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的开挂人生[快穿] 382.孝惠章皇后(1)

时间:2018-06-09作者:传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晓晓分家以后, 就给张家兴寄了一封信,如果他想尽一份责任的就会给晓晓寄钱,这样以后张家兴回家她还是会顾忌两人是夫妻这个面子情,反之, 晓晓以后就当没有这个人。

    晓晓在信中提到了自己想搬出去,自己修房子的事。

    晓晓看现在还不是很忙, 修房子是正当时, 她在山上转了一圈, 拿回来一根人参, 她跑到村长叔家里,“村长叔,在家吗?”

    “在呢,在呢, 进来吧!”村长张富民在家里编竹筐。他抬头看了一眼进来的人,“稀客呀, 是家兴媳妇儿, 快进来坐, 老大家的, 快给你家兴嫂子倒碗茶来。”

    “唉, 来了。”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家兴媳妇,今天过来有事不?”

    “叔, 真有事找您, 俺今天上山找到一根这个, 想借村里的牛车去趟市里, 卖了。”晓晓把刚从空间里挖出来的人参拿在手上。

    张富民张大嘴巴的看着这跟已经过百年的人参。他心里羡慕嫉妒恨啊!自己一家人咋就没有这个发财命啊!这个时候那个特殊的时代还没有真正开始,这人参也不用被人嫉妒要上交。

    张富民的大儿媳吓得一碗茶都掉在地上“咣当”一声,惊醒了晓晓怀里的军军,他揉揉眼睛看着面前的人,一看认识的,还没有完全醒过来的他,又继续睡。

    “家兴媳妇儿,你一个人去啊?”

    “叔,不是多大点东西,肯定是俺自己去了,看看天色,俺估计俺要在外边住一夜,好麻烦您帮俺还开张出门的证明。”

    “这个没问题,你等一下。”

    “叔,今天俺挖的这个东西还要麻烦您帮俺暂时瞒几天,还有弟妹也是,行不?”

    “行,这个没问题。”

    “嫂子俺嘴还是很紧的,不会说出去的。”

    “好,谢谢叔和弟妹。”

    晓晓装好证明,抱着军军,赶着牛车,在家里拿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包袱出发向着市里赶去。

    牛车上堆了半车草料,晓晓把一件旧衣服铺在牛车上,军军就坐在旧衣服上面,手里捧着晓晓给的小零食。嘴巴像小松鼠一样,包的慢慢的。可爱极了。

    中午出发,到了下午六点左右才到市里,她们村离市里反而比县里近许多。在市里找了一个招待所,兜里揣着找村长借是三十元钱。

    “同志,还有房间没有?”

    “还有,请你出示证明。”

    晓晓很无奈的拿出证明,服务员仔细验看过才开始登记。“同志我们这里有单人间,还有双人间,三人间……,你是要住那种房间?”

    “同志,我想问问,那种房间里有单独的厕所,我有孩子晚上起夜不是很方便。”

    服务员看来一眼乖巧的军军,表示理解,“那就单人间吧,不过要贵点,一晚上两块钱。”

    “行。”晓晓接过钥匙,登登的上楼,房间就在二楼,靠里面的一排,没有靠近街道,不吵。

    晓晓进房间看了一下,还不错,有单独的卫生间是她最满意的。她洗了一个热水澡,还给军军也洗了一个,母子两在房间里玩闹了一会儿,才睡。

    和煦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房间,床上的一大一小,抱在一起睡的正香甜。

    早上八点,晓晓才悠悠醒转,伸个懒腰,看见旁边的儿子,“吧唧”一口亲在儿子的脸上,最近母子两吃的好脸上和身上都长了一些肉,看起来像个正常人了。不再是瘦瘦的,干干的,像个被吸干水的干葡萄。人也水灵了不少。

    “妈妈,我们是要干嘛去?”军军嘟起红红的小嘴唇,萌萌的。

    “妈妈,给军军买好吃的呀!等下妈妈和别人谈话的时候,军军要乖乖的跟着妈妈,千万不能乱跑,好不好。”晓晓摸着儿子黑油油的头发,心里一片柔软。

    “嗯,军军乖乖的。不乱跑,妈妈做事。”虽然说的不是很通顺,晓晓也知道,这已经很不错咯。

    牛车和牛寄存在招待所后院,晓晓喂了一些草料,抱着军军在街上转了几分钟,她用神识查看了一下,地下黑市就在招待所附近不远,晓晓直奔黑市去,这种东西只有在黑市才能卖上钱。

    晓晓这这东西多啊,她准备了三支,一支等下卖给收购站,两支在黑市卖掉。

    晓晓在黑市转悠了一个小时,走过来一个男的,“大妹子,你是想买什么东西还是要卖啥?你这样转悠要转到啥时候?”

