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245章 偶遇一战

时间:2018-04-01作者:浮沉

    暮色西沉,悟真也没有回客栈。

    方堃和老婆们正一起用餐,从入世之后,他们也渐渐习惯了‘吃惯’,那种感觉很好。

    虽然他们只食天地精气也可,但毕竟前十几二十年都是靠吃饭过来的。

    最近,无论是孙倩、魏冰,还是萧芷丁妤等美女们,都在勤修‘柴枢典道’上的道法,一个个好象入了魔似的,坠进了‘符篆’‘道法’的世界中去,在探索神秘的符咒奥义。

    甚至都没人和方堃一起修练‘大阴阳法’了。

    陈亦真近日仍然受宠,一天就在方堃身边晃,她等于半个‘地主东道’,因为她最了解这世界。

    艾瑞芙、福丽波、海菲亚她们则在冷眼旁观,因为在这里她们地位最低,金碧眼的是奴籍,哪怕成了方堃的妾,也在世人眼里是‘奴’的身份,不过是你家老爷宠你们,抬举你们罢了。

    其实她们心里高傲着呢,一个个都‘神’啊,只是没有醒觉魂灵,没有神的力量而已。

    不过在她们眼中,方堃还是强大的存在,概因他掌握了空间法则,这是神都办不到的事啊。

    除了方堃,其它女人们,她们就未必放在心上。

    哪怕孙倩打烂了艾瑞芙的p股,她心里仍是对其蔑视的态度,这就是‘神’的心态。

    方堃则对她们一视同仁,他的心态还是很正常很平淡的。

    他琢磨的更多的是要在这个世界上建立自己的根基根本,绝域还有两千多万同类呢,华族人占了近一半,自己得赶紧做出些成绩,得想办法让这些人都融入这个世界来。

    另外就是探索挖掘自身的隐秘,本尊到底是哪方神明?

    他充满了好奇,但是眼下无一丝要醒觉的迹象。

    是不是应了秋之惠的说法,没有巨大的压力,就触及不到灵魂深处的封印?

    可现在这状况,若承受巨大的压力,这个家就可能分崩离散。

    但在自己身边的这些人,一个个的灵魂深处,都似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绝秘,她们都没有面临压力,都无法醒觉,也许某一日来临,巨压把这个家压崩,各人都可能激出潜力,又或触醒魂灵。

    各种可能都有,方堃必须做最坏的打算。

    能跟着自己来到这里的人,怕没一个简单的,哪怕是最不起眼的沈燕娘和罗婷,她们都可能隐藏着惊人的实力,梅元生梅香珍兄妹,华炎华杰父子,师兄紫婴,还有悟真。

    对了,悟真这小子好象没回来?

    “十三,悟真没回来吗?”

    “好象是。”

    陈亦真回答,一边还朝他眨巴了一下眼。

    这一眼有些内容在里面的。

    方堃就以‘传声入密’式问她,“怎么着?你认为悟真会把袁珍那个了吗?”

    陈亦真同方式回答,“八成是,你看不出你师侄憋的眼睛蛋子都蓝了啊?有点饥不择食了。”

    “我去,憋蓝了和我有关系啊?”

    “怎么没关系?你一堆妻妾,他半个没有,你有想过他的感受啊?”

    “我还分润他一两个怎么地?这种事不得靠自己呀?这和练功一样,练出来是你自己的,别人不可能分走你的修为,我女人再多也是我的啊,他泡不到是他没本事嘛,”

    “我怀疑是不是你这个当师叔的,用身份压他,不许他泡妞儿,所以妞全是你的?”

    “我去,这是各人的缘份,就说你吧,怎么没看上他,就看上我了呀?”

    “呃,也是啊,老公,你比他厉害嘛。”

    “那还有比我厉害的,你是不是要改换门庭啊?”

    “这个真不好说呀。”

    “很好,一会先揍烂你小p股。”

    “嘻嘻,我好怕呀。”

    他们传音密聊,别人是听不到的,表面上看不出一点异样。

    方堃又道:“悟真那小子,怕是要通过你闺蜜袁珍,去勾搭她那个‘术士’姐姐吧。”

    “我也怕这样,袁裳脾性很冷很烈,惹了她被打残还好,打死都不是没可能。”

    “哈哈,各人各命,自身的际遇也有缘法,我现在想通了许多,我身边就没有一个人是简单的,运随命动,触缘生异,未来茫不可测,却令人无比期待,非要人为的拘限,可能不是好事。”

    “老公,你的想法很怪呀,但又让我觉得很有哲理。”

    “我是哲人嘛。”

    “屁,你是y贼。”

    “好吧,一会y了你。”

    “那我洗洗等你啊,嘻嘻。”

    “我去,你是女y贼。”

    “老公,我是专y你的那只女贼,”

    方堃正要再回应一句,大腿上一疼,给身旁的孙倩掐了,怎么着?传声密聊也能现?

