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开挂人生[快穿] 337.傲娇歌后4

时间:2018-06-09作者:传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贾赦本来已经对母亲和弟弟冰凉的心是凉透了全身。他不会对这二人报什么好心和体谅。

    “你这个不孝子, 混账东西, 这些年在外边逍遥,全是政儿伺候我, 你在外边做点什么事, 从来没有想过帮衬一下自己兄弟,连消息也不透露一下,把家人当外人。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子。”贾母把茶碗砸向贾赦,眼看茶碗要砸到贾赦身上,去突然在贾赦前面一点掉了下来。只是淋湿了贾赦的衣裳。

    贾赦冷眼看着贾政笑了起来, “母亲,在您眼里还有我这个大儿子吗?没有吧?要不然, 当初王氏害琏儿母亲的时候,您发现后才不会一声不吭的帮着扫尾吧。儿子自认没有做过什么不孝的事, 可母亲从来也没有对儿子公平过吧, 要不也不会让贾政住在袭爵之人住的正房,母亲应该还在想怎么把儿子的爵位弄给贾政吧?……。”贾赦的一连串的问话,惊呆了贾母和贾政夫妻二人。

    贾母脸上心虚的表情尤其明显, 她没想到张氏的事情,贾赦已经知道了。她对这件事不是不心虚的, 这毕竟是人命, 比起她对贾赦的不待见,可是高了不知多少倍的……, 这里面还有张家。如果张家也知道了, 那可就麻烦了。

    “老大, 你没有证据不要胡说八道,张氏是自己生病身体不好死的,关你弟妹什么事。”贾母色厉内荏的呵斥贾赦,她的表情却早已出卖了她事实当到底是怎样的。贾琏坐在一旁,握紧手里的拳头,他虽对生母没有多少映像,可母亲这些年通过张家要来了一副生母的画像给他,告诫他虽然生母没能抚养他长大,可她却是很爱他的,是她用生命生下了他,要不是为了生他,生母也不会耗尽元气,在生他没有多久后生病过世。希望他一辈子也要记住生母,还要代生母好好的孝敬外祖父和外祖母。

    贾琏听着这些长大的,他对生母还是后很有感情的。现在听到的这些,他也早就在冀州的时候就治疗,这是母亲查了很久查了很多人才找到的,好在当初王氏做的坏事还有一位知情者被母亲找到了。要不然也不会真相大白。这人也被母亲送到了外祖父府上。

    贾琏恨害他生母的王氏也恨贾母的对王氏的放纵。

    他双眼发红的看着两个罪魁祸首。

    在双方对峙的时候,张家一家人不请自来,已经闯进正院。

    张远之带着妻子和儿子还有几房小人一起来到贾府,“张大人,不知大人一家因何要闯进咱们荣国府?”贾母看着这些心里直发抖,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肯定是找到证据了。王氏也吓的不敢出声。

    “荣国公夫人,可真是心眼黑的不能再黑,帮着王氏害我的女儿,这件事我们张家查了这些年终于弄清楚真相了。如果你们家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那咱们只好报京兆尹衙门来判。”张远之可不是善茬,一个位极人臣的户部尚书,可不是谁都能坐稳的。

    “张大人,说话要有凭有据,不要乱说。”贾母还在挣扎。她怕他是来诈她的。

    “国公夫人要证据,某就给你们证据,某相信王氏会认得的。”

    张大人的话音刚落,一位低垂着头的女人被推到前面来了。

    她抬起头的时候,真是吓着王氏,这是当年她收买的前大嫂院子里的一名二等丫环,事后无论自己怎么也找不到,没想到让张家找到了。真是天意弄人,不过打死她不承认,张家也没有办法。她心里还存在侥幸心理。

    “二太太,多年不见,你还好吗?”证人珠云阴测测的声音,让王氏心里发颤。

    “你是谁 ,不要胡乱攀扯。”王氏心虚的大声呵斥珠云。

    “二太太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当年你让我在大太太的药里边下毒药的时候,不是认识奴婢吗?这会儿怎么就不认识了。”珠云对王氏也是恨的牙根痒痒。当年自己被她收买也没办法的事,谁让自己妹妹在她手里呢?她不用自己妹妹威胁她,她也干不出这种事。她知道干这种事就是丢命的事,可她不得不干。她在大太太快不行的时候,溜到二太太院子里去找自己妹妹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妹妹已经被二太太在先一天晚上弄死了。在角门边无意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立马清醒了过来,逃出了京城。在一个小地方慢慢安顿了下来。