    “大哥,没事的。我就想看看有没有卖人参的。”

    “大妹子,你可真敢想,人参那玩意儿,又不是大白菜 哪里能经常看到。”

    “哦,这个很难寻嘛?”

    “那是救命是玩意儿,一般人家谁会拿出来。”

    “大哥,这玩意儿贵吗?”

    “大妹子,贵,死贵的,一支百年的要小八百呢?遇到赶急要的兴许还贵些。”

    “哦,我知道了。不知这里有人要人参没有?”

    “怎么的,大妹子有啊,这可问对人了,我手里就有个朋友要买。”

    “嗯,价格呢?”

    “唉哟,我的妈呀,大妹子还真有啊?”

    “大哥,说价格吧!”

    “大妹子,俺也不骗你,俺就是个中间人,一百年的八百块,一百五十年以内的一千块,二百年的一千五百块……。您看咋样?”晓晓不知道价格,不过从这个时候的消费和挣的钱看,这个价格应该不低了,这人还算实在。

    “大哥,我这有两支,不知你能不能吃下。都是一百五十年以上,二百年以下的,你看要不要联系你的朋友问一下。”

    “这,不用问,我吃的下。我们在那边先验货,再给钱咋样?”

    “行,按大哥说的办。”晓晓是艺高人胆大,她也不拍这人搞鬼。

    两大一小,走到一个角落里,晓晓把东西拿了出来,这个大哥的眼睛都快黏在人参上。他两眼发光的看着。“大妹子,你这是新鲜的呀。”

    “是啊,昨天才挖到的。怎么样?”

    “好,这人参品相好。我也不说假话,你这是极品,两根我一起出两千八怎么样?”

    “行,成交。大哥你有工业券和粮票没有。我想换点。”

    “有一些,给你换点吧,要多少。”

    “大哥,我也不知道要多少,你手里有的全换给我咋样?”

    “大妹子,你……。”这人也不知道该咋说,自己碰到这么一个二楞子。

    “大哥,不好意思,我急了点,我婆家刚刚给咱分家,我缺的东西实在是缺太多了。锅碗瓢盆,热水壶,手电筒,杯子,这些都需要工业券。”

    “好吧,都给你吧。”这些反正自己家有。

    晓晓,最后只要了十斤全国粮票。其余的全是工业券。花了二百块钱,晓晓第一次因为二百块钱心疼的直抽抽。

    在百货大楼,晓晓一通狂购物,脸盆个两个,两个热水壶,一个手电筒,两对电池,锅就不用买了,蔚蓝里面有现成的。省下不少工业券。回到招待所,晓晓把脸盆和热水壶一样放了一个进蔚蓝。

    她又去了市收购站,卖了一根两百年左右的人参,被收购站的鉴定师傅赞个不停,因老师傅的原因,卖了三百块钱,还得了二十斤全国粮票,几十张工业券,几斤毛线票。得到的东西还是很多的。最主要的是参好。看样子这支参已经有了出处。

    晓晓可是大丰收,晓晓彻底的放下心来,未来十年她都不会在出来买东西。

    晓晓给买人参的家伙下了心里暗示,对找谁的买的人参是记不住脸的。

    在招待所再住了一个晚上。晓晓母子俩带着一些家里的生活必需品回家。哼着军歌,赶着牛车

    大家都关注着土豆的结果,要知道他们昨天在山上那一小块地方挖了多少土豆。那产量吓死人,如果真能吃,这可是造福黎明苍生的大事。

    冷中和不得不重新审视贾赦一家,这家人可不简单。最主要的是贾夫人不简单,贾赦只是被她调教的好,经过这半年的相处,他总算明白京城的大名鼎鼎的纨绔,如今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变化。这个女人可不是普通的人物。一看就是个幕后推手,那稻种他肯定是出自这位贾夫人之手。

    冷中和只是心里猜测,就算是事实,他也不会说出来。

    第二天早上,小狗还是活蹦乱跳的。贾赦一早起床就开始观察小狗。邢慧又做了三盘清炒土豆丝,一盘还是给小狗吃,两盘放在餐桌上。

    早餐时,邢慧不顾大家的阻拦吃了土豆丝,“嗯,很好吃。大家可以尝尝不错的。”邢慧吃完优雅的擦了一下嘴,走了出去。用屏风挡住的男士那一桌土豆丝已经吃完。邢慧对几位男士也刮目相看,很有冒险精神嘛!

