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开挂人生[快穿] 114.天灾4

时间:2018-06-09作者:传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贾赦回府里, 也没有回东院, 他直接来到荣禧堂, “大老爷来啦。”鸳鸯刚进门就看到大老爷一个人坐在荣禧堂的厅堂里发呆。

    “鸳鸯,母亲呢?”贾赦来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母亲和丫环。

    “回大老爷, 老夫人在花园里, 马上就回来。”鸳鸯是回来给贾母准备点心的。

    “嗯!”贾赦坐在椅子上思考怎么开口。

    “母亲, 琏儿呢?怎么没有看到?”贾赦问候完后,就直奔主题, 先前想的怎么开口, 到这时候都没用,还不如直奔主题, 做老子的想见自己儿子,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怎么今儿个, 想起见琏儿了, 这可是喜事啊!”贾母一见到贾赦不知咋滴, 就是忍不住没好话。

    “母亲, 看您说的,见琏儿是什么喜事, 这不是儿子一直想见琏儿,可琏儿毕竟不和儿子住在一起吗?既然母亲觉得儿子忽略了琏儿, 那儿子今天开始就做个好父亲, 把琏儿接回东院, 儿子自己养着, 这本不该劳烦母亲的, 只是那时候琏儿还小,东院又事多,才让琏儿跟着母亲的,现在儿子看见琏儿慢慢长大,还是跟着儿子更好些,儿子没事的时候好可以好好的管教他。”贾赦说话半真半假。

    “老大,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既然你要自己养儿子,就带回去吧!”贾母说真的她还真没怎么管过贾琏,就是让丫环好好照顾罢了,跟后面照顾贾宝玉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鸳鸯,去找人把琏儿带过来,让人把琏儿的东西也收拾好一起带过来。”贾母交待鸳鸯。“是,老夫人,奴婢这就去。”这个鸳鸯还不是后面贾赦喜欢的那个鸳鸯,这个鸳鸯做事更加的细致。贾母身边得力的大丫鬟永远叫鸳鸯,从不换名字,只换人。

    现在的贾琏还只是一个三岁的小孩。鸳鸯牵着贾琏的手来到厅堂,“琏儿见过祖母,见过父亲。”三岁的贾琏长得玉雪可爱,白白净净的,正是认人,需要父母呵护的时候,他双眼睁得大大的看着贾赦。

    “琏儿,今天跟着你父亲住到东院去,想祖母了就来看看祖母。”贾母在小孩面前假装舍不得,可贾赦却没有感觉到贾母真的舍不得贾琏。

    “祖母,孙儿知道了,孙儿舍不得祖母。”贾琏说起来人算聪明,嘴也甜,原著里面完全是被王氏养坏性子。

    贾赦翻着白眼看贾母的依依不舍,好假。

    贾赦终于等贾母演完戏,带着贾琏回到东院。

    “夫人,快,让人给琏儿收拾房间。”贾赦带着贾琏来到邢慧住的芳华园。

    “老爷,你什么时候接的琏儿回来的,不是说老爷出去了吗?”邢慧已经看见贾赦身后站着的小男孩,长得不错嘛?难怪有花心的资本。

    “琏儿,快叫母亲啊!”贾琏是见过邢慧的,在成亲的第二天早上,后来还见过一次,是新婚的第三天早上,贾琏也叫过邢慧母亲,这是必定的过程。

    “母亲。”贾琏这个时候还没有正确的对生母和继母区别。身边的下人,以前被贾母换过,不是原来张氏安排的那些人,所以没有人在他耳边说这些。

    “琏儿,来母亲这里,母亲给你准备了好玩的东西。”邢慧从陪嫁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前段时间找人做的小木马。

    贾琏看见木马眼睛都亮了,他看了看贾赦,贾赦没说话也只是看着他,他慢慢的走上前接过邢慧手里的木马,拿在手里。

    邢慧伸手抱着贾琏坐到榻上,把贾琏放在榻上,让他在榻上玩。

    “秋月,进来。”

    “太太,有什么事?”

