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开挂人生[快穿] 338.傲娇歌后5

时间:2018-06-09作者:传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张家兴心里一沉, 赶紧请假自己好像嗅到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走吧,我和你一起去。”张家兴在大门外面看到了,久违的媳妇, 还有素未谋面的儿子。军军看着眼前的陌生人, 只是好奇的看了两眼。继续玩他的小木马。

    晓晓冷漠的看着张家兴, “张家兴, 带我和儿子去招待所吧!”

    “晓晓, 去我宿舍吧!”张家兴看着晓晓对自己的表情, 心里一紧。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不用了, 你还是带我们去招待所吧!我和儿子。不会打扰你太久,你放心吧。”

    张家兴准备接过晓晓手里的行李, 晓晓侧身让开了,军军牵着她的衣角,晓晓拎着行李。张家兴看着这样的晓晓束手无策,他不知道该怎样的靠近这对母子。他弯下腰,半蹲着逗军军,“军军,我是爸爸。”

    军军歪着头看了半天,才说道,“你不是, 我爸爸在很远的地方打坏人,是个英雄, 你不是。”小孩子的心灵是最敏感的, 他看见妈妈对这个人的不喜, 他能感觉到。妈妈不喜欢的,军军也不喜欢。

    “军军,我真是爸爸呀。”张家兴不断的释放自己的善意和亲切,可军军就是不承认他。

    母子俩的排斥,让张家兴难堪到极点,他没有想到自己讨厌的媳妇,如今也讨厌他儿子不认识他。门卫大叔和同事,也看见了这一幕。他们对张家兴心里有了别的思索。没想到厂里有名的能干人,在家里也是这么不近人情,媳妇和儿子好像都不喜欢他。

    张家兴的人设在两个两位门卫大叔的心里崩塌。

    张家兴拗不过晓晓,带着她和儿子去了招待所。晓晓有张家兴的面子要了一间带厕所的套间。有一个小客厅。她想让军军有个小地方可以活动。张家兴要付钱,晓晓没让,抢着自己付钱,都要离婚了,她可不想有什么金钱牵扯。

    “儿子,进去房间里面一个人玩会儿行吗?妈妈有事做。”

    “好吧,妈妈你快点。”军军进去的时候还看了张家兴一眼。

    晓晓和张家兴坐在客厅里,“张家兴,我这次来不是看你的,我上次给你寄的信,你收到了吧?你是怎么想的,怎么不给我回信,村里一直在秋收,我也没有时间来,这下给耽搁下来一段时间,要是你同意的话,咱们俩在厂里开个证明信,证明你我自愿脱离夫妻关系就好,也没有离婚证这个事。我再到村里开张证明就行。我和你之间也没有什么金钱纠葛,这个婚好离的很。你放心属于你的东西,我都给你放在张家了,我没动你的,这些年我们母子也没有用你一分钱。结婚后你走的时候给了我十块钱,我也还你,儿子你也没时间管,就归我,等他大了,想认你我也不管,只要你以后方便我也不阻止儿子认你。”晓晓说完,看着张家兴。

    张家兴明白过来,晓晓是真的找他离婚来的。他心里有些恐慌,有些不安。

    “晓晓,我没说要离婚啊!”张家兴不明白晓晓为什么要离婚,他们都结婚了。还离婚干嘛,在他们乡下,一个女人如果离婚,可是很多闲言碎语的。

    “是,你是没说过离婚,可我不想和你过下了。我不想看到你们家的人,更不想看到你。你心里有人,我也知道,结婚的第一天晚上我就知道,我现在放你自由,免得我们两相看生厌。离婚后,如果你的心上人,还没有结婚,你还可以娶她回家这不好吗?我成全你。”晓晓没有嘲讽,只是平静的说着事实。

    “晓晓,你怎么知道的?”张家兴有点难堪,有点不知所措。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一直都知道他的秘密。

    “你醉酒后,自己说的。”

    张家兴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妻子,眼里是迷茫和挫败。

    “张家兴,我来和你谈的是咱两离婚的事,至于你的心上人还是谈完在想吧!”

