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开挂人生[快穿] 60.女知青1

时间:2018-06-09作者:传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贾母脸上心虚的表情尤其明显, 她没想到张氏的事情,贾赦已经知道了。她对这件事不是不心虚的, 这毕竟是人命,比起她对贾赦的不待见,可是高了不知多少倍的……,这里面还有张家。如果张家也知道了, 那可就麻烦了。

    “老大, 你没有证据不要胡说八道,张氏是自己生病身体不好死的, 关你弟妹什么事。”贾母色厉内荏的呵斥贾赦,她的表情却早已出卖了她事实当到底是怎样的。贾琏坐在一旁,握紧手里的拳头, 他虽对生母没有多少映像, 可母亲这些年通过张家要来了一副生母的画像给他, 告诫他虽然生母没能抚养他长大, 可她却是很爱他的, 是她用生命生下了他,要不是为了生他, 生母也不会耗尽元气, 在生他没有多久后生病过世。希望他一辈子也要记住生母, 还要代生母好好的孝敬外祖父和外祖母。

    贾琏听着这些长大的, 他对生母还是后很有感情的。现在听到的这些, 他也早就在冀州的时候就治疗, 这是母亲查了很久查了很多人才找到的, 好在当初王氏做的坏事还有一位知情者被母亲找到了。要不然也不会真相大白。这人也被母亲送到了外祖父府上。

    贾琏恨害他生母的王氏也恨贾母的对王氏的放纵。

    他双眼发红的看着两个罪魁祸首。

    在双方对峙的时候,张家一家人不请自来,已经闯进正院。

    张远之带着妻子和儿子还有几房小人一起来到贾府,“张大人,不知大人一家因何要闯进咱们荣国府?”贾母看着这些心里直发抖,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肯定是找到证据了。王氏也吓的不敢出声。

    “荣国公夫人,可真是心眼黑的不能再黑,帮着王氏害我的女儿,这件事我们张家查了这些年终于弄清楚真相了。如果你们家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那咱们只好报京兆尹衙门来判。”张远之可不是善茬,一个位极人臣的户部尚书,可不是谁都能坐稳的。

    “张大人,说话要有凭有据,不要乱说。”贾母还在挣扎。她怕他是来诈她的。

    “国公夫人要证据,某就给你们证据,某相信王氏会认得的。”

    张大人的话音刚落,一位低垂着头的女人被推到前面来了。

    她抬起头的时候,真是吓着王氏,这是当年她收买的前大嫂院子里的一名二等丫环,事后无论自己怎么也找不到,没想到让张家找到了。真是天意弄人,不过打死她不承认,张家也没有办法。她心里还存在侥幸心理。

    “二太太,多年不见,你还好吗?”证人珠云阴测测的声音,让王氏心里发颤。

    “你是谁 ,不要胡乱攀扯。”王氏心虚的大声呵斥珠云。

    “二太太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当年你让我在大太太的药里边下□□的时候,不是认识奴婢吗?这会儿怎么就不认识了。”珠云对王氏也是恨的牙根痒痒。当年自己被她收买也没办法的事,谁让自己妹妹在她手里呢?她不用自己妹妹威胁她,她也干不出这种事。她知道干这种事就是丢命的事,可她不得不干。她在大太太快不行的时候,溜到二太太院子里去找自己妹妹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妹妹已经被二太太在先一天晚上弄死了。在角门边无意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立马清醒了过来,逃出了京城。在一个小地方慢慢安顿了下来。

    这些年她一想到妹妹就恨不得杀了王氏,那是她相依为命的妹妹,还有无辜被她害死的大太太,她无时无刻不在忏悔。

    可她不敢在京城露面,她怕王氏还在找她。

    “正是可笑,我会认得你这么一个下贱胚子。”

    “二太太,您也别急着否认,奴婢可是还留有证据的,没想到吧?当年,你拿我妹妹威胁我,你以为我会不留证据,……。”在珠云的叙说中张大人和夫人都哭了起来。人家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这是他们夫妻俩捧在手心里的宝,一直娇宠着长大的。就这么在花样年华被人害死了,如何叫人不伤心,张氏的哥哥也是无声泪流。一场人命案也真相大白。王氏看着眼前的证据,晕了过去,这是真晕。贾母也没有办法不承认事实。

    没办法最后请来了贾家的族长,隔壁贾赦的堂哥贾神仙(别名)在道观修道也被张家天不亮就请回了京城。还有史家的人,王氏的大哥和二哥。

    在张家和贾赦的步步紧逼之下,王氏被王家人亲自灌下毒酒,以恶疾为名去世。贾赦以此事为由和贾政顺利分家,无论贾母怎么叫嚣也没用。分给贾政一个京城五进的宅院,离贾府远了很多。

