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开挂人生[快穿] 224.建设兵团4

时间:2018-06-09作者:传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晓晓来到这个平行时空已经三天了, 也摸清了自己的记忆和所在的时代。原主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名字陈晓晓, 结婚三年。这是一个和第一世的六七十年代比较像的时代。历经战乱,国家进入相对平稳的时代。

    1963年, 十九岁的原主性格柔弱,结婚三年,只见过丈夫张家兴几次,相处也只有五天。

    原主一结婚就怀孕了, 这在农村算幸运的。她和别人不同,丈夫常年不在家, 想怀孕比别的已婚妇女可困难的多。

    十月瓜熟蒂落,晓晓生下一个大胖小子。三年来在婆家可没有过几天舒心的日子。

    “是哪个发瘟的蠢货, 吃锅里的土豆。这是老娘留给香香的午饭, 让老娘找到有你们受的,看老娘咋收拾你们一个个的。”婆婆刘翠在院子里大骂家里的三个儿媳,现在干旱已经冒头,家里的吃食也不多。前几年村里搞了集体大食堂,到今年春上就因为没有粮食停止了,收走粮食和锅之类的也没有还回来,搞得村里私底下怨声载道。

    还是晓晓的老公在很远的城市里面上班, 是一名根正苗红的贫下中农, 在国营的机械厂做工人, 找工友们换了几十张工业券, 才买了一口锅回来做饭。

    晓晓是阴差阳错嫁给张家兴的, 张家兴心里有别的人。一直对晓晓不咋地, 连信也不单独给她写。寄钱也从来都是寄给婆婆刘翠。结婚三年除了张家兴走的时候给她留了十元钱。这三年张家兴几乎都忘了家里有这么一个人。

    晓晓性子柔弱,因丈夫的不待见,也不敢在婆家大声说话,大嫂和二嫂都是两个泼辣货,经常把家务活推给晓晓。

    前几天晓晓一直高强度的劳作,回家还要一个人做完家里的家务活,吃的由是最少的,体力不支,晕了过去。村里的赤脚医生看了连连摇头。好好的一个女娃子,嫁进老张家不过两年,就把身体累垮成这样。

    这老张家也太不厚道,他故意把病情往死里说,“大嫂子,你这个小儿媳,怕是不成了,这身子骨也太劳累过度,一个壮汉子也没有你小儿媳这样的承受能力吧!现在就看她的招化,能不能好起来,好了以后,也要好好的修养几年,要不你们张家;就等着给这孩子收尸吧!……。”赤脚医生秦志刚的话刚说完,张家的大家长张大柱恶狠狠的瞪了家里的几个女人几眼。

    “志刚兄弟,你看看今天这事还真是麻烦你给开点什么药。”张大柱看着秦志刚都觉得不好意思。

    “等下我抓几副药,你们早晚煎给她喝,看能不能好点。”

    “成,多少钱?我让你嫂子准备好。”

    “……”

    张大柱知道家里几个女人平时把事情推给小儿媳做,他看见小儿媳也不反抗还挺满意的,觉得小儿媳不错,勤劳。没想到小儿媳劳累过度,拖垮了身体,他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晓晓是从原主晕倒后来的,三天来,晓晓除了上厕所,基本不出门,早晚两顿药和饭都是大嫂和二嫂端来的。原主的儿子张文军才两岁多一点。晓晓把他带在身边。

    晓晓听着外边婆婆的骂声,像没听到似得。反正不是她拿的一个土豆还不值得她去偷。

    “老大家的是不是你偷的?”刘翠逮住要上厕所的大儿媳朱维。

    “娘,你说啥呢?锅里有土豆,俺咋不知道呢?”朱维一脸茫然的问婆婆刘翠。

    “你个贼婆娘,你吃了还不承认,你胆子够大的,是不是以为老娘治不了你。”刘翠一双满是老茧的手,不停的怕打朱维。?啪啪

    打的很响。

    “娘,你不要冤枉人好不好,你怎么不说是弟妹偷的呢?咋赖上俺。”朱维气得要死,这个老虔婆,一天到晚给她宝贝幺女吃独食。还好意思在家里大声嚷嚷。

    “你弟妹,那个病秧子房门都不出,还会偷东西,你当我傻啊。”刘翠说起来就不舒服,家里一个病秧子,不能干活还要花钱。这是遭了什么孽哟?

