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法之妖孽符神 第0593章 颠峰对决!(巨章)

时间:2018-04-14作者:浮沉

    就是这样一只看似柔质纤纤凝脂玉雕般的手。

    弥散出毁天灭地的无上威能。

    它散荡出来的威息,不断的令虚空塌陷、崩裂。

    半神老祖苏昌青的那大手,显得苍老、古拙,中途那箕张的大手五指攥合,化为一尊大拳,气势猛然一变。

    这一变之下,天地昏暗、日月无光。

    这是开天劈地的一拳,挟着倒转乾坤的力量。

    无数苏氏人都为之振奋,为之惊喜。

    并列跪在王辇上的苏万柔、苏万峰姐弟,心中的欣喜和愤怒的释放,让他们的神情变的亢奋而疯狂。

    囚天之笼中被困的八尊苏氏老祖个个振奋莫名!

    有一尊半神老祖坐镇的苏氏,即将威霸圣域,超越所有一流宗门,超越所有十三世族,凌驾三大氏族之上。

    对,最后与雅氏皇族比高。

    苏氏一族,对半神老祖这一拳,寄于怎样的期待?

    苏氏所有长老,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对半神老祖这一手,寄于了多少厚望、多少喜悦、多少幻想……

    那只纤纤玉荑素白如雪的皓腕可堪一击?

    那雪色如玉的天荑,可堪一击啊?

    无数人期许着结果,无数人想看到拳掌交击的一瞬。

    无数人想看一眼半神那拳的威势是怎样的霸道。

    可是这一刻,天地虚空流逝的时间,似乎止顿!

    在无数有形无形的存在们的无限期待中,拳掌相触。

    那一刻,天地死寂,万物封冻!

    那一刻,所有的目光与空间凝结在一起,凝固!

    所有人期待的结果,在这一刻要出现了。

    更确信的说,是雪色天荑把半神一拳‘握’住了。

    “击破它。”

    “击碎它,轰裂它!”

    囚笼中的苏正河带头狂嗥,他要看到那雪荑破碎。

    七大八阶轮回境的老祖想看到那天荑崩成齑粉。

    跪着的苏万柔、苏万峰期待那玉荑龟裂分崩。

    山峰上的苏裳、苏辽、苏棠也心颤神摇。

    她们不希望那雪荑消失,那是庇护她们的一只手。

    但是在半祖威撼诸天的一拳之下,她们不敢幻想。

    然而,结果让所有人大跌下巴、弹飞眼球。

    两尊旷世大能超强者的手和拳撞在一起。

    只有一声闷震,没有多响亮恐怖的裂世之音。

    没有看到半神老祖的拳头把那雪荑击裂、击崩、击碎。而是看到那正握捏的雪荑把半神老祖的拳头捏裂。

    没错就是捏裂!

    喀嚓!喀嚓!

    半神老祖的拳头,被捏裂、捏崩、捏碎了!

    没有什么威势威能或磅礴浩瀚的元气漏出,碎成光屑的拳渣统统被这只威撼诸天万界的雪荑吞噬。

    “很好,你非常之强,难怪敢如此挑衅苏氏!”

    哧啦一声,虚空被撕开。

    一尊无比伟岸的躯体一步跨了出来。

    这尊躯体有亿丈高大,雄阔,巍峨,似是亘古神峰。

    天地元气以其为中心狂凝猛聚,他似是天地中心。

    苏昌青的本尊,居然降临下来。

    他一拳无功,完败,本尊只得出来了。

    不然苏氏一族的人心都要死掉!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苏氏的半神老祖都奈何不了那神秘的存在,这、这、这是真的吗?这怎么可能?

    最差也要旗鼓相当吧?苏昌青那是半神啊。

    可是世人的观念在这刻被雪色天荑的主人改变了。

    这种观念的被改变和逆转,令他们无比难受。

    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叫半神老祖完败收场?

    这个雪荑之主,究竟是怎样的无上存在啊?

    苏裳、苏辽、苏棠彻底震惊的麻木了。

    被这样一尊无上威势直追神祗的存在庇护,太幸福!

