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292章 孺女可教也

时间:2018-04-01作者:浮沉

    在云缥缈和旷寒柔面前,方堃他还只是‘术宗’境的小人物。

    也可以说,在她们面前,方堃渺小的和一只蚂蚁差不多。

    修行界有一句话:术王以下皆蝼蚁。

    因为只有修成‘术王’才有进探半仙门槛的资格,修不成至术王,连摸门槛的资格也没有。

    可就是这么一个小小人物,却成了周玉仙的男人,他凭得是什么?

    云缥缈和旷寒柔,现在不太清楚周玉仙的底子了,但凭借对气机的感应,她们已经肯定周玉仙在修为上超越了她们,因为周玉仙予她们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这是从来未有过的。

    她们都是卡在‘术皇’后期境的超级强者,哪怕再向前迈半步,就是颠峰之境。

    那么可以肯定的说,周玉仙破开了这个瓶颈,她已经是颠峰境的术皇了。

    云缥缈和旷寒柔心里很震惊。

    更因为‘玄真山惊变’而震骇,周玉仙居然毫不隐瞒的告诉她们,是用仙器收了玄真山。

    仙器啊,这是多强势的法器?这叫她们如何能保持一种淡定的心态呢?

    此时,她们俩的心里,可谓翻江倒海一般。

    “这鼎,是一件仙器!”

    出来的方堃,一直就盯着晶莹透明的大鼎,和鼎里封困的杨维思。

    他这句话让云缥缈猛的一振,“什么?你说这鼎,是、是仙器?”

    简直不可思夷,云缥缈有一种想要晕倒的感觉,这鼎是缥缈宗传承了数千年的镇宗之宝,但从来没听人说过这是一件仙器,但她知道,这件法器是灵器中的‘绝品’。

    灵器‘绝品’虽不是仙器,不能蕴储仙威仙力,但它的堪比仙器,威力之大,举世无匹,当然这个‘世’指的是俗世凡界,它在这个‘世’是举世无匹的。

    连周玉仙和旷寒柔都瞪大了眼睛,很是不信的表情。

    “是被封印着的仙器,和那把枪一样,”

    方堃又补了一句,最一句是对周玉仙说的。

    周玉仙就明白了,那把枪,指的是‘永恒之枪’。

    仙器,又一件仙器,这个世界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仙器啊?

    象云缥缈、旷寒柔、周玉仙,她们都是当世顶尖的人物,对所谓的法器是有深刻认识的。

    但她们丝毫感觉不到这鼎会是一件大仙法器,因为它似没有蕴储一丝丝的仙气,哪怕一丝丝。

    “方堃是吧?姐托大了,你没骗姐吧?”

    云缥缈激动的有点语无伦次了,真的,激动之余,还有一些难以置信。

    周玉仙瞟了一眼云缥缈,朝方堃道:“老公,要不要抢了我闺蜜的宝贝呀,反正现在她是打不过我啦,嘻嘻……”

    方堃耸了耸肩,双手一摊,“我无所谓啦,别说一只鼎,连人抢也了才好,哈哈。”

    “你个小y贼,莫不是又瞅上我缥缈仙了?”

    “嘿嘿。玉仙你知啦,我的修为是靠什么提升的嘛。”

    “不要脸,”

    周玉仙妩媚的白了一眼他。

    这边云缥缈苦笑,“抢就抢去吧,玉仙如今是颠峰术皇,我和寒柔加一起也不是她对手呀。”

    旷寒柔瞄了眼方堃,对云缥缈道:“咱们先下手为强呀,把这个小俊儿人拿下,玉仙岂不是要投鼠忌器?看她还敢不敢打劫我们?”

    到底是闺蜜,开起玩笑来,也没什么顾忌。

    方堃丰神如玉,挺拔英逸,被称为‘小俊儿人’也不算过份。

    周玉仙撇了撇嘴,“那你们把他绑了吧,我只要这件法宝,要这只小y贼有什么用呀?”