    “娘啊,你不要看俺老实就冤枉俺,俺在家里老老实实的补衣服,哪里就偷吃了。来人啊,孩他爹,你要帮俺洗清冤屈啊?我不活了。”朱维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拍着地上的灰土,哭的可比孟姜女还厉害,再哭下去,估计北水村都不会干旱了。要被朱维的泪水给淹没的节奏。

    “哭啥,哭啥,你们一个个都是闲的,这么有力气去把家里再收拾一遍,把家里打扫干净。”张大柱在房间里休息,本不想管这些女人的事,可大儿媳和老婆子好像还越搞越有劲一样,也不怕外人笑话,真是没有一个省心的。

    院子里吵架声,立马停歇。一家老小都怕张大柱。

    张家的战争也进入了地下斗争,三个女人一台戏,张家除开生病的晓晓,还有四个女人,她们每天互掐。日子过得不是一般的糟心,家里还有几个孩子,每天在外边瞎玩。

    晓晓躲在房间里修养了半个月,日子过得还算舒心。

    今天天气不错,艳阳高照,晓晓把房间里的被子拿了出来,晒在竹竿上,自己把床单,床套拿出来洗。

    “军军,你就坐在妈妈旁边的小板凳上好不好?看着妈妈洗被子。”

    “好的,妈妈。”军军奶声奶气的回应晓晓,军军的眼睛特别灵活,他一直跟着妈妈长大,这两年一直是晓晓自己带大的孩子,婆婆刘翠月子都没有照顾过晓晓。晓晓哪怕下地都是自己带的。母子两的感情特别好。

    牛牛的妈妈在招待所上班,牛牛白天都是跟着妈妈一起在招待所玩,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小弟弟,他很高兴。

    “牛牛,和弟弟一起玩,等下阿姨给你们拿好吃的。”晓晓坐在院子里看着两个小孩子玩,她也乐的清闲,只要孩子不出院子的大门,就不会有什么危险,这里毕竟人少。

    牛牛听见好吃的,眼神一亮,又想到爸爸说的话,眼神瞬间暗淡下去,爸爸说了,不能随便吃别人家的东西,别人家的东西也不多,自己吃了,别人家就没得吃,没有吃的,会饿肚子的。这个他记得很牢。他就试过没有吃的,饿肚子是什么滋味。

    “谢谢阿姨,不用了。留给弟弟吃吧?”牛牛舔了一下嘴唇,大声的说道。

    晓晓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心酸,这个时代的孩子,都是让人心疼的,很懂事。

    晓晓咳嗽一声才缓缓说道,“没事的,弟弟还有很多。牛牛可以帮着弟弟吃一些,要不就坏了,要扔掉的。”

    牛牛听见好扔掉,心里急了,怎么能扔掉呢?“阿姨,不能扔掉,还是吃了吧。”说的时候声音小小的,有些不好意思,怕阿姨以为他贪吃。

    “牛牛真是一个好孩子,知道要节约,以后阿姨要让弟弟跟你学习。”晓晓摸摸牛牛的小脑袋,夸奖牛牛,牛牛听见阿姨的夸奖很受用。

    “嗯,牛牛是大孩子了,要懂事。”这在家里平常爸爸妈妈给他说的话。

    “哥哥来玩呀!”军军现在是完全的放飞自我,没有停歇的意思,一天到晚疯玩。

    晓晓带着两个孩子回到自己住的房间,“牛牛带弟弟一起过来,咱们洗洗小脸洗洗手,洗干净了,咱们吃苹果和梨子,好不好?”

    “好。”两个小正太乖巧是点头。现在还太小,不是很调皮。再大些就不一样了,会玩就会调皮。

    晓晓从袋子里面拿出几个苹果和两个梨子,这个时候吃梨子很好,对肺和喉咙都不错。洗好梨子军军和牛牛一人一个,小不点们,拿着梨子就啃,小嘴啃的满嘴是梨汁。可牛牛只吃了一半不到就不吃了。

    晓晓把洗好的三个苹果放在一边,准备等下给牛牛带回去。

    张家兴苦恼的顶着黑眼圈去了车间上班,工友们看到张家兴的样子,心里好笑,这是久别重逢,雨露滋润的节奏啊。就连他的老搭档莫勤都暗地里好笑。

    老莫走过去拍拍张家兴的肩,小声的说道,“家兴,悠着点,时间还长呢?别把身体累坏了。看看这眼圈黑的。都快赶上大熊猫了。嘿嘿。”

    “啊,这……。”张家兴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这都哪跟哪儿呀,他心里说不出时什么滋味。