    耳内传来孙倩的娇声,“眉来眼去的,你不嫌累呀?”

    方堃才知是这里暴露了,真汗。

    忙回答孙倩的嗔问,“老婆啊,悟真没回来,我问十三,是不是叫她闺蜜给拐跑了。”

    “拐去呗,还能吃了亏?有美送到嘴边,悟真不吃岂非傻了?换过是你,早架炮开轰了吧?”

    “汗死,我是那样的人?老婆,一会我检验你大阴阳法修练的如何了,好不好?”

    “还是去检验十三吧,她眼媚臀圆的,迷的你七八素,早找不见我的门了吧?”

    “怎么会啊,老婆,十三和你比,那还是有差距的。”

    “是吗?感情你现在降低品味了啊?俗气。”

    方堃给批驳的变成苦瓜脸,再不敢和陈亦真聊了。

    陈亦真没等到老公的秘声,看见孙倩美眸瞟她,心里微惊,大姐头儿现了啊?

    她心里也是有些虚了,听说金妞艾瑞芙争宠,被大姐头儿打的p股开花呢,我还是低调吧。

    餐后,陈亦真主动过来,姐姐长姐姐短的讨好一顿孙倩,末了说要苦修一番,就走了。

    方堃心说,你还挺有眼力劲儿啊。

    他和孙倩回了卧房,一般来说,正室的卧房就是方堃的卧房,除非他主动去别人的房。

    一入来就把孙倩给抱上腿上了,嘿嘿笑起来。

    “老婆大人,是不是招一两个姐妹,和我们一起修练啊?这不显得你这个大姐心胸宽敞啊?”

    “我今儿还窄了,怎么着啊?大姐头儿白当的啊?正位白坐的啊?”

    孙倩也流露出正室的优越感来,圈着方堃脖子,微哼一声又道:“陈十三也不笨啊,我就盯了她一眼,她就知道哪出问题了,赶紧过来表明态度,算她机灵,今儿晚上若还勾搭你,我不找个借口收拾她一顿,真对不起她,哼。”

    方堃苦笑,“果然有大老婆的威仪了,想整谁就整谁的节奏啊?”

    “那是,你说的啊,我唱烟脸,你唱红脸,我打疼打惨了谁,你去裹哄,竖立正室的威严,什么时候,我瞪瞪眼,她们都吓的能挤出尿点子来,就差不多了。”

    方堃照她臀侧就一是巴掌。

    “你这也太‘残’暴了吧?”

    “若大一个宅子,十多妻妾,不严加管束,天天还不为了争床打的头破血流呀?”

    “没那么夸张吧?”

    “防患于未然嘛,真成那样,岂不显得我无能了?给你贬成侍婢都不是没可能呀。”

    方堃苦笑,“行啦,乖老婆,我贬谁还能贬你?你这心胸要是都被贬,她们谁也不行啊。”

    说着,大手就攀上了孙倩的一只怒峙,柔韧在手,满满一掌,这手感,就一个赞字。

    孙倩俏脸微微绯红,依偎在丈夫怀里,却道:“后半夜,你去看看蓉姨吧。”

    “啊?”

    “啊什么啊?偷都偷了,偷完不管了啊?我现蓉姨有些寂寥,就你这还开启了无法无天之道呀?这点担当也没有,修什么呀?”

    被孙倩一语点醒,方堃深吸一口气,微微点头。

    “老婆,我选你当大,真没一点错,唯我倩儿坐此正位,”

    “是不是我叫你去把她们都过一遍,你更要夸我啊?”

    “那必须是,哈哈。”

    “打死你。”

    于是,两个人开始修大阴阳法,修的孙倩变成一堆稀泥,咽声如泣,方堃才收了攻势。

    ---

    邢玉蓉是有些落漠寂寥,她是唯一的一个长辈,却融入方堃这个年轻家庭中,偷偷摸摸的,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既有些剌‘激’吧,但更多的是寂寥,相爱不易,相守更难呀。

    夜半,无法入眠,不想静修,心思凌乱了,脑海里还闪过的却尽是小冤家的俊脸笑容。

    突然,空间塌陷,方堃如鬼魅一样钻出来,就在邢玉蓉的床上了。

    “啊,你这偷人的贼,空间法则就用来做这个的?”

