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开挂人生[快穿] 230.;建设兵团10

时间:2018-06-09作者:传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原主邢慧,嫁给荣国府一等将军贾赦, 不错是贾赦。一个和原主一样悲催的人物。原主邢慧在新婚的第二天就因夫君的不重视, 暗自伤心, 灵魂缺失, 晓晓就这样成了荣国府的大太太。一个不受宠的大太太,带着少的可怜的嫁妆, 这还是邢家的大部分家产。

    坐在窗前,晓晓回忆着红楼里面的一些人物情节,我可不是原主那小气巴拉的样子, 我也不是原主那没用的软骨头,现在的我还很年轻, 离悲催的未来还很远, 我还可以做出改变,即使我不能改变贾家的命运,我也可以改变原主的命运。

    嗨, 想辣么多干啥,兵来将挡, 水来土掩。我不想循规蹈矩的做贾家媳妇, 还是要随我心才好。

    关好窗户,回到床上, 凝气打坐修炼。

    天刚刚破晓,外面的丫环们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王善宝家的站在大太太的房门前, 敲响木门, “太太, 该起床了。”晓晓坐起身来,心里是满心不悦,七早八早的起这么早,太烦。(以后改称邢慧)

    “嗯,进来吧!”邢慧站在衣笼前,给自己挑选衣服,好不容易挑了一件浅蓝色衣裙穿在身上。对着铜镜照着看了看,还不错。身着浅蓝色的长裙,裙裾上绣着点点红梅,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一头青丝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支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

    王善保家的陪着邢慧去给贾母请安,邢慧现在住的是马棚边上的东院离主院荣禧堂有不小的距离。一路慢悠悠的走过去,看看闻名天下的荣国府到底是个啥样?这一路走来,荣国府不愧为名满天下的国公府,这虽然不是十步一景,但是这府里景色还是不错滴。

    邢慧到荣禧堂的时候,已经坐满了荣国府的大小主子。邢慧走上前给贾母行了一个礼,“给母亲请安。”贾母半天也不叫邢慧起身,这样半蹲着比跪着还累,贾赦看见了也没有知声说一句,看来他不是不满意贾母给他做主娶的这个小门小户的女人,而是很不满意。很好,等着瞧吧您呢?

    贾政夫妻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王氏捂着嘴在一旁偷笑。

    邢慧也不等贾母叫自己起身,就故意摇摇晃晃的要晕倒过去,还不等边上看戏的,和贾母说话,邢慧就突然晕倒在地上了。

    邢慧为了晕倒逼真,还逼出许多虚汗,一脸煞白的样子,这可把贾母吓着。她只是想冷冷邢氏,立立威,可谁能想到,这个没用的才这么会儿就晕倒在地上。

    贾赦就是再寡情,也不可能看见自家夫人晕在地上不管。

    荣禧堂一阵慌乱,贾赦大声叫人,“快,来人去请大夫。”自己抱着邢氏会东院,这叫什么事啊!

    邢慧回到自己房间的床上,心里很是解气,让你不出声,抱我回来,累死你丫的。

    贾母这时候也正在生闷气,自己还没有立威成功,这个没用的就晕了过去,这要是让别人知道,还不得说自己不慈。

    东院的主母屋里,贾赦坐在椅子上等着大夫,他仔细打量着床上的继妻,他是第一次认真瞧自己的继妻,长得清秀,眉眼之间有股子灵气,清丽脱俗。

    这样细看,还真的讨厌不起来,他细想自己比邢氏大七八岁,自己也不委屈。邢氏也没做错什么,自己还是要对人家好一点(说白了,就是见色心善而已)。

    王善保家的在院门口接到大夫赶紧引到大太太屋里。

    刘大夫是刘太医的侄子,来年考太医院,他医术精湛。他常年给贾府的主子看病。

    贾赦起身迎了迎刘大夫,刘大夫走到床前,拿出帕子搭在邢慧的手上,仔细的诊脉,片刻才道,“贾将军,贾夫人是气急攻心,没大事修养几天就好了,我给开个调理心脉的方子,喝几天就好。”刘大夫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这是她故意营造的病理。