    快中午的时候,莫勤来找张家兴,“家兴,嫂子既然来了。咱们也不能小气,嫂子是第一次来,我让小厨房给我留点肉今天晚上改善生活,你把嫂子请来还有小侄子,大我约几个玩的好的一起吃饭。”

    “老莫,算了吧!你嫂子不习惯见陌生人,这不厂里她都不进,只是住在外面的招待所,你帮我谢谢大家都好意。还是把肉分给拿些兔崽子们。”张家兴根本是把晓晓请不来,才撒了这个谎。

    “家兴,这不行的。你看我家那口子上次来的时候都是在食堂里见过大家都,你这样大家会怎么说……。”莫勤那不是善茬,嘴皮子溜的很,张家兴根本不是老莫的对手,几句话就败下阵来。

    张家兴中午饭都没吃,就去了招待所,他知道晓晓不会同意的。他给自己做了好久都思想建设,才进招待所的门,“咚咚”的敲响了晓晓的房门。

    军军听见敲门声,调皮的硬要自己去开门,可怜的小家伙,手还够不到开门的地方,只好满脸委屈的看着妈妈。“好,妈妈来开门,记住了,你还小,只能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知道了吗?”

    军军看着门,点点头,他也没听懂,但是不妨碍他乖巧的回答,“嗯,妈妈我知道了。以后乖乖的。”

    “嗯,军军真听话。”

    晓晓打开房门,看也没看外边的人,就直接转身回房了。她没开门就知道这人是谁。

    “军军,吃饭了没有,爸爸带你和妈妈去吃饭好不好?”

    “不去,妈妈说了,不许跟陌生人说话。我不认识你。”军军一本正经的说着。张家兴这时有点心慌,他似乎丢掉了一些什么,他心里难受。

    张家兴抱起军军,这是他的儿子,本应该是最亲密的人,现在却搞成孩子根本不认识他。他把头靠近军军的脸,想挨着军军更近些。看晓晓坚决的态度,他以后还不知有没有机会再这样的去亲近儿子。

    慈父心在这一刻似乎泛滥开来。他以为以后还有很多的岁月能和儿子相处,没想到在他心底那个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妻子会反抗的这么彻底,敢冒时代大不韪也要和他离婚。

    牛春花没想到家里原来闷不吭声的弟媳嘴皮子还挺顺溜的,她一甩脸子就走了。

    晓晓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她带着军军在村里闲逛着。前几天婆婆要她出工,她才不想自己天天累死累活的养一群白眼狼。家里的小姑子张玉梅,见天的好吃懒做,还不是在家里吃好喝好,她决定没有分家前,她身体不舒服,坚决不出工。惯的他们一个个把自己当做杨白劳使劲压榨。

    “晓晓,身体好些了没有?”路过的大妈大婶的见着就问。

    “好了一点,还要继续吃药。”晓晓对每一个路过的长辈和女性同胞都报以微笑。

    “要好好养,争取早日把身体养好。”

    “好的。”

    这个时代的路,基本都是这种不太宽的土路,一下雨路上泥泞不堪,走路很费劲。不过路边的野花,很好看。白的,黄的,红的交织成一条美丽的乡村小路。晓晓闻着雨后泥土散发的芬芳,觉得张家的酸臭的味道远离了自己。

    “妈妈,军军累了。”军军跟着妈妈走了很长的一段路,他的小短腿累的已经迈不开。

    “还,妈妈抱军军。”晓晓对村子里的人家和地形有了初步了解。她抱着军军回家。

    黄昏时刻,是乡村最美的时候,青山绿水旁的小村庄,飘起袅袅炊烟高矮交错的农居,路上行走的路人,远看是一副云雾缥缈的乡村仙境图。意境深远,很有烟火气息和温暖的人情味。

    晓晓回家,带着军军铺好炕,在厨房一人吃了一个红薯就是今天的晚餐。

    夜色深沉,天上的星星探出头,在和无数的星弟星妹一起开始又一次的聚会。她们不停的眨巴眼睛,观察人间的一切。

    月光倾斜进来,温柔的洒在晓晓和军军的身上。

    一夜无梦到天亮,张家人收拾好,就开始下地。晓晓照列在锅里拿走属于她和军军的早饭,放进蔚蓝。关上门,晓晓拿出一碗小米粥,一碗蒸蛋,“好香,我要吃,我要吃。”军军这段时间在晓晓的安抚下,已经活泼了不少,尤其是对着晓晓的时候,更活泼。