    这些年她一想到妹妹就恨不得杀了王氏,那是她相依为命的妹妹,还有无辜被她害死的大太太,她无时无刻不在忏悔。

    可她不敢在京城露面,她怕王氏还在找她。

    “正是可笑,我会认得你这么一个下贱胚子。”

    “二太太,您也别急着否认,奴婢可是还留有证据的,没想到吧?当年,你拿我妹妹威胁我,你以为我会不留证据,……。”在珠云的叙说中张大人和夫人都哭了起来。人家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这是他们夫妻俩捧在手心里的宝,一直娇宠着长大的。就这么在花样年华被人害死了,如何叫人不伤心,张氏的哥哥也是无声泪流。一场人命案也真相大白。王氏看着眼前的证据,晕了过去,这是真晕。贾母也没有办法不承认事实。

    没办法最后请来了贾家的族长,隔壁贾赦的堂哥贾神仙(别名)在道观修道也被张家天不亮就请回了京城。还有史家的人,王氏的大哥和二哥。

    在张家和贾赦的步步紧逼之下,王氏被王家人亲自灌下毒酒,以恶疾为名去世。贾赦以此事为由和贾政顺利分家,无论贾母怎么叫嚣也没用。分给贾政一个京城五进的宅院,离贾府远了很多。

    黛玉的眼神很好,一眼就认出来,其中一个倒霉催的是几年前见过的七皇子。他还反击的几下,可面对皮糙肉厚的野猪也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反而还激怒了野猪们的怒火。

    黛玉可不想这个倒霉的皇子在自己眼前出事,到时还是有些麻烦的。

    黛玉用神识控制野猪们调转方向,朝着山上奔去。累的虚脱想七皇子和他的伙伴们,脚一软跌倒在地上。

    黛玉提着篮子和丫环直接下山,也不管几位瘫坐在地上的皇子贵族们。

    黛玉气闷,一个好好的挖野菜活动,就这么被他们破坏掉了。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却有了转折性的故事。

    七皇子回到宫里后,仔细的和皇帝说了自己今天的遭遇,还说到自己在山上碰到了黛玉。最主要的是在自己以为没命的时候,野猪却跑了,他觉得很诡异。皇帝是个诸事都怀疑的人,他让七皇子再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就让七皇子下去了。自己一个人坐在御书房里静静的思考。

    他是不相信野猪突然会跑,肯定是有人为的因素。他把疑虑锁定在黛玉的头上。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心思多么缜密的皇帝。推理能力也一流 。“暗一,去查查林如海的女儿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黑暗中一个影子闪过,“是。”

    皇帝静坐一会儿才起身离开。

    因为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件,黛玉的命运由此被改变。

    林如海现在是香饽饽,谁都想来攀交情,他虽不是位列一品,也不是六部尚书,可谁让他是皇帝眼里的红人。

    他经常被皇帝留下单独谈话,还和皇帝一起下棋,这样的殊荣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可今天在金銮殿上,皇帝对朝廷大事都不感兴趣,只是一个劲的盯着林如海看,看的林如海心里毛毛的,自己是朝服没有穿戴好,还是别的什么没有做好。御史们也跟着皇帝盯着林大人一个劲的看,想看出来点啥?

    可是直到下朝,皇帝也没有说什么,搞得林如海一头雾水。

    原来皇帝查不出什么,就把林黛玉的生存八字给了当朝的觉远大师看,觉远是本朝的得道高僧,佛法深厚,他每次帮人不管看啥都是很准的。不过他不轻易看,觉远看了皇帝亲自送上的八字,细细推演后,惊得瞪大了眼睛。

    “皇上,请好好善待此女子,她本是飞天之仙,来此定会为我朝带来莫大的福运。”

    皇帝听了觉得甚是荒唐,可又不得不相信,要知道觉远的反应就说明了许多问题。他不得不开始打算,这样的女子定不能嫁进别家,只能进皇家,还是自己家。

    三天后,林如海一家接到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林如海之女林黛玉秀外慧中,知书达理,……赐给七皇子司徒毅为正妻……。

    ”

