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 第八章 抢劫

时间:2018-04-02作者:蚩尤旌旗

    稍微思考了一会儿,吉布斯就答应了下来,“好吧,但是提前说好,我可以随意的离开,而且工资还是要日结的。”

    “没问题。”苏云满口答应道:“不过现在就有一个任务交给你。”他在吉布斯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然后拍拍对方的肩膀,在对方疑惑的眼神中离去。

    ……

    加勒比海被两个美洲大陆夹在中间,又多的是小的海岛群,各国殖民的商队经常要从这里经过,将兵和奴隶运往殖民地开垦,或者把收获的黄金、货物运回本国。因此,催生了一大批海盗,专门打劫这些运送贵重物品的船只。光是西班牙往本土运送黄金珠宝的舰队,就养活了不知道多少海盗。

    “疤眼”卢瑟就是这样一个专门盯着贵重物品下手的海盗首领,他手下一共大大小小十余条船,大的舰队是没什么办法,但是小一些的船队还是吃得下的。每一个凶名在外的海盗船队,背后都有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势力,为它提供着情报和补给。为什么不管运送货物的航线多隐秘,总是会碰到海盗,就是因为这个背后势力。这个势力,通常都是各个国家自己,他们颁发一张张的私掠许可证给属于本国的海盗,放纵他们掠夺着除了本国以外任何国家的财富,增加自己国家的实力和底蕴。不少的海盗船长通过掠夺,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利益,还会被国家封为贵族,成为上层阶级的一员。

    “疤眼”卢瑟的原名没有人知道,卢瑟只是他自己给自己起的一个名字。在他的左眼那里,被人狠狠地砍出了一道伤疤,整个左眼球全部坏死,成了一团白色的球状物,看起来既恶心又吓人。再加上这个人手段狠辣,凡是他所打劫的船只,从来不论老幼,无一活口。人们开始渐渐地称呼他为嗜血的“疤眼”,恐惧着他的残酷,也羡慕着他的成就。

    很快,一个十余条船的小型船队在托图加的港口那里靠岸,领头的船只上,一面印着一只没有瞳孔的眼睛的旗帜,正在海风中飘扬。

    “‘疤眼’的船队回来了,就在港口那里!”有人一声喊,大家都赶忙向着港口那里跑去,打算打听打听这个残酷冷血的家伙,这一次又抢了多少。每次当海盗们抢劫归来的时候,就是龟岛上面最忙的时候,他们忙着消化海盗们带来的财富。数不清的势力,在这里纵横交错,就像一只只盘旋在阴影里的兀鹫,打算就着海盗们带回来的腐肉,饱餐一顿。

    每次打劫归来的时候,都是海盗们最为荣耀的时刻,也是他们收获名声和财富的时候。所以,大海盗们,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向着围观的人显露自己收获的一部分。这既是炫耀,也是为了向外放出信号,让那些准备消化的商人提前估量一下自己的条件。

    首先,从第一艘船上下来了一个带着圆顶帽,身后还披着一件黑色披风的男人。但是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道从额头一直到耳际的伤疤,还有那完全看不见除了白色的左眼,正是大名鼎鼎的“疤眼”。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根雕花短杖,不时敲打着手心,看上去很是漫不经心。在他的身后,跟着的除了几个地位较高的海盗之外,其他的海盗全部两两一队,抬着一个木箱子。

    也许是港口修的不够平整,也可能是箱子太重。总之,有一个人在行进的过程中,脚下突然绊了一下,虽然他立刻就稳住了,但是箱子上原本就是虚虚盖着的盖子,一下子掉了下来,将箱子中五光十色的宝石,暴露在了太阳底下。

    “嘶!”所有看见的人都在吸气,虽然知道“疤眼”从来都不让人失望,但是这样的收获,还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所有人呆呆地看着那些散发着迷人光芒的宝石,眼睛都不会转了,而很多打算在这次的收获里分一杯羹的人,纷纷面色一变,这样的数量,怕是要所有人都联合起来才吃得下。“疤眼”是怎么搞到这么多货的,难不成他真的打劫了西班牙运送珠宝的舰队吗?

