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 第二十九章 来袭和长成

时间:2018-04-02作者:蚩尤旌旗

    这个处理办法很简单,就是一剂魔药,一剂以柯文纳斯血液为主要材料的魔药。这剂魔药服下去之后,会使人身体内属于柯文纳斯的血脉沸腾,和世界本源发生极大的反应,从而发生一场魔力暴动。成为一个巫师预备役。

    但是,这种药剂的成功率可不是百分之百,而是不足半分之五十,更大的可能,只是会提纯一下服药人体内的血脉,让他活得更久一点而已。所以,不论这些人的训练成果如何,结果只能看他们的运气了。

    不再关注佩恩的授课,苏云开始了这些被他称为“燃血药剂”的制作过程,两百多份药剂的制作,也要花一阵子的时间了。至于狼人和吸血鬼,为了防止他们没事做,多生事端,苏云让索尼娅和佩恩给他们各自安排了任务,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养活自己,并且替苏云收集一些普通人搜集不到的法术材料。比如高山之巅生长的草药,或者海底的海沟里才有的稀有植物。

    这样,在所有人都有事可做的情况下,整个高塔开始了一个发展的时期。

    首先是狼人和吸血鬼的生存问题,狼人好办,有肉就很好打发。麻烦的是吸血鬼,他们可是必须靠着血液才能生存的,总不能让他们每夜去山林里打猎吧!人少的时候还好,人多的话,怕是会造成物种灭绝,惹出更大的麻烦。

    最后,索尼娅想到了一个办法,斥巨资将在这座小镇里建立一个大型的血液分析中心。同时,狼人们开始在暗中,向着外面渗透势力,达到完全掌握这座小镇的目的。

    感谢吸血鬼一族千年来的积累,大量的财富汇集到这个小镇,让小镇变得越来越繁华,吸引了人类政府的注意力,开始了一系列的扶持行动。比如优越的户口迁移条件,更加低廉的商业税收等等。总之,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在黑暗势力集中的同时,也在以极快的速度发展壮大着。这在某种程度上,掩盖了狼人和吸血鬼们向着这里汇聚的行为,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在某一天晚上,索尼娅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没错,她现在是那家大型血液中心的主管,每天按时上班下班。不光她如此,就是吸血鬼里的很多人都是如此。这个血液中心的人员很固定,几乎不从外面招人。

    独自一个人走在昏暗的小巷中,索尼娅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真的有人要来劫财劫色,倒霉的只会是对方。

    “呼呼!”一阵风声从索尼娅的头上传来,抬头一看,一个蝙蝠脑袋的怪物,正扇着翅膀悬浮在空中,双手抱胸,冷冷地看着索尼娅。

    “马库斯!”索尼娅心里一紧,立刻加快速度向着高塔冲去。

    “天真!”马库斯残忍一笑,翅膀一扇,拉出几个变幻的残影,轻而易举地挡在了索尼娅的身前,一脚踢在了她的脚踝处。“咔嚓”一声脆响,索尼娅脚下一软,登时倒在了地上。

    将翅膀收回了身体中,马库斯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向着艰难移动的索尼娅走去。

    “没想到,你这个玷污了吸血鬼一族声誉的女人,竟然还活的好好的,”马库斯眼睛一扫,看到了索尼娅右手中指上的戒指,“竟然还妄想成为长老,凭你也配!”

    马库斯其实来到这座小镇已经好几个月了,只是慑于苏云和佩恩的魔法,一直不敢大张旗鼓的行动。至于他的目的,很好猜,自诩为世界未来之主的他,在吃了人类这么一个大亏之后,怎么会让人类好过呢?只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很难对人类世界造成什么大的伤害,小打小闹又不足以泄他心头之恨。很自然的,他将主意打到了自己另外一个兄弟身上——世界上的第一个狼人,威廉·柯文纳斯。

    再被一匹狼咬伤,成为了一头纯白色的狼人之后,威廉·柯文纳斯失去了所有的理智,跟疯狗一样见人就咬。偏偏他的咬伤极具感染性,任何被咬伤的人类,都会在短短时间之内成为跟他一样失去理智的狼人。当初就是狼人作乱,维克多接受了马库斯的邀请,成为了吸血鬼的一员。整个吸血鬼一族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把这个怪物捕获,将之关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监狱。这个监狱就算是吸血鬼的力量,也是极难打开的,必须要有两把钥匙才行。

    一把在维克多自己的身体内,而另外一把,则在几百年前,被维克多给了自己宠爱的女儿,最后被索尼娅当做定情信物给了卢西恩。卢西恩死后,佩恩从自己父亲的身体上,取走了两样东西。一是代表着狼族首领的戒指,而另一样就是那把钥匙。为了纪念死去的爱人,索尼娅再次把这个项链挂在了脖子上,这也导致了他被马库斯给盯上。