    苏裳心头弥漫起无与伦比的傲骄,这是我儿子的后手,这是我儿子安排的一切,这是我儿子震慑诸天万界的开始,他为了他的母亲,不惜挑衅一切的决心无比坚定。

    苏辽和苏棠浑身发颤,这是我外甥的庇护者?

    难怪他一出世就要为其母讨还公道。

    难怪他直接给苏氏无比的难堪。

    难怪他要让苏氏无法下台。

    他有堪比神祗的庇护者。

    而这一刻,苏氏无数人的心落至谷底,无数人的希望崩灭,幻想破碎,期许撕裂,喜悦丧尽,个个神魂发抖!

    虚空的深处,飘荡出雪荑之主的声音。

    “苏昌青,你本尊降临也没有用,你让我很失望,知道吗?我让我失望的不是你的修为,而是你尽敢对我出手?你居然眼瞎到看不见我已经给苏氏留了颜面?”

    这话,简直狂妄到了无法无天无以复加的地步。

    她,居然在骂一尊‘半神’眼瞎?

    她,居然说已经给苏氏留了情面?

    这简直让所有人都惧到发寒、战栗、惊恐无状之境。

    还要怎么样啊?

    圣王亲姐弟都在你逼迫下赤果果并排跪着了。

    八大老祖都被囚在神秘牢笼法技之下了。

    苏氏的皇阶圣器的圣器都被你炼的嗥哭。

    你还要怎么样啊?你直接把苏族灭了吧。

    雪荑之主的下一句话,让所有人差点全晕过去。

    “既然这样,苏氏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苏昌青,我让你看看我的真正实力,让你看看我给苏氏留了多大脸面,让你知道你半神的眼有多么的浅薄昏暗……”

    下一刻,一只弥漫着毁天灭地磅礴威势的玉足从虚空深处降临下来,无比莹晶、无比灵秀、无比巨大……

    这只天足有如瓷玉一般,雪的肤、白的肌、浅青色的筋清晰浮现在雪肤玉肌之下,无比的真实,无比震撼。

    它就这么伸到了半神苏昌青的面前。

    它就这么拦住了苏昌青半神的去路!

    这天足连带着一截小腿,对只是一截小腿,连膝盖部位都没有显露,它就撑起了这方天地。

    这条腿到底有多长多高?

    所有看到这条小腿的眼睛的主人都快疯了,尿了。

    这只天足落地的瞬间,似乎生了根,万里内的山峦险峰统统崩平,所有的河流统统干枯,所有尘埃一扫而尽。

    苏裳她们立足的山峰崩碎的瞬间,百丈法坛幻现在她们的脚下,她们被佛母明妃、护法天王簇拥……

    她们就在那尊大逍遥佛王法相之前。

    而此时,法坛的威息开始暴涨,十倍,三十倍……

    而此刻,大自在佛王普度金印的威势也陡然暴涨,十倍,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简直要惊碎圣域晶壁。

    两大法威法技统统暴涨一百倍的威能。

    皇阶圣器‘血圣贯日卷魂旗’一个急颤,就弥散出无俦的佛光佛息,“血旗器灵‘贯日’拜见主人……”

    居然一瞬间,佛王金印就度化了一件皇阶圣器器灵。

    这是令人发指、发怵的凶残霸道啊。

    一瞬,就一瞬,就完成了对皇阶圣器的收服。

    那血圣贯日旗从囚天之笼之飞起,到了法坛之上,自动降临在苏裳、苏辽、苏棠三姐弟的身后。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苏氏人都目眦欲裂,心死如灰!

    那雪色天荑,朝囚笼一指,“都跪下来!”

    这一指之威,圣天震撼、震荡、震颤。

    砰啪连声暴响,八大老祖包括九阶后期的苏正河在内,身上的上品圣袍、上品圣器统统暴碎化灰,他们一个个成为赤果果不知羞耻为何物的老不休,一个个无比屈辱的跪下,噼啪,腿骨碎尽,不跪也要跪了。

    太凶残、太霸道、太跋扈、太嚣张的手段!

    八大老祖,一字排开,光着他们的‘腚’跪趴下去。

    那威势充塞天地的一截小腿天足,阻的苏昌青这半神寸步难进,如同一道天障、天堑、天壁、天屏不可逾越!

    半祖苏昌青一拳震荡出十二亿九千六百万拳,但丝毫撼不动这截如天瓷晶玉般的小腿天足,它如神祗屹立!

