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开挂人生[快穿] 364.是人是鬼2

时间:2018-06-09作者:传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邢慧夫妻二人回府迎接他们的是贾母的一顿臭骂,骂他们不孝……。反正一些不孝的话全部扣在夫妻二人的头上。

    贾赦本来已经对母亲和弟弟冰凉的心是凉透了全身。他不会对这二人报什么好心和体谅。

    “你这个不孝子, 混账东西, 这些年在外边逍遥,全是政儿伺候我, 你在外边做点什么事, 从来没有想过帮衬一下自己兄弟,连消息也不透露一下, 把家人当外人。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子。”贾母把茶碗砸向贾赦, 眼看茶碗要砸到贾赦身上,去突然在贾赦前面一点掉了下来。只是淋湿了贾赦的衣裳。

    贾赦冷眼看着贾政笑了起来,“母亲, 在您眼里还有我这个大儿子吗?没有吧?要不然, 当初王氏害琏儿母亲的时候, 您发现后才不会一声不吭的帮着扫尾吧。儿子自认没有做过什么不孝的事, 可母亲从来也没有对儿子公平过吧,要不也不会让贾政住在袭爵之人住的正房,母亲应该还在想怎么把儿子的爵位弄给贾政吧?……。”贾赦的一连串的问话, 惊呆了贾母和贾政夫妻二人。

    贾母脸上心虚的表情尤其明显, 她没想到张氏的事情,贾赦已经知道了。她对这件事不是不心虚的, 这毕竟是人命, 比起她对贾赦的不待见, 可是高了不知多少倍的……, 这里面还有张家。如果张家也知道了, 那可就麻烦了。

    “老大,你没有证据不要胡说八道,张氏是自己生病身体不好死的,关你弟妹什么事。”贾母色厉内荏的呵斥贾赦,她的表情却早已出卖了她事实当到底是怎样的。贾琏坐在一旁,握紧手里的拳头,他虽对生母没有多少映像,可母亲这些年通过张家要来了一副生母的画像给他,告诫他虽然生母没能抚养他长大,可她却是很爱他的,是她用生命生下了他,要不是为了生他,生母也不会耗尽元气,在生他没有多久后生病过世。希望他一辈子也要记住生母,还要代生母好好的孝敬外祖父和外祖母。

    贾琏听着这些长大的,他对生母还是后很有感情的。现在听到的这些,他也早就在冀州的时候就治疗,这是母亲查了很久查了很多人才找到的,好在当初王氏做的坏事还有一位知情者被母亲找到了。要不然也不会真相大白。这人也被母亲送到了外祖父府上。

    贾琏恨害他生母的王氏也恨贾母的对王氏的放纵。

    他双眼发红的看着两个罪魁祸首。

    在双方对峙的时候,张家一家人不请自来,已经闯进正院。

    张远之带着妻子和儿子还有几房小人一起来到贾府,“张大人,不知大人一家因何要闯进咱们荣国府?”贾母看着这些心里直发抖,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肯定是找到证据了。王氏也吓的不敢出声。

    “荣国公夫人,可真是心眼黑的不能再黑,帮着王氏害我的女儿,这件事我们张家查了这些年终于弄清楚真相了。如果你们家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那咱们只好报京兆尹衙门来判。”张远之可不是善茬,一个位极人臣的户部尚书,可不是谁都能坐稳的。

    “张大人,说话要有凭有据,不要乱说。”贾母还在挣扎。她怕他是来诈她的。

    “国公夫人要证据,某就给你们证据,某相信王氏会认得的。”

    张大人的话音刚落,一位低垂着头的女人被推到前面来了。

    她抬起头的时候,真是吓着王氏,这是当年她收买的前大嫂院子里的一名二等丫环,事后无论自己怎么也找不到,没想到让张家找到了。真是天意弄人,不过打死她不承认,张家也没有办法。她心里还存在侥幸心理。

    “二太太,多年不见,你还好吗?”证人珠云阴测测的声音,让王氏心里发颤。

    “你是谁 ,不要胡乱攀扯。”王氏心虚的大声呵斥珠云。

    “二太太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当年你让我在大太太的药里边下□□的时候,不是认识奴婢吗?这会儿怎么就不认识了。”珠云对王氏也是恨的牙根痒痒。当年自己被她收买也没办法的事,谁让自己妹妹在她手里呢?她不用自己妹妹威胁她,她也干不出这种事。她知道干这种事就是丢命的事,可她不得不干。她在大太太快不行的时候,溜到二太太院子里去找自己妹妹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妹妹已经被二太太在先一天晚上弄死了。在角门边无意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立马清醒了过来,逃出了京城。在一个小地方慢慢安顿了下来。

