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301章 入窟

时间:2018-04-01作者:浮沉

    同一时间,旷寒柔也‘看’到了那行字,开头‘老公’两个字,她就知道方堃要找的人来过这。

    她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那个秋姐还在跳进‘神魔窟’了。

    下一刻,光溜溜的方堃就从她千珍囊中钻出来。

    “呃,你能出来?”

    旷寒柔苦笑,还是小觑这个小男人,想想也是,区区千珍囊又怎么困得住他?

    “柔姐,给我解封了吧,封我元气没用,你封不住我的紫极雷符和雷力。”

    方堃含着笑,淡淡而言。

    旷寒柔却慌了神儿,拉住他手腕,“我不让你去……”

    “她在这里受苦,我肯定要救她出来,换过是你在里面,我也会去救你的,我不知道她现在有多么的无助,但我知道她渴望我出现,哪怕我救不出她,我陪她去一起受苦,我不忍她孤独,柔姐,秋之惠是我这一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她给了我太多,我欠她太多,我要是假装不知道她在这里,而不去救她,我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可是,你进去,可能只是搭上一条命,你知她还活着?也许她已经去了,她在天有灵,也不一定希望你步她后尘吧?我们回去和云姐玉仙她们商量一下不好吗?”

    “别傻了,我不准备让她们知道我去哪里,那她们只会担心我,我也不会在这里留下名,去害爱我的人,她们不确定我进入神魔窟,就还留着希望的,对不对?我有一堆女人,境界还很低,需要云姐和玉仙她们去照料,柔姐,你回去后,什么也不要说,就说我自己逃走了,你没有追到……”

    “你胡说八道,我不回去,要去一起去,我不可能叫你一个人去。”

    方堃双手扶着她的双肩,“柔姐,听我说……”

    “我不听,不听!”

    女人不讲理时,就是这个样子。

    “不听打你p股哦?”

    “你打,你打,我就是不听。”

    旷寒柔说着,不顾一切的搂抱住了方堃的腰身,箍的死死的,一付不离不弃的态度。

    “这样好不好,我感受到你了你对我的‘爱’,我授你大阴阳法,我们在这里阴阳合修,助我破境晋升‘术尊’吧,这样的话,我的把握就更大一些,你非要跟我去,就藏到我紫符里去。”

    “嗯嗯,我要去的,生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旷寒柔一听他肯带自己去,居然高兴的笑了。

    “你真傻,我可能是去送死,你高兴什么?”

    “我高兴,我能和我爱的人死在一起,我活了二百多年,不知爱是什么,可我刚知道爱是什么的时候,我的爱郎又要离我而去,我绝不接受,我愿意陪着你去死,什么仙道修行,我都不要。”

    说着,旷寒柔的泪就溢出来。

    方堃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深深吻住她丰润的红唇。

    ---

    三天之内,两个人站在了神魔窟的边缘,无底深窟冒出一股股阴森怖的气息。

    那气息不止凶厉,还割肤剌体,似欲撕破他们的护身元罡。

    这神魔窟果然与众不同,以旷寒柔颠峰术皇的修为,也会生出割肤之感,可见这窟真不简单。

    三天中,方堃如愿晋登‘术尊’,并又一次释放紫雷狂淬本体,再次把雷质之体推向纯粹。

    同时,在旷寒柔的相助下,还完成了‘术尊’初期的积蓄和修行,一举晋至术尊中期境。

    即便如此,方堃也只是得到了旷寒柔的‘贞身’,而无法汲取她的‘贞珠’。

    因为他的境界相差太远,中间还隔着一个‘术王’大境,就没可能夺走旷寒柔这术皇的贞珠。

    包括周玉仙、云缥缈她们在内,都还保留着最最珍贵的‘贞珠’,就是‘术王’境的青莲,她的贞珠也没被方堃夺去,他们当时合体时,方堃还是‘术宗’,中间隔着‘术尊’大境。

    哪怕方堃再强大,又有雷神紫符相助,也不能隔着一个大境界夺走她们的‘贞珠’。

    以方堃估计,他现在以‘术尊’之身能夺走青莲这个‘术王’的贞身了,不过会很辛苦,搞不好要摁住恁八九天,甚至更长时间,想短时间内就夺珠,那男女双方的境界必须是一样的。