    “回太太,府里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老爷这几天一直没有出去,每天都过来看看太太。还吩咐奴婢等太太醒来就差人告诉他一声。”

    “哦,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院子里的?”邢慧觉得这个小丫鬟不错,准备留在她的院里做个二等丫头。

    “回太太,奴婢是针线房的,叫小珍。”

    “这样吧,明天开始你来住院做事,做个二等丫头吧!改个名字就叫秋月,秋天的月亮。”邢慧给小丫鬟改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名字。

    小丫环喜得立马跪下来磕头,“谢谢太太。奴婢以后一定用心做事。”

    “好了,以后好好做事就行。去吧,派人告诉老爷一声。”邢慧挥挥手让秋月出去。

    小丫鬟秋月是喜从天降,她高兴的跑了出去,在院门口叫人去通知老爷,太太醒了。

    贾赦的贴身小厮站在前院的书房门口敲敲门,“进来。”贾赦坐在书桌前,手里把玩一把扇子,这是一把浮雕的檀香木做的扇子,每一个细节都雕刻的栩栩如生。是一把难得的上好佳品。贾赦把玩的正是兴起,没想到被人打搅了兴致,心里老大不高兴。“说吧什么事?”

    “老爷,是太太院子里的人,派人来通知说太太醒了。”小厮见老爷的表情就知道老爷不耐烦。

    “噢,那老爷我去看看。”贾赦站起身来向外走去,看样子真的是去主院看邢慧的

    邢慧歪着身子靠在床头,手里端着一碗鱼汤喝着。她让小丫鬟找人给她在厨房端碗汤,没想到端来的是鱼汤,还行,这鱼味道还是挺鲜美的。小口小口的喝着,样子别提有多优雅。贾赦走进来看见的就是一副这样的场景病美人喝汤的样子,很美。

    贾赦在这一刻是心动的,他决定以后好好待她。

    “夫人,醒了,病好些了没有。身体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贾赦温言细语的慰问邢慧。“谢谢老爷关心,别的地方还好,就是头晕晕的,心口还有些疼。”邢慧一副病殃殃的样子。

    贾赦忙对着邢慧说,“既然夫人身体还是不舒服,不如让人请大夫过来看看。”“不用了,老爷,这已经天黑,请大夫太麻烦,弄不好还要弄的府里不安生。多修养一段时间就好。”邢慧找了个借口推辞找大夫的事。

    贾赦陪着邢慧说话,“老爷,等过几天咱们把琏儿接回东院自己抚养吧,再过几年琏儿就记事要开始读书了,老爷到时候还要给琏儿启蒙呢?”邢慧不管自己未来要不要孩子,她可不想大房出个拖后腿的琏二爷。

    贾赦想了想回答道,“这,这琏儿是在母亲的院子里,我要回来恐怕有些不妥吧?”

    邢慧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贾赦,“老爷,是琏儿的亲生父亲,要回亲儿自己抚养有什么问题,这可是老爷的嫡子啊,说起来算是嫡长子也不为过吧。老爷就忍心他在没有亲母的情况下,再和您生疏不成。”

    “这,这,老爷我想想办法吧!”贾赦当初也是没有办法,那时候他的原配妻子张氏刚刚故去,东院一切都是混乱的。贾母要养贾琏,他也就答应了。

    “老爷,一定有办法把琏儿要回来。我相信老爷。还有老爷,我想让您帮我在京郊在一个小庄子,钱我自己出,我想让我娘家的弟弟和两个妹妹住在京郊,让我好方便照顾。”邢慧想把娘家的三个弟妹照顾好,她可是知道,这三个弟妹后来的一些事,她想趁着现在还能管,把他们安排好,这个弟弟还不错,老实本分,可妹妹当中就有一个不安分的,她要把她的不安分扼杀在芽都没有的时候。

    “这没问题,爷给夫人办好这事。钱就不用夫人出了,算是爷这个做姐夫的送个小舅子的一点心意。”贾赦有一种被需要的感觉,在家里这么多年,也没有家人求他办什么事,在他们的眼里自己是一个啥也不会的纨绔子弟,只知道吃喝玩乐,可天知道他只是不喜欢读书而已,别的也没有人教他。他在这个家里不被需要,自然就在外面寻找被需要的感觉。

    邢慧一听不用自己出钱,那感情好,自己节约了一笔银子,邢慧扯出一个清浅的笑容,“那就我就代替二弟谢谢也爷的慷慨解囊。”

    贾赦看着天色已晚,夫人还在卧床养病,自己也不能睡在这里,就起身告辞回到前院,洗洗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