    一直到晚上大家也没有任何的不适。基本确定土豆可以吃。

    冀州的知州衙门,邢慧坐在窗户边,贾赦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夫人,想出来没有,那土疙瘩怎么种植没有?”贾赦现在一遇到问题就找自己夫人问。

    “老爷,这才几天哪里有那么快,实在是不行,就试着种呗。把一批就这么整个种下去,一批切成小块的种下去。让它们发芽,这本来也是野外的野物。天生天养的东西。生存能力还是很强的。试试吧,老爷还是跟以前一样,自己把握每一个步骤,细心观察,最好是在我们住的院子里找一块地方种些,方便老爷天天观察。”

    “夫人的方法好,我这就去办,在夫人的院子里种些,其余的种到以前的庄子上……。”贾赦得到答案,又不打招呼的跑了。

    贾赦的日子如同三年前一样,开始忙碌起来,每天都拿着记录本,记录土豆的生长情况,还是两本,两种种植情况,分开记录。

    夏日酷暑,外面骄阳似火。贾赦的内心更是火热一片。土豆丰收了。这次他是事先禀奏圣人,还让圣人派人来监督收土豆,免的到时候出现意外情况。

    圣人依然派贾赦的老熟人叶公公和禁卫军刘大人一起来监督收土豆。

    三天时间,一切都收完,还称了称一亩有多少收成,得出来的数量让在场的人惊的跳起来。叶公公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贾赦,可这个蠢呆的货,并没有看到,他还沉浸在高产的土豆中,久久不能自拔,还一脸傻笑。

    随着叶公公的回京,高产的土豆惊呆了金銮殿上的所有人。这贾恩侯也太好命了,接二连三的能找到高产的作物。他还能不能给他们这些庸碌的人活路啊。他们为官几十载还不如他贾恩侯为官四载做出来的成绩,这不是打脸吗?

    圣人是龙颜大悦,当场要奖励贾赦,还要晋升他的爵位。被张大人坚决的推掉,“张爱卿,你怎么能带贾恩侯退掉爵位呢?”圣人不解。

    “回禀皇上,不是老臣看不得贾侯爷好,实在是受人所托,只好为之。”

    “哦,这么说来是贾恩侯自己不想要爵位喽。”圣人眯上了眼睛。

    “回禀皇上,叶公公和刘大人回京的时候,贾侯爷托二位给老臣带了一些土豆和一封书信,书信的内容提到,如果皇上在朝会上提到要给他晋封爵位的话,拜托老臣一定要帮他推掉,贾侯爷还说上次是因为以前他不争气,有负圣人和先人的厚爱和心愿,皇上晋封他爵位的时候,就厚着脸皮了受了。,本来他也没做什么大事,只是做些分内的事,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却要受如此大的封赏,实在是受之有愧,如今他对的起先人的心愿,也依旧没有做什么大事,当不得皇上的重赏……。”张大人无奈的说着,其实他也想不明白贾赦到底在想什么。

    圣人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诸位大臣,缓缓说道,“好一个分内之事。不愧是忠臣之后,朕喜欢这样的臣子……。”圣人的一番话说的一些大臣羞愧难当。好像他们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随后圣人的一道圣旨发往留县,爵位原封不动,但荣国侯的爵位由每代降级袭爵改为世代罔替,这可是比晋级国公爵位还让人眼红的。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荣国侯贾恩侯发现利国利民的良种……。”叶公公是看着圣人亲自写的圣旨,他也见证着贾赦是怎么从一等将军变为侯爷的。心里暗叹,傻人有傻命,一个在家里不受母亲待见是袭爵长子为了逃避母亲的偏心眼,举家外任,没想到能运气这么好,接连两次发现高产良种,还培育成功,这份功劳可是谁也抹杀不掉的。

