬼雷嘛,嘿嘿。”

    方堃夷然不惧,嘴上冷笑,眼里却有凝重之色。

    因为在一瞬间,他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危胁。

    这危胁就是来自于这些烟色光华小球。

    不过他站在自己银雷诛邪法阵之中,被千百条银雷闪电守护,心里还是有底儿的。

    事实上,那些烟色小球冲出烟窟窿,一进入银雷诛邪法阵笼罩的范围,就被暴闪的银电击中。

    砰砰砰砰砰……

    一连窜的巨响,炸声一片,所有冲进法阵中的小球,无一例外的都被银电击中击破。

    破了的烟球化成一团烟气,在银电法阵中发出哧哧蒸发声,下个瞬间就化为虚无。

    这一幕让紫婴都咽唾沫了,他本身也经历过烟色小球‘阴司鬼雷’的算计,还被炸伤元神,对此物心有余悸,看到就心虚,哪知这些鬼东西,居然在师弟的银雷法阵中脆弱的不堪一击。

    那烟窟窿都被阴雷银雷爆炸的声浪掀的颤抖不已。

    蓦地,烟窟窿中幻形出一张巨大鬼脸,大嘴吞噬了方堃的银色雷符链条组成的银色大手。

    方堃身躯连震,鬼脸完全堵住了烟窟窿了,嘴一合,硬生生咬断了银色雷符链条。

    喀嘣一声,方堃摇生感应,闷哼一声连连挫退了三大步。

    那鬼脸化成了烟窟窿,栩栩如生,恐怖非常,

    院子里除了方堃和紫婴,其它人基本都吓的坐在了地上,又因为阴气袭扰,阴风四卷,波动的异常厉害,连方老爷子老夫人,孙将军也都倒了地,只有孙倩、梅流苏勉强支撑。

    “凡间俗子,竟敢擅越魂界法则,无视魂界法规,简直是胆大包天,拿魂来赎罪吧。”

    阴森森的鬼脸,巨大的鬼目,死死盯着方堃说出这句要命的话。

    魏家有两个媳妇吓的当场尿了一裤子。

    魏冰也吓的和她老妈紧紧抱在了一起,几个魏家老爷们儿都面无人色,几欲晕厥。

    方堃却手捏法诀,虚空画舞,一张元气巨符凌空出现,他猛的张嘴喷了一口血上去,那元气巨符蓦然放大无数倍,龙吟龙啸,凤鸣龟吼,声震夜色虚空,头顶上连片的阴云急卷四散,雨瞬间停了。

    “道灵四神兽,护佑我法体,血符威如山,镇慑鬼门关;”

    方堃指并如剑,挥舞疾点,催动元气大符撞向那鬼脸。

    “不知死活,俗子可恶,今夜必拘尔魂。”

    鬼脸震怒,鬼目中却有了凝重神色,扑向它的元气符篆令它一阵疾颤乱抖,可见其威如山。

    下一刻,巨大的符篆直接将鬼脸包住,鬼脸在符篆中抖颤挣扎,发出惊天怒吼。

    “渎神,渎神啊,自作孽,不可活也。”

    鬼脸虽挣不开符篆的包裹,但他张开嘴喷吐出一柄烟色利剑,居然剌破符篆,直取方堃。

    杀气凛凛,撕裂一切有形无形的元气,势不可挡的一剑。

    这一剑似来自天外,带着毁天灭地的无上威压,予人一种无以为抗的无力之感。

    紫婴都尖叫起来,“师弟,这是‘大阴司魂剑’,不能力敌,快闪!”

    但方堃仍凝立不动,暴吼道:“何足惧哉,紫极无上雷帝神符,出来吧。”

    眼看那‘大阴司魂剑’就要捅穿方堃的胸膛,他却一步未退,身形未闪,银雷诛邪法阵中的千百雷电击中那魂剑,居然不能阻它片刻,也伤不了它分毫。

    但是就在剑尖要戳中方堃胸口时,一道七寸多长的,宽约两寸多的紫色符篆幻现出来,堪堪封住了魂剑的攻势,下一刻紫光大盛,撞在符篆上的魂剑寸寸崩裂瓦解。

    鬼脸发出惊心吼叫,“什么?紫极无上雷符?雷帝大人的本命神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它鬼叫的时候,紫符上弥漫出来的紫气已凝成一道人形虚影,高约三五丈,威势凛如天,虚影大手一伸,直接把那被元气符缠绕的鬼脸捏在了手中,捏的鬼脸鬼叫连天,惨叫连声。

    “啊啊啊,雷帝大人饶命,大帝饶命啊,小鬼不知是大帝您……”

    那虚影发出怒斥,“你小小一个阴司狱吏,也敢张牙舞爪?瞎了狗眼吗?阴司鬼王在本帝面前也不敢一口大气,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阻拦本大帝的传人招魂一见?你连鬼也不想做了吗?”

