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开挂人生[快穿] 225.建设兵团5

时间:2018-06-09作者:传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晓晓拿过张曼的碗, 放在一边, “曼曼, 你不能再吃了,等下会难受的。”曼曼接过晓晓手里的饭碗给军军喂饭, “嫂子, 你吃饭吧,我来喂军军。”

    “行。”晓晓端着饭碗优雅的吃饭, 这姿态一看就是受过良好礼仪学习的样子。不是一时半会能装出来的。她的优雅浑圆天成, 没有一丝的违和感。她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曼曼这个还没有长成的小少女, 她也模仿着晓晓的一切行为举止, 这可为她未来的好生活打下了基础。

    晓晓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碗筷, 拿起手电筒抱着军军, 曼曼端起一盘红烧肉一起去到她家。天还没黑,这个时候, 大部分的人都才开始做饭或刚开始吃饭。曼曼开始还死活不要,可晓晓是谁啊,一个几百年的老狐狸,还搞不定她一个小丫头, 那不是笑话吗?最后, 还不是乖乖的端着。小样 ,姐还治不服你。

    “娘,我回来咯。”张曼端着盆走进家门, 曼曼的娘周大红在厨房里面和大儿媳在做饭, 听见声音回了一句, “不错啊,知道饭点时间回来。”

    “娘,家兴嫂子给家里加菜咯,你快热热。”这个时候加一个小菜都是高兴的事。曼曼端着一盆红烧肉炖土豆豆角的混合体进了厨房。

    周大红伸头看了一眼,哎呀,妈耶,这是红烧肉。这熊孩子啥也敢端回来,乡下人一年也难得吃几次肉,这么大半盆,她也好意思端回来。“你这死孩子,怎什么玩意儿都敢端回来,这这是红烧肉呀,你家兴嫂子身体不好,吃这个可以补身子,你端回来干嘛?你个不懂事的妮子。”别怪周大红大惊小怪,这年月吃肉是一件奢侈的事。

    “娘,你想多了,我开始不要的,可嫂子说,如果我不端回来,她就立马倒掉。嫂子差点就倒掉了,我已经在嫂子家里吃了饭,这些是给你们端回来的。”曼曼委屈的说道,自己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不是,自己了懂事了。

    “你吃了 ,你还端。”唉哟,咋就生了这么一个天真的丫头,周大红自诩自己是个精明能干的,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生这么一个天真单纯的姑娘,扎心。

    军军和张富民的孙子小多一起玩,晓晓在外面和村长张富民在说话 ,“叔,我想这几天去一趟张家兴厂里,想请您开下证明。”

    “去厂里,也好,家兴也有好几年没有回来,你去看看他也好,我现在就给你开,时间上我就写长点,你们也好多待段时间。”张富民以为晓晓是思念丈夫想去看看,没有放在心上。

    晓晓抿嘴没有解释,只是笑着点头。她心里怎么想的,她这时可不会说出来。她只要在厂里落实好离婚的事,她回来就能离婚。

    晓晓把家里的钥匙交给曼曼让她帮着照看家里的菜园。

    晓晓带着儿子在大哥二哥的护送下上了火车,此去是怎样的一番景象,晓晓不知道。但她要离婚的决心是很坚定的。

    晓晓没有订到卧铺票,坐在硬座上很是不舒服。晓晓一路抱着军军,一个中等的箱子放在自己的座位边上。手里还拿着包袱。

    晓晓的边上坐着一个穿着列宁装的中年女人。她手里还拿着一本主席选,认真的看着,周遭的吵闹丝毫不影响她看书,晓晓只是在走进自己靠窗的位置时和她说了一句话,之后那人就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书。

    晓晓的对面坐了一个娇小姐一个农村大娘。那娇小姐一直用手帕捂住鼻子。好像周围的这些人都是细菌一样满眼的嫌弃。

    “妈妈,我们要做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啊。”军军和晓晓是面对面的坐在晓晓的腿上。“我们呀,明天晚上就到了,军军想睡觉了吗?”

    “不想睡,不困。”军军的小脑袋摆摆,手里拿着妈妈给的小木马。他很喜欢这个小木马,这是妈妈送给他的。

    “困了就告诉妈妈一声好吗?”

