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火之王 第七百九十四章 急救

时间:2018-04-01作者:观星梦青冥

    如果是涉及到家里其他人,不管是多好的关系,同事和上司面前,胡芸芸从不会提这些,但如果是肖扬,她总是忍不住要炫耀几句。

    “要说钱,我真不知道我老弟有多少钱,我估摸着他自己都不清楚,标准的年少多金,可惜他都有小孩了,不然我觉得冉冉倒是挺适合他的。”

    冉冉就是上司的女儿,二十二岁,还在读大学,她见过几次,挺漂亮的一女孩子。

    “有小孩了还说。”上司摇头苦笑,“我家冉冉又不是嫁不出去。”

    “这不是嫁不嫁得出去的问题啊。”知道肖扬最起码还要半个小时以上才能过来,胡芸芸一下子也不急着离开了,干脆坐了下来,“我老弟长得又帅,还孝顺,最关键的是有钱有关系,他私人飞机都好几架,京城大内都随意进,这样的人,全世界你能找出几个?”

    上司这下也没什么事,而胡芸芸一直对家里的情况忌讳莫深,难得她有兴趣说起自己的家人,他也有了一丝兴趣,一边喝着茶,一边听着。

    “私人飞机好几架、大内随意进?”

    “咳咳……”他顿时被茶水给呛到了,之前只知道自己这位手下来历很不简单,但他绝对没想到她一个老弟就这么牛,一年多来,别的不说,她绝对不会吹牛这一点他还是了解的,不过这样一位大牛,怎么国内没听说过?

    胡芸芸看到他的异常,意识到自己今天过于兴奋,说得有点太多了,于是讪讪的笑了笑,“老贾,今天我话有些多了,你当做没听到行不行?”

    好不容易呼吸顺畅了,老贾指着胡芸芸哭笑不得的说到:“好你个小胡,你老弟手指缝里面漏一点就够你用半年了吧?平时加班半个小时你就嚷着我算加班费,你真够可以的啊。”

    他是个聪明人,国内无论什么是商还是政,都讲究的就是关系,他能够允许胡芸芸在他面前用平等的姿态说话是为什么?不就是知道胡芸芸的来历不简单而有意交好造成的?今天这些话,足够证明胡芸芸的家庭不简单,甚至他想到三十多岁的欧景天能成为市长,是不是胡家或者他这个弟弟的作用,体制内的人,谁不想往上爬?

    这种关系,自己一个人知道就行了,让别人知道了,那就可能不再是自己的关系,所以他很聪明的暗示自己不会多嘴。

    胡芸芸自然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理直气壮的回答:“那是我的劳动所得好不好?为什么不能要,再说我可是他姐,总不能老问他要零花钱啊,我还得攒嫁妆钱呢。”

    “行,这理由够了,你赶紧去接你弟吧,记得手头上的事安排一下啊。”

    “都已经安排好了,那我走了,等下我送我弟去机场就从他飞机上顺瓶好酒来,不过你记得你自己说过的话,否则的话我告诉嫂子你在外面找小蜜了。”

    老贾顿时哭笑不得,“好,好,出你嘴,入我耳,没第三个人在这里,这总行了吧,别给你嫂子添麻烦了。”

    “那得看你表现,明天见。”

    肖扬可不知道胡芸芸拿自己在上司面前炫耀了一番,因为他遇到了堵车。

    路上本来就车流量大,等到发现堵车,后面一长溜的车跟了上来,让他们的车想后退也不行了,看着前面跑来几人各自向被堵的车询问着什么,他就意识到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故,于是和司机打了声招呼,下了车。

    “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正好有个人跑了过来,他连忙问到。

    “有人砍人,已经被砍伤几个了,快点跑。”

    砍人?大白天的这大马路上砍人?肖扬脸色有些古怪,怎么好像自己还在非洲一样?来不及多想,他朝司机喊了一声,马上向前面跑去。

    百米的距离,十几秒的时间而已,跑到路口,就看到旁边的人行横道上面躺着两个人,身上到处是鲜血,一动不动,稍远处的路口中央一个人正在爬着,裤子完全被血浸透了,路上一长溜的血迹。

    “首长,那边。”这时候司机也跑了过来,他指着南面街道喊到。

    肖扬转头看去,就看到一辆巡逻警车停在一个店面门口,想来是砍人的人进入了店铺里面,他扫了一眼,从身上掏出枪来,转头问司机:“老刘,会急救吗?”

