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开挂人生[快穿] 375.温馨一家人5

时间:2018-06-09作者:传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琏儿, 现在一切已经真相大白,家里的事也处理的差不多了, 你只管安心读书,来年一举中举。”贾赦拍着儿子的肩,心里是深感安慰。儿子不像他一事无成, 以后有岳父家和妹夫看着, 肯定比他强不少。

    “是,父亲。儿子会努力的。”贾琏这两年跟着姑父, 增长了见识,也开阔了眼界,对所有的事物不再看表面,为人处事很有章法。

    寒冬腊月天,河面上并不是很好走, 林如海一家坐船慢慢的到了京城。

    一家人终于在腊月初八赶到京城,林如海和贾敏抱着一岁的小儿子,黛玉牵着平安跟在后面, 大件的行李和物件早已在一个月前就已经送到京城的宅子里。

    现在随身带着的都是一些日常用惯的物品和一些孤本字画。黛玉早在半年前就派管家忠爷爷的大儿子来京城重新修缮林府, 黛玉要来了府里的布局图,重新规划, 每个院落都修缮一新,特别是洗漱的地方和厕所, 全按黛玉的图重新修过。还有每间屋子都有地龙。京城的冬天可比江南冷多了。

    来接大家的是忠爷爷的儿子林全, 他带来二十多辆马车。

    贾敏在家里休整几天后, 才给娘家荣国府送信, 林如海这几天一直等待皇帝的召见。这几天林如海除了拜见恩师之外,连昔日的师兄和好友一个也没联系。老老实实的在家等待着。

    今天一家人穿戴一新,去往贾府。

    贾敏的心情是最复杂的。她恨母亲对黛玉的不慈,又恨大哥万事不管的态度。贾政一家早已被重生的贾敏剔除在心门外。

    两匹油光水滑的冷血宝马迈着优雅的小方步,稳稳地拉着马车,驶过车水马龙的大街,马车“格拉”“格拉”响着,慢慢的,只听到外面的声音越来越近。

    这冷血宝马还是上世黛玉送进空间的一对夫妻马,下的崽,现在已经被蔚蓝优化的更加神骏。它们一红一白,通体没有一丝杂色。在街上尤其耀眼。街面上不知有多少皇孙贵族看着这对冷血马。

    林如海本不想这么高调,可是黛玉不愿意委屈自己,这又不是什么稀世之宝,还怕别人惦记。今天以林如海的圣宠,就是皇子也不好明抢这对马。这对马拉起马车来,步伐稳健,身体强壮。坐在马车上没有什么颠簸的感觉。很舒服。

    “康康,姐姐抱抱你。”黛玉喜欢逗弟弟,平安已经知事不少,没有以前好玩。可小弟弟不过一岁,最是好逗的时候。闲的蛋疼的黛玉,刚好借着带弟弟的名义每天换着花样的玩弟弟。

    现在就能看到,康康的脖子上被黛玉围了一个颜色鲜艳的大红围巾。这还是黛玉特地找来的。

    “玉儿,你弟弟都快被你玩坏咯。”贾敏喜欢女儿朝气蓬勃的样子,比上世一副病殃殃的样子更招人疼。

    “娘亲,不会的。你看康康很喜欢我的。”

    林如海对现在的生活非常的满意,他家几代单传,没想到在他这里居然还有三个孩子,他不贪心有这三个已经心满意足。

    贾琏站在门前,迎接姑母一家。他也有一年没有看到姑母和姑父,表妹表弟。还是一年前姑母生小表弟的时候去过扬州见过姑母一家。

    贾琏现在也是秀才,只等着明年下场考举人。

    马车刚停下,贾琏就站到马车前,亲自扶林如海下车,“侄儿贾琏见过姑父。”贾琏伸手扶着姑父。“琏儿,现在越发的精神了。”贾琏刚开始到扬州的时候就是一只小弱鸡。又白又瘦。现在红光满面,身体也结实了许多。

    “侄儿这还是托表妹的福,没有表妹侄儿这身体也没有现在这么好。”

    “好了,一家子骨肉说这些客气话干嘛。”贾敏把孩子递给贾琏,在林如海的帮助下下了马车。

    “是,姑父姑母我们快进去吧!祖母早就等在那里。”

    “好吧。”