    这些年她一想到妹妹就恨不得杀了王氏,那是她相依为命的妹妹,还有无辜被她害死的大太太,她无时无刻不在忏悔。

    可她不敢在京城露面,她怕王氏还在找她。

    “正是可笑,我会认得你这么一个下贱胚子。”

    “二太太,您也别急着否认,奴婢可是还留有证据的,没想到吧?当年,你拿我妹妹威胁我,你以为我会不留证据,……。”在珠云的叙说中张大人和夫人都哭了起来。人家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这是他们夫妻俩捧在手心里的宝,一直娇宠着长大的。就这么在花样年华被人害死了,如何叫人不伤心,张氏的哥哥也是无声泪流。一场人命案也真相大白。王氏看着眼前的证据,晕了过去,这是真晕。贾母也没有办法不承认事实。

    没办法最后请来了贾家的族长,隔壁贾赦的堂哥贾神仙(别名)在道观修道也被张家天不亮就请回了京城。还有史家的人,王氏的大哥和二哥。

    在张家和贾赦的步步紧逼之下,王氏被王家人亲自灌下毒酒,以恶疾为名去世。贾赦以此事为由和贾政顺利分家,无论贾母怎么叫嚣也没用。分给贾政一个京城五进的宅院,离贾府远了很多。

    晓晓起床洗漱好,开始思量,自己难得来一回,她一定要做点啥。她手里的粮食很多,她可以卖一些,肉食也很多。她要把这未来十几年要用的钱准备好。

    晓晓把军军喂饱,还用法术让军军继续睡觉,一路抱在怀里,在一个死胡同里,她给自己和军军都换了一身装束,用药水把自己的脸变的黄黄的,把军军放在蔚蓝的家里,背后背了一个大的背篓,里面放的全是白面和大米,还有肉。

    晓晓不知道黑市在哪里,她一边走,一边用神识查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省会城市,可不是她们那边是一个小市。她在市里的一个小巷子里,听到有人说话,他们在争论价格,晓晓小心的转了进去。她走进去没有多久,就看到后面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宽巷子,这里连接的地方实在是太多,是做黑市的好地方。晓晓走进去,别人就盯上了她的背篓,没有多大一会儿,她背篓里面的东西就高价卖了出去。这个时候,没有卖不出去的粮食,就是贵一点也会有人要。

    晓晓如法炮制,一天下来她把军军送进蔚蓝里面后,自己不断的变换身份,不停的卖东西,她卖了很多钱和票,其中还换的一辆自行车的票,最主要的是粮票,还有一担肉票,布票,油票,工业券。这些都是预备的,家里要有,要不然别人不会怀疑自己的东西从哪来的才怪。晓晓还和一个黑市贩子约定好做一票大的,自己把东西卖给他们一些。

    晚上的郊外,格外的寂静。路边传来蛙鸣的声音。晓晓一个人站在这里等着拿些人的到来,晓晓知道那些人不是善茬,可能会下黑手。不过,谁叫这些人是遇到她呢?她可不是一个善良的人,要真是想下黑手 ,自己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远处看到一点点灯光朝着她走来。后面还跟着许多人。晓晓的身后堆着高高的粮食还有几头猪。几个带头的人走进晓晓,“大姐,我们来了,可以看看东西不?”

    “随便看,东西在哪里?”一堆的东西,还是吓着了这些自诩是做大买卖的人,他们还是第一次搞到这么多是粮食,还有几头猪,这大姐是怎么弄来的,帮手怎么也不留一个。看来要不是一个硬茬子就是一个白痴,这后面的可能性太低了。

    “看好了吗?可以交易了没有?”晓晓很是不耐烦,她看着天色已晚,她还要回招待所呢?