    林家人都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宣旨公公和圣旨,真是家中坐,祸从天降。

    好半响一家人才回过神来。黛玉倒是无所谓,嫁谁不是嫁,硬要结婚的话,自己嫁给什么人都一样。

    从赐婚以后,七皇子司徒毅经常给黛玉送些小玩意儿和一些首饰过来。黛玉基本上是不咋动这些。

    六年后,黛玉十六岁,皇帝也换了人,是当初出扬州的三皇子登基为帝,太上皇主动禅位的,只是禅位后有点舍不下手里的权利,还老是干涉。林如海已经是吏部尚书。

    今天是黛玉的大喜之日,昨天晒嫁妆,黛玉的嫁妆觉得是京城头一份,满满当当的两百台,自己还减了又减。两百台才勉勉强强的让林如海和贾敏满意。太上皇也在司徒毅的亲王府看了黛玉的嫁妆,看见这些他很是满意。

    不要以为皇帝富有四海,不在乎金钱,每个皇帝别普通老百姓还在乎金钱。太上皇很满意林如海给儿媳妇准备的嫁妆,这些以后是会留在司徒家的。他能不高兴吗?

    黛玉的一生是幸福的,婚后司徒毅一直守着她一个人过日子,可能他们婚前没有轰轰烈烈爱情,可是婚后黛玉也被司徒毅感动,慢慢把心交付于他,为他生儿育女,幸福没有遗憾的走完了一生。最重要的是 ,黛玉的修为和司徒毅在一起以后增长的很快,主要是不担心修炼后修为不稳固,这样节约了很多稳固修为的时间。而司徒毅有黛玉这个一界之主的气运加身,也从普通亲王被封为铁帽子王。他这个亲王可以世袭罔替。

    黛玉把她几世积累的知识和经验都传给了自己的孩子 ,为他们留下了更宝贵的精神文明。

    还有红楼的故事还在思索,欢迎小天使们留评论,写想要的猪脚。

    黛玉又拿了好几种别的水果出来吃,自己也吃了不少。

    傍晚的时候,林如海还记得他听到的事,黛玉来吃完饭的时候,林如海还特意的提前回来等着黛玉。

    林如海在房间里逗逗儿子,看着贾敏在一边忙活,他的心里软成一片。

    晚饭吃完,林如海等下人们都出去了,才问道,“玉儿,为父也听到你和你娘亲说的话,可否和爹爹再细细说一遍。”

    黛玉早知道林如海在外边听到一些什么,她只是装着不知道罢了。

    “爹爹,想知道什么?就尽管问玉儿。”黛玉懒得从头说一遍。

    “那玉儿就说说菩萨是什么时候来找你的,还有你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被坏人找到。”

    “这个呀,就是前段时间的晚上,我睡觉的时候,一个手持玉瓶的菩萨,出现在我房间里,还叫醒玉儿,告诉玉儿的身份,还把一个宝贝悬在空中,没有多久宝贝就冲进玉儿的身体不见了。后来玉儿就到了一个新地方,菩萨说这是玉儿以前的仙宝,可以遮盖玉儿的气息,让那个坏人再也找不到玉儿,他就是站在玉儿面前也不知道这是他要找的人。还有宝贝可以进去种地,只是玉儿以前的一些宝贝被封印住,在凡间不能使用。只能种种地,种些花啊,果树,蔬菜的,还有动物。这些也就自家吃吃。没什么大用。”黛玉的傲娇的说着。

    黛玉说完还从里面拿出来一串葡萄,放在桌子上,这个季节哪里有葡萄啊。

    黛玉摘下一颗喂林如海,“爹爹,尝尝味道。”林如海被动的吃下葡萄,他被葡萄甜美的味道刷新了他对葡萄的认知,他往常吃到的一些,吃起来都比较酸,久而久之他就不爱吃这玩意儿。

    葡萄好吃的要咬掉舌头,他主动的摘下一颗颗的吃了起来。

    一家四口在美食和友好和谐的气氛中结束了这场林如海发起的交流会。

    黛玉半真半假的秘密为自己以后的一些行为打好了借口。

    时间飞逝,一转眼黛玉来到这里都有了一年,安安已经会走路,还会说话。黛玉每天不管干什么都带着安安,还经常一家人在一起加餐吃好吃的。贾琏也来扬州快一年了,这一年林如海在贾敏的示意下,对贾琏是尽心尽意的教导。贾琏现在可不糊涂。

    贾琏也明白这些年王氏和自己二叔的为人,还有他对自己的父亲也有了一丝父子亲情。他的父亲虽然不堪,可也没做过什么大的坏事,至少目前是这样的。父亲在府内日子也过得憋屈。他早在半年前就写信给父亲从王氏手里收回一等将军的印鉴。

    不过在姑母这里他还知道了自己的外祖家在哪里?