    方堃龇牙一笑,掀了锦被,把邢玉蓉赤果果的雪躯暴露出来。

    下一刻,他身上的衣裳也找不见了,直接就压了上去。

    邢玉蓉嘤咛一声,被贯穿瞬间,心底那丝幽怨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当魂儿重新入体时,邢玉蓉赫然现,自己和方堃处身在夜空下的大地,大地起伏,山峦叠嶂,夜风寒冷,却刮不到身上,自己还盘缠在小冤家的身上。

    两个人赤果果在山间,在峰间,在天地间。

    “蓉,夜属于我们,用不了多久,我让白天也属于我们。”

    方堃的话,邢玉蓉听得懂。

    但她道:“再适应些时吧,目前我就喜欢夜,你总得给我留点面子不是?”

    “我无法无天从你身上开始的,蓉,你这样抛不开脸,修为也会受阻。”

    “呃,似乎有点道理,可我们总不能在她们面前媚来眼去吧?我不顾及别人的想法,芷芷那里也我这个当妈的脸红心颤,这是最大的心障,给我点时间,亲爱的。”

    能从邢玉蓉嘴里听到这句‘亲爱的’,已经是很大进步了。

    方堃兜着她臀,笑了,“我喜欢你这么叫我。”

    “亲爱的,亲爱的……”

    几声叫的小方堃怒涨八度,邢玉蓉感觉自己要被戳穿似的,魂儿又要荡上九霄一般。

    偏在这时,寂静夜空传来一声娇叱。

    “哪来的两个无‘耻’妖人,行此y事,遍足满山,要不要脸?”

    声落人现,雪袍银的持剑美女,突然幻现在峰颠处,脚不沾地,凛凛如仙。

    剑气波荡,居然把周围数十丈空间罩住。

    邢玉蓉啊的叫了一声,身子一缩,四脚盘紧,脸赶紧藏在方堃颈下,怕给看到似的。

    还好,她身背对着来人,念动间,忙唤出元气之铠罩住赤躯,但在触觉上不能隔断小方堃。

    剑气有种要渗入躯体肌肤的威烈,可见来人修为不浅。

    方堃却夷然无惧,星目闪耀着深邃光芒,罩定来人。

    还真是绝色美女,而且这长相,好象和……和袁珍有占啊,呃,不会是她那个术师姐姐吧?

    “夜澜人静,我和我女人在深山空寂处做什么,碍着你了吗?”

    “你可知羞耻二字?”

    银女怒斥。

    方堃微笑以对,“你可知天地初开,便分阴阳,万物皆分阴阳,人亦然,阴阳不合,万事万物不得和谐,道法有云,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阴阳奥义,实则肤浅,便在一个合字,只是世人故作聪明,把它想的太复杂了,你剑气笼罩六十八丈,看似不错的修为,但在我眼里,你应该更高深一些才对,但你没有挖掘出自身的潜力,你不懂阴阳大术,便难悟天地奥义,”

    “照你这么说,我应该也象这个女人缠抱着一个男人做无耻行径才算懂阴阳?”

    “无耻吗?我不觉得,你能说人类繁衍是件无耻的事?你爹娘不无耻能有你啊?”

    “放肆。”

    银女剑光崩裂精芒,化为光雨直罩下来。

    方堃含笑没动,下一刻,虚空中就幻现一柄巨大的黄金戟。

    大紫阳戟!

    一戟斩灭了银女的剑雨突袭。

    她浮空的身形遥生感应,颤晃个不停,眼里多了凝重之色。

    “好妖术,元气之强之纯,还是我次见的,你算本小姐遇见的一个强手。”

    “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人要谦虚。”

    其实方堃要试自己的实力,拿‘术师’来试就有了衡量标准,因为他现在是术士,低了人家一阶,他要看看自己术士的修为,和术师有多大差距。

    刚才一戟,他也用尽了全力的,虽然斩散了对方的剑雨,却现境界的差距还是一条鸿沟。

    因为他看出来了,对方这一剑没有出全力,轻描淡写。

    而自己一戟是全部元气的凝聚一击。

    当然,没有挟着雷威在内,不然又是一种结果。

    这一试,方堃就有了信心,自己全力出手,不隐藏雷威能量,在不动用空间法则的情况下也能和这个银女一战,她想打败自己还是很难的,自己想奈何也极难。

    “我感觉不到你‘术师’的境界,难道你是术士?”