    “看好了。我们交易吧!”这几个人原本是打算吃黑的,可是到了到了,看着晓晓身上散发的气势还是不敢,双方快速的交易。晓晓拿着新鲜出炉的钱和票,转身走进了茫茫夜色中。她只用了几分钟就回到了招待所边上的一个胡同,摸着夜色,把军军抱了进来,还提着一个布袋子,里面装着当季的水果。

    她走进招待所,前台的接待员,正在收拾桌上的东西,“同志,晚上在外面要注意安全,一个女同志带着孩子还是早点回来的好。”晓晓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同志。我知道了,帮一个老人家等人,耽搁了一些时间。回来的有点晚。”

    “怎么了,没出事吧?”接待员大姐关心的问了一句。

    “没事,就是大爷崴到脚,走不了路,我也背不动,只好留在原地等他的家人来接,这不还给我一些水果,给大姐两个带回去给孩子尝尝味。”晓晓编了一个谎话,还给了接待员大姐一个苹果和一个梨子,都是大个的。

    “这不能要,你还是留给你孩子吃吧!这个太不容易弄到的。”大姐很有眼力见,一看这个苹果和梨子的卖相她就肯定,这不是她们凭票买的那些水果,肯定是特供的水果,她那里好意思要。苹果的香味,刺激着大姐的心 ,真香,肯定好吃。

    “拿着吧!我下次再探亲还要再住这里,大姐以后多照顾我才好。”

    “谢谢你。”大姐脸上的笑容很灿烂,肯定是想到家里的孩子。

    “好了,大姐。我带儿子上去休息去了。”晓晓抱着军军进房吃饭。她还没吃晚饭,军军也没有,饿了一天估计饿坏了。

    “小懒猪,醒醒咯。”晓晓摆好吃的饭和菜,摇摇军军。

    军军睁开迷蒙的双眼,盯着墙看了一会儿,才开始回转过来。“妈妈,我们是在哪儿呀?”

    晓晓拿起饭盒,用勺子挖了一勺蒸蛋,喂给军军。“我们呀,还在昨晚睡得的地方呀,今天军军还和妈妈一起去逛街呢,可惜军军一直在睡觉,都不理妈妈。”晓晓故意逗军军。

    “妈妈,军军以后不睡觉了,陪妈妈。”军军的嘴里的蒸蛋刚吃下去,就马上表明立场。

    晓晓从招待所倒了一趟车才来到张家兴厂里所在的驻地。“同志,请问有什么事吗?”厂里的门卫拦住了晓晓。

    “你好,大叔,我找你们厂里的张家兴。我是他爱人,从老家来的。”

    “哦,能告诉我名字吗?我进去问问。

    “我叫陈晓晓,你问问张家兴还记得不?”晓晓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门卫大叔交待了同事一句,自己进去传达。张家兴刚刚忙碌完。

    大叔跑到车间,直接走到张家兴面前。“张家兴,大门外面有人找你”

    “什么人?”

    “说是你爱人还带着一个小孩子。”

    张家兴在工会里面和刘丽大姐又一次的说了情况,张家兴的态度是很好的,让刘大姐很满意。可是结果却不能让刘大姐满意。

    在刘大姐的积极争取下,晓晓也和刘大姐进行了正式的离婚会谈,晓晓咬死不改口,一定要离婚。可刘大姐以厂里不同意为由,才再次说起自己的心酸往事,“刘大姐,不是我一个女人要逞强,装能干,只是日子实在没法过下去,张家兴和我结婚几年,我就在新婚他在家的时候给了我十块钱,这几年他没有回去过,寄钱也是全部寄给他爹娘,我是一分也看不到,他们家三兄弟,他是最小的,我是后进门,多干点活这没得说,可是他们家人欺负我一个人在张家孤立无缘,作死的欺负人,白天我要像一个男人一样干活,回到家里,我还要伺候他们一家老小,给他们做饭洗衣,还要伺候没有出嫁在家啥事也不做的小姑子,俩个嫂子自从我进门后,我不咋干事,全是推给我做,我要稍稍休息一下,他娘就骂骂咧咧的,克扣我和儿子的吃食,为了儿子能吃一点,我只好咬牙的干活,就这样我还不能说什么,前几个月,我的身子再也承受不住高强度的体力活,晕倒在田里,被人抱回家,好不容易才救会一条命,医生还说了,我以后要仔细加强营养,养好身体,不能才做体力活……,可他们家的人觉得我是累赘,就立马分家,免得伺候我这个半废人,张家兴这些年寄给家里多少钱,我不知道,我知道我除了几个破碗筷和两样破农具,我是啥也没有,一分钱也没分到,我是净身出户的,为了以后不再听张家兴娘在家里骂骂咧咧的,我找人借了一些钱,盖了房子,我在信中把这个情况给张家兴说过,分家后,我和孩子没有一分钱,想让他发工资后,给我们娘俩寄个十块二十块的置办一点东西,可我知道,他寄了依然寄给了他爹娘,我是一分钱也没见到,好在咱们村村长家的婶子,看我可怜,借了一些钱给我,要不我都不知道这日子改怎么过下去。我真是看透了这一家子,包括张家兴,我对他们家任何一个人都讨厌,不想和他们家有什么牵扯,只想从根上断掉和他们家是关系,……。”