    “晓晓,离婚后,你一个人咋办,没有男人照顾你。”

    “这几年我也没有男人照顾我,我一样活的好好的,相反和你离婚后,我可以活的更好,在你家我像一头老黄牛一样,一天转个不停,伺候你们张家的大大小小,还要和一个成年男人一样下地挣工分,挣一个成年男人一样的满工分,为此我付出了大半条命,说起来,我也算对的起你当初的救命之恩了。我现在就是一个累赘,不能干重活,还要好好的将养身体,你们家就受不了了,立马分家,这些你也知道了吧!除了一套做事的破农具和一套粗瓷碗,什么也没有分到,钱是一分也没见着。你要每年孝敬你爹娘四十块钱,你哥他们一年二十。我自己新盖了房子,以后是留给军军的,等你回去以后,那一套农具和碗,你也拿回你家吧!这是你们张家的东西。”

    张家兴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知道一个身板弱小的十六岁的小姑娘是怎么做到这些的,他为自己做的事感到愧疚,可他不知道愧疚对于晓晓来说,是过去式。晓晓现在只想摆脱这一切,开始崭新生活。

    “晓晓,离婚不是儿戏,你再好好想想。”

    “不用了,我已经想的很明白了,我一定要离婚。”晓晓坚定的说。

    “晓晓,你让我再想想吧!”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秋收了,晓晓的身体不好,不能干重活,大家都知道。晓晓负责专门给村里的几头牛割草。

    她每天天不亮就上山割草,等到天光,肯定能割上一些供几头牛一天的草,剩下的时间她就在家带军军。今年地里的收成差的吓死人,大半年没有下过雨,地里都是大伙儿,挑水灌溉的。晓晓知道真正的危机来了。她盖房子的时候,以自己身体不好为由,在后院打了一口深井,说是浇菜方便。她大哥和二哥也犟不过她,给她找人打了一口井。后院她天天没事就整理,如今大变样,后面整齐的种了许多的蔬菜和土豆。红薯她不喜欢吃,没种。每天上午她都浇一遍水。蔬菜涨势还不错。

    晓晓忙着家里的事,暂且也不理会自己和张家兴的事。

    “妈妈,小黑和小花饿了,要吃饭。”军军拽着晓晓的衣角,可怜兮兮的看着妈妈,他自从有了小黑和小花,一天到晚一人两狗粘在一起,看的晓晓头疼。她都快成小黑和小花的妈妈,一天天的给两只狗熬骨头吃。经历了前面的几世,蔚蓝里面的吃食和布料,小吃,珠宝,不要太多哦。

    “好,妈妈把手里的活做完,就做饭好不好?”晓晓摸着军军的头,温柔的说道。

    “好。”军军大声的回答,他现在的性格比以前可好了太多,开朗活泼可爱。晓晓的眼里那是谁家的小孩也比不过军军。

    晓晓在腌菜,能腌的全部腌起来,家里就留些够吃的就行。

    小黑和小花是晓晓从蔚蓝带出来的小狗,野性十足,要不是晓晓命令它们是不会和军军玩耍的。不过现在它们也喜欢也军军一起玩耍。

    后院摆了一溜的大缸,全是晓晓准备的。只有两口缸没有腌菜,其余的全是满满当当的。

    村里的老人们也意识到年景不好。

    有暗地里做准备的,也有出声提醒村民的。大家都哀叹,这才过上几天稍稍舒心的日子,又来这么一出。这老天是要百姓继续受苦不是。

    晓晓的小日子是过得悠哉,从她搬家以后,她再也没去过张家。她不想像别人一样讲什么面子,做个孝顺的人,对她来说,他们做初一,她做十五,张家兴的钱都寄给的那些人,她还要怎么孝顺,她l可没用张家兴一分钱,这几年原主什么苦没吃过,还没落个好。她也不打算和张家兴过了,管那么多干嘛?

    “军军,今天跟妈妈去外婆家好不好。”

    “好,军军想外婆了。”

    “……”

    母子俩挑着箩筐,一头是挑着军军,一头是挑着是粮食和一些青菜和土豆。军军在箩筐里面拿着点心慢慢的吃,林敏挑着箩筐走的时候,田边很多人都看到了。大家都在笑话张大柱一家。

    “大柱兄弟,你三儿媳,这是挑着担子回娘家吧!”一个村里的大娘问张大柱。

    张大柱铁青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也不回答这位大嫂的话。

    大娘鄙视的看了张家人一眼,得意啥呀,一个最好的儿媳妇也被他们家整的不往来,儿子再出息又咋样。还不是一样的,看看人家晓晓搬出来后日子过得多好 。只是晓晓是个命苦的孩子,遇到这么一家人,男人也是个拎不清的,分家了还把钱寄给爹娘,老婆儿子一个子儿也花不到。真是一个糊涂蛋,也不知道就那智商,当初是怎么考上学的。