    “啊,大帝,小鬼有眼无珠,冒犯天危,罪该万死,望大帝饶小鬼一命。”

    “你这比蝼蚁更可怜的东西,杀你弄脏了本大帝的手,阴司鬼王,还不出来?信不信本帝捣毁你的阴司?”

    紫极雷帝虚影大手一甩,鬼脸就无影无踪了,烟窟窿再现,阴幽之气却在收敛,不敢外放。

    下一刻,烟窟窿中走出一个烟袍官吏模样的家伙,头戴王冠,极有气势,但看到紫极雷帝的虚形也躬身哈腰的,一付敬畏之态,人未至,声先达。

    “呃,雷帝大人在上,阴司鬼王叩见,惊动了大帝,实是小王御属不严之罪,望大帝开罪。”

    “本帝传人要招个魂来见见,你们推三阻四,敢情是看本帝好欺负吗?”

    “啊,不是不是,大帝贵徒并未言明身份,所以小的们不知情。”

    “你们阴司都是瞎眼的货,连本帝的招牌法阵‘银雷诛邪’也不认识?真是该死啊。”

    “呃呃,那小吏是该死,小王回头就把他下了油锅,以消大帝之气,这位是大帝您的传人吧?小兄弟,你好,你好,本座是阴司鬼王,今儿算认识了,兄弟真是一表人才啊,极有大帝当年的气势啊,小王三生有幸,竟然结识兄弟你,这厢有礼,这厢有礼了。”

    那鬼王居然向方堃抱拳行礼。

    连方堃也有都发怔,但他还是醒过神儿来,朝紫极大帝虚影施礼。

    “方堃见过师尊,”

    “徒儿你有什么事,和这个小鬼王说吧,为师去了,他敢不应,本帝自会捣灭阴司鬼狱。”

    虚影又哼了一声,化做漫天紫气,下一刻逸入了那雷符之中。

    那雷帝神符也在下一个瞬间贴在方堃胸口凝缩,缩进了他的身体中去。

    看着这一幕,阴司鬼王也在艰难的咽唾沫,这紫极雷帝绝对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主儿,脾气如雷暴,法力大如天,撕裂鬼狱阴司对他心不烦说也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真惹不起人家啊。

    虽然雷帝走了,但他的意志明显就隐藏在那张紫雷神符之中,就在这少年身上啊。

    阴司鬼王嘿嘿一笑,“兄弟,招魂一见只是小事,本王立即把魏魂叫来,稍候啊。”

    无疑,眼前这少年是个瘟神一样的角色,是能把阴司搞的鸡飞狗跳的存在,早点打发了算啦。

    方堃也还挺客气,“那就有劳鬼王了。”

    这时候,魏家人一个个湿了裆的堆坐在湿地上,都忘了起来,刚刚的一幕比电影还电影,估计让他们一生都难以忘记了,这种经历,很可能这辈子不会撞见第二次,鬼王都出来了,我的妈呀。

    这鬼王身有丈高,体阔如山,面目狰狞,他陪着笑时也叫人心惊肉颤,他身上弥散的鬼气,阵阵袭体,叫人忍不住直大寒颤,还好罩在银雷法阵之中,不断有电丝缭绕,不断再驱除鬼气。

    很快,一个阴吏模样的家伙,领着一个老头儿就走出了烟窟窿。

    魏家人见了老头,一个个跪翻在地,大哭起来。

    “爹啊,爸啊,不孝子又见到您了啊。”

    “爸呀,女儿看见您了。”

    哭叫声一片,那鬼王朝方堃一拱手,身形闪入烟窟窿消失,那阴吏也悄然退出。

    烟窟窿还在,外面就留下魏老爷子灵魂元气幻化的生前模样。

    他看着子女儿媳跪翻一地,神情也颇为激动,下一刻,他看到了生前的至友方老头子。

    “老哥,老嫂子,你们也来了?”