    银女在惊异这个现。

    同一境界的人,自生感应,但她对方堃没有那种同境之感应。

    “你说对了,我是术士修为。”

    “怎么可能?术士怎么能接我一剑?你在隐藏修为境界吗?”

    “我若是术师修为,弹弹手指,你就趴下了。”

    “大言不惭,再接我一剑。”

    银女剑竖胸前,猛然举起,一道剑光冲霄而上,下一刻化为一柄十数丈的元气之剑,劈下。

    这一次方堃没有唤出大紫阳戟。

    脑顶之上却蹦出一道光芒灿灿的符篆,万分之一秒的时间放大,直接把十数丈大的元气大剑包裹了,只见符篆上紫电缭绕,银芒飞溅,符面上凛凛四个大字,予银女极深的印象。

    ‘神威如狱’

    好霸气的四个字,好霸道的一张符。

    砰!

    元气之剑在符篆包裹下,只是挣了两下,便在暴响声中化为光寸碎散。

    凛凛光符,遮天蔽日一般,悬于方堃头顶之上,数十丈高大,威芒覆射数里之遥。

    “你虽然是术师,也未必奈何得了我,我们往日无仇,近日无怨,总不能因为你撞见我和我女人在做点那事就杀我们吧?不知所谓,”

    “妖人妖行,我斩便斩了,哼。”

    “你以为你是谁?斩我?你够资格?”

    “试试吗?”

    银女诡秘一笑,刚才她也未出全力。

    但方堃也没全力以赴。

    “别打扰别人做那件事好吗?很讨厌的。”

    “接剑吧。”

    银女似撞见对手,见猎心喜,剑威更甚,化为千百剑,飞舞奔窜,要把这紧抱在一起的俩人戳成碎渣似的。

    方堃对她这么执着或顽固的挑衅,也生出不耐的情绪。

    念动之间,大阴阳本命符突然崩射出紫色雷电,火舞银蛇、火树银花,雷闪电鸣,千百雷丝蓦然崩现,喀嘣喀嘣,震的山峰震荡,百丈内古树碎成残渣木屑,尘石崩溅,有如末日降临。

    银女的千百剑体在银电闪雷的肆虐下,土崩瓦解。

    她本来悬浮在空中的身形,终于失控掉下来,脚也终于踏实了山崖地面。

    一张俏脸露出不可思议的震惊神情。

    雷威啊,雷力啊,这是大自然中不可抗拒的神威异力,是千万修者都要仰望的恐怖力量。

    “你、你能操控雷电之威?什么妖术?”

    这是鬼神莫测的手段,近乎仙人的手段,小小一个术士就会?

    她惊震的无以复加。

    方堃一笑,收了本命大阴阳符,弹了弹手指,身前就现出一道苍桑古朴的门户。

    在银女更惊骇的目光,光着身子的男人,就这样抱着他的女人走进去,消失了。

    那门户散出神秘的气息,渐渐消淡,变的虚薄,最终融于夜色之中。

    没留下一句话,就这样走了。

    银女怔怔出神,银在山风吹拂下飞扬,凛凛仙姿绝色,能予人极深印象。

    莫不是碰到了仙人了吧?

    她这个念头在脑海一转,不由苦笑摇摇头,刚才最好一击,反而雷威反殛,似有些震伤。

    深呼吸一个,脑海中方堃俊伟的颜容还在,那微笑,那自信,让她脸色更为凝重。

    没想到这次回家,居然碰上这么个人物呀,不虚此行。

    ---

    方堃从空间之门回到了邢玉蓉床上,就这么直接。

    拿邢玉蓉的话说,空间法则让你拿来做这勾当了,真也够糟塌的。

    但适才的一战,对身在其中的邢玉蓉触动极大,一直不知道小冤家的修为有多高,今夜是看到了啊,哪怕对方是‘术师’,我家小男人也从容应付,来去自如,我这男人太强了啊。

    女人最喜欢这种安全感了,邢玉蓉虽有丰富的人生阅历,但仍然喜欢这种感觉。

    这一回到床上,她就不由自主的动弹了,晃腰弹腿的,突然就有了十足的兴致,说不清呀。

    “亲爱的,我要好好修行,从大阴阳法开始,你好厉害呀,今夜我算开眼了。”

    “是你这么修的吗?”

    “从这里开始呀。”

    邢玉蓉似回到少女时期,有了顽皮的心态。

    “哈哈,好,修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