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开挂人生[快穿] 340.傲娇歌后7

时间:2018-06-09作者:传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小妹, 二哥也一样。别怕。”

    这就是真正的亲人,血肉相连的血脉之亲。

    晓晓在娘家过了温馨的一天, 她最后在大哥的陪伴下带着军军回到家里。陈文帮着挑着军军回来的,另一只箩筐盖的严严实实的, 别人还以为晓晓从娘家那回来许多东西,大家看到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善意的一笑。

    晓晓在家刚休息一会儿, 村长张富民家的闺女张曼过来了。

    “家兴嫂子, 你在家吗?”

    “在的, 进来吧!曼曼有事儿?”

    “没事, 就是过来看看你和军军。”张曼没事就过来陪陪晓晓, 这里比较偏, 早些时候,张曼的外婆身体不好,张曼代替她娘去照顾外婆一段时间。

    “曼曼, 你回来几天了?”

    “有两天了,家兴嫂子这是我给军军编的几个小动物,你给他玩吧!”张曼这次在外婆家住了一段时间, 跟外公学了一段时间的编东西, 可以编一些小动物啥的。

    “唉哟,这个编的真好。活灵活现的。等军军睡觉起来, 我就拿给他玩。”晓晓真是没想到曼曼的手这么巧。

    “嫂子, 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 就是一个小玩意儿。”张曼还小只有十四岁, 刚刚初中毕业。现在在家里没有上工,年龄还太小。

    “曼曼,我过几天去城里找你家兴哥,你爹在家吧?”

    “在家,嫂子你们一个人去啊。”

    “嗯,我还带着军军,我们母子俩一起去,我想问问你张家兴是不是不打算要我们母子俩。我和军军都没有用过他的一分钱,这几年我在他们当牛做马给他嫂子和娘欺负,这样的日子我受够了。我就想要句实话,以后我和军军母子两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就当没这个人吧?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带,他们那里是大城市,听说没多远,我可以帮你带些东西回来。。”晓晓说的这番话是有吐槽的意思,也有散步消息的意思,就是他张家兴这些年没有管过她和孩子。

    “嫂子,没想到家兴哥是这样的人。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张曼在家里的时候,就听爹娘说起过家兴哥是个蠢蛋。

    她当时只听到后面的两句话,还不是很明白。现在总算是明白过来。张家兴就是个蠢蛋。

    “唉,曼曼。今天在嫂子这里吃晚饭,嫂子家里做肉吃。吃完嫂子和你一起去你家。”

    “嫂子,不行的。我娘会找我的。”

    “你出来没跟你娘说,来这里吗?”

    “说了,她知道。”

    “那就是咯,你娘知道你在这里肯定不会担心的,最多找你回家吃饭。不用担心,你娘不会怪你的。”

    “嗯,我想吃嫂子做的肉,我好久没有吃肉了。还是过年那会儿吃过。”张曼经常在这里玩,也不扭捏,她满口答应吃晚饭。

    张曼在和晓晓一起做饭,晓晓进屋端出一大碗糙米煮饭,还拿了一大块肉。“嫂子,你不过了,吃干饭,还拿这么大块肉。”

    张曼知道吃肉,还以为就是几两肉,混着别的菜炒炒就成。没想到是这么大块肉。

    晓晓拿着肉走到张曼面前说道,“谁说了今天要吃完,你想的美。”她切下一半,剩下的一分为二。她准备一半做红烧肉,一半炒辣椒,辣椒小炒肉以前可是她非常喜欢的一道菜。

    张曼在灶前烧火,晓晓开始准备菜,二打一小,三个菜就够了,两个肉菜,宰炒一盘青菜就可以。

    晓晓开始闷红烧肉,她还在里面加了一些干豆角和土豆,满满的半锅,红烧肉的浓郁香味,不停的诱惑张曼这个小吃货,她不停的吞口水,晓晓看着她这个样子,暗暗好笑。她做的红烧肉可是一绝,就是五星级酒店的行政总厨也不一定有她做的好吃,有几道拿手菜,她可是下了一番功夫的。还有的一些菜也很不错。味道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总之她这个业余的厨师比专业的人手艺还好。

    张曼还在吞口水的时候,晓晓揭开锅盖,盛起红烧肉,用一个大盆装才装下。她跟着开始做辣椒炒肉,这是一道湘菜,她以前是很喜欢吃的,好吃又不贵。她把肉倒下去,炒了几下以后,再到下辣椒,,放点酱油上色入味,最后一道青菜最好炒。