    “秋月,让小兰几个把隔壁都是几间房都打扫出来,咱家的少爷住。”邢慧其实早就让人打扫过几次,房间也布置好了,房间里的各个有菱角的地方都让人用布和棉花包好。让贾琏在房间里玩的时候都不用担心撞到有菱角的地方伤着。

    “是,太太。”秋月退出去,只留下一家三口。

    贾琏在一边玩着手里的木马,贾赦看着自己的继妻和儿子的互动,还是很有触动的,他小的时候就希望自己也能和父母这样互动,可他穷其二十多年也没有做到。

    “老爷,你以后可不能老是出去不管我们母子俩。以后你要每天在家里陪琏儿两个时辰,这是你做父亲的职责。”这段时间邢慧尽一个妻子的义务,两个的小日子过得还是很和谐的,贾赦对邢慧也很好,很听邢慧的。开玩笑,前世邢慧毕竟是在政府部门工作了好几年,在里面可学了很多东西,包括与人交往,这在政府部门上班的人来说这可是一门人人必会的技能。

    “夫人,这两个时辰是不是太长了一点。”贾赦就是个坐不住的人,你让他在家里呆两个时辰还真是有些难为他。

    “老爷,你平时不是没什么事做吗?在家陪我和琏儿,两个时辰还长啊。”邢慧一针见血的指出贾赦是无业游民的事实。贾赦难得不好意思的脸红,要知道贾赦可是个脸皮奇厚的主儿。一般人还真见不着他脸红。

    邢慧对贾赦的影响力还是不错的,贾赦最后勉为其难的答应了邢慧的要求。

    邢慧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下去,她每天教贾琏一个时辰的书,分四次教的,自己做做点心,做做菜,日子过的逍遥。反正只要荣禧堂要来人,邢慧必定躺在床上生病,她才不想去伺候贾母。一个永远拎不清的老太婆。

    贾赦的突然醒悟,还真是吓着几位老人,不过陈大几个可不是一般的亲兵,他们原先在军营是斥候出生,做这个是还是比别人要强上许多。

    “大老爷,交代的事,我们几个老兄弟一定办好。”陈大几个拱手行礼就走了。他们好多年没有什么事做了,这次的事一定要做的漂漂亮亮的。

    扬州的贾琏悠哉的享受,自己十几年来都没有活过的舒心日子。在这里他每天要学习,还要跟着姑父一起参加一起聚会应酬。他也学到了一些做人做事的方法。他明白自己和王家的婚约势在必行,一定要退掉。他已经写信告诉父亲了,他不知道,只要贾赦找到王氏害死他大哥和亲母的死因,这桩婚事肯定能轻易的退掉,还能保全名声。

    黛玉对贾琏还是有感情的,上辈子人家还贾琏的继母呢?她也接近所能的帮贾琏,希望以后他的人生能够平顺些。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黛玉在房间里温习帅爹爹给她布置的功课,她也很用心的学,多学习东西总是好。她上辈也学了一些古文方面的。不过,不是很多。现在可是名家教导,一对一的教。机会很难得。女红上辈子她闲来无事的时候,请几位刺绣大师亲自教导过,这辈子她不想单独在学。

    林如海最近衙门不是很忙,经常下午一直在家,教导贾琏和黛玉,只是教的东西不一样而已。贾琏一直没有考过科举,再过不久他要下场考童生试,再考秀才。

    “玉儿,爹爹看看你的字练的怎样?”林如海拿起黛玉的写得字,看了起来。“还不错,用了心思,只是腕力还要加强。”林如海面带微笑,看的出来他对黛玉的字还是比较满意的,倒不是说黛玉是字写是有多好。孩子还小嘛,字以后还是要多练。

    黛玉听到帅爹爹的夸奖,很开心。粉嫩的脸颊,红润的小嘴,“咯咯”地笑着,如银铃般清脆悦耳。

    她今天的作业完成,她牵着帅爹爹的手,向花园走去。她要和帅爹爹好好的培养感情。

    漫步在花园里,整个花园尽态极妍,美不胜收。看,黄色换得淡雅、白色花的高洁,紫红色花的热烈深沉,泼泼洒洒,在秋风中烂漫争艳。

    一阵风吹来,蜻蜓花摇了几下,那样子多迷人,真像一位穿花裙的姑娘在跳着优美的舞蹈。

    父女俩在花园漫步,黛玉的小手紧紧的牵着帅爹爹,“爹爹,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

    林如海牵着黛玉在水池边停下,“玉儿,想回京城吗?”

    “嗯,玉儿想去京城住几年,也看看京城是不是有书上写的那么好。”黛玉最近喜欢看游记,林如海是知道的,以为她是看到什么描写京城的书,心生向往。

    “那好,等爹爹想办法,我们会京城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