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 第十七章 女巫

时间:2018-04-02作者:蚩尤旌旗

    在这片大海上,是海军们的世界、海盗们的世界,是那些拿命去拼的商人们的世界,更也是男人们的世界。在这个时候,女人上船被所有人视为不详,女人就应该安安心心地呆在家里,相夫教子。

    但是在这片所有男人都向往的大海上,却不是没有女人的身影,不过她们通常都带着漆黑的指甲,分外吓人的面容,以及让人毛骨悚然的可怕邪恶力量。

    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一个世界若是没有系统的施法者职业传承,那么作为原始的施法职业的巫师,诞生的女巫比男巫要多上许多倍。

    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大,所能做的事情也不是很多,因此,苏云的计划就是组建一个由各个巫师组成的组织,来替自己完成自己没时间去顾及的一些事情。

    伴随着基督信仰的传播,女巫们的下场越来越惨。这些天生拥有着超凡力量的女子,被指责为和魔鬼有染,唯有纯洁的圣火,才能彻底地洗清她们的罪孽。一个接一个的,女人们被送上了火刑柱、绞刑架,其中有女巫,也有精通草药知识的医生,更可能是被诬告的无辜人。

    人都排挤异类,如果你拥有着大多数人都没有的东西,比如财富、比如力量、比如权力,总会受到人的嫉妒和憎恨。这很没道理,但这,就是人性。

    苏云在自己开辟的地下室里面,刻着一个庞大的魔法阵。各种珍贵的法术材料调制而成的墨汁,顺着魔法阵的刻痕不断地流淌,当所有的刻痕都被填满之后,魔法阵发出了一阵光芒,一股狂风席卷了整个地下室。

    一丝代表着魔法本源的银火,出现在了苏云的指尖,被他弹进了魔法阵的中心。

    “轰!”银火暴涨,向着四面八方传出一种神秘之极的波动。

    “来吧!追逐神秘的人们,向着这神秘的源头出发吧!这里将是知识的殿堂!”

    “来吧!被人类迫害的神秘者们,向着这安宁的海岛进发!这里将是最牢固的庇护所!”

    “来吧!那游走在黑暗中的怪物们,向着这片永夜之地进发!这里将只有月亮!”

    苏云的话语,掺杂在银火发出的波动之中,向着四方荡开,从地里、天上、水中,向着整个加勒比海蔓延而去。

    “神秘呼唤!”这个魔法阵,说是苏云目前在法术上的最高成就也不为过。这是他结合了幻术、附魔等好几系魔法所创造的一个法阵,作用跟曾经制作过的一件魔法物品类似,但是作用对象和范围却扩大了许多。任何在作用范围内的施法者,将会受到这个方向致命的吸引力,最后不得不来到这里。以每九天为一轮,抗得过魔法效果就可以不来,但是一旦沉醉,就会千方百计向着这个地方赶来。

    一次呼唤完毕之后,苏云返身回了上面,既然魔法阵已经发挥了作用,那么很快就会有人来到这里,他必须先做好准备,才能迎接这些本土的超凡者的到来。

    曾经托吉布斯买得那个木制小楼,很偏僻的那个,苏云一直留在手中。在首饰店做到港口上的时候,也想过是不是要把这里卖掉,但是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作为黑暗中人的集会,自然不能光明正大地在世人眼中进行,而是要隐于黑暗之中。

    幸好有“化石为泥”和“化泥为石”这两个魔法,苏云带着自己制作的阴尸们,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里面,就挖通了一条通向山腹的地道,还是石制的那种。

    每隔十步,就有一只火把在石壁上照明,时间上不宽裕,只能草草布置了事。更何况,让前来的这些人一起参与建设,可以增强一个组织的凝聚力。不要小看这些微小的细节,每个大的成就,可都是由无数细节堆砌而成。

    在一座小山的山腹,苏云挖空了这里的大部分泥土,只剩下一根根泥土圆柱,在法术的作用下,变成了一根根浑圆的石柱,支撑着圆顶。

    这个地方苏云建造了两层,上面一层就在山腹中,就是平时集会的地方。而更下面一层,就是一个个独立的小房间,凡是来到这里的人或者非人,都可以在这一层挑一个房间,当成自己的小基地。