    “好,好,我的小祖宗唉,妈妈给你喂。”军军看到自己喜欢的蒸蛋,一口接着一口的吃,迫不及待似得,晓晓心里酸酸的。

    “慢慢吃,别噎住了。”晓晓拿了一张纸巾,在军军的嘴角慢慢的擦了起来。

    这孩子吃的急,嘴角还有好多的蛋渣。

    “嗯,妈妈好好吃。军军以后还能不能再吃的到。”一双干净透明的眼睛无邪的望着她。她灵魂深处的一些不甘愿也能洗净。

    “能,只要军军乖乖的,妈妈就给军军做来吃。”晓晓收起眼前的碗和好吃。在房间里就走煤油灯,洗漱刷牙。抱着小家伙睡觉,明天将会是崭新的一天。

    千里之外的,张家兴接到了家里的来信。他眉头皱的紧紧的,这三年他刻意遗忘家里的媳妇儿,可是儿子却怎么也忘不了,他还保存着,儿子一岁时,家里的媳妇儿应他的要求,在县城给儿子拍了一张周岁照片寄给他。

    他不想再去想这个让他与心爱的姑娘,失去表白机会的罪魁祸首。

    当年,他兴冲冲的从厂里回来,是想给自己喜欢的姑娘表白,可是因为太心急,抄小路回家的张家兴在南水村路过的时候,救了摔下山走不了路的晓晓,他作为一名正直有为的青年,怎能不帮忙呢?可是他没想到这一帮忙把自己搭了进去。这个时候女孩的名誉是看的很重的,晓晓被他抱回家,名声全毁。以后可怎么嫁人。

    没有办法,张家兴不管是为了晓晓的名声还是为了自己在厂里的前途,都要娶晓晓。这桩心不甘情不愿的婚事就这样成了。

    张家兴没想到家里的那个媳妇儿,会病的这么严重。看来她在自己家里的日子不好过。他内心还是有一点愧疚的。

    张家兴在想什么,晓晓没有兴趣知道,她正盘算分家,她想彻底把家给分了。她不想和张家人搅和在一起住。

    张家不止她在盘算,家里另外的两个妯娌也在盘算,老大张家发的房间里,朱维正和张家发聊天,“孩他爹,你看三弟妹现在也不能做事,家里还要照顾她,这不是给家里找事吗?一天天想累死了,谁还要伺候她们母子两,你看咱家分家咋样?这样咱家就能少两个吃白饭不干活的。”

    张家发躺在炕上,闭着眼睛享受媳妇儿百年难得遇一回的小意殷勤。“媳妇儿,你就被折腾了,咱爹是不会同意的,再说分家了,老三不寄钱咋办?娘也不会答应的。”

    “你个死脑筋,分家了,三弟该寄还是会寄的,他还是要孝敬爹娘的。咱们只是要分家,又不是让三弟不孝敬爹娘。三弟妹,看样子几年都不会干活,咱不是要养她几年。”朱维最讨厌自己干活,别人闲着。

    “找个机会试试吧!”张家发想想也是。

    “行,咱睡吧!”朱维没羞没躁的搂着张家发睡了下去。

    张家旺的房间里,牛春花也是一样正对着自家男人撒娇,要分家,还说,“当家的,你看三弟妹天天吃药,咱家就是有三弟寄来的钱,也不经她这样糟蹋,她们娘两还不干活,光吃白饭,又要吃药。我看干脆分家算了。咱也不投三弟寄的那点钱,还不够三弟妹买药的。”牛春花想起最近晓晓不干活,天天闲逛就来气,她一天到晚累的半死不活的。还要给不做事的人做饭。想想都气人,分家后,两老肯定跟长子过,以后自己的小家自己做主,那多好啊!她早就盼着这一天。

    “媳妇儿,我给娘说说,看她老人家有什么意见。没有意见最好,有意见俺来劝娘,娘也不喜欢不干活的人。”张家旺对自己母上大人,非常了解。信心十足的说道。

    “行,明天休息,你抓紧时间给娘说说。”

    “……”

    晓晓的日常活动就是,睡到七点左右起来,在吃早饭,洗衣服,带孩子在村里溜溜。

    今天她刚起床,走到院子里,准备到厨房去拿早饭。就听到小姑子阴阳怪气想说话,“有些人,还真是脸大,天天睡到太阳升起,才起床,还好意思吃早饭,一天到晚不做事还吃那么多,真真的是懒鬼投胎……。”张玉梅拿着一件破旧衣服在那里狠狠的搓洗。好像要把它不洗破不罢休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