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 第一章 月光

时间:2018-04-02作者:蚩尤旌旗

    “桑儿!”卢西恩撕心裂肺的惨嚎声响起,他多想上前,替她挡住那从天而降的阳光,可是锁在他手脚上的银链限制了他的力量。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人,怀着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面前,被太阳活生生烤成焦炭。

    “啊!”一个被绑在木桩上的女子痛苦地惨叫出声,头顶的石板被打开,阳光透过缝隙射下来,在她身上灼出一个个黑色的深孔。可是身体上的痛苦,怎么能和心上的痛苦相较一二。原本疼爱自己的父亲是要杀自己的人,而自己的孩子才刚刚成型,甚至没看过这个世界一眼,没有呼吸过这个世界的空气,没触摸过鲜花,没有拥抱过他的父母,就要随着自己死去。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不论你是谁,只求你救救他,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行。”作为一个母亲,她不会放弃任何可能拯救孩子的机会,哪怕是最没用的祈祷。

    “如你所愿!”一个温和的男声响起,然后眼前的阳光一暗。原本炽热的阳光,就像是被过滤了一样,化作了夜晚清凉的月亮,抚平了她身上的创伤。

    而在另一边,卢西恩终于挣脱了银链,一爪抓断绑住索尼娅的木桩,抱着她跳下了窗外的深坑。

    刑堂外的维克多还未走远,听着自己女儿发出的惨叫声,他心里一抽,脚上却毫不停顿地走过。周围的吸血鬼看在眼里,不禁纷纷感叹长老的冷酷,平添了一份畏惧。

    可是当惨叫声停止的那一刻,维克多眼睛里却一阵发胀,似乎就要落下泪来。只是可惜的是,成为了吸血鬼这么多年,早就没了眼泪这种东西,想哭都哭不出来。他继续面无表情地向着前走,我的女儿,你这就永远离我而去了吗?我还清楚地记得,当你出生之时,我抱着小小的、柔弱的你,你用手握住我的大拇指时的柔软,我曾经以为自己会死在你的前面,但是终究是我亲自杀了你!

    随后一阵激烈的喊杀声传来,一个身着黑色铠甲的士兵上前报告,“长老,卢西恩带领狼族叛乱了!”

    “什么?”维克多大吃一惊。

    ……

    不知是多少年前,有一个人类领主的领地,爆发了空前的瘟疫,死伤无数,哀鸿遍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位领主本身,却在感染瘟疫之后活了下来。非但如此,他还发现,自己拥有了免疫任何疾病,以及不再衰老的能力。这就是世间不死族的源头——亚历山大·柯文纳斯。

    柯文纳斯领主有三个儿子,也继承了父亲的血统,拥有了神奇的血脉。不过,其中的两个儿子,发生了一点意外。

    一个儿子,威廉,被狼咬伤了,化作了一个失去理智,只知道疯狂破坏的白色巨型狼人。他的咬伤具有很强的传染性,被他咬了的人,也会一样变成失去理智的狼人。

    一个儿子,马库斯,被吸血蝙蝠咬了,成为了世界上第一只吸血鬼。从此,终生都得生活在黑暗里,因为太阳会让他灰飞烟灭。

    唯有小儿子罗文(不知道这人叫啥名),作为纯正的不死血统,并未选择如父亲一样长存世间。而是正常人一般,娶妻生子,最后安详地死在子孙环绕之中。

    狼人威廉实在是太暴虐了,每天都有无数人丧命,或者是转化为一样没有理智的狼人。值此危难之际,人类自然也有英雄挺身而出。他将狼人牢牢地挡在领地之外,军队四处出击,消灭了一个又一个作乱的狼人,取得了节节胜利,他就是维克多,人类的英雄领主。可是很快,维克多就失败了,不是败给了狼人威廉,而是时间。

    有命咸归于死,这是每个生灵出生就必须面对的命运。生老病死,是自然运转的规律。垂垂老矣的维克多,失去了清醒的头脑,健康的身体,在病床上等着死神的降临。失去了维克多的领导,军队很快被狼人拆了个四分五裂,更多的狼人产生了。

    这个时候,马库斯来到了维克多的床边。以对抗狼人为条件,马库斯把维克多转化成了第一个血族。力量和智慧,再次回到了他身体里。维克多将自己的军队整个转化为血族,牢牢地抓住了吸血鬼世界的大权。成建制的吸血鬼,轻而易举地抓住了所有狼人,贬为苦力。只除了一个狼人,那就是狼人始祖——威廉。