    吉布斯看着那些数量不小的宝石,也不由咽了一口口水,想到苏云让他做的事,他心里一阵没底。

    苏云让他做什么?苏云让他去打探今天来到托图加的收获最大的海盗船队,以及他们最后落脚的位置。苏云打算干什么,吉布斯不知道,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疤眼”的收获这么多,难道真的就没有人眼红,怎么可能?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得过手。凡是动过手的人,最后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心底里认为苏云肯定也会成为那些不知道下落的一员,但是吉布斯还是打算把这些消息告诉苏云,毕竟这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信息,随意一打听就知道。

    很快,吉布斯就带着消息到了和苏云约定的地方,将“疤眼”一行的收获,还有他们营地的位置,都告诉了苏云。像是“疤眼”这样有名的大海盗,在托图加都有他们自己的营地驻扎。平时都有人全副武装地守卫,就是为了防止有人钻空子。

    “冒昧地问一句,您打算做什么?”吉布斯到底还是不忍心看着苏云去送死,于是问道。

    “最近缺些钱花,打算找这些做无本生意的海盗们借一些来花花。”苏云直接了当地回答道,这些海盗反正也不是啥好鸟,苏云抢起来毫无心理负担。

    “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去,”吉布斯说道:“以前不是没有人打过这只海盗的主意,但是再多的人进去,都只能听见交战的动静,却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

    “我跟他们不一样!”苏云满是自信。

    “那些没回来的家伙,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吉布斯努力劝说道。

    “不用多说,你很快就会知道结果了!”苏云说完,就开始向着“疤眼”们所在的地方赶去。

    “唉!”吉布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可惜了看着这么精神的小伙子了,看来他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十分随意地走在路上,看似速度不快,但是很快就来到了“疤眼”的营地外面。这里是一个依山而建的大型营地,架起了一座座高高地瞭望塔,看着四面八方的动静。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把火枪,还是军制的。看来,“疤眼”的背后,就是某个国家了。

    向着大门走去,每走一步,苏云的身影就淡上一分,等他进入那些瞭望塔上的守卫们的视线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可见了。就这样光明正大地,苏云从重兵把守的大门处,直接走了进去。随意地跟上一个端着菜肴的侍者,苏云边走边打量着周围的布置。

    这里的守卫还真是严密,可以说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而且各个守卫的精神面貌高度凝聚,与自由散乱的海盗绝不一样。每个人佩剑带枪,应该是上过战场的铁血精兵。难怪那么多打这里主意的人,一个都没回去过。

    很快,苏云就跟着那个侍者来到了一处异常热闹的房间。推开门进去,可以看见里面乌烟瘴气,那些海盗们一边喝酒,一边在找来的女人们身上上下其手,甚至还有喝高了直接打起来的。

    从这些鬼哭神嚎地海盗们中间小心地穿过,侍者来到了更里面的一间房间,敲了敲门。

    在里面的人允许之后,小心翼翼地端着手中的菜肴,放到了那个独自一人享用的餐桌上,然后慢慢后退了出去。

    等到送菜地人退出去之后,一个黑色的影子突然出现在了餐桌的面前。正拿着刀叉慢条斯理地切着牛肉的“疤眼”,直接一甩手,手中的餐刀就朝着对方的胸膛飞了过去。

    “笃!”地一声,餐刀直接扎进了门里。“疤眼”已经掏出了自己怀中的火枪,作为厮杀多年的海盗首领,他一般都是枪不离身,哪怕是睡觉的时候也不例外。

    “嘭!”地一声枪响,伴随着一股子白烟,子弹再次穿过了那个黑色的身影,击在了后面的门上。看着毫无动静的身影,“疤眼”的心却渐渐沉了下去。随后的毫无动静的门,也证明了他的不祥预感。

    外面热闹的声音依旧传进来,没有丝毫变化,就好像是那么响的枪声,从来没有发出过一样。这个时候,黑色的身影那一片模糊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波动。莫名地,“疤眼”就知道对方在笑,得意的笑,倨傲的笑,就好像是在看着不自量力的蝼蚁对着巨人挑战一样。

    “去死!”火气上涌的“疤眼”,一口气射光了枪里的子弹。但是对方还是那样高高在上地看着他,一样地得意,一样的倨傲。

    最后发生在这个房间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具体的内容,但是很快,苏云就出现了吉布斯的面前,将一只装满了宝石的小匣子,扔到了对方的面前,“想办法帮我处理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