    刘大夫刷刷的写下方子交给旁边站着的丫环。

    “谢谢刘大夫,这趟麻烦了。”贾赦递上准备好的诊银。

    “不麻烦,在下先走了,让府里的下人跟着在下一起去取药吧!”刘大夫很熟悉大户人家的后院阴司,他觉得贾府大夫人是个可怜的,嫁进贾府以后有得罪受。

    邢慧睡在床上,意识已经进入蔚蓝和自己的真身合二为一,她想让邢慧的身体在外面睡上两天吓吓贾母。看她以后敢不敢再欺负她。

    晓晓在蔚蓝玩的很嗨皮,在云朵上休息,在森林里采宝,按照创世法诀里的炼药篇,她开始炼药,在以前收集的东西里面找到两个丹炉。找了一个小的炼药,把几种药草提炼好以后,再开始融合,注入灵气,过去很长时间以后,打入法诀,各种药材开始融汇成丹。一炉出了九颗百宝丹。

    就这样玩累了休息,修炼日子过得悠哉。算算时间到了自己回去的时间,意识回到邢慧的身体,悠悠睁开眼睛。如她想象的一样,贾母是心里暗暗着急,王氏则是在一边看笑话。

    贾赦好像良心发现一样,留在家里,虽然没有陪在邢慧身边,好在没有出去浪。

    府里请来了好几位名医也没有搞清楚邢慧为什么醒不过来,大家难免将事情阴谋化。

    这不荣宁两府的主子,下人都知道邢慧从荣禧堂请安晕倒后,一直没有醒过来。

    “回太太的话,太太昏睡了三天。”小丫鬟第一次在主子面前露脸说话,还是很紧张。

    “府里这几天有发生什么事吗?”邢慧接过小丫鬟递过来的参茶喝了一口,不错是好参。

    “回太太,府里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老爷这几天一直没有出去,每天都过来看看太太。还吩咐奴婢等太太醒来就差人告诉他一声。”

    “哦,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院子里的?”邢慧觉得这个小丫鬟不错,准备留在她的院里做个二等丫头。

    “回太太,奴婢是针线房的,叫小珍。”

    “这样吧,明天开始你来住院做事,做个二等丫头吧!改个名字就叫秋月,秋天的月亮。”邢慧给小丫鬟改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名字。

    小丫环喜得立马跪下来磕头,“谢谢太太。奴婢以后一定用心做事。”

    “好了,以后好好做事就行。去吧,派人告诉老爷一声。”邢慧挥挥手让秋月出去。

    小丫鬟秋月是喜从天降,她高兴的跑了出去,在院门口叫人去通知老爷,太太醒了。

    贾赦的贴身小厮站在前院的书房门口敲敲门,“进来。”贾赦坐在书桌前,手里把玩一把扇子,这是一把浮雕的檀香木做的扇子,每一个细节都雕刻的栩栩如生。是一把难得的上好佳品。贾赦把玩的正是兴起,没想到被人打搅了兴致,心里老大不高兴。“说吧什么事?”

    “老爷,是太太院子里的人,派人来通知说太太醒了。”小厮见老爷的表情就知道老爷不耐烦。

    “噢,那老爷我去看看。”贾赦站起身来向外走去,看样子真的是去主院看邢慧的

    邢慧歪着身子靠在床头,手里端着一碗鱼汤喝着。她让小丫鬟找人给她在厨房端碗汤,没想到端来的是鱼汤,还行,这鱼味道还是挺鲜美的。小口小口的喝着,样子别提有多优雅。贾赦走进来看见的就是一副这样的场景病美人喝汤的样子,很美。

    贾赦在这一刻是心动的,他决定以后好好待她。

    “夫人,醒了,病好些了没有。身体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贾赦温言细语的慰问邢慧。“谢谢老爷关心,别的地方还好,就是头晕晕的,心口还有些疼。”邢慧一副病殃殃的样子。

    贾赦忙对着邢慧说,“既然夫人身体还是不舒服,不如让人请大夫过来看看。”“不用了,老爷,这已经天黑,请大夫太麻烦,弄不好还要弄的府里不安生。多修养一段时间就好。”邢慧找了个借口推辞找大夫的事。

    贾赦陪着邢慧说话,“老爷,等过几天咱们把琏儿接回东院自己抚养吧,再过几年琏儿就记事要开始读书了,老爷到时候还要给琏儿启蒙呢?”邢慧不管自己未来要不要孩子,她可不想大房出个拖后腿的琏二爷。

    贾赦想了想回答道,“这,这琏儿是在母亲的院子里,我要回来恐怕有些不妥吧?”

    邢慧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贾赦,“老爷,是琏儿的亲生父亲,要回亲儿自己抚养有什么问题,这可是老爷的嫡子啊,说起来算是嫡长子也不为过吧。老爷就忍心他在没有亲母的情况下,再和您生疏不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