    为了抓捕威廉,吸血鬼一族最精锐的战士死了八成。愤怒的维克多当即就要决定处死威廉,但是马库斯撒谎说,威廉一死,所有狼人都会跟着死去。不想失去苦力的维克多只得改变了主意,决定将威廉囚禁起来,永远不见天日。马库斯请求维克多别那样干,但是却因为没有在血族掌权而失败。

    能工巧匠为白色狼人始祖量身打造了一个铁笼,能够封锁住他身体的每一个发力的地方,保证他绝无可能越狱而出。然后,这个铁笼被血族们秘密运送至极北苦寒之地,沉在一个深深的黑暗洞穴里面。这个位置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是血族的核心机密。

    血族成了胜利者,他们在黑夜里对月而歌,宴会不断,庆祝这一伟大的胜利。

    岁月变迁,血族开始形成稳定的掌权组织。三大长老维克多、艾美丽亚以及马库斯,轮流掌权,每个人执政二百年,然后进入沉睡,唤醒下一个长老。

    狼人一族,始祖被囚禁,自身也沦为了吸血鬼的阶下囚,日复一日地干着沉重的苦役,生活的苦不堪言。最开始的狼人,都是狼头人身,毫无理智,只知道破坏。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越来越理智,也越来越清醒。终于有一天,狼人族诞生了一个看起来和人类毫无区别的婴儿,这就是卢西恩。

    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形狼人婴儿降世,渐渐取代了原本的狼头族人。他们可以和人类正常交流,可以在日光下行走,渐渐地成为了血族们在日间的保镖。

    作为首个出生的人形狼人,卢西恩在族民之间拥有着崇高的声望,成为了隐形的族长一样的人物。而他也不负这样的期望,在他的暗暗操作之下,狼人们的实力隐秘之极地提升了数倍,可以摆脱吸血鬼们钳制,获得自由。可就在准备反抗的前夕,发生了一件万分要命的事情,一个吸血鬼和一个狼人相爱了。

    不得不说,这烂熟而狗血的桥段,实在是发生地太过轻易了。他们也知道,这段感情是多么的要命,所以保密工作也做的非常好,确实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时光。

    世上曾经有人说过,绝对藏不住的三件事情:咳嗽、贫穷和爱情。两人的感情很快被女方的父亲发现,这个父亲自然就是吸血鬼三大执政长老之一的维克多。这个爱情故事的女主角,就是他疼成眼珠子的女儿——索尼娅。而男主角,是狼人族的头子——卢西恩。

    维克多那个生气啊,自己的女儿居然爱上了一个狼人,一个高高在上的血族,居然被一个奴隶给玷污了。他立刻强硬地分开这两人,不许彼此见面,然后将卢西恩用纯银打造的枷锁,囚禁了整整两个月才放出来。跟血族一样,狼人族有个致命的弱点,纯银可以轻易地杀死他们。

    维克多本打算将这个事情压下,冷处理。他唯有这么一个女儿,平日里疼的跟什么似的。到底有多疼她呢?说个具体的事情让各位感受一下。

    在囚禁狼人始祖的监狱打造完成之后,一共有两把钥匙。一把,被维克多放在了自己的体内。而另一把,则是作为三大执政长老的权力象征,时刻带在身边。按理说,这样的东西是不会轻易离身的。可是维克多把这个钥匙,给女儿做了个项链,挂在了索尼娅的脖子上,嗯,脖子上。

    的亏马库斯已经睡了,不然指不定闹出什么事来。

    事情到了这一步,维克多本以为事情结束了,谁知道,更严重的事情才刚开始,索尼娅怀孕了!

    这可是大罪,血族们自视甚高,为了保持血脉的纯净,只和本族结婚生子。通过初拥发展的血族,被称作血裔,视为不洁者。任何和外族生有混血儿的人,一经发现,立刻判处火刑(也就是把一个吸血鬼放在太阳下暴晒)。

    维克多想直接杀掉这个孩子,保住自己女儿的命。可索尼娅不愿意,她也不认为两人真心相爱有什么错误。于是,她在吸血鬼长老会面前,陈述了自己的观点。

    所有的长老,以森森的目光看着她,哪怕是她的父亲。最后,她被自己的父亲判处了火刑,而且当着卢西恩的面执行。

    行刑前,维克多极尽能事地折磨卢西恩,以此掩盖自己的丧女之痛,最后才在自己女儿的哀求声中停了下来。

    头顶上的石板一层层打开,光明一点点顺着缝隙倾泻而下,照射在索尼娅的身上,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碰见卢西恩的晚上,满月将大地照的一片光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