    当这个架子搭得差不多的时候,苏云估计已经有人快到了。他在风里留了一段讯息,只有本身具有超凡力量的生物才能接收到。

    于此同时,码头上面走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她真的太老了,满头白发不说,脸上密密麻麻的皱纹,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已经死去了多时,然后又从棺材里爬了出来。一股几乎肉眼可见的暮气从她身上散发开来,即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海盗们,也纷纷忙不迭地让路。几乎是一步一挪的,这位老妇人慢慢地走向了岛上的一个偏僻的角落。

    几乎是这位老妇人的背影刚刚消失,一个如同鲜艳的血液一样的一抹红,就这样火辣辣地闯入了码头上所有人的视线。所有的男人在这个女子现身的那一瞬间,视线就被她牢牢地吸引住了,舍不得移开半分。

    如果说刚刚那个老妇人,是一个女子最不愿意面对的时光的话,那么现在这抹鲜红,就是所有女子最希望永驻的时光。

    凹凸有致、如同成熟蜜桃的身材,妩媚娇艳的五官,是那么的恰到好处。这一刻,海天之间,一抹红像是渲染了天地一样,让所有人都沉醉其中。只是站在码头上,她什么都没说,就自然成为了视线的中心。

    所有的男人只知道呆呆傻傻地看着这个女子,根本没管自己手中正在做的事。于是,“噗通”声连响,一个个海盗要么被手中的绳索拖进了水里,要么被自己的姘头打进了海里。

    女子展颜一笑,似乎非常满意自己造成的影响,熟练地向着众多海盗抛了个媚眼,摇曳生姿地走了。有心人注意到,这个女子和刚才的老妇人走的是同一个方向。

    似乎反常的事要集中在今天上演,一个全身笼罩着黑袍,连眼睛都没漏出来的人从一艘船上走了下来,分不清男女老少,就这样在所有人惊异的眼光里走过,同样走向了前两个人离去的方向。

    不是没有好事者跟上去,但是就跟见了鬼一样,三个人就这样在他们面前走过,他们一开始盯得很紧,但是忽然间一个愣神,人就不见了。一连三次都这样,不得不让所有的人后背发凉。

    卡珊德拉是在七天之前开始听到召唤的,初时只是一种奇异的感应,并没有被她放在心上。自小,她就表现出了预言的天赋,因此被贵族挖掘了出来,囚禁在了自己的城堡里,让她不断地为他、为他的家族作出预言。为了彻底地将卡珊德拉绑住,这位贵族老爷无情地占有了她,让她生下了一个孩子,让她的血脉世世代代地为了他的家族服务。

    但是孩子直到长到十岁,依然没有表现出丝毫预言的天赋。于是,孩子被直接当成了交易品,交给了一个年老色衰的大贵族作玩物,换取这个贵族的进身之阶。孩子送过去三天就死亡了,这一切都瞒着卡珊德拉进行。

    可是他们终究忘了,她是一个预言师,对于这种血亲逝去带来的命运是无比敏感的。感知到女儿死去的那一刻,这一个已经有些认命的女人,愤怒了。

    不计代价地挖掘着自己血脉深处的每一份潜力,她靠着拨弄命运,杀掉了看守自己的一队卫兵,逃了出去。代价就是,虽然她才三十多岁,但是看着已经行将就木,说是一百多岁都有人信。她努力的呼吸着每一口气,每一刻,复仇的火焰都在心中燃烧,在那些伤害了她、伤害了她女儿的人没有生不如死之前,她一定会好好地活着!

    起初没有理会这种召唤,但是之后,召唤一天强过一天,就好像是自己的一切、自己血脉的源头在召唤、在呼喊。为了报仇,已经走遍了许多地域的卡珊德拉,耗费了最后一丝力量,施展了一个关于此行吉凶的预言。幻象里一片幽幽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让她感觉到了安宁。于是,她乘了五天四夜的船,来到了这个岛屿。

    在船靠近这座小岛一定范围之内,一段话语在海风中流淌,指明了她们将要去的具体位置。这样的手段,让她坚信了自己预言的正确,这里一定拥有着可以让自己复仇的力量。

    一步一步地,卡珊德拉来到了一座二层小木楼的面前,在她的眼里,木楼突然发生了变化。外面的墙壁以及阻隔视线的东西,统统变做了透明。可以看见,一段向下的石梯,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然后,木制的小楼再次出现在眼前,将那个入口包在了里面。

    推开门,门内的摆设普普通通,就跟一般人家的摆设一样,但是卡珊德拉循着刚才看到的方位,很容易就找到了通往地下的入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