    刚刚做好饭,军军自己醒了,在炕上喊着妈妈。张曼走了进去,抱着还没睡醒的军军走了出来。

    贾敏看黛玉不承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宝贝玉儿。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似得。绿屏带着奶娘和小平安来到屋子里,母女二人才打破这种安静但诡异的气氛。

    “我要抱弟弟。”黛玉伸手从奶娘的手里抱过弟弟,吓得奶娘的手一直在下面接着。哎呀,要是摔着小公子可如何是好。

    黛玉把弟弟放在自己的小腿上,稳稳的抱住他。

    母子三人在床边低声细语,黛玉和贾敏更是逗安安,逗得乐开了怀,贾敏好久没有这么发自真心的笑过。母子三人在贾敏房间内消遣了小半天,黛玉有些累。回到自己房间就趴在床上,睡觉。

    黛玉开启了懒人生活,她还小,又不操心家里的大事。每天是标准的古代贵女生活,早上起来吃早饭,每次只吃一点点,再就是给父母请安,玩弟弟,吃点心,睡午觉,起来学习,描红,吃点心,吃晚饭,睡觉。

    黛玉已经被林如海亲自启蒙,开始学习三百千练字描红。

    黛玉正在房间描红,门口站在一位男子,他的皮肤很白,就像绝大部分的文人一样;但因为皮肤白,俊美的五官看起来便份外鲜明,尤其是双唇,几乎像生病一样苍白没有红润。但他相貌虽然美,却丝毫没有女气;尤其是那双眼睛,看起来既聪明又骄傲。这位俊美的男子就是黛玉的便宜爹,巡盐御史林如海。他刚从衙门下衙回来,他最近很忙,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特地过来看看。

    黛玉用记忆中的方式,飞扑到林如海的身上,“爹,玉儿好想你。”林如海抱住黛玉,大手揉着女儿的头顶,满眼的温柔。这是他第一个真正的孩子,以前敏儿也怀过一个,可惜被林如海的妾室使坏流产了,一个还没来得及成型的孩子就这样没了,后来那位姨娘也被林如海发卖到偏远的地方,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位姨娘在被发卖的路上就生病死了。至于真相就不是一件什么大事。

    黛玉喜欢这个帅爹爹,他把头在林如海的怀抱里蹭了蹭,很满足被这样帅的人抱在怀里。

    父女两好一阵亲热,“玉儿,最近有没有乖乖的学习和练字啊。”

    “爹,玉儿每天都有听爹爹的话,练字,读书。还有照顾弟弟和陪娘,爹爹,玉儿这么棒,是不是有奖励。”黛玉有收集癖,不放过每一次有可能收集东西的时候。

    林如海坐在椅子上,抱着黛玉坐在他腿上。用手圈住黛玉。“玉儿,想要什么?只要爹爹有的,就奖励给玉儿好不好?”林如海宠溺的看着在他怀里撒娇卖萌的女儿。他的你内心是感激上苍的。

    “嗯,爹爹让玉儿好好想想再告诉爹爹。”黛玉还拿起桌子上的水壶倒了一杯茶,顺势在杯子里放了一颗丹药,递给林如海。“爹爹在衙门辛苦了,玉儿给爹爹倒杯茶解解乏。”

    林如海眉开眼笑的接过黛玉手里的杯子,一口喝进肚子。。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在欢快的跳跃。身体里的沉珂也好了不少一样。

    林如海是个难得糊涂的能人,他只是盯着黛玉的后脑勺看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他知道自己的女儿不会害他就是,林如海那片刻的沉默,黛玉也感觉到了。帅爹爹不问,她也不说,麻烦。

    既然发现了,那就再来一杯,彻底调理身体。平时她也不是能向见贾敏那样容易。贾敏是身体这几天已经被她调理好了。在这个没有热武器的时代,只要自己的父母不说出去,谁会知道这些。不过,即使说出去,她也不怕,她还怕古代的一群手持冷兵器的人不成,要她活的小心翼翼,她可不干。她还想在古代活的肆意一些呢!

    “爹,再喝一杯吧!”黛玉照样把杯子递给林如海,他接过也是同样没有说啥就喝了下去。林如海的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明白,早就羸弱不堪,这些年在扬州是每天都和盐商和他们背后的主子及关系斗智斗勇,心力交瘁。这是个看似油水肥的差,却也是一个要人命的差。来扬州的时候,圣人传他进宫时说的话,他现在也记得一清二楚。

    林如海摸摸女儿的头发,轻声的说,“玉儿,为父不管你的宝贝从哪里来,只是你自己要藏好,不要让人知道,这可是能让人以命来博的好宝贝。千万不能再让人知道了,好吗?”

