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495章 妖圣大丹

时间:2018-04-01作者:浮沉

    第0495章 妖圣大丹第(1/2)页

    天:

    虚亘中不说在虚氏,就是在第九重天的谛鼎界也是极有名的角色。

    毕竟除了‘伪圣’,最强的就是圣元小圣人。

    论势,虚道门是天界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势力,虚道门是第一强宗,拥有两尊伪圣的虚道门,霸绝天界,他们还有拥有两尊圣元小圣人。

    圣元小圣人距离伪圣仅半步之遥。

    虚亘中就是虚道门中圣元小圣人之一,也是未来的虚道门继位者。

    这时候被方堃凝惑的问‘这位是’?让他很是尴尬。

    但是在这位横空出世的牛人面前,圣元小圣人也没什么可自傲的,人家把妖界七圣都用法器镇压了,你一个圣元小圣人,又算什么呢?

    或许是方堃已经察觉到了虚道门内的一些异样,才故意给他小难堪。

    虚道永这时淡淡的道:“哦,这位是虚氏嫡脉子嗣,虚亘中,”

    他话中指明‘嫡脉’二字,令虚氏一些人感觉有股冷冽的氛围在酝酿。

    方堃撇嘴一笑,可没把什么嫡不嫡脉的当回事。

    他朝虚道永笑道:“永圣,他,能代表的意志?”

    这话问的更叫一门虚氏强者面若猪肝似的渗血了。

    虚道永哂笑,“我的态度早在古妖域就表明了,人妖不两立,除非人放弃自身的立场,与妖同污,若妖放弃它们的立场,与人为奴!”

    “我就说嘛,以永圣在古妖之域逆抗傲无心的坚志,怎么会为他们做说客?莫明其妙了,原来是虚氏中有人与妖界的傲氏有交集,不过,我适才也表了态,傲氏想做什么,让他们来找我方堃好了,你们虚氏没必要充当什么搅屎棍,丑话搁在这,我没准备妖界傲氏什么脸面……”

    话是这么说的,但谁都听的出来,方堃是没准备给虚氏面子。

    既然虚道永和虚氏其它人的态度都不一样,方堃还能有什么顾忌?

    即便他是来下聘礼的,也是针对虚道永虚字灵琼父女,而非虚氏一族。

    方堃也不怕把他们的关系搞的更僵,即便自己不来,他们的关系就融洽了吗?显然不可能,有些内在的矛盾是不可弥合的。

    方堃也能深刻的体会到虚道永刚才说的那句话中‘嫡脉’的含义,既然他们的态度与虚道永不同,就是说嫡脉的态度与他不合,也就说明了他虚道永不是嫡脉,而是旁支,也说明虚道永在虚道门中的尴尬处境。

    而虚道门一众强者被方堃强势无比的态度震惊,人家居然毫不顾忌他们的颜面,指他们就是一根搅屎棍,这不是赤果果抽脸吗?

    虚元空勃然变色,怎么也压不住心中的盛怒,直接站了起来。

    “方圣,别忘了这里是虚道门,我们也是一番好意,你却如此这般的指责痛斥,虚道门就如此不堪,在你方圣眼里如一根搅屎棍?”

    忽啦一下,嫡脉一众长老小圣人都站起来,一个个怒目朝方堃望去。

    虚元空也在这时望了眼虚道永,那意思是你还是虚道门的人吗?如果是的话,你这阵就应该和我们保持一致的态度,对这个狂妄的外人施压。

    不过虚道永却在这时阖了双目,似进入了寂静神修状态。

    虚道永确实还是虚氏中人,但他这时不与虚元空等人的立场相附,就等于是帮了未来的女婿,其它的他也不好再做什么。

    就虚道永这个态度,就把虚元空诸人气的够呛,却拿他没半点辙子。

    方堃哈哈大笑,坐在那里仍是意态悠闲,似感觉不到半点压力。

    “我与傲氏之间的过节,你们虚道门真想插一手吗?”

    他淡淡的问。

    可这话里却蕴含着一股无上的威压。

    虚亘中上前一步,沉声道:“我们无意插手方圣你与傲氏的过节,只是不想因为方圣的短视,给天界带来什么异变,妖界若举大军来讨公道,还不是我虚道门顶在最前面?方圣若能坐下来解决与傲氏的过节,也必能消弥这场异日的大祸,”

    “哈哈,你还真把你当成圣人了啊?你有这样的胸怀啊?还是私下里拿了傲氏什么好处?要是真有什么好处,咱们一起分了,倒还能一谈。”

    方堃这话,把一边的虚灵琼几人听的差点喷出笑,什么跟什么呀?

