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 第二十二章 弑父和疑惑

时间:2018-04-02作者:蚩尤旌旗

    而在夜晚的伦敦,在听了外出打探的死亡行者打探出来的消息之后,马库斯立刻敏锐地发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是一条他已经渴望已久的线索,关乎某个重要的人的下落。

    直接一手拧断了传递消息的死亡行者的脖子,马库斯没带任何血族士兵,在远离古屋的一个地方,展翅飞上了天空,向着港口的一艘军舰飞去。

    “长官,有东西在从空中急速靠近我们。”一个士兵看着雷达扫描出来的结果,向着亚历山大·柯文纳斯问道:“是否击落?”

    “不,别管它。”亚历山大·柯文纳斯闭上了眼睛,“现在,你们先出去一会儿,我需要一些私人时间。”

    “可是,长官……。”旁边一个知道内情的军官担忧地说道。

    “没事的,下去吧!”柯文纳斯坚决地命令道。所有的军官和士兵,在敬了一个礼之后,依次退出了船上的作战室。几分钟过后,一道黑影闪过,亚历山大的椅子前面,突然多了一个人。

    “马库斯!”亚历山大·柯文纳斯看着自己已经一千多年没有见过的儿子,脸上却没有半点父子重逢的喜悦,而是充满沉重。

    “怎么?父亲,看见我,你好像不太开心!”马库斯冷酷一笑,“我成了一个吸血鬼,就这么让你蒙羞么?”

    “决定人价值的,不是他是或者不是什么,而是他做过或者没做过什么。”亚历山大·柯文纳斯回答道。

    “啊!”马库斯恍然,“你还抱着那套,吸血鬼和狼人是人类的一部分的老调子,你认为我们不应该狩猎他们。”

    “你们是人类,你和威廉都是,你们曾经是、现在是,未来也会一直是。”柯文纳斯沉痛地劝道:“别再做那些关于世界之主的梦了,好好地带领你的族人们繁衍下去吧!”

    “人类?”马库斯脸上出现了一丝嘲笑,“你把我们,和那些短命的低等种族放在了同一个位置上?我睡一觉的时间,一个人类可能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你竟然说我们是人类。”

    “或许我们曾经是吧,但是我们现在,是高贵的、永生的血族。”马库斯看向自己的父亲,“承认吧,父亲!我们早已经不是人类了!我们的力量更大,速度更快,活得更久,人类这个族群,只是作为我们的食物存在而已。”

    “现在,你可以决定,是成为我们的一员,还是站在我们的对立面。”马库斯银蓝色的双眼冷漠之极,“对于我们的敌人,我们一向都毫不容情。”

    亚历山大·柯文纳斯悲哀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或许我当初就不应该继续活着,要是像罗文那样,把自己当成正常人一样,就在儿孙的环绕中死去,是不是也是一种美好的结局?”

    “看来你终究还是决定了,你要当人类。”马库斯残忍一笑,“那么我就要向你借一样东西了!”

    ……

    在地球的另一端,正是正午时分,苏云坐在那个名叫金的女子家的沙发上,以一种打量着食物的眼神,打量着那只胆大包天,不知道回传消息的苍鹰。格雷浑身羽毛炸起,抖成一团,脑袋整个埋进了翅膀下面,别提多怂了。

    突然,苏云抬头,整个本源之海突然之间暴走沸腾,有如煮沸的开水,失去了所有的平静和秩序。一种只能用感觉探知的奇异光芒,在从佩恩的身上缓缓地流逝。苏云知道,这是来自先祖的庇护,这样看来,亚历山大·柯文纳斯步入了死亡的怀抱了。

    “抓住我的手,跟我呆在一起。”苏云对着佩恩说道。佩恩看苏云的脸色,就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了。不敢多嘴再问什么,连忙抓住苏云的手。金端着一盘子刚出炉的饼干,正从厨房里走出来,就看见佩恩抓着苏云的手,消失在了一片银色的漩涡之中。

    格雷振翅而起,向着打开的传送门扑去,被苏云一弹指打飞了,“自己飞回去!”

