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 第十九章 见面——女海神

时间:2018-04-02作者:蚩尤旌旗

    当苏云散去魔法阵,收回银火的时候,在这里已经聚集了超过三百个人。绝大部分都是女巫,男性超凡者实在不多。几乎每个人,身边都带着一定的负能量气息,说明是背上了人命的。

    唯有两个结伴而来的姐弟,身上干干净净,没有半点恩怨纠缠的痕迹。有意思的是,这两人也是在场中唯一不是纯血人类的种族。

    三百多个人的吃喝拉撒,苏云不会管,一切全部都要靠他们自己想办法。托图加的位置这么优越,每天来往船只无数,只要有心,总能轻易地糊口。没看见吉布斯在这岛上混了那么多年,都没被饿死吗?

    等苏云把这个巫师集社初步导上正轨的时候,威廉·特纳已经再次来到了托图加岛,到处打听杰克·斯派罗的踪迹。

    知道剧情已经开始的苏云,留下了一系列关于一段时间内怎么运行结社的信息,就跟上了威廉·特纳的脚步,找到了黑珍珠号。

    站在黑珍珠号最高的桅杆的顶端,苏云想着自己此行的目的。他这一次,就是为了去见一个人——提亚·朵玛。

    这个外表看起来跟一般黑人女巫别无二致的女人,就是泰坦阿特拉斯的女儿,也是如今唯一还有明确存在痕迹的海神——科莉布索。

    第二代泰坦被宙斯三兄弟联手推翻之后,每一个站在他们对面的神,都受到了清算。二代泰坦们直接被囚禁在塔尔塔罗斯,参战的阿特拉斯被罚托天,而作为他女儿的科莉布索,也迎来了极为残酷的命运。

    每隔一段时间,命运都会为她带来一个世间无双的男子,和她相恋、生活在一起。但是,这些人没有一个会留下。

    多次的心碎,彻底地改变了她的性格,她变得残酷而易怒,无缘无故地就在海上掀起巨浪,摧毁船只。因为这个世界上的波塞冬不见了踪影,所以她成了唯一一个,名号流传在航海人口中的海神。

    苏云在探查杰克的罗盘的时候,被她的一丝神力侵入了冥想空间,几乎成为一个被夺舍的傀儡。要不是那份创世印记,他现在就是科莉布索的一具化身。

    这样的事情,起因固然是苏云咎由自取,不知死活地探知罗盘的具体构成,但是差点被同化的这份仇恨,只能算在科莉布索的身上。就算这些都不说,光是苏云从她神力里面撕裂了一丝权柄,这就是比血海深仇还要深的仇恨。

    真要是让这个女人变回了女海神,她第一件事肯定是毁了沉船湾和海盗公会,但是第二件事,一定就是满世界地追杀苏云这个胆敢窃取她权柄的人。

    不过苏云今天不是来和科莉布索一决高下的,而是来找她谈判的。因为苏云现在是没有能力毁灭一个真神的,尤其这个多元宇宙没有信仰堕神的规则。不然,苏云可以直接依靠毁灭她的信徒来使之坠入星界,化成石头。

    谈判的筹码,自然邵峰的海盗王凭证算是一个,杰克头上的那个挂饰也算一个。有两个封印在手,除非科莉布索真的想当一辈子神婆,否则这个跟斗,她就不得不认。

    很快,杰克·斯派罗屁股后面跟着一群食人族,火急火燎地跑上了船。

    “快快快,快开船!”连站都没站稳,杰克就连忙催促道。所有人雷厉风行,很快就把黑珍珠号驶离了海岸,进入了食人族们鞭长莫及的地方。

    苏云站在高处,没一个人知道这里有一个人,静静地注视着他们所做的一切。

    看着杰克一本正经地忽悠威廉·特纳,将他绑上了他的战车。然后,船在杰克强烈的要求下,开始尽量靠着有海岛的地方行驶,就是为了防止飞翔的荷兰人号突然钻了出来。

    沿着一条堪称诡异的航线行驶了三天之后,杰克在一座庞大的岛屿的入海口那里停下了船。

    “所有人听好,只要任何一个人,”杰克一指那个抓着绳子,不停地在空中荡来荡去的猴子,“能给我抓住那只该死的畜牲,我的朗姆酒就任他喝一整天!”

    这句话一说,所有的海盗都沸腾了。海盗们最爱的三样东西,酒、女人和财富,酒的地位有时候还排在女人的前面。几乎每个海盗,都是个非常合格的酒鬼。不过,这些人通常也就是在船在码头靠岸的时候,可以上岸解解馋。至于在船上,一切都得听船长的,一切的财富也都是船长分配的。想喝酒,门都没有!