    半祖苏昌青,目中只有深深无极的震撼。

    他不信、不想信、不敢置信。

    但这是铁一样的事实。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有形无形的存在都目滞神痴了。

    亿万里方圆内波荡着苏昌青半神的拳威。

    但是不能越雪色小腿这道天屏半步。

    这才是无敌无量!

    圣宫中那伟大的宫主雅娅‘看’着这一幕也震惊了。

    无数家族的九阶老祖震惊了,痴呆了。

    无数准备动手起歪念想着掠夺那人财富的阴谋者,这刻幸庆没有出手,无比幸庆他们没做出最愚蠢的决定。

    玄氏那堆嘲讽贬低侮骂宝阁圣王玄向乾的人都傻鸟了,都颤抖了,有的都尿一裤裆,有的直接惊晕过去。

    玄向乾一系的人却无比自傲和惊喜。

    率氏老祖们已经连声直夸宝阁圣王有眼光了。

    一切因为这只无法撼动的天足而改变。

    苏氏完了,彻底完了,再无悬念。

    半神老祖都奈何不了人家丝毫,皇阶圣器又失。

    所以,苏氏完了。

    “苏昌青,你现在知道对我出手的后果了吗?那是你不能承受之‘重’,半神?半神就很牛?我告诉你,半神也分三六九等,你这么眼瞎的半神,我一巴掌就能拍死你,苏氏敢惹我庇护的存在,很好,非常之好!”

    此时此刻,没谁再觉得这神秘女圣是狂妄、狂傲了。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半神这种对力量有更清晰认识的存在,最能感觉到这力量的可怕,这是无法企及的高度。

    苏昌青终于开口,“苏家得罪尊驾至此?”

    “你现在问这个?可笑!你做为一尊家族老祖,事前为何没有深思熟虑?你是猪脑子啊?”

    这句话差点天崩塌,居然当面骂一尊半神是猪脑。

    此女已不可遏制,此女已站在与圣宫之主雅娅争锋的高度了,此女完全不是哪族老祖能撼动的存在!

    此女的威霸强势已经完全超越了圣宫之主。

    因为雅娅对世族老祖从没有这样横蛮的态度。

    “我苏昌青认栽了,道友,难道真要灭我苏氏?”

    没有回应。

    突然,那雪色天荑手指一点,一道银河般磅礴伟岸的银索剌破虚空之上的界上界,直抵一殿堂中端坐的圣王。

    这尊圣王正是苏氏族长苏万屠。

    圣王颠峰境的绝代大圣。

    但是他在飞抵而至的银索面前,脆弱的有如蝼蚁。

    银索无坚不摧,无防不破,无视一切之抵御。

    因为这索是空间法奥之‘秩序之索’。

    苏万屠龟缩不敢露面,开什么玩笑,八九阶的老祖都被拘跪一堆,他一个小小圣王又算得了什么?

    但他这时狂吼一声,“圣王领域,万屠天域!”

    同时一件上品圣器被他祭来。

    “萤光小虫,也想和皓月争辉,无知!碎!”

    就一个碎字,毁天灭地的威势陡降,喀嘣一下就震碎苏万屠祭出的上品圣器,碎成了废渣残灰。

    又一声喀嚓,他精练了几百万年的‘万屠天域’直接破碎,分崩飞散,确实是萤光小虫,根本不堪一击。

    银索密密绕在苏万屠身上,拘裂拘碎他的上品圣袍,让他回归了原生态,嗖,银索从虚空界上界缩回。

    下一瞬,王辇上多了一尊赤果果跪撅的圣王。

    一代族长,绝代圣王,也带着无比的屈辱和怒愤与不甘举着赤果果的p股跪在了那里,这手段惊暴无数眼球。

    “这三兄妹,搅得苏氏天怒人怨,你苏昌青视而不见,才让他们无知愚蠢的惹到了我,那我不会吝啬手段告诉他们谁能惹,谁是他们这一生都惹不起的存在。”

    苏昌青脸色铁青,“如果只是因为这三个忤逆,老夫可以决定放弃他们,任凭道友发落,苏氏一族不能毁在一脉支族的妄为之下,道友以为如何?”