    “唳!”格雷一声长鸣,直接撞破了起居室的窗户,飞向了远方。

    “啊~!”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金,尖叫着跑出了自己的房子,估计是把这次的事件当成闹鬼啊之类的灵异事件了。

    这一次的传送过程,涉及到半个星球,苏云完全是靠自己多年积攒的能量,才撑过了这么长的一段传送距离,只是过程相当的不愉快。以佩恩这样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来说,感觉都有些承受不住周围空间能量的撕扯。

    浑身一松,苏云已经带着佩恩,回到了银塔之中。感知到索尼娅正在塔下的入口处焦急地走来走去,每次她想靠近门时,都有一层白色的结界显现出来,阻止着她的前进。

    “迈克,到塔下去。”苏云的声音化成了一缕风,在塔内的每个角落游走着,他则是直接拉起摊在地上干呕的佩恩,再次传送到了索尼娅的跟前。

    挥手解除了被激发的防护结界,苏云递给索尼娅一个银色的徽章,“以后有急事的话,可以通过这个联系我。”

    “就在刚刚,我感觉到了一种非常强烈的悲伤,一种毫无来由的,像是失去了某个非常重要的人的悲伤。苏先生知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索尼娅接过徽章,急切地说道。

    “佩恩呢?佩恩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苏云没有急着回答索尼娅的问题,而是对着还趴在地上的佩恩问道。

    “呕~,我什么都,呕~,没感觉到。”佩恩回答道,趴在地上吐了个天昏地暗。

    “佩恩怎么了?”索尼娅看见儿子一直吐,连忙上前扶起他,替他顺气。

    “没事,轻微的超远距离传送后遗症,半个小时就好了。”苏云看向匆匆跑来的迈克,对着索尼娅说道:“你问题的答案,等我问过一个人之后才能确定。”

    “迈克,你刚刚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苏云问道。

    “这个,还真有,”以一种惊奇的目光看了苏云一眼,“就是突然之间很压抑,很悲伤,好像……。”

    “好像有某个亲近的人死去了。”苏云这下可以肯定了,亚历山大·柯文纳斯一定是死了。而且这个世界上,和他有血缘上的牵连的人、吸血鬼或者狼人,都会感觉到他的逝去。

    “对,就是那种感觉。”这次迈克彻底地服气了,这就是法师,可以拥有很多不同寻常能力的法师。想到自己将会成为其中的一员,即使是他,也不免有些小激动。

    “就在刚刚,”苏云看着眼前的三人,“你们血脉的源头,世界上的第一个真正的不死族,死去了!”

    “亚历山大·柯文纳斯?”佩恩和索尼娅大惊失色。

    “亚历山大·柯文纳斯!”苏云冷冷地说道,“而且,是死在他的亲生儿子手中。现在,马库斯拥有了世界上第一份不死族血液的纯净样本,他们很快就会攻克吸血鬼害怕太阳这个问题,狼人估计是要倒霉了。”

    看了佩恩一眼,苏云转身回了高塔。关于卢西恩有性命危机这个事情,苏云告诉了佩恩,救不救是他自己的事。其实,苏云有一种很明显的感觉,那就是无论佩恩是否去救卢西恩,卢西恩都会死,甚至会是佩恩去救卢西恩这一事件,导致卢西恩死亡。这种死亡预知,给苏云的感觉,并不是十分的突兀和黑暗,而是一种自然而然,就好像春来花开,夏去落叶一样。每个凡人都会死,不论是狼人还是吸血鬼,这是他们自一诞生起,就注定走向的命运。

    这种不可改变的命运的感觉,让苏云的心里非常压抑。如果万事万物都注定毁灭,一切的辉煌都注定落幕,那么何不安贫乐道,平静地度过这一生呢?那么努力和拼搏,还有意义吗?

    “你很疑惑!”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苏云一怔。不知什么时候,周围的环境已经在无声无息间,被变成了一种死寂的灰白色,一个让苏云熟悉的身影正静静地站在窗户旁边,温柔地看着他。

    “是你!”这一次,神秘而不知名,但毫无疑问掌握着死亡相关神职的女神,穿着一身华丽繁复的冕服,半透明的黑色面纱,从脸上一直垂到脚下。只有一双装满了星辰光辉的双眼露在外面,充满了一种神秘的美感。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人,正安静地站在她的身边,依恋地看着她。

    “这一次死亡的人有些特殊,所以我亲自来接。路过这里,就想来看看你,你似乎有些烦恼?”神秘女神温柔地问道。

    虽然苏云心里一再地提醒,对方是个实力深不可测的危险人物,但是这时候还是轻易将自己的问题讲了出来。

    “哦!”女神微微弯了眉眼,“这个问题,古往今来,无数种族,无数的英雄、哲学家,都遇到过,但是却没有固定的答案。”

    “我不会告诉你问题的答案,因为那是我的答案。”女神走近了苏云,将手伸到苏云的面前,“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死亡是什么样子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