    一路上母子俩高兴的不得了,这是晓晓搬家后,第一次会娘家。她准备接侄儿侄女过来陪儿子玩几天,也好建立感情,孩子的感情就是在玩闹中慢慢建立起来的。

    刚进南水村,就看到乡亲们,晓晓一一打招呼,一路大爷大妈的叫个不停。大家都好奇的看着晓晓,这姑娘嫁出去这几年基本不怎么会娘家,两个村子隔的不远,她在张家什么情况,大家都知道一些。日子过的苦巴巴的。上次回来说是分家了,请哥嫂去帮忙,这次回来又是为了什么,不会是老张家人又欺负她吧!

    晓晓在娘家的院门口,看见娘在家里带二嫂的小儿子。“娘 ,俺回来啦。”晓晓在门口故意大声的叫了一声。

    “哎呀,你个妮子吓了娘一大跳,怎么不送个信就突然回来了。”晓晓娘抱着小孙子,站了起来。

    晓晓也挑着担子跟进堂屋,才把担子放下来。“回自己家还要送什么信。俺想回来就回来。”

    “是,是,我闺女说的都对。”

    晓晓把军军抱了出来。“外婆好。”军军奶声奶气的叫晓晓娘,她高兴蹲下来,挨着军军,还腾出一只手来,“唉,外婆的心肝宝贝呀。想死外婆了。”

    “外婆,军军也想你和外公。”

    晓晓看着娘抱着侄子还和军军亲成一团,就好笑。这一老一小,肉麻的让人受不了。

    “好了,好了,娘回来半天了。也没见你对俺亲香亲香。抱着娃娃和军军肉麻的俺都受不了了。”晓晓故意打断这祖孙亮的肉麻时间。

    “你个妮子,还吃你儿子的醋,羞不羞。”晓晓娘好笑的看着闺女,一根手指头戳着晓晓的额头。亲昵的样子,一看就是母女俩,和儿媳妇怎么可能亲昵成这样。

    晓晓拿过张曼的碗,放在一边,“曼曼,你不能再吃了,等下会难受的。”曼曼接过晓晓手里的饭碗给军军喂饭,“嫂子,你吃饭吧,我来喂军军。”

    “行。”晓晓端着饭碗优雅的吃饭,这姿态一看就是受过良好礼仪学习的样子。不是一时半会能装出来的。她的优雅浑圆天成,没有一丝的违和感。她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曼曼这个还没有长成的小少女,她也模仿着晓晓的一切行为举止,这可为她未来的好生活打下了基础。

    晓晓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碗筷,拿起手电筒抱着军军,曼曼端起一盘红烧肉一起去到她家。天还没黑,这个时候,大部分的人都才开始做饭或刚开始吃饭。曼曼开始还死活不要,可晓晓是谁啊,一个几百年的老狐狸,还搞不定她一个小丫头,那不是笑话吗?最后,还不是乖乖的端着。小样 ,姐还治不服你。

    “娘,我回来咯。”张曼端着盆走进家门,曼曼的娘周大红在厨房里面和大儿媳在做饭,听见声音回了一句,“不错啊,知道饭点时间回来。”

    “娘,家兴嫂子给家里加菜咯,你快热热。”这个时候加一个小菜都是高兴的事。曼曼端着一盆红烧肉炖土豆豆角的混合体进了厨房。

    周大红伸头看了一眼,哎呀,妈耶,这是红烧肉。这熊孩子啥也敢端回来,乡下人一年也难得吃几次肉,这么大半盆,她也好意思端回来。“你这死孩子,怎什么玩意儿都敢端回来,这这是红烧肉呀,你家兴嫂子身体不好,吃这个可以补身子,你端回来干嘛?你个不懂事的妮子。”别怪周大红大惊小怪,这年月吃肉是一件奢侈的事。

    “娘,你想多了,我开始不要的,可嫂子说,如果我不端回来,她就立马倒掉。嫂子差点就倒掉了,我已经在嫂子家里吃了饭,这些是给你们端回来的。”曼曼委屈的说道,自己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不是,自己了懂事了。

    “你吃了 ,你还端。”唉哟,咋就生了这么一个天真的丫头,周大红自诩自己是个精明能干的,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生这么一个天真单纯的姑娘,扎心。