    那囚笼中的苏正河、苏正山兄弟听到此言,顿时崩溃哭嗥起来,“青昌老祖,您是半神存在,你要为苏族做主啊,讨不回这公道,我苏氏以后何以立足圣域?”

    “老祖,讨回颜面,拿回苏氏尊严,老祖啊……”

    苏昌青苦笑,“无知啊,果然是无知,我不在这些年,你们没长修为,倒是长了不少无知无畏。”

    那神秘女圣的声音再次响彻。

    “这帮子废物,倒是会给苏氏一族招灾惹祸,既然是废物,那就废了吧,规则法链,抽了他们本源!”

    下一刻,八条亿亿万银色符篆凝成的法链贯入囚笼,喀嚓扎入苏氏八大老祖的脑壳,他们发出凄惨的嗥叫。

    抽取本源,那是最残酷的惩罚。

    蓦在这时,一缕娇脆但威荡诸天的声音传来。

    “得饶人处且饶人,我看到此为止吧!”

    一只散发着彻骨冰寒和慑天威势的巨大玉手伸来。

    终于,圣宫之主出手了。

    她这刻出手很明显是给苏氏一族施恩的。

    若能替他们免了这场劫难,苏氏必对她感恩戴德。

    雅娅,瞅准机会悍然出手!

    “雅娅,不要逼我,不然你会后悔莫及!”

    “太多年了,是不是我太仁慈,让许多人忘了我的威严?忘了我这个存在?失去对我的敬畏,会付出代价!”

    冰寒之玉荑凶猛的硬撼雪色天荑。

    这是两只属于女人的柔荑,这刻都暴发出惊破苍穹的无上威能,要分个高低上下,要分出强弱胜负。

    砰!

    双荑相交,一瞬间化为毁天灭地的风暴,无以计数的秘异空间被横飙的元气撕裂、撕开,空间风暴狂卷。

    居然是势均力敌的同时荑碎。

    “很好,我孤寂多年,你很不错……”

    雅娅的声音滚滚荡荡传来,下一刻蓦然抬高,“要胁我?得有实力,接我一记‘冰武逆天圣皇掌’试试。”

    ‘冰武逆天圣皇掌’!

    冰武圣皇独创的旷世奥技。

    “也好,我便试试,你雅娅很自以为是,小觑世间英圣神才,我就告诉你,人外有人天外还有天。”

    神秘女娇叱响彻周天,“‘次元神狱鬼皇爪’!”

    这无上的次极变奥技,是方堃融合空间法奥的独创。

    圣皇掌!

    鬼皇爪!

    无边无际的威势封锁虚空圣天。

    一掌,一爪,狠狠在虚空之上对撞一起。

    巨响惊碎无数秘划时空,一波一波的异度时空被摧毁、剥开、撕裂、震碎,无计其数的风暴狂涌凶灌。

    ‘次元神狱鬼皇爪’和‘冰武逆天圣皇掌’齐碎!

    威能余波把虚空中一切风暴都摧灭、抹平!

    “非常之好,‘圣皇降世裂万界’!”

    雅娅的娇叱更为高亢激昂。

    出手又是冰武圣皇的盖代傲世之奥技。

    哧啦一声,虚空仿似给撕开,一尊身披帝袍的无上帝皇从虚空深处一步跨出,挟带着毁灭天地宇宙的圣威。

    这一刻,圣域本源都在震荡不休。

    这尊圣皇冰寒彻髓、眼神冰封一切,他探手抓来。

    那手携带天地间滚滚无尽的元气,威与天齐!

    看到这幕的所有人,真正感受到了雅娅的无边凶威。

    神秘女圣的声音适时也传至。

    “死去的皇就是个屁,哼,‘万幻古魔屠神手’!”

    随着她的叱咤,一尊遮蔽天宇乾坤的魔息大手从天边的虚空伸了过来,这手幽暗漆黑,臂长无尽,五张箕张,洒出天河决堤似的魔威,亿亿万魔头在手臂手掌上冒头。

    惊天动地的魔啸响彻周天万界,滔天魔息漫散诸天。

    此手携无上凶威无边霸道狠狠抓摄向那尊圣皇。

    看到这一幕的圣域强者们,太多已经失禁了。

    轰隆隆!