    “爹爹,可是娘亲已经知道了呀,娘亲身体不好,我给她用了一些,您看现在身体不是已经好了吗?”黛玉的小脸上,红红的嘴唇叭叭的说着。

    “好了,那玉儿还是要藏好,以后不要再给别人知道了,就是平安也不能告诉他。”林如海刚才喝下第二杯时,已经隐约猜到妻子贾敏一直不好的身体是怎么好的那么快的 。现在贾敏的身体那是从未有过的好,面色红润,精神奕奕每天忙的他这个做相公的都很少见到她的人。

    贾敏现在要大肆整理府内的下人,不知被多少人送进来多少钉子。府内都快成了筛子,这里面还有自己带来的下人,透着给京城的王氏传递消息。王氏的手伸的真够长的。

    贾赦直接带着邢风一起去了田里看稻谷行长势,刘文师爷也跟着,刘师爷不怎么相信这是新种子,还能有什么别的好处。不过也不妨碍他鼓励贾赦把这事当成一件大事来对待。原因大家都懂得的……。他只要保证贾赦在任上不做出什么坏事来就行了。其余的随便他,这件事不一定成真,但可以让贾大人有事做呀,不无聊啊。

    刘师爷站在田埂上一看,好像还不错,稻穗沉甸甸的,摸了一些好像粒粒饱满。至少是丰收的。

    “大人,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可以收割了吧!”刘师爷对这个一窍不通只好问半桶水的县令大人。

    “嗯,再过半个月就可以收割。师爷到时一定要来帮忙。”

    “那是一定的。”

    贾赦转了几圈,又伸手抓下一只稻穗看了看。

    时间转瞬既至,半个月过后贾赦带着一家人和师爷,来到庄子上。

    低处的田洞里,稻谷熟了,金黄金黄的好像是谁在地里铺上一层厚厚的金子;秋波摇晃着稻谷,使沉甸甸的稻穗有节奏地波动着,好像金山在滑坡,风声稻浪,如似一曲动人的乐章。

    田里大家都已经开始收割,沉甸甸的稻穗压弯了腰,只要是丰收,农家人的心情一般都会很好。

    贾赦亲自下田收割。他一个人动作最慢,在后面慢慢的割。贾赦提着小篮子跟在后面捡掉在田里的稻穗。他第一次要被当做男子汉,捡稻穗极其认真,在田里走路歪扭扭的走着,小篮子里装了很多稻穗。贾琏不喊累,不喊苦跟在大人们身后做事,半天都没有上来休息,真是让刘师爷刮目相看,他第一次见到一个出生勋贵之家的孩子在如此小的年龄,能做到这样,说明他被父母教育的很好。将来只要不长歪,就一定有出息。

    “琏儿,上来。母亲接你回去吃午饭。”到了饭点,邢慧亲自来接孩子,至于另外一个就算了吧!

    刘师爷今天负责登记产量。他站在田边一担一担的数。

    刘师爷也感染了这丰收的喜悦,他虽不耕种农田,但还是基本知道一亩田有多少产量。

    从冀州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一位青衣小厮背着包袱骑着快马一路不停的狂奔。一路不知疲倦的狂奔,风尘仆仆的来到京城张之远大人的府里。

    青衣小厮喜子是贾赦的下人,他背着包袱等待张大人的召唤。

    “小的喜子,拜见张大人,这是我家老爷让送的急信和奏本。还有这个是包袱里面的稻穗。”喜子毕恭毕敬的弯腰递上信件和其它的东西。

    张大人撕开信,看了起来。信的内容让他对这个女婿的好运气要嫉妒起来。他接过包袱仔细的查看一番。

    他命管家带喜子下去休息,等他明天上朝之后再回信给贾赦。

    第二天上朝,张大人带着包袱上朝,他步划轻盈,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大殿之上,圣人威严的端坐龙座上,俯视下方的朝臣。一道尖细的声音响起,“众大臣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微臣有禀启奏,微臣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张大人从群臣中走了出来。并现上用竹篮装着的稻穗。