    但虚氏真就没拿傲氏一点好处,心甘站出来为他们充当和事佬?这也不大符合虚氏那些人一惯的作派,他们肯被谁驱之如狗的使唤?

    虚亘中的面色再变,都不知怎么接话了。

    虚元空等人见方堃根本不惧他们,心里都是又惊又怒,但都知道,虚道永不附他们的立场,想给方堃施加更大压力就没可能。

    想纯粹以势压他,也有要虚道永相助,那都未必压得住这个方堃。

    现在虚道永表明了不与他们站同一立场,虚元空他们强撑起的态度也就轰然崩塌,翻脸?打得过这位吗?人家出手就能收镇七圣,这是什么底蕴?这是什么实力?但他也可能是强弩之末,在镇压了几圣之后,没有余力对抗别人,但这只是一种可能,为了这种可能,去和他翻脸,后果谁承担?

    如果说方堃没有一点余力,他敢一个人上虚道门来?

    虚元空心绪复杂的琢磨着,但为万全计,和方堃翻脸闹出什么样的后果,他也承担不起,倒是说此人身上的绝品仙器,实在是大的诱惑。

    也正因如此,他们有把握拿下拥有绝品仙器的方堃吗?

    何况,虚道永是个最大的变数,会允许他们得逞?一但得逞,虚道永不得更被他们压制?就凭这一点来说,虚道永都不会帮助他们。

    想清楚这些,虚元空心中一叹,他摆摆手,让大家全坐下来。

    他的态度,等于告诉虚氏诸人,这脸撕不破,我们没把握做那件事。

    实际上虚氏诸人心情也紧张到了极点,怕虚元空决定出手,但又拿不下人家,那就一发不可收场了,再叫虚道永看到机会,有可能将嫡脉一系强者都镇压下去,那时大圣老祖宗也降临不了,帮不到他们,徒呼奈何?

    几经思量,虚元空决定把这口气忍了,任这姓方的小畜生张扬跋扈吧。

    “既然方圣不接受虚氏为你们调停,那我们也不说什么了,不过,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虚道门不希望沾染不必要的因果,方圣这时候来给灵琼下聘礼,就不是合适的时机了,无疑,方圣这么做有拖虚氏下水的嫌疑。”

    虚元空的意思就是不接受方堃给虚氏的下聘,我们虚氏之女不嫁你,不想被你拖进与傲氏的过节泥坑里。

    方堃却又一撇嘴,“你咸吃萝卜淡操心了,虚灵琼是你闺女啊?”

    “方圣,虚灵琼是我虚氏之女,我自然能代表虚氏做主。”

    虚元空又站了起来,以表达他的愤怒。

    “你代表虚氏?你是虚氏族长,还是虚道门宗主?我怎么不知道?”

    这话就是挑拔离间了,虚元空脸色红涨。

    偏偏在这时,虚道永睁开电光闪烁的双目,“你当我是什么?”

    面对虚道永的这声责问,虚元空忍不住浑体轻颤。

    殿内的气氛又一次紧张到了极致。

    都知虚元空有些失态,当着外人的面,没给虚道永留面子,这时候被责问,他也无言以对,这等于暴露了虚氏内部的大矛盾。

    但虚元空仍道:“永圣,你真的要把虚道门拖入方圣与傲氏的过节中去?你有想过后果吗?圣界老祖宗降罪下来,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虚道永淡淡道:“是不是我携灵琼离开虚道门,就没问题了?”

    这是虚道永的杀手锏,是虚元空一系嫡脉都扛不起的大杀招。

    虚元空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椅子里,垂头无语了,其它人也默不作声,失去一尊伪圣,那是虚道门承受不起的巨大损失。

    他们针锋相对,更叫方堃看透了他们间的矛盾,来此之前,方堃倒没有想到虚道门的内斗惨烈到这种程度,居然把天界第一伪圣都架空了。

    多少有些替虚道永不值,第一伪圣啊,受虚氏这种气?

    但是方堃也不能替虚道永作主什么。

    也许还有他不知道的内幕,所以他只能尊重虚道永的选择。

    这时,虚道永对爱女虚灵琼道:“灵琼你随方圣去参与圣魔诛仙剑的盛会,能大长见识,道生你们三个也跟着去吧,一切都听方圣的!”

    他等于把爱女和三个爱徒都打发到方堃那里了。

    转过头来,虚道永对方堃道:“聘礼我受了,灵琼以后就是你未婚妻室,你多照料她吧,我即日闭关,冲击大圣之道,生死无法预料,也许这是我们翁婿最后一次见面,但把灵琼托付给你,我还是放心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