    维克多体内的那把钥匙,马库斯已经得到了手,现在就只差索尼娅脖子上这一把了。

    看到索尼娅佩戴的绿色戒指,马库斯心里充满了怒火。他一直不满自己作为这世界上第一个吸血鬼,竟然会被自己转化的吸血鬼,压在下面一千多年。没错,在吸血鬼的三大执政长老之中,权力最大的,始终是曾经身为人类领主的维克多,其次是艾美利亚,最后才轮到了马库斯。当初,马库斯想为威廉求情,让维克多不要囚禁他。但是被维克多毫不留情地拒绝,要不是马库斯急中生智撒了个谎,怕是威廉当时就被维克多搞死了。

    背上伸出两条惨白的翅骨,直接对着索尼娅的双手切去,要将她戴着戒指的手一并斩下。

    “嘭!”一道刺目的红光闪过,马库斯直接被魔咒撞开,狠狠地跌在远处。佩恩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站到了自己母亲的身前。

    在索尼娅遇袭的那一刻,苏云就有了感应,立刻通知了佩恩。佩恩一听说自己母亲有危险,火急火燎地就赶来了,刚来就看见马库斯要动手,赶忙一个魔咒将他远远地击退。

    “是你!”马库斯认出了这个混血儿,当初就是因为他,才导致他围剿狼人的行动功亏一篑。新仇旧恨加在一起,马库斯扇着翅膀冲了上来。佩恩挥着魔杖迎了上去,魔法和拳脚齐用,和马库斯战了个旗鼓相当。

    魔咒和灌注了极大力量的拳脚,很快就把周围破坏的一片狼藉,幸好这里已经靠近了银塔的范围,少有人至,不然怕是会暴露行踪。很快,又有了其他的吸血鬼来到了两人交战的地方。

    交战的两人同时打在对方的胸前,一阵“咔嚓”声连响,两人同时倒飞而出。

    “我命令你们,立刻杀了这个叛徒还有这个混血。”马库斯吐出一口鲜血,艰难地站立起来,对着赶来的这些吸血鬼命令道。这些吸血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动手。

    “你们这是干什么?反抗长老吗?”马库斯震惊地看着这些吸血鬼,为什么有吸血鬼会不听他的命令,敢不听他的命令。

    “我命令你们杀了他们,以我三大长老之一的权力。”他加重语气再次命令道。

    “你不是我们的长老。”一个修长的身影从吸血鬼中走了出来,“面对人类的时候,用自己族人来做挡箭牌的人,不配做我们的长老。”

    赛琳娜是在维克多的拼命掩护之下,险险地从人类的包围圈中逃了出来。她亲眼看见,马库斯在受重伤之后,随手抓过一个吸血鬼,吸干了对方的血液,用来恢复伤势。为了逃出去,马库斯至少吸干了十个吸血鬼的血液。对比战死的维克多,和抵抗至最后一刻被抓的艾美尼亚,马库斯根本就是个渣。

    “长老有长老的权力,可也有相应的责任,”赛琳娜嘲讽地看着马库斯,“我实在看不出来,你有什么负责任的行为。”

    “放肆!”马库斯怒不可遏,“我是你们永生的源头,血脉的始祖,要不是我,整个吸血鬼一族根本就不存在。”

    “所以我们就得永远给你做牛做马,在你受伤的时候,做你的血库吗?”赛琳娜尖锐地反问道。

    “能为我做出奉献,应该感到荣幸。”马库斯残忍一笑,“毕竟他们的永生来自于我,那么我收回来也没什么不对。”

    “我去你妈的荣幸!”赛琳娜直接挥舞着一把剑冲上前,向着受伤而移动不便的马库斯狠狠地斩了过去。

    马库斯和佩恩都受了极重的伤,再也发挥不出来原本的速度,被赛琳娜直接抓住一个破绽,剁去了他的左边翅膀。

    “啊!”马库斯一声惨叫,直接摔下,正好倒在佩恩前面不远处。

    佩恩抓住了这个机会,一个切割咒发出,从马库斯的脖子上面狠狠地切了过去。半边脖子被直接切开,鲜血像是泉水一样冒了出来,马库斯不断地挣扎着,四肢和仅剩的翅膀四处乱挥,喉咙里发出“咕咕”的闷响声。

    所有吸血鬼都面色复杂地看着这个三大长老之一的吸血鬼,在他们面前挣扎着死去,就好像看见曾经的吸血鬼一族的光辉的远去。未来,吸血鬼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