    晓晓悲愤的说起了张家兴家里的一切,和隐晦的指出了张家兴自私的一面。刘丽听到不禁唏嘘不已,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刘丽回到工会和大家一说,女性同志都同意,晓晓离婚,大家各叙己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最后刘大姐和厂办一说,厂里同意了晓晓离婚的请求,大家统一意见的认为,晓晓的不容易,张家兴也不是很可靠,可以看的出来,张家兴不回去,肯定不是因为厂里忙。是因为不满意这个妻子而已。事情到这里大家也没必要点出来,心知肚明。一个个豆蔻年华的女子嫁进他家短短三年多,就出了大半条命,这可比地主老财还要厉害。能捡回一条命很不容易了。如果因为他们的不同意,再害了人家,那不是间接的杀人。他们也不愿意这样的情况发生。

    张家兴和晓晓在厂里一起去厂办和工会开具了离婚证明,晓晓没有要张家兴的一分钱,还把当初的十块钱也还给了他。孩子归晓晓,张家兴愿意给孩子钱就自己给,不愿意晓晓也不问他要。她心里也不想要,张家兴的钱,不想张家兴的爹娘以此为借口,找她的麻烦。或干涉她的生活。

    很痛快的,张家兴也写了一封信给村里说了自己和晓晓离婚的事。

    刘丽大姐还是挺同情晓晓的遭遇,在晓晓准备回老家的先一天,她去市妇联去办事的时候,把这个事还和那里的领导刘爱红说了一嘴,市妇联的主任听了很是感动,这样的妇女是新时代妇女的典型,她是妇女能顶半边天先进典型。晓晓能冲破别人的异样眼光,准备靠着自己一个人养大孩子,还身体不好……。她立马想到帮这个妇女改变自己的命运。“刘丽同志,你立马回去,拦住陈晓晓同志,我想把她竖做先进列子,还要给她找份轻松的工作,我们妇联就是为所有的妇女们做服务工作的。”

    晓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一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发生,她只是来离个婚而已。晓晓知道她要把握住机会,在刘爱红主任的操作下,晓晓在许多厂矿给妇女们做了反抗家庭冷暴力和暴力的报告,自己是怎么自强自立的。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也捡能说的说了一些,每次都听的大家使劲的鼓掌,也给那些还在家里饱受不公待遇的妇女些许的信心,原来想过好也不是很难,晓晓还被刘爱红主任找招工的单位给晓晓一个考试的机会,在百货大楼招工的时候,晓晓凭借她的好眼力和机灵,成功的考进了百货大楼做办公室的办事员。这个工作也符合晓晓身体不好的情况。

    主要是在办公室里面给领导打杂,事情也不多,这个时候的领导大多是亲力亲为的。只有一些琐碎的事情让下属去处理。晓晓也没打算在这里干到天荒地老,只是想暂且修正一下自己的生活环境。

    贾赦的突然醒悟,还真是吓着几位老人,不过陈大几个可不是一般的亲兵,他们原先在军营是斥候出生,做这个是还是比别人要强上许多。

    “大老爷,交代的事,我们几个老兄弟一定办好。”陈大几个拱手行礼就走了。他们好多年没有什么事做了,这次的事一定要做的漂漂亮亮的。

    扬州的贾琏悠哉的享受,自己十几年来都没有活过的舒心日子。在这里他每天要学习,还要跟着姑父一起参加一起聚会应酬。他也学到了一些做人做事的方法。他明白自己和王家的婚约势在必行,一定要退掉。他已经写信告诉父亲了,他不知道,只要贾赦找到王氏害死他大哥和亲母的死因,这桩婚事肯定能轻易的退掉,还能保全名声。

    黛玉对贾琏还是有感情的,上辈子人家还贾琏的继母呢?她也接近所能的帮贾琏,希望以后他的人生能够平顺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