    老刘摇了摇头,倒是指了指他手中的枪,“会这个,而且还算可以,不比一般的特警差。”

    肖扬马上退出*,从中间退了几颗子弹出来换了个顺序之后重新装了进去,然后递给老刘,“最多击发四颗子弹,剩下的是特种弹,会误伤人。枪和1911差不多,会用吧?”

    老刘马上接过去看了看,退出*,拉动了一下套筒,又打了一下保险,来了一次空枪击发,“没问题。”

    “好,那你赶快过去,见机行事,善后问题我到时候和谢司令去说。”

    “是。”老刘敬了一个礼,把枪揣进口袋,往南街店铺跑去。

    顾不上周围有人在看着,肖扬马上跑到人行道上,用手探了一下躺着的两人,发现脉搏都很微弱,然后快速了一下两人的伤处,发现两人伤得太厉害,摇了摇头跑向路中的那人。

    “别动了,越动死得越快。”跑到伤者面前,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伤到大动脉了,不然的话,地下绝对不会有那么多血,所以他马上伸手按住了还在爬动的中年人。

    中年人脸色苍白,一看就是典型的失血过多,不过神志倒是还很清晰,听到肖扬这么说,他张嘴说到:“我怕死,也还不想死,下个月就是我女儿出嫁的日子啊。”

    “这么想就对了。”肖扬轻笑一声,从身上掏出匕首,一刀就划破了他的裤子,又从身上掏出微型急救包,“跟我说话,你现在失血有些多,如果不止血的话,很快就会休克,按照现在这路上的情况,你还真不一定能等到救护车来。”

    中年人穿着挺讲究的,却不知道怎么就一个人,听着肖扬这话,心里有些急,但又有些想笑,“医生不是应该给别人希望,说些好话的?”

    肖扬倒没想到嘴里说怕死的人现在能有心情说这样的话,顿时笑了起来,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找到他大腿上的伤处,脱下自己的上衣把他腿上的血迹抹干净,发现出血点并不是特别大,心里松了一口气,一边说到:“我可不是医生,只是懂点急救,你看我手上的东西就知道了,哪个医生带这玩意的,有个好消息,你的出血点不是太大,我给你注射点吗啡,然后给你处理一下血管,救护车来得快一点,你的命就保住了,不过我的手法可比不上医生,你可要有心里准备。”

    中年人看了一下四周:苦笑道:“没有你动手,我肯定死定了,你动手了就是有希望,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都是要感谢你的,你放心,我的手机没坏,我可以把遗言留下来。”

    肖扬一扬手,把吗啡注射了进中年人的身体里,然后用军刀把裤子划成一条条编成一条绳子,绑在了他大腿伤处,笑道:“你这人挺有意思,不过我还真不怕找麻烦,我不在国内混,本来就打算回去了的,你家人有想找我麻烦的也找不到啊。”

    “小兄弟在国外当兵?你这些家伙可都是军用货,而且一般人可不会把这东西随身带着。”中年人没敢看自己的大腿,只是侧着头看着地面,肖扬到底做了些什么,他都不清楚。没办法,他心里真是怕,只好借着说话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你还认识这些东西?不错啊。不过我不是当兵的,但和当兵有些联系,算是经营军需品吧。”吗啡很快发挥作用,肖扬检查了一下瞳孔,发现没什么异常,顿时放心了下来,吗啡也是有副作用的,说实话,他对中年人用这个,是有着一定的危险的,不过危险肯定比不上失血休克而已。

    用膝盖压住中年人的上半身,他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向伤口探去,好在伤口比较宽阔,让他一下就找到了破裂的血管,用急救包里面特意准备的线夹直接把血管给扎了起来,整个急救工作算是完成了。

    “好了,血管我给你扎了起来,等救护车来了,你和医生说一声,做个小手术然后再输点血,十天半个月之后你就活蹦乱跳的了,那边还有事,我就不管你了,反正今天不热,你就躺这里吧。”搞定收工,上衣全部是血,根本不能要了,他直接用没沾血的一边把手擦干净,就准备离开,南街那边没听到枪响,也不知道怎么个情况了。

    “方便留个电话,救命之恩,定当报答。”中年人连忙喊道。

    “定当报答,你以为这是古代呢,算了,顺手而为。”肖扬哪里想要他什么报答,叮嘱他不要乱动,然后抓着上衣,往南街跑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