    这些水手已经在海上航行了大半个月了,口里淡的都快喝海水了,这时候突然听说可以敞开肚皮喝上一天的朗姆酒。那种吸引力,不亚于一个脱光光的大美女对于色中饿鬼的吸引力,就连一直都很是淡定的威廉·特纳,也不禁舔了舔嘴唇,加入了抓猴大业中。

    大概叫杰克的生物,不管是人还是猴子,都特别的鬼灵精。猴子杰克灵活在各个桅杆之间飞荡,绳子和帆面是它借力的最好地方,只是简简单单地几个跳跃,就把下面那群两脚羊耍得团团转。杰克坐在船头上,乐不可支,不停地朝着地上的那些人做鬼脸、露屁股。要不是手里没有东西,怕是它会使出猴族天赋——扔东西来消遣这些家伙。

    “不要怕伤着它,死活不论,要是谁能真的把它弄死,那就让他喝两天的朗姆酒!”猴子杰克曾经偷偷地从阿兹特克金币里取了一块,因此变成了不死不灭的骷髅猴子。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杰克·斯派罗才会想要抓住它,作为给提亚·朵玛的报酬。

    于是乎,所有人都开始采用起一些极端的手段,网和钩子是最先上场的,然后就是火枪。到最后,杰克被人逼得无处可躲,竟然向着苏云所在的这根桅杆顶端爬了上来。

    轻轻一弹指,杰克口中“吱吱”声不断响起,终于还是从桅杆上掉了下去,成为了下方所有人争抢的对象。但是,杰克·斯派罗船长,却在猴子刚刚摔下来的时候轻轻地一伸手,就抓住了这只从天而降的猴子。

    “看来,我自己的美酒,还是得我自己品尝了!”得意地一笑,杰克的金牙在太阳下闪闪发光,他将猴子提到了自己的眼前,“终于,你还是落在我的手里了,你这个小畜牲!”

    猴子杰克抓狂地大叫,他跟自己的主人巴博萨一样,都对这个杰克不怎么感冒,更别说他竟然还跟它叫一个名字,简直玷污了它的猴名。心满意足地将猴子揉搓了许久,杰克才将生无可恋的杰克,装进了一个提前准备好的笼子里,提着下了船。

    放下三条小船,留下一半人看守船之后,杰克带着一队人,划着小船逆流而上,向着树木参天的岛屿深处行去。

    苏云静静地站在水面上,保持着和小船一样的速度,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片原始的土地。不知名的鸟叫声在树木间响起,一个又一个的猴子从树间钻了出来,在看到被关在笼子里的杰克的时候,还冲着一行人吼了一阵。不过后来发现这个猴子好像不是它们家族的,于是又瞬间散去。水里面一条条鱼在苏云的脚下游过,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头上多了什么东西。

    经过一个又一个分流的岔口,杰克总是能毫不犹豫地指出该选哪一条河流。大概就这样一路行,一路选择的走了大半天,所有人都已经不再记得自己的行进路线了。光线也越来越暗,开始还能听见的鸟叫声,彻底地没了踪迹,取而代之的是此起彼伏的虫鸣,就像是来到了夏夜的森林。

    在这条小河的尽头,靠着河流的一棵大树上,一间看似破旧异常的茅草屋,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到来的所有人。一个个看不清面目的人影,安静地立在树木之间,守护着海神在凡间的居所。

    深吸了一口气,杰克带着所有人走进了那间破旧的茅草屋,苏云自然也安静地跟在他们的后面,一起走了进去。

    一进去,一个头发乱如草窝的女巫,正俯首趴在桌子上,用几枚贝壳小心地推算着什么。听见开门的动静,她猛地抬起了头,看见杰克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避开碰到任何东西的可能性。

    “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海风还是会把你吹到我的面前来!”她突然一笑,放下了手中的贝壳,站起身来,朝着杰克走了过来。但是奇怪的是,她的眼睛却一直非常锐利地盯着一行人身后的一个空处。

    和杰克调笑了几句之后,这个外表就是个普通黑人的女巫,走到了威廉·特纳的跟前,忽然抱住了他,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出了一句,“你对你的命运已经有所感知了!”

    苏云冲死死地盯着自己的科莉布索一笑,拿出了自己的那个猴头项链,轻轻地摇了摇,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科莉布索收回了视线,把愤怒压在了心底,拉着威廉·特纳坐到了桌子旁边,只是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惹怒大海的人,终将永远地身陷在魔狱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