    跨境就要付出巨大的辛劳,隔一个大境那就完全没有指望的。

    方堃的大阴阳法,真正最受益的地方是从她们阴身上融掉‘贞珠’,因为只有贞珠才蕴含着她们最最精纯的元阴至精,相反,他的元阳至精却很轻易的被她们拿走,这也是她们能破境猛升的原因所在,虽说方堃境界低,可架不住他有紫极雷符这个大补,所以他的元阳至精恢复神速。

    她们拿方堃来修练的话,那比任何一种修练方式都要快,他就是她们的‘大补神丹’。

    旷寒柔深切体会到了这一点,原来‘大阴阳法’神奥至此,和心上人秘修三天,她能感觉到实实在在的精进,是大踏步的精进,在方堃送姬丝娜的那些天里,旷寒柔也有静修,但收效甚微。

    现在她才知道方堃没有骗她,大阴阳法果然变态绝伦,修起来既不苦又享受,真真是……好吧,不能说了,会脸红的嘛,总之,修过大阴阳法之后,谁再苦修静坐的话都是没办法的选择。

    方堃吃了旷寒柔,一举晋至‘术尊’中期境。

    他现在的修为,比之前要强大几十倍不止,他漫散出去的神念异力,可远出亿万里之遥。

    就他这个境界的神念之力,已经差不多与术皇的旷寒柔看齐了,就说差点也差不多。

    什么叫逆天奇才,方堃他就是。

    两个人全付武装,在守护之铠外又罩了本身的元气铠,这铠内秘蕴着紫色雷威能量。

    两个人都是白色的法袍,勾搂在一起,就站在无底窟边。

    “怕不怕,柔儿。”

    “不怕,和我心爱的人在一起,什么也不怕,心里就只有喜欢。”

    旷寒柔要么不爱,要爱了就是傻傻的付出,不管天多高地多厚,不惧万险万难,爱就爱了。

    “不过,老公,我们不留个碑吗?”

    “傻瓜才留绝笔碑,那都是没信心的表现,我们又不是去送死,留什么碑?我秋姐姐留字也是为了提醒我她的行踪,落款可没有‘绝笔’二字,她是怕我找不见她,我找见了,就不能不去见她,纵死也要一行,只是拖累了你,柔儿。”

    “胡说什么拖不拖累?你要不在了,我活着也如行尸走肉,不若死了的好。”

    “好柔儿,亲一个。”

    吧唧,方堃儿亲了一口旷寒柔。

    昔日的绝代冰冷女神,现在挤在方堃怀里变成了娇羞的小女人。

    “老公,我准备好了呢,随时可以。”

    “好,紫极雷符,出来吧。”

    轰,紫极雷符在一下刻从方堃脑顶蹦出来,紫光万道,把窟底冒出来的烟气都驱的不得靠近。

    下一刻,紫符一涨,就吞噬了两个搂在一起的恋人。

    嗖,在方堃意念操控下,紫符凝缩成几寸大小的符剑,直接朝无底深窟钻下去。

    无尽阴森烟气被飞速下钻的紫符驱开,这冲势一往无前,勇冠当世。

    在紫符中的方堃旷寒柔紧紧搂抱着,透过紫符,看着这个烟色的恐怖之窟。

    “老公,紫极雷符好强大呀,人家觉得它比仙器还要牛叉。”

    “我也这么认为,紫符蕴蓄的雷力,对我们来说就是一汪洋大海,我们用掉的那些,就是汪洋中的一粒水滴,感觉万世都用不尽,它本身就是大法器,有可能是超越仙器的‘圣器’。”

    “哦,天呐,可能吗?如果是‘圣器’,我们这趟神魔窟之行,可能是有惊无险呀。”

    “我的直觉吧,我觉得它最少也是‘圣器’一级的大法器,不然也对不住我这身份嘛。”

    “嘻嘻,老公,我岂不是抱住一条大粗腿?”

