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开挂人生[快穿] 301.开挂的男主12

时间:2018-06-09作者:传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扬州的贾琏悠哉的享受, 自己十几年来都没有活过的舒心日子。在这里他每天要学习, 还要跟着姑父一起参加一起聚会应酬。他也学到了一些做人做事的方法。他明白自己和王家的婚约势在必行,一定要退掉。他已经写信告诉父亲了, 他不知道,只要贾赦找到王氏害死他大哥和亲母的死因,这桩婚事肯定能轻易的退掉, 还能保全名声。

    黛玉对贾琏还是有感情的,上辈子人家还贾琏的继母呢?她也接近所能的帮贾琏, 希望以后他的人生能够平顺些。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黛玉在房间里温习帅爹爹给她布置的功课,她也很用心的学, 多学习东西总是好。她上辈也学了一些古文方面的。不过, 不是很多。现在可是名家教导,一对一的教。机会很难得。女红上辈子她闲来无事的时候,请几位刺绣大师亲自教导过,这辈子她不想单独在学。

    林如海最近衙门不是很忙,经常下午一直在家, 教导贾琏和黛玉, 只是教的东西不一样而已。贾琏一直没有考过科举,再过不久他要下场考童生试, 再考秀才。

    “玉儿, 爹爹看看你的字练的怎样?”林如海拿起黛玉的写得字, 看了起来。“还不错,用了心思,只是腕力还要加强。”林如海面带微笑,看的出来他对黛玉的字还是比较满意的,倒不是说黛玉是字写是有多好。孩子还小嘛,字以后还是要多练。

    黛玉听到帅爹爹的夸奖,很开心。粉嫩的脸颊,红润的小嘴,“咯咯”地笑着,如银铃般清脆悦耳。

    她今天的作业完成,她牵着帅爹爹的手,向花园走去。她要和帅爹爹好好的培养感情。

    漫步在花园里,整个花园尽态极妍,美不胜收。看,黄色换得淡雅、白色花的高洁,紫红色花的热烈深沉,泼泼洒洒,在秋风中烂漫争艳。

    一阵风吹来,蜻蜓花摇了几下,那样子多迷人,真像一位穿花裙的姑娘在跳着优美的舞蹈。

    父女俩在花园漫步,黛玉的小手紧紧的牵着帅爹爹,“爹爹,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

    林如海牵着黛玉在水池边停下,“玉儿,想回京城吗?”

    “嗯,玉儿想去京城住几年,也看看京城是不是有书上写的那么好。”黛玉最近喜欢看游记,林如海是知道的,以为她是看到什么描写京城的书,心生向往。

    “那好,等爹爹想办法,我们会京城好不好。”

    “好,玉儿最喜欢爹爹。爹爹做好。”黛玉知道林如海回京城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只是她想早点说出来。让林如海去想办法,巡盐御史可不是那么好干的差事,随时都要被坑和被人惦记。现在圣人的身体不是特别好,皇子们都蠢蠢欲动,林如海的位置又是这么的重要,只要是有野心的皇子,都会惦记他。江南的盐税,是多么有人的肥肉,谁不想啃两口。

    林如海正在衙门里办差,有衙役拿着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的来找他,林如海接过玉佩看了一眼,吓得差点把玉佩摔在地上。“我的爷啊,这位祖宗怎么不打招呼就来了,不是说在金陵甑家吗?”

    林如海赶紧整理衣服,出去恭迎这位爷。

    在衙门口,林如海看见这位爷带着两位小主子和几名护卫,正准备行礼,就被拦了下来。

    林如海迎着贵客进了衙门,自己跟在身后。

    在林如海办公的房间,林如海跪下给皇帝请安,“微臣林如海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万岁。”

    “林爱卿,平身。”皇帝亲手扶起林如海。旁边的一位年约二十多岁的男子,瞳孔放大的看着自己的父皇,他很少看见父皇亲自扶起哪位臣子,看来林如海在父皇的心目中地位还是很高的。他站在皇帝身后,眼睛眯起来,右手不停的抚摸左手带到的佛珠。他旁边的一个小正太则是无聊的看着皇帝和这个林大人聊天。还百无聊赖的打气呵欠,一副想睡觉的样子。心里还盘算,不知这位林大人家里的厨子做饭好吃吗?这几天他就没有知道一顿真正的民间美食。是那个骗人的家伙 告诉他,民间有很多的美食,他一样也没有吃到,气的他晚上也没睡好,要是他记起是谁说的,等他回去后,一定让他好看,觉得不打死他。