    日后就是回到京城,相信也每人敢瞧不起这位昔日的纨绔。

    圣人对贾赦还是厚爱的,对贾赦和荣国府的事查的一清二楚,知道一家子为什么要外放任个小县令。

    原主邢慧,嫁给荣国府一等将军贾赦,不错是贾赦。一个和原主一样悲催的人物。原主邢慧在新婚的第二天就因夫君的不重视,暗自伤心,灵魂缺失,晓晓就这样成了荣国府的大太太。一个不受宠的大太太,带着少的可怜的嫁妆,这还是邢家的大部分家产。

    坐在窗前,晓晓回忆着红楼里面的一些人物情节,我可不是原主那小气巴拉的样子,我也不是原主那没用的软骨头,现在的我还很年轻,离悲催的未来还很远,我还可以做出改变,即使我不能改变贾家的命运,我也可以改变原主的命运。

    嗨,想辣么多干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不想循规蹈矩的做贾家媳妇,还是要随我心才好。

    关好窗户,回到床上,凝气打坐修炼。

    天刚刚破晓,外面的丫环们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王善宝家的站在大太太的房门前,敲响木门,“太太,该起床了。”晓晓坐起身来,心里是满心不悦,七早八早的起这么早,太烦。(以后改称邢慧)

    “嗯,进来吧!”邢慧站在衣笼前,给自己挑选衣服,好不容易挑了一件浅蓝色衣裙穿在身上。对着铜镜照着看了看,还不错。身着浅蓝色的长裙,裙裾上绣着点点红梅,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将一头青丝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支梅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

    王善保家的陪着邢慧去给贾母请安,邢慧现在住的是马棚边上的东院离主院荣禧堂有不小的距离。一路慢悠悠的走过去,看看闻名天下的荣国府到底是个啥样?这一路走来,荣国府不愧为名满天下的国公府,这虽然不是十步一景,但是这府里景色还是不错滴。

    邢慧到荣禧堂的时候,已经坐满了荣国府的大小主子。邢慧走上前给贾母行了一个礼,“给母亲请安。”贾母半天也不叫邢慧起身,这样半蹲着比跪着还累,贾赦看见了也没有知声说一句,看来他不是不满意贾母给他做主娶的这个小门小户的女人,而是很不满意。很好,等着瞧吧您呢?

    贾政夫妻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王氏捂着嘴在一旁偷笑。

    邢慧也不等贾母叫自己起身,就故意摇摇晃晃的要晕倒过去,还不等边上看戏的,和贾母说话,邢慧就突然晕倒在地上了。

    邢慧为了晕倒逼真,还逼出许多虚汗,一脸煞白的样子,这可把贾母吓着。她只是想冷冷邢氏,立立威,可谁能想到,这个没用的才这么会儿就晕倒在地上。

    贾赦就是再寡情,也不可能看见自家夫人晕在地上不管。

    荣禧堂一阵慌乱,贾赦大声叫人,“快,来人去请大夫。”自己抱着邢氏会东院,这叫什么事啊!

    邢慧回到自己房间的床上,心里很是解气,让你不出声,抱我回来,累死你丫的。

    贾母这时候也正在生闷气,自己还没有立威成功,这个没用的就晕了过去,这要是让别人知道,还不得说自己不慈。

    东院的主母屋里,贾赦坐在椅子上等着大夫,他仔细打量着床上的继妻,他是第一次认真瞧自己的继妻,长得清秀,眉眼之间有股子灵气,清丽脱俗。

    这样细看,还真的讨厌不起来,他细想自己比邢氏大七八岁,自己也不委屈。邢氏也没做错什么,自己还是要对人家好一点(说白了,就是见色心善而已)。

    王善保家的在院门口接到大夫赶紧引到大太太屋里。

    刘大夫是刘太医的侄子,来年考太医院,他医术精湛。他常年给贾府的主子看病。

    贾赦起身迎了迎刘大夫,刘大夫走到床前,拿出帕子搭在邢慧的手上,仔细的诊脉,片刻才道,“贾将军,贾夫人是气急攻心,没大事修养几天就好了,我给开个调理心脉的方子,喝几天就好。”刘大夫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这是她故意营造的病理。

    刘大夫刷刷的写下方子交给旁边站着的丫环。

    “谢谢刘大夫,这趟麻烦了。”贾赦递上准备好的诊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