    穿过外院来到贾母住的荣寿堂,贾母坐在上座等了许久。贾母身着暗红色锦缎褙子,笑容满面的坐在上座。

    “女儿(女婿)拜见母亲(岳母)。”贾敏和林如海双双行礼。

    “起来吧!敏儿,母亲想死你了。”贾母哽咽的说着。她总算是等到一个能为她做主的人来了。

    “外孙女(外孙)给外祖母请安。”黛玉和平安一起给贾母行礼,康康是被乳母抱着做做样子。一岁知道请什么安。

    “起来吧!都是好孩子。”贾母命丫环送上礼物,每人一个托盘想礼物,用红绸盖着,谁也不知道里面是啥。贾琏知道祖母为什么这么做,还不是防他和父亲。

    张大柱看着眼前的两个儿子,心里是生气的,听爹的,听爹的,咋就没看出来,俺不想分家呢?这两个兔崽子,长大了,私心也重了起来。唉,分吧。

    家里的大孙子已经有了十二岁,他帮助爷爷请来了村长和大爷爷,还有三爷爷。

    家里的东西都是分成五份,三兄弟每人一份,老人一份,小姑子张玉梅一份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不过这不包括晓晓。钱是一分也没有分到,每个儿子每年孝敬老人二十元钱,晓晓家是四十元钱。

    晓晓分家以后,就给张家兴寄了一封信,如果他想尽一份责任的就会给晓晓寄钱,这样以后张家兴回家她还是会顾忌两人是夫妻这个面子情,反之,晓晓以后就当没有这个人。

    晓晓在信中提到了自己想搬出去,自己修房子的事。

    晓晓看现在还不是很忙,修房子是正当时,她在山上转了一圈,拿回来一根人参,她跑到村长叔家里,“村长叔,在家吗?”

    “在呢,在呢,进来吧!”村长张富民在家里编竹筐。他抬头看了一眼进来的人,“稀客呀,是家兴媳妇儿,快进来坐,老大家的,快给你家兴嫂子倒碗茶来。”

    “唉,来了。”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家兴媳妇,今天过来有事不?”

    “叔,真有事找您,俺今天上山找到一根这个,想借村里的牛车去趟市里,卖了。”晓晓把刚从空间里挖出来的人参拿在手上。

    张富民张大嘴巴的看着这跟已经过百年的人参。他心里羡慕嫉妒恨啊!自己一家人咋就没有这个发财命啊!这个时候那个特殊的时代还没有真正开始,这人参也不用被人嫉妒要上交。

    张富民的大儿媳吓得一碗茶都掉在地上“咣当”一声,惊醒了晓晓怀里的军军,他揉揉眼睛看着面前的人,一看认识的,还没有完全醒过来的他,又继续睡。

    “家兴媳妇儿,你一个人去啊?”

    “叔,不是多大点东西,肯定是俺自己去了,看看天色,俺估计俺要在外边住一夜,好麻烦您帮俺还开张出门的证明。”

    “这个没问题,你等一下。”

    “叔,今天俺挖的这个东西还要麻烦您帮俺暂时瞒几天,还有弟妹也是,行不?”

    “行,这个没问题。”

    “嫂子俺嘴还是很紧的,不会说出去的。”

    “好,谢谢叔和弟妹。”

    晓晓装好证明,抱着军军,赶着牛车,在家里拿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包袱出发向着市里赶去。

    牛车上堆了半车草料,晓晓把一件旧衣服铺在牛车上,军军就坐在旧衣服上面,手里捧着晓晓给的小零食。嘴巴像小松鼠一样,包的慢慢的。可爱极了。

    中午出发,到了下午六点左右才到市里,她们村离市里反而比县里近许多。在市里找了一个招待所,兜里揣着找村长借是三十元钱。

    “同志,还有房间没有?”

    “还有,请你出示证明。”

    晓晓很无奈的拿出证明,服务员仔细验看过才开始登记。“同志我们这里有单人间,还有双人间,三人间……,你是要住那种房间?”