    军军和张富民的孙子小多一起玩,晓晓在外面和村长张富民在说话 ,“叔,我想这几天去一趟张家兴厂里,想请您开下证明。”

    “去厂里,也好,家兴也有好几年没有回来,你去看看他也好,我现在就给你开,时间上我就写长点,你们也好多待段时间。”张富民以为晓晓是思念丈夫想去看看,没有放在心上。

    晓晓抿嘴没有解释,只是笑着点头。她心里怎么想的,她这时可不会说出来。她只要在厂里落实好离婚的事,她回来就能离婚。

    晓晓把家里的钥匙交给曼曼让她帮着照看家里的菜园。

    晓晓带着儿子在大哥二哥的护送下上了火车,此去是怎样的一番景象,晓晓不知道。但她要离婚的决心是很坚定的。

    晓晓没有订到卧铺票,坐在硬座上很是不舒服。晓晓一路抱着军军,一个中等的箱子放在自己的座位边上。手里还拿着包袱。

    晓晓的边上坐着一个穿着列宁装的中年女人。她手里还拿着一本主席选,认真的看着,周遭的吵闹丝毫不影响她看书,晓晓只是在走进自己靠窗的位置时和她说了一句话,之后那人就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书。

    晓晓的对面坐了一个娇小姐一个农村大娘。那娇小姐一直用手帕捂住鼻子。好像周围的这些人都是细菌一样满眼的嫌弃。

    “妈妈,我们要做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啊。”军军和晓晓是面对面的坐在晓晓的腿上。“我们呀,明天晚上就到了,军军想睡觉了吗?”

    “不想睡,不困。”军军的小脑袋摆摆,手里拿着妈妈给的小木马。他很喜欢这个小木马,这是妈妈送给他的。

    “困了就告诉妈妈一声好吗?”

    “好。”

    晓晓无聊的望着窗外飞逝的景色,内心想着自己到厂里以后的事。她还也知道这个时代的婚不好离不好离,心里一点底也没有。要是厂里的工会不同意或张家兴为了前途不想离婚,她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人办法没有。心里多少有些担心,在她看来张家兴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渣男,她一天都不想和这个渣男有关系。

    军军玩累了,靠在晓晓的怀里睡着了。相对坐着的几人一直相对无言,大娘也不说话,一脸的愁苦。娇小姐一直都不想搭理和她坐在一起的人。列宁装也不坑吭声,要不闭眼睡觉,要不看书。

    晓晓是眼不见心不烦,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是一些有意思的人。一路沉闷的到了目的地。晓晓抱着军军下车,她没有提前发电报或写信给张家兴,自然也没有人来接她。

    她抱着军军,一手提着小箱子和一个包袱。箱子里面是她带来准备带东西回去的。

    晓晓不知道黑市在哪里,她一边走,一边用神识查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省会城市,可不是她们那边是一个小市。她在市里的一个小巷子里,听到有人说话,他们在争论价格,晓晓小心的转了进去。她走进去没有多久,就看到后面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宽巷子,这里连接的地方实在是太多,是做黑市的好地方。晓晓走进去,别人就盯上了她的背篓,没有多大一会儿,她背篓里面的东西就高价卖了出去。这个时候,没有卖不出去的粮食,就是贵一点也会有人要。

    晓晓如法炮制,一天下来她把军军送进蔚蓝里面后,自己不断的变换身份,不停的卖东西,她卖了很多钱和票,其中还换的一辆自行车的票,最主要的是粮票,还有一担肉票,布票,油票,工业券。这些都是预备的,家里要有,要不然别人不会怀疑自己的东西从哪来的才怪。晓晓还和一个黑市贩子约定好做一票大的,自己把东西卖给他们一些。

    晚上的郊外,格外的寂静。路边传来蛙鸣的声音。晓晓一个人站在这里等着拿些人的到来,晓晓知道那些人不是善茬,可能会下黑手。不过,谁叫这些人是遇到她呢?她可不是一个善良的人,要真是想下黑手 ,自己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远处看到一点点灯光朝着她走来。后面还跟着许多人。晓晓的身后堆着高高的粮食还有几头猪。几个带头的人走进晓晓,“大姐,我们来了,可以看看东西不?”

    “随便看,东西在哪里?”一堆的东西,还是吓着了这些自诩是做大买卖的人,他们还是第一次搞到这么多是粮食,还有几头猪,这大姐是怎么弄来的,帮手怎么也不留一个。看来要不是一个硬茬子就是一个白痴,这后面的可能性太低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