    “不是吧,这就要过河拆桥?你就不怕我再培养出两只颠峰术皇啊?”

    “那又怎么样?我有大法器,即便她俩成了颠峰术皇,也不是我的对手呀。”

    云缥缈旷寒柔一听方堃说‘培养俩颠峰术皇’,就感觉这话不是一般的大,是吓死人的大。

    感情颠峰术皇是给谁‘培养’出来的?这个世界怎么了?

    这一下,她和旷寒柔就都盯着方堃了。

    开过玩笑,周玉仙朝鼎内杨维思扬了扬下巴,“这个女人,怎么弄?”

    她在问方堃。

    方堃这时也看出了杨维思的状况,“好象是元气枯竭了,和之前青莲的状况差不多。”

    周玉仙撇嘴,“好歹人家也是你丈母娘,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救是要救的,不过我这位丈母娘脾气比较臭,不怎么待见我,叫青莲出来……”

    下一刻,青莲现形出来,她仙姿袅袅,学雅如仙的气质极为慑人。

    云缥缈旷寒柔都是罕见的大美人儿,可见到青莲这样,也免不了生出羡慕嫉妒恨的念头。

    “她怎么在这里?”

    青莲都觉得奇怪,盯了眼鼎中安坐如死的杨维思,问方堃。

    “她来抢人家缥缈宗的镇宗法器,结果给困在了这里,元气枯竭了。”

    “那你的意思……”

    方堃苦笑了一下,“我还能把她怎么样了?莲姐你把她收进诛仙银拂吧,催动点仙气给她疗疗伤,但不要放跑了她,先禁住,等她交出我老婆再说,”

    “嗯。”

    青莲手里的银拂蓦地幻伸出去,化成数十丈的银丝网,直接罩信了法鼎,哪怕法鼎上有奇异的封印,也挡不住银丝拂的袭罩。

    只见那法鼎轰隆震荡了一下,银丝网幕就把里面盘坐的杨维思给罩了进去。

    等银丝拂从鼎中退出恢复了原状时,杨维思已消失无踪,她给‘装’进了诛仙银拂里去。

    青莲只是扫了眼震荡的大鼎,连云旷二女都没看一眼,就化作流光钻入了周玉仙的腰囊里去。

    莲台在她腰囊里,进去后的青莲肯定会再度钻入莲台,虽然莲台现在给周玉仙使玉,但她还坐镇在莲台的最核心处,只是不用出来抛头露面了,这正合她一惯的作风。

    “呃,这位,牛呀……”

    旷寒柔讶然道。

    云缥缈也在苦笑,瞅了瞅周玉仙。

    周玉仙耸耸香肩,“我都惹不起,还得乖乖叫人家姐姐,昔世的仙尊转世,我们在她眼里不过是小虾米吧,甚至都算不上,她就对我家这小y贼乖,别人尿也不尿的。”

    虽说青莲还没有周玉仙厉害,那只是修为境界上的差距,但论资格,人家不正眼瞅周玉仙的。

    “今儿我算见识了牛叉人物,感情我们都是井底之蛙,一个个牛的不得了呢。”

    云缥缈感慨说。

    周玉仙抚她香肩,笑道:“倒不必灰心丧气,你把我家小y贼伺候好了,那好处就不用说。”

    她分明在云缥缈拉关系做铺垫,反正方堃不差多一个修侣嘛。

    同时也朝旷寒柔睇了一眼,眼神很深刻呀。

    这令云旷二女,把目光又流转到了方堃身上去,这个年轻人,看着境界低,却不知有什么大能耐啊,居然让周玉仙甚至那个青莲对他青睐有加,看上去在他面前那么乖巧?这是什么节奏?

    “方弟弟,我这鼎,你看,真是大仙法器啊?那封印,怎么解呢?”

    方弟弟?

    云缥缈听懂了周玉仙的意思,主动就走到方堃身边,差点没双手奉他的手肘呢。

    双手去托男人的手肘,那是丫鬟好不好?