    巨大魔掌被圣皇法相一拳贯穿掌心。

    但是不阻它抓摄之势,除掌心破一洞,巨手五指无损,它以一往无前的霸绝气势,凶狠抓住了圣皇法相。

    喀嚓!喀嚓!

    圣皇法相在巨大魔手中龟裂开来。

    魔手巨掌也被震的寸寸崩开。

    两大无上奥技的对撞对撼,居然又是平分秋色!

    “混乱之手,撕开界法,让我们看看圣宫之主。”

    神秘女圣傲势冲霄,居然打出无上法技要撕开界壁。

    光影凝幻的‘混乱之手’波荡着空间秘力的玄妙奇威和不可抗拒之威严,直接就把虚空界上界壁撕开。

    下一可,仰首向天的圣域无数人,看到了冰武圣宫。

    那圣宫殿顶之上,雅娅雪袍飞舞,屹立如神。

    她一头银丝,与天地雪色混为一体。

    这圣域第一人的妙眸转来,两道洞彻天地的芒光喷涌而出,挟着灭世之神威,“很好,你空间法奥修至如此高度,难怪气焰这么嚣张,‘混乱秩序’,修补界壁!”

    同样一记空间奥技从雅娅玉荑中打出。

    空间秘力凝结成的秩序法网从天而降,要抵御那手。

    神秘女圣淡然自若的声音再次响彻。

    “没有用的,‘虚空错乱’,秩序无效不可修补!”

    蓦然间界上界的窟窿一片错乱,万幻万移万错万乱,任凭那‘混乱秩序’衍生出无尽无数的秩序法网也修补不了,即修即破,似无有始终,虚空已是一片错乱。

    “如此空间奥法,大开眼界,”

    雅娅不惊反喜,她再次高吟,“‘颠倒乾坤’拔乱反正,溯本归原,‘再造天域’固我法界,凝我秩序,”

    又是两道奥技打出,‘颠倒乾坤’‘再造天域’。

    神秘女圣的声音慢条斯理的传来。

    “还是没有用的,‘无轨天痕’辟开一切时空,一切秘界、一切次元、一切法则;‘虚无真空’粉碎一切虚空之空,秘界之界,次元之次、法则之法,破!”

    密密麻麻的‘天痕’划过虚空,切割一切所有,一切虚空中衍生的秩序、法网,虚无真空吞噬一切虚空中存在的空间法则、法奥、法规、法制,简直无敌无量。

    终于,雅娅的美眸中露出凝重。

    “你是我称雄以来,见过的最强惊绝之士,但是,你要与冰武神宫对抗,那是自取毁灭之道。”

    “哼,雅娅,你要披出冰武圣皇的‘战魂圣铠’,我二话不说,扭头便走,我们交手至交,你难道看不出你修练的神元对我没有作用?你不会不承认吧?”

    “不错,你那元气品质之高,举世无双,诸圣俯仰,我的神元也奈何你不得,你对空间奥义法则的领悟旷绝今古,堪称第一,想不到我玄冰圣域出此撼世神才,圣域之幸,玄冰本源之幸,雅娅正式邀请道友入宫一晤!”

    雅娅神情平和,似之前没和神秘女圣动过手似的。

    倒象是多年未见的至交好友。

    修为到了她们这种高度,以不受个人私愤喜怒的情绪掌控了,她们超越情绪之外,一切以修进为至高追求。

    她们若坐论道法奥义,交流修行心得,必然再精进。

    “冰武圣宫我肯定要去的,不过不是现在,雅娅,你的事,我懒得干涉,可我的事,你也别插手进来,未来诸多圣域之间必将因为神迹出现而发生域级大战,冰武圣宫就是神迹之一,你压力很大吧?多我这样一个敌人,自然不如与我结为盟友,你有多聪明,世人皆知。”

    话说到这里,那雪荑轻轻一挥,所有虚空界上界中被她密布下的空间法奥秘力一扫而空,干干净净的。

    那界上界晶壁重新衍生恢复,冰武圣宫渐渐模糊。

    此时,传来雅娅滚滚荡荡的声音。

    “苏氏,你们是我统治下的族民,这次事件我调解无终,那位道友的修为已触神道之门,已参悟神道法则,我亦奈何不得,你们竟得罪了这样的存在,好自为之吧!”