    “好。”

    晓晓无聊的望着窗外飞逝的景色,内心想着自己到厂里以后的事。她还也知道这个时代的婚不好离不好离,心里一点底也没有。要是厂里的工会不同意或张家兴为了前途不想离婚,她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人办法没有。心里多少有些担心,在她看来张家兴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渣男,她一天都不想和这个渣男有关系。

    军军玩累了,靠在晓晓的怀里睡着了。相对坐着的几人一直相对无言,大娘也不说话,一脸的愁苦。娇小姐一直都不想搭理和她坐在一起的人。列宁装也不坑吭声,要不闭眼睡觉,要不看书。

    晓晓是眼不见心不烦,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是一些有意思的人。一路沉闷的到了目的地。晓晓抱着军军下车,她没有提前发电报或写信给张家兴,自然也没有人来接她。

    她抱着军军,一手提着小箱子和一个包袱。箱子里面是她带来准备带东西回去的。

    “啊,这不和规矩吧。”邢慧装出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

    “大太太,规矩是人定的,这老夫人仁慈,知道大太太身体不好,这次晕倒之后更是急得吃不好,睡不好。鸳鸯来的时候还交代了,说是让大太太好好的修养身体。”鸳鸯可是知道老夫人的真实意思,就是不想看到这个上不得台面,还身体不好的娇弱大太太,恨不得她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

    “行吧,做媳妇的还是要顺着婆婆的,老夫人怎么说,我这个做儿媳的就怎么做。鸳鸯替我谢谢母亲,等我身体大好了,再去给她请安。”邢慧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激动的红润。

    鸳鸯没有在东院过多的停留,传完话就回到荣禧堂,“回啦,说说吧,邢氏的身体怎么样?”贾母并不在意邢慧的死活,只是不能让人说邢氏的病是因为自己不慈给害得。

    “回老夫人,大太太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是很好,奴婢注意看了,大太太脸色苍白,靠在床头脸上还有许多虚汗,这不像是装的。”鸳鸯小心措词,她太清楚老夫人脾性。

    “哦,那就好。”贾母虽然看样子是娶了儿媳妇,家里的掌家的大权前些年交给了前大儿媳张氏,张氏故去后,王氏接手,可贾母一直没有全部放权,她只是让王氏管家,而银钱和家里库房的钥匙她没有交给王氏,王氏只是调配人手,管管安排事情,人手,钱财可都在她手里。她可不想又有一个人来跟她抢管家的权利。大部分的女人一嫁进夫家就想管家里。贾母当初嫁进贾家,婆婆就交了管家权。

    邢慧正式进入养膘的日子,她把自己住的院子管的丝毫不透风,每个人她都亲自掌握他们的卖身契,每个人家里还有些什么人,是不是家里的家生子,如果家生子,他们家里人不是在东院做事的她通通不要,总是想法子找借口把他们调出东院。家里人都在东院的还要和赖家,还有王氏的陪房没有丝毫牵扯的,好在王氏嫁进来也只有几年时间,牵扯府里的家生子不多。贾赦也由着她折腾,东院基本上是贾赦的祖母留下的人手和府里分给贾赦的几家人,还有就是张氏的陪房,邢慧带来的只有三房人。

    邢慧理清东院的所有下人,全是一家家的在这里做事,她按照他们的特长和人际关系给他们安排了活计。

    现在东院也是铜墙铁壁一般,贾母和王氏休想插人进来,东院也按照邢慧安排的,日常事物按照流程来处理,也不用她每天起早床来处理安排,自己和贾赦吃的东西也不走公中,全是自己在贾赦给的一个大庄子上自己种的东西,只有下人吃的东西才是公中采买或公中庄子上送的东西。

    东院的人也不多,但是各尽其职。

    邢慧的日子是好过了,可王氏却不好过,她每天天一亮就要去贾母的房间里请安,还要伺候婆婆吃早饭,等她吃的时候,不管什么都凉了,吃到嘴里都没味道。自己还要管着家里大大小小的事物,却没有库房和银钱的管理权,这哪是管家啊,是老太婆的下人。

    邢慧坐在平常休息的榻上,拿着一本书在哪里看,看得眼睛疲倦才想起接贾琏回来住的事。

    “秋月,去前院看看老爷在没在家?在的话把老爷给我请过来,就说我找老爷有事。”

    “是,太太。”秋月现在是邢慧屋里的二等丫环,她的老子和娘也在东院做事,大哥在东院的门房。老子呢,负责在外面打探市面上的一切物品的价格,每七天更新一次市面上物品的价格,东院有一本物品价格,还分各种类型,按衣食住行分配类型。邢慧还让贾赦也找一个人在街上打探物品价格。贾赦还挺喜欢这事得,经常自己出马打探,主要是太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