    “兄弟,你走的急,临走前也不和老哥我打个招呼,今儿我们来看看你。”

    “好好好,老哥老嫂子,我老魏死了还能回魂见到你们,此生无憾了,唯独在死前不能交代一些身后之事,颇为遗憾,却不想还有这样的机会,我老魏一生不信鬼神,死后却是信了,之前听到有声音唤魏爷爷,莫不是方堃这小子,啊,如今长成了啊,好小子。”

    魏老头指着方堃,神情有一些激动。

    方堃点点头,“魏爷爷,我看您来了,小时候就您对我好,我这辈子记着的,您离世,我不能相送最后一程,只能打破阴阳两界法则招您魂灵相见,您有什么心愿,您就说出来。”

    “好好好,我老魏一生阅人无数,也不曾看错哪个,尤其是你,从小看你长至十来岁,你顽劣跳脱,但身上有大气运,胸内有大智慧,异日必然惊天动地,做出一番令世人震惊的事业,他们一叶障目,看不清看不见的东西,你魏爷爷却看得清看得见,魏爷爷没有别的心愿,就一条,小子你多照顾魏冰那丫头,她也身具慧根灵性,可助你成事,两两相益,至于其它的,老头子我也管不了。”

    老魏说到这里,扫了一眼跪在身前的子女们,“你们生前有孝,我心自知,各人各守本份吧,不该争的莫争,免遭横祸,凡事多多请教我方老哥哥和老嫂子,知道了吗?”

    “爸,我们知道了,爸啊,你走的急了啊,再叫我们敬敬孝心呀。”

    众人哭声一片。

    但魏老元气凝成的身形渐渐淡薄。

    他抬了抬手,朝方堃笑了笑,魏冰也在叫爷爷,爷爷我想你啊。

    老爷子也就是点点头,朝脸朝方家二老,“老哥老嫂子,我先走一步,你们替我多活几年。”

    老方也不由泪盈眶,“兄弟,你等着我,我们兄弟迟早要聚首的。”

    老夫人也道:“魏兄弟,自己保重啊。”

    魏老头笑了,“你们保重身体。”

    话落时,元气波动,魏老人形打散,元气聚成一团钻进了烟窟窿中,那烟窟窿一阵凝缩,最终化成一个灵牌凭空落下,正掉在供桌上,晃了两晃,没有了动静。

    这一场招魂事件也至此落幕。

    魏家人都虚脱的坐倒一地。

    灵堂上笼罩的银光法阵也化成一道银色匹练被方堃收回。

    天地恢复了一片宁静,夜色更浓,冷月当空,繁星漫天。

    什么阴风细雨,早散的干干净净。

    魏家人再望向方堃的目光,都含着一种敬畏,这个少年再非他们以前认识的顽劣少年了。

    杨维思心中也起伏不定,望着方堃的眼神复杂了许多,怎么也想不到他竟拥有这样神奇的异能,还是什么紫极雷帝的在世传人,这是什么概念?这样的人间奇才异种,进了‘异武学院’也是奇英之才啊,自己女儿魏冰和他接触肯定有无穷好处,何况魏老爷子也留下了这样的遗言。

    就目前来看,魏老爷子的眼力和看人的精准,无出其右,谁都不认为方堃这顽劣子是个能成大器的料儿,可现在他偏偏让人惊诧莫明,身上的机缘福运,似乎得天独厚。

    杨维思心有点乱,是押一宝在他向上呢,还是让女儿有更多的选择?

    此时此刻,她也有点拿不定主意了,要不再观察观察?

    魏家其它的人就没有杨维思那样复杂的心理了,他们都敬畏鬼神,象方堃这样一个上接神仙,下镇鬼邪的存在,的确是叫他们想攀结的人物,所以望着他的目光除了敬畏,还有更多亲切亲近。

    是他们想亲近和亲切,但方堃是不是接受就是另外一说了。

    实际上,方堃对魏家没多少好感,曾经和魏家有过接触的时候,没有一个不给他脸子看的,这在他曾经幼小的心理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然,除了魏老爷子,只有这老爷子看好他、喜欢他。

    现在呢,就算是看在魏老爷子的份上,也会帮衬魏家一二,这一点毋庸置疑。

    另外魏老交代,让方堃照顾魏冰,言下之意也很明了,等于是托付终身,但没有讲的太明确,有所保留,有一定的余地,似乎也看出方堃太奇葩,不是某一个女人能拴在身边的吧?