    “同志,我想问问,那种房间里有单独的厕所,我有孩子晚上起夜不是很方便。”

    服务员看来一眼乖巧的军军,表示理解,“那就单人间吧,不过要贵点,一晚上两块钱。”

    “行。”晓晓接过钥匙,登登的上楼,房间就在二楼,靠里面的一排,没有靠近街道,不吵。

    晓晓进房间看了一下,还不错,有单独的卫生间是她最满意的。她洗了一个热水澡,还给军军也洗了一个,母子两在房间里玩闹了一会儿,才睡。

    和煦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房间,床上的一大一小,抱在一起睡的正香甜。

    早上八点,晓晓才悠悠醒转,伸个懒腰,看见旁边的儿子,“吧唧”一口亲在儿子的脸上,最近母子两吃的好脸上和身上都长了一些肉,看起来像个正常人了。不再是瘦瘦的,干干的,像个被吸干水的干葡萄。人也水灵了不少。

    “妈妈,我们是要干嘛去?”军军嘟起红红的小嘴唇,萌萌的。

    “妈妈,给军军买好吃的呀!等下妈妈和别人谈话的时候,军军要乖乖的跟着妈妈,千万不能乱跑,好不好。”晓晓摸着儿子黑油油的头发,心里一片柔软。

    “嗯,军军乖乖的。不乱跑,妈妈做事。”虽然说的不是很通顺,晓晓也知道,这已经很不错咯。

    牛车和牛寄存在招待所后院,晓晓喂了一些草料,抱着军军在街上转了几分钟,她用神识查看了一下,地下黑市就在招待所附近不远,晓晓直奔黑市去,这种东西只有在黑市才能卖上钱。

    晓晓这这东西多啊,她准备了三支,一支等下卖给收购站,两支在黑市卖掉。

    晓晓在黑市转悠了一个小时,走过来一个男的,“大妹子,你是想买什么东西还是要卖啥?你这样转悠要转到啥时候?”

    “大哥,没事的。我就想看看有没有卖人参的。”

    “大妹子,你可真敢想,人参那玩意儿,又不是大白菜 哪里能经常看到。”

    “哦,这个很难寻嘛?”

    “那是救命是玩意儿,一般人家谁会拿出来。”

    “大哥,这玩意儿贵吗?”

    “大妹子,贵,死贵的,一支百年的要小八百呢?遇到赶急要的兴许还贵些。”

    “哦,我知道了。不知这里有人要人参没有?”

    “怎么的,大妹子有啊,这可问对人了,我手里就有个朋友要买。”

    “嗯,价格呢?”

    “唉哟,我的妈呀,大妹子还真有啊?”

    “大哥,说价格吧!”

    “大妹子,俺也不骗你,俺就是个中间人,一百年的八百块,一百五十年以内的一千块,二百年的一千五百块……。您看咋样?”晓晓不知道价格,不过从这个时候的消费和挣的钱看,这个价格应该不低了,这人还算实在。

    “大哥,我这有两支,不知你能不能吃下。都是一百五十年以上,二百年以下的,你看要不要联系你的朋友问一下。”

    “这,不用问,我吃的下。我们在那边先验货,再给钱咋样?”

    “行,按大哥说的办。”晓晓是艺高人胆大,她也不拍这人搞鬼。

    两大一小,走到一个角落里,晓晓把东西拿了出来,这个大哥的眼睛都快黏在人参上。他两眼发光的看着。“大妹子,你这是新鲜的呀。”

    “是啊,昨天才挖到的。怎么样?”

    “好,这人参品相好。我也不说假话,你这是极品,两根我一起出两千八怎么样?”

    “行,成交。大哥你有工业券和粮票没有。我想换点。”

    “有一些,给你换点吧,要多少。”

    “大哥,我也不知道要多少,你手里有的全换给我咋样?”

    “大妹子,你……。”这人也不知道该咋说,自己碰到这么一个二楞子。

    “大哥,不好意思,我急了点,我婆家刚刚给咱分家,我缺的东西实在是缺太多了。锅碗瓢盆,热水壶,手电筒,杯子,这些都需要工业券。”

    “好吧,都给你吧。”这些反正自己家有。

    晓晓,最后只要了十斤全国粮票。其余的全是工业券。花了二百块钱,晓晓第一次因为二百块钱心疼的直抽抽。

    在百货大楼,晓晓一通狂购物,脸盆个两个,两个热水壶,一个手电筒,两对电池,锅就不用买了,蔚蓝里面有现成的。省下不少工业券。回到招待所,晓晓把脸盆和热水壶一样放了一个进蔚蓝。

    她又去了市收购站,卖了一根两百年左右的人参,被收购站的鉴定师傅赞个不停,因老师傅的原因,卖了三百块钱,还得了二十斤全国粮票,几十张工业券,几斤毛线票。得到的东西还是很多的。最主要的是参好。看样子这支参已经有了出处。