    皇帝听到小儿子在那里打呵欠的声音,真是头疼。他这个小儿子这几天没有吃到好吃的,快把身边的人折磨的想跳江。他也怕小儿子找他要吃的。

    “林大人,朕今天住在爱卿家里,家里有什么拿手的好菜一定要做给朕尝尝。”皇帝为了让他头疼的小儿子,还主动问臣下要吃的,真是丢人丢到祖宗脸上去了。

    “微臣一定让厨房做最拿手的好菜。”林如海悲催的要接待皇帝一行。他怎么这么命苦呀。皇帝可不是这么好招待的,皇帝什么好吃的没有吃过呀。他要做什么好吃的招待这几位呀,头疼。坐在家中,祸从天降。

    林如海打起精神领着皇帝一行十人回到府里。

    皇帝现在要称呼为黄先生,另外两位小的则是黄三少爷,黄七少爷。

    “这不是,第一次出去,想在城里逛逛吗?还有这次卖了一点钱,还得了一些券,家里不是分家了吗?想置办些家里需要的东西。”

    “没出事平安回来就好。”张富民对别的都不在意,人没事就好,至于卖了多少钱?他压根就不问。

    “叔,俺买了一些吃的,这两包是俺孝敬您这个长辈的。”晓晓把一包空间里的绿豆糕和一包红糖换了包装,放在张富民的手里。

    “这孩子,你这是干啥呀?俺还能要您这晚辈的东西,快拿回去给军军吃。”

    “哎呀,叔,俺不是送给您的,是送给家里的婶子和弟弟妹妹的,你可不能替他们做主。这样东西您先收着,回来后弟弟妹妹们不喜欢您再给俺送回去。”晓晓的样子,很坚持,张富民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和晓晓婆家还是很亲的亲戚关系,也不再说啥。

    “行,俺这个当长辈的就就厚着脸皮收下了。”张富民的话一出口,他家里的老婆和大儿媳在一边都笑了起来。

    “叔,就应该这样。叔,俺家分家了,就一间屋子,以后军军长大了,都没有地方住,俺想现在手里有两个钱,想买地基盖个房子,这心里才踏实。”

    张富民心里一想也知道晓晓的想法,钱在手里换成房子才踏实。“行,是这么个理儿,你有看中的地方没有?”

    晓晓顿了顿说,“叔,看中了,前些天俺看了看,俺想要村尾的山坳那块地,挨着水潭,俺洗衣服方便,还能看着孩子。”

    “那地儿,是不是偏了点,那块地方,没住几户人家。”

    “叔 不怕的,俺就想住在那,清静,您也知道俺家里的情况,偏点好。”晓晓说的隐晦,但是在场坐的几人都是本家,还不知道晓晓婆婆是什么人啊,这孩子这几年嫁进老张家九一直被欺压。大家都看不过眼,可也不好管。

    “老头子,晓晓要住哪,就住哪,到时把围墙垒的高高的,上面密密麻麻的多插写玻璃渣子就好了。”张富民的老婆在一边插嘴,她是很看不起晓晓的婆婆,那就是一个混人,这么多年没有一点变化。

    “这也成,晓晓,你想盖怎样的房子。”

    “叔,婶,你们也知道,俺这几年做事伤身体伤的厉害,村里下地挣工分的事,暂且是干不了,俺也没有本事,就只能靠军军爸爸能不能给俺寄点钱过日子,俺这几年也没收到过军军爸爸寄的一分钱,他都是把钱寄给俺公公婆婆的。要不前天出门俺也不会问叔借钱出门了。俺就想节约一些,盖土砖屋,不过家里没有男人,屋顶就奢侈一些,盖个瓦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家里多修几间屋子,一次的弄好以后军军长大后,也不用修房子不是?”

    张富民一家听了 ,也觉得有道理。这家里没有男人,一个女人是不好每年几次的上屋顶换草顶。

    “那行,那个山坳子,也不是多大,就批给你一家做地基吧以后孩子多了,等他们长大,还能多盖几间屋子,给他们娶媳妇,结婚用,以后也不怕,那块地方没人住,不热闹。”丈张富民是个热心干实事的人。

    “那就太好了,俺这不知怎么感谢叔好。以后俺只要能帮上忙的地方,尽管叫俺。还有,俺想请婶子给俺撒个谎,就说俺盖房子是找您借的钱,俺不想房子还没有盖好,就没有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