    他叫方堃照顾他的孙女,照顾这个范畴就很大了,概括也模糊了许多,叫人怎么理解都可以。

    这样的话,方堃也就没什么压力了,我肯定会‘照顾’魏冰了,怎么照顾,就要看实际情况了。

    紫婴也是没想到这次招魂一见,居然有紫极雷帝押阵,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那‘大阴司魂剑’一出,基本上是人世间无人能挡的一击,其威毁天灭地,它不是一个阴司小吏能发出一剑,而是小吏借助了魂界法则操控的灭世一剑,如果挡不住,别说是方堃和自己,方圆里余范围内的一切生灵都要灭尽,这里全部化为尘土废墟,因为这大阴司魂剑比阴司鬼雷要厉害的多。

    而‘紫极雷帝’是什么样的存在,连紫婴也不知道,但是看阴司鬼王小心翼翼的态度,就知道这紫极雷帝是个极强势的存在,绝对是阴司鬼狱这帮子家伙惹不起的大角色。

    “招魂这事,告一段落,我们先撤了。”

    方堃也没有说其它的,只是深深看了一眼杨维思,似察觉到她心态异样的波动,叫她有些心虚。

    杨维思的确心神悸动,被方堃看这一眼,她自己似毫无隐秘可言,整个儿人似光着p股一般,令她多少有感羞愤和心惊肉跳,甚至不敢凝对方堃的目光,而是垂低眼帘,默不作声。

    魏冰望着方堃的眼神却是亮了许多。

    在她看来,方堃这样的奇能异者,世所罕见,即便老妈说异武学院如何如何,但她觉得再找一个象方堃这样的存在,也怕是不容易吧?即便是有,未必就会把自己捧在手心,而自己和方堃有儿时的缘份在,利用的好,这一段关系是可以进一步巩固和发展的。

    她就未必会全听老妈的,她也有她自己的想法。

    俗话说女大不中留,魏冰有自己独立的想法,这也是很正常的,十七八的少女,思想独立了。

    ……

    离开魏氏老宅的方堃他们,和爷爷奶奶一起回到了方家。

    紫婴老道自然跟着,至于魏家撒灵堂的事也不算什么,怎么搭建的怎么撤了就可以。

    孙倩梅流苏也都跟着方堃一起,二女都低眉顺眼的,一左一右护持着方堃奶奶。

    回到了方家,老爷子就把方堃、紫婴、孙义军三个人领到了书房之中。

    老爷子拄着拐杖,让三个人落坐。

    “我说一点事,你们认真听。”

    老爷子神情很严肃,叫方堃、紫婴、孙义军都全神贯注起来。

    “这事关系很大,也极为机密,保密级别是5s的,二十年多前,有个‘异武学院’就悄悄成立了,吸收一些民间异者,发展到今天,已有相当规模,它表面上面对社会,但真正能进入这个学院的少而又少,实际上学院背后站着j方,一个关系到人类未来生存的大计划,就在这个学院中酝酿,多个发达国家都有参与‘异武’计划,我们华国也只是其中之一……”

    老爷停顿了一下又道:“命题很大,未来生存的问题,真的很大的一个命题,方堃和紫婴道长你们都有资格进入这个学院,道长在社会上也有一定名誉声望,聘为学院客席教授也是可以的,这事明天我就着手去办,至于方堃,孙倩你们,先回中陵去,等道长在学院安顿下来,捋顺了一些事,再进一步安排你们入院,这个院,必须入,义军你也准备一下,过了年之后,我也会安排你进入。”

    “是,老爷子。”

    孙义军站起来向方老敬礼。

    方老摆摆手让他坐下。

    “道长你就留下来,具体的我和你讲,等以后你再和方堃他们讲。”

    紫婴微微点头。

    老爷子就让方堃先离开了。

    什么人类未来生存大计,什么异武学院,对于方堃来说还摸不着头脑,因为爷爷讲的很模糊。

    不过师兄就要进入其中,自己迟早也能了解内幕情况,眼下就不操心了。

    经历了这夜的招魂,方堃对异力和法术符篆也有了全新的认识,对自己的能力也有了新的评估。

    紫枢道典的元气,哪怕自己已经修至凝罡之境,也挡不住阴司魂剑一击,要不是雷符现形,今夜就交代了,可见两者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东西,紫枢道典还是凡修层次,而雷帝神符之术超越了凡间。

    出来之后,看见姐姐方婧在问孙倩梅流苏招魂的事,二女小声讲给她听。

    方堃朝孙倩道:“倩姐,打电话订明天的机票,我们回中陵。”

    “好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