    晓晓可是大丰收,晓晓彻底的放下心来,未来十年她都不会在出来买东西。

    晓晓给买人参的家伙下了心里暗示,对找谁的买的人参是记不住脸的。

    在招待所再住了一个晚上。晓晓母子俩带着一些家里的生活必需品回家。哼着军歌,赶着牛车

    冀州留县是一个相对比较贫穷的县。

    到达留县,邢慧领着弟弟妹妹在县衙后院安顿好。贾赦开始了生平第一次离开荣国府的生涯。

    贾赦对县衙现在的样子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破旧的县衙大门,门口的狮子上都是残缺。就连县令做的椅子也是破旧的,贾赦害怕坐上去椅子会突然断裂,他小心的擦拭椅子。本来贾赦想自己出钱修缮县衙,可邢慧拦住了他,只是让匠人把县衙好好修缮一番,该修的地方修,该补的地方补。不到半个月县衙看起来焕然一新。

    这里民风好算淳朴,没有什么大的案件,小的案件,只要张家推荐的刘文刘师爷就能办妥,贾赦听从邢慧的话,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农业民生上面,自己在留县买下一个小庄子,一百亩左右,主要是供全家人的米面蔬菜吃食,还有另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贾赦亲自参与农耕

    “夫人,土地已经按你的要求平整好,明天夫人和我一起去看看吧?”贾赦离开那个浮华的京城,人也稳重了许多,他现在只想做出一些成绩给大伙看看,他贾恩侯也不是一个只会啃老本的纨绔子弟。他也能做出一番成绩来。

    “听老爷的,干脆明天全家全部出动,让琏儿和我弟弟妹妹们一起去看看,让他们珍惜现在的生活。”邢慧早就想好了,带着这群少爷小姐去乡间体验生活。

    “夫人,我们安寝吧。”贾赦笑的贼嘻嘻的望着美丽优雅的邢慧,眼里的意思不言而喻,邢慧哪怕是个千年老鬼也不好意思,羞红了脸,一脸娇羞的模样看到贾赦心里是更加的火热。

    夫妻二人关系是越来越好了,邢慧对贾赦无所谓满不满意,她来的时候二人就已成亲,不满意也尘埃落定。

    早上邢慧是揉着酸痛的腰,咬牙切齿的爬起来的。

    小庄子在留县郊外不远,这里青山绿水,风景如画。是富人春天最喜欢来狩猎和游玩的地方。

    前段时间,邢慧利用在留县逛街的机会,躲过丫环,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拿出一大袋的种子。这种种子和地球上的稻谷极其相似,唯一称得上不同的地方就是这种稻谷打出来的米,在米粒中间有一丝较粗的金色,煮熟后吃在嘴里,有一股清香,口感特别好。

    她从一个小巷子里走了出来不久,秋月才找到她。“太太,您上哪儿出来,奴婢们都快急死了。”

    “好了,好了,太太我不是没事吗?看看我还遇见一个奇怪的人,他卖种子特别贵,我花了三十两银子才买来这一袋种子,我们回去交给老爷。”邢慧编的谎言,自己都觉得心虚。还好,她平时出门,习惯自己身上放些银钱,要不然铁定穿帮。

    邢慧把地球上给种子怎样育苗的事说给贾赦听,说是卖种子的人交待过得,要按他的方法育苗才行,进过一段时间的育苗,秧苗已经有半尺高,可以移植在田里。

    今天就是插秧的日子,贾赦带着一家人来到庄子上亲自参与插秧,他要第一手是资料,他把从育苗开始的每一步都仔细记录。他没有别人的本事,就只有做些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恰恰这件事是每一个帝王都关注的除了灭国之外的头等大事。只要有人能在这块立功,一般都是有大大奖赏的。

    “大弟,今天穿的这粗布衣服还像那么一回事,等下你要和你姐夫一起下田劳作,你可以给姐争争气,不要比你姐夫差。”邢慧给邢风加油鼓气,希望他能坚持下来,她也不是要把他培养成一个农民,只是让他体验一下劳作的辛苦。不要以后变成一个只知道阳春白雪的书呆子。希望他也能体察到生存的艰辛。

    “大姐,你放心吧!弟弟知道姐姐的良苦用心。”邢风现在有一个举人专门教他学习。不用为家里的生计发愁,姐姐已经把当初从邢家带走的嫁妆已经归还给他,并且还教他如何打理,让他边学习边学着打理家里的微薄产业,还做主给了两个妹妹一人一个小铺子自己打理,所赚到的每一分钱,都让她们自己支配。存起来自己留做嫁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