    “表哥,我上次交给你的东西还没有给我银钱呢?你不会私吞了吧!”黛玉那里还是娇娇弱弱的林妹妹,在贾琏的眼里这就是一个小魔女。

    “表妹,你别这么心急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这玩意儿金贵,我想好好的筹划一下才行。”黛玉撇撇嘴,一个她从蔚蓝里面拿出来的大块极品羊脂白玉,给贾琏多少天了,他还没有把它卖出去,办事效率真是不高。

    “表哥,你可要快点才行。别磨磨蹭蹭的。”黛玉把贾琏整得都没脾气了。

    “好好好,小魔女。”

    “你说谁是小魔女呢,你才是,你全家都是。”黛玉炸毛了,她才不要做小魔女,她家帅爹爹喜欢人家做淑女的,人家以后坚决要做淑女。

    贾琏苦笑的看着在她面前炸毛的表妹,我全家你娘亲不也是吗?真稀奇,表妹你未必就逃得掉。

    荣国府内,贾赦看见儿子送来的信件,还有信件里面说的事。他原本浑浊不再明亮的眼睛也亮起难得的亮光。他以前的原配妻子还在的时候,他还不是现在这样。只从他原配妻子张氏故去以后,他慢慢发现事情不对劲,着手调查,才知道大儿子和张氏故去都有弟媳王氏的毒手在里面。可是他没有确凿的证据。他知道王氏是想要他身上的爵位。才动手害大儿子的。

    贾赦也不是一个糊涂到底想傻子。这些年他一直浑浑噩噩的。二儿子也没管过。是他失去了活着的勇气,他不是一个坚强的人,意志也不坚定。他恨母亲的偏心眼,恨老天的不公,就这样慢慢浑噩过日子。儿子的来信,也一点点的点燃了他心中的不甘。

    他就是死也不会把爵位让给一个仇人的手里。他不相信他的好弟弟一点也不知道王氏的所作所为。

    贾赦下定决心,要找到证据,和贾政彻底闹掰。只有这样他才能彻底分家,还有给死去的孩子和妻子报仇。

    贾赦找来当初父亲留给他的亲兵,“大老爷,不知找在下几个有什么事?”陈大弟兄几个一直跟随老公爷身边做事,这些年他们也不再受重用,就不在关心府里的一些事。但是大事还是能知道的。

    “陈叔,这些年我不作为,苦了一直跟随父亲的你们,以后不会了。这次主要是想请陈叔帮我查查,当年我的长子瑚儿到底是怎么会被淹死的。瑚儿这孩子那时还小,按道理他不会一个人待在湖边,就算掉下去,也只是在边上,身边的丫环婆子说的话,现在想来是没有说真话,还有张氏到底是病死的,还是有其他原因,这些我通通想知道。”

    “黛玉见过黄伯伯,见过两位世兄。”黛玉笑语嫣然的对着三位。“既然叫我一声伯伯,那伯伯也不能小气。”皇帝说完,把自己腰间挂着的一枚和田玉玉佩解下来送给黛玉,要知道这枚玉佩皇帝一直很喜欢,每天佩戴快二十年,今天就这么轻易的送给了黛玉,林如海倒不知道这些,可护卫和两位皇子确是知道的,心里一惊。

    其余的两位皇子也相继送出了自己手上值钱的玩意儿。安安奶声奶气的给皇帝行礼问好,逗得皇帝和和三皇子和七皇子又了一笔小财。

    总之这个夜晚,黛玉是满意极了。她得到了一枚沾染龙气的玉佩,在房间里黛玉盘膝打坐,吸收玉佩上的龙气,修为更加的稳固,这个不能增加修为,却可以稳固修为,还能护身。

    一个晚上过去,黎明即将到来,旭日东升,当第一缕霞光照进黛玉房间的时候,黛玉才慢慢从修炼中醒转过来。

    林如海的书房里面,皇帝和林如海一起翻阅林如海收集的一些账册,还有情况。

    “爱卿,你是什么看法。”

    “回皇上,这个情况以微臣看来,还是不宜大动,但可以小幅度的动一下,也不会引起动荡。”林如海知道这就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事,得罪的人不是一个两个,还是一大圈,个个都有本事的。

    “朕也是这么看的,以后爱卿要……。”

    未来还不知道会不会得罪下一位君主。哎……。

    林如海和皇帝的交谈是没有外人知道的。就连随行的俩位皇子也不知道谈了一些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