    圣人闻言大喜,接过由太监承上来的稻穗,两眼发光,“天佑大周,天佑大周。”圣人在金銮殿上高兴的哈哈大笑。

    群臣拍马屁的时间到了,齐声高贺,“圣人英明,天佑大周,真龙下凡……。”文人的口才和文采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极大的发挥。

    当殿圣人仔细贾赦呈上的奏折和请圣人给新稻种命名的奏请。

    圣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他一直想做个千古留名的好皇帝,他励精图治,兢兢业业的还不是为了成为千古一君吗?这要是他给这种高产的稻种取名,他的名字将会被后入牢牢紧记。

    圣人的笑声在金銮殿响起,“哈哈哈哈哈哈。”圣人当殿再次大笑,他要回去仔细想想才行。

    “张爱卿,这次贾恩侯这个一等将军为大周做的事,可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你替朕想想,该怎么赏赐于他。”圣人好心情的问张大人。

    张远之知道自己的意见并不重要,他含笑的回答,“回禀皇上,微臣以为,这些事是贾恩侯身为臣子的本分,就是不赏赐也没有什么,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皇上对贾恩侯一家已经是非常宽厚,皇上实在是要赏也可以赏赐一些田地或金银……。”张远之可不会为贾赦要其他的封赏,他出面可不行。

    “张爱卿,朕知道你避嫌,你说的这些是一定要赏的,贾恩侯这次功在社稷,朕要重重的赏……,朕要亲自拟旨,封贾恩侯为荣国侯……。”圣人对贾恩侯的这次表现可是大大的赞赏,圣人心里觉得贾恩侯在别的方面不出色,不要紧,他忠君,还心系君上,为君解忧,老实本分,又没有什么大是才能,还不插手军中之事,圣人很忌讳,军功起家的勋贵子弟,过多的和军中之事参与过多。不过勋贵们过个一两代再参与军中之事,他倒是比较放心。

    贾恩侯还算很会做事,稻种请自己命名,稻种晒干后,第一时间上告朕,而不是他们一伙勋贵和世家,要不然留给朕的只有骨头,还并不擅自处置,还等着朕派人前去接受,细心的准备了一份种植的各种细节记录,这样的臣子才是真的臣子,没有大本事不要紧,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的办事。

    张家的篱笆院,修的齐整,看来当初修的时候,还是用心往好里整的。

    晓晓和儿子就住了一间屋子。屋子里一个土炕和一个大炕柜。这就是屋子里面所有的东西。

    “三弟妹,今天轮到你做饭了。快去早饭,俺还要下地挣工分呢?”张二嫂牛春花站在晓晓面前,一脸温柔的让晓晓去做饭。

    二嫂,你弄错了吧!爹说了,我身子骨不好,这两年在家静养不做事的,你是不是睡糊涂了,忘记爹说的话。”晓晓也看出来了,这家里两个妯娌,大嫂是个没脑子的,二嫂才是心思深沉的主,手腕也厉害,把她男人张家旺的心把的死死的。

    牛春花没想到家里原来闷不吭声的弟媳嘴皮子还挺顺溜的,她一甩脸子就走了。

    晓晓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她带着军军在村里闲逛着。前几天婆婆要她出工,她才不想自己天天累死累活的养一群白眼狼。家里的小姑子张玉梅,见天的好吃懒做,还不是在家里吃好喝好,她决定没有分家前,她身体不舒服,坚决不出工。惯的他们一个个把自己当做杨白劳使劲压榨。

    “晓晓,身体好些了没有?”路过的大妈大婶的见着就问。

    “好了一点,还要继续吃药。”晓晓对每一个路过的长辈和女性同胞都报以微笑。

    “要好好养,争取早日把身体养好。”

    “好的。”

    这个时代的路,基本都是这种不太宽的土路,一下雨路上泥泞不堪,走路很费劲。不过路边的野花,很好看。白的,黄的,红的交织成一条美丽的乡村小路。晓晓闻着雨后泥土散发的芬芳,觉得张家的酸臭的味道远离了自己。

    “妈妈,军军累了。”军军跟着妈妈走了很长的一段路,他的小短腿累的已经迈不开。

    “还,妈妈抱军军。”晓晓对村子里的人家和地形有了初步了解。她抱着军军回家。

    黄昏时刻,是乡村最美的时候,青山绿水旁的小村庄,飘起袅袅炊烟高矮交错的农居,路上行走的路人,远看是一副云雾缥缈的乡村仙境图。意境深远,很有烟火气息和温暖的人情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