    堂堂缥缈宗一代宗主,低眉顺眼的去做这种事?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怕都没有人相信。

    旷寒柔性子就有些不同,银牙咬咬,始终觉得有点别扭,也就没有学云缥缈贴近方堃的身侧。

    而方堃眼里,压根没把这两个宗主当‘宗主’,最多当是周玉仙的闺蜜吧。

    他微微蹙着剑眉,淡然道:“云姐,这鼎啊,现在这个样子就最好,真要破了它的封印,未必就是好事,十二宗内,我看不止你家有大仙器,尤其是第一宗曦圣,估计秘藏着大法器的,但他不敢曝光,为什么呢?大家都知道,这种东西一但暴露,这天下还有个宁日啊?我怕修行界就杀的血流成河了吧?哪有现在这个太平盛世的光景?”

    “方弟弟说的对呢,那你和姐姐说下,有没有办法解掉这鼎的封印?”

    “这个真不好说,肯定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有试一试的方式,不过,不是现在,有一点可以确定的,就是能封印仙器的秘术或咒法,必然要高于仙级,对不对?不然,怎么能封印仙器?”

    “这说法很有道理,可高于仙法,那岂不是‘圣级秘术’?”

    圣级,还在仙级之上,仙已经是九天之上高不可仰了,圣,简直连想都不敢想的。

    一边的旷寒柔就翻白眼,瞅方堃那眼,意思是你说了和没说一样,还吹什么?说有试的方式?

    就算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仙封,举世都寻不出一个破解的人,更不要妄想去破‘圣封’了。

    所以呢,旷寒柔这一眼鄙视的极有依据。

    方堃倒没有什么,才不会和她计较什么,他压根不是鼠肚鸡肠的个性。

    周玉仙抿嘴无声一笑。她这个柔姐的性子是极傲的,在她们三个人中,旷寒柔最冷最傲呢。

    “方弟弟,你所说的试的方式,是什么呢?能不能说来听下?”

    “这个啊,仙姐就懂的。”

    方堃朝周玉仙呶了一下嘴。

    周玉仙楞了下。

    云旷二女的目光就都集中到她脸上了。

    害的周玉就翻白眼,“喂,老公,我懂什么呀?你教教我,我还有试解‘圣封’的能力哦?”

    “孺女不可教也!唉……”

    噗,云缥缈喷了笑,旷寒柔嘴角抽了抽,忍着没笑。

    周玉仙银牙咬着下唇,一付要暴发的模样,但暴发出来只是抱住了方堃胳膊。

    “老公啊,那你教教孺女呗?”

    撒娇,果断的撒娇。

    撒的云缥缈旷寒柔两大宗主差点没吐出来,真真想不到啊,周玉仙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她们感觉那一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冷寒冷寒的。

    方堃扁着嘴,故做严肃面孔,“你道咱家‘雷法’是用来捏尿泥的?你说你这么大了,我还骂你个蠢呀?雷是什么?你来告诉我?有什么狗屁东西能架是住雷轰?我说现在不行,一是因为你能动用的雷威不太够,二呢,这鼎是仙器,受得是圣封,一但雷轰,会产生什么的后果?有没有可能把整座缥缈山给炸平?那缥缈一宗岂不是要陪葬?再说了,封印一但破除,这仙鼎会释放出什么的威能?谁能估计到?我们在没有万全把握的时候,能做这种蠢事吗?永恒之枪,我早就想拿雷轰它了,可我怕轰了之后控制不了,亲爱的,现在懂了吗?还说不懂,我不介意打你一顿p股的。”

    他这番话让三大美女宗师都汗颜不已,真是,太有道理了呢。

    周玉仙扭了扭娇躯,“人家懂了嘛,p股就不要打了,丢死人。”

    “嗯,孺女可教也!”

    噗噗!

    云缥缈和旷寒柔这回一齐笑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