    “那必须是,对了,柔儿,老公我的‘细佬’还算粗吧?”

    “细佬是什么?”

    “呃,是某一个地方的地方语言,细佬指的是弟弟,我的弟弟,你懂得哦,嘿嘿。”

    “呸,色胚,打你。”

    旷寒柔羞笑,攥着粉拳捶方堃的胸膛。

    这趟神魔窟之行,开始居然是这么的轻松,主要是紫极雷帝符第一次显示出它的神威。

    什么恐怖阴森的烟气死气魔气,根本就不够看,直钻下来,畅通无阻。

    噗!

    不知飞钻了多久,一声异响,好象钻进了泥坑里一样。

    遇阻的神符顿时发飙,紫电狂崩。

    轰隆隆。

    地裂山崩一样的威势,同时一声震天狂嘶,在他们耳畔炸响。

    这狂嘶之声肯定是只异兽,声震九天,地动山摇,幽烟厉气漫卷有如龙卷风暴一般。

    方堃和旷寒柔都搞不清怎么回事。

    但他们藏在紫极雷帝符中,却肯定是安然无恙。

    紫电狂闪,扫尽方圆百里的一切阴邪障碍,同时也照亮这一方幽烟窟地。

    这竟然是个暗烟的中空世界,左右前后无尽其数的山体立柱,撑起这个暗烟世界。

    方堃有些呆了,回过头看了眼钻下来的通道,尽头处只有一个亮点,比一线天还要可怜呀。

    不过他飞快的在这里做了一个标记,一个紫雷制造成的雷力空间球从紫符中蹦出来,就在这里悬空自转,方堃用奇异的空间法则给它定了位,他把它放在另一个独立的空间中了。

    哪怕这里再有什么出现,只能在视觉上看见这个紫色雷球,在触觉上它就完全不存在。

    这就是空间异法的神奥。

    留下这个雷球坐标,他才能找到回去的路,不然可能迷失在这广阔不知多少亿里的地下暗界。

    现在方堃强烈怀疑,异星是一颗中空的诡星,它拥有明界‘地上’和暗界‘地下’两个世界。

    这真是个奇异的星体,难道中空的核心处还有一个‘内核’?

    刚才发出巨嘶的异兽是什么也没有看见,只是它临死前的惨嘶的确是惊天动地的。

    但在紫电雷符爆出的数万度高温灼浪横扫中,它只有化为飞灰,连惨渣都不可能留下来。

    所以它死的比较冤,可谓尸骨无存。

    这样一个中空暗界,内部至强的吸附力,不可能让钻进来的任何人或物从一线天逃离。

    也只有紫极雷帝符这样的大法器才能来去自如。

    想想秋姐一个人跳进了这里,都不知当时是什么境界,想离开不知多难啊。

    那一线天的亮点出口,距离方堃定标的这里,少说上万里之遥,在内吸附力如此强大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飞出去?就是颠峰术皇也不可能对抗暗界自然形成的恐怖吸附力。

    “老公,这里是另个世界呀?暗光无数,似有无数的生灵,我感觉得到,你能搜寻为姐的气息吗?不遁着气息寻找,我们就不可能找到人的。”

    “都不知过了多久了,这里不可能留下秋姐的气息,我只能漫散神念异力,搜索秋姐了。”

    “那就让紫符飞行,边走边搜吧。”

    “好。”

    于是,紫符缓缓向更深处飞行,方堃的神念力与旷寒柔融在一起,潮水般漫散开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