    雅娅等明摆明了态度,不是我不管,是我也管不了。

    几乎全圣域的大圣们都看到这惊破万界的旷世一战,雅娅是的真奈何不了人家,反被人家撕裂界上界壁,显露出真身法体,结果还修补不了界壁,等于落在下风了。

    那神秘女圣,到底是谁?怎么如此强大?

    苏氏是因为什么得罪了这样一尊存在?

    苏氏命衰了,皇阶圣器都失去了,不衰都没天理了。

    随着雅娅话声寂去,所有人知道苏氏再无路可退。

    一是叩首赔罪任凭处置,一是破釜沉舟血战到底。

    可拿什么战?

    半神老祖都奈何不了人家一截小腿玉足,怎么战?

    只能说他们得罪的这个人太太太的强大霸势了。

    八条‘秩序之索’抽了八尊老祖的法则和本法,他们的境界直接开始跌落,九阶的跌至八阶,八阶的跌至七阶,而另三条秩序之索也在这时扎入苏万屠三兄妹脑壳。

    苏万屠、苏万柔、苏万峰三大圣王,本源被抽的瞬间,直接就从圣王跌至了六阶圣尊,他们大叫惨叫……

    在这上刻,苏氏一族的整体实力损失巨大,一百万年也补不回这种奇巨的损失,这让苏昌青浑体发抖……

    所有人看着苏氏的悲剧,再无一人敢出头的。

    被抽本源的苏氏诸人还在惨叫,修为还在丧失……

    界上界又一尊八阶轮回大圣降临。

    赫然是苏氏老祖之一,苏正源。

    他望着百丈法坛上的苏裳。

    “裳儿,你开口说句话吧,苏万屠、苏正河、苏正山他们一系的罪孽,不能让苏氏全族来扛啊,”

    “父亲,我也……”

    苏裳在父亲恳求的眼神下没能再说下去,仰首望着虚空,“前辈,可否给苏裳一个薄面,就此收手?”

    所有人都无比紧张的盯着苏裳,她说话管用?

    苏氏无数人都摒止呼吸的等着宣判。

    那雪荑一移之间,就把百丈法坛挪进掌心。

    法坛随即缩至十丈左右大小。

    跪在王辇上的苏万屠三兄妹已经昏晕过去,但被无形之力卷起,甩到了苏昌青脚下,连同囚笼中的八个人。

    “我看在苏裳面子上,这次就算了,再犯我威严,有一个灭一个,有两个灭一双,哼!”

    神秘女圣雪荑纤指缓缓回握,粉拳合拢时,消淡。

    最后只剩下一重雪色之影时,融入虚之中完全不见。

    至此,一场震荡玄冰圣域的大事件,在苏裳只言片语中消弥于无形,事前谁能想到,关键人物是苏裳呢?

    某秘界中,方氏族长方敬华看到这幕心胆俱寒。

    他迫害苏裳与其丈夫方敬堂至惨,如何收场?

    这念头还没有转过来,祖祠法旨降下。

    ‘方敬华,速至祖祠中议事。’

    在另外秘异时空,只见两条雪玉一般的长腿在交错行进,一闪一挪下一次就出现在了更遥远的时空之中。

    “道友好美的一双腿……”

    “雅娅,现在不是我们相见之时,你莫相迫,我‘转斗移星’一瞬间挪移十二亿九千六百万次,怎么可能被你迫现真身本尊?我‘缈行无间’,刹那可穿行万界秘域时空,你就别费神了,‘秘界天狱’纳我法躯!”

    一个神秘莫测的异秘天狱之界洞天,修长美腿一步跨入,顿时就消失无踪了,那天狱法则密布弥合。

    雅娅的神念追踪至此,再找不到对方半点痕迹。

    “好一个秘界天狱,好厉害的‘转斗移星’,好神妙的‘缈行无间’,道友,雅娅至盼一晤!”

    “时机未至,若姐姐能寻到真身所藏,妹妹亦不吝啬与你一晤之机,就此别过,莫再送了,”

    “好,我一定会找到妹妹修行秘处,后会有期!”

    雅娅的声音就此沉寂。

    虚空浩缈,了无痕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