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 第二十八章 预言和求医

时间:2018-04-08作者:蚩尤旌旗

    很快,月亮就领着爱德华·蒂奇进入了苏云所在的地下大殿。

    现在这个地方的样子,跟苏云刚刚开辟的时候,可是大不一样了。整个大殿坐落于山腹之中,一共有十个出入口,而每一个都有超凡生物或者女巫看守。

    安杰丽卡跟着自己的父亲,在一个女巫的指引下,走进了一个地下的入口,进入了地下的一段通道。出乎她意料的是,这个通道非常宽敞,而且美观。是的,美观。通道高三米,宽三米,两侧的墙壁上,刻满了众多的浮雕,内容千奇百怪。她只能看出来一些好像是希腊神话的内容,比方说是一个女子站在贝壳上从海中升起的场景,应该是传说中的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的诞生。还有波塞冬执着三叉戟,掀起无边巨浪清洗大地的场景。但是,还有一些特别奇怪的神明,她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比如说一个长着蜘蛛身体,美女头颅的邪神,正趴在一张巨网上面慵懒地小憩。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女,在满月之下,翩翩起舞。

    每隔五米左右,就有一团明亮的火焰,凭空凝聚成火把的样子,照亮了通道的一切。安杰丽卡无意之中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没有了影子。扯了扯父亲的衣服,示意他看脚下。黑胡子安抚地拍拍安杰丽卡的手背,示意自己知道了。在这个地方,是“影巫”的领地,一切的影子都是属于他的。

    很快,两人来到了通道的尽头,两扇雕刻着星辰和月亮的石门,正静静地矗立在那里,挡住了去路。但是很快,随着石头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一个娇小的身影推开沉重的大门,将两人迎了进去。

    “哇!”一脚踏进石门,安杰丽卡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叹。经过几年时间的建设,这里的样子已经是截然不同了。根根雕刻着精美花纹的圆柱拔地而起,支撑着这个圆形大殿的穹顶。地上是打磨光滑的石板铺成,被苏云和女巫们用法术处理过了,好像镜子一样,倒映着天空中的光辉。

    抬头向上看,在大殿的半空中,一轮满月正悬挂在那里,周围是闪烁不断的星子,循着奇妙的轨迹运转着。脚下的石板和空中的星月互相辉映,让人走在其中,就像是走在星河之中一样。四处看去,却看不见这座大殿的具体范围,只是看见一个个美妙的星云,正在这里缓缓地飘荡。情不自禁地,安杰丽卡向着远方走去。忽然,她手上一紧,父亲把她扯到了身边,在她的耳边低声嘱咐:“跟紧我,要是你在这里迷路了,那么我也救不了你!一会儿见到人,你不要说话,让我来和他们交涉!”

    后怕地点点头,安杰丽卡跟在黑胡子的身后,一步步地走向了大殿的最深处。就在这座大殿最深处,一个头上的月光也无法照亮的位置,有着九级台阶。在台阶之上,有着一个宽大的石制椅子,一个看起来很是瘦弱的身影,正懒洋洋地半躺在上面,旁边站着一个一身红衣如火的女人。

    天,她长得可真美!安杰丽卡情不自禁地感叹,即便是身为女人,她也有些被对方吸引了。那个女人就像是带刺的红色玫瑰,虽然你知道你可能会被扎手,但是还是会被那种美丽所打动。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对方看了安杰丽卡一眼,微微一笑。这一笑,让安杰丽卡不由地满脸通红,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伟大的‘影巫’阁下,爱德华·蒂奇向你致以最诚挚的问候!”说着他弯下腰,深深一礼,同时还示意安杰丽卡照做。安杰丽卡连忙学着他的样子,也将头埋了下去。

    “你能见到我,说明你已经支付了足够的报酬!你想要知道什么?”时至今日,爱德华·蒂奇这样的人物,已经和苏云隔开了一定的层次了,虽然不至于完全无视,但是也不会怎么重视就是了!

    “我最近经常做梦,”黑胡子沉吟了一下,说道:“梦中,总是感觉到浑身冰凉,身处一片漆黑无光之地,周围有很多人在叫喊,但是却看不见一个人影。”浑身冰凉这个其实就是凶兆了,因为对于在海上漂泊的人来说,浑身冰凉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会坠入海中,被冰冷的海水包围。

    “我想知道,这个梦意味着什么?”黑胡子直直看向那个躺在石椅之上的身影。

    苏云直起身,安杰丽卡努力地看去,只是看见一片模糊的阴影,却始终看不清他的脸,只是感觉对方似乎年纪不大。

    “你其实已经有所觉察了不是吗?”苏云说道,“浑身冰凉,其实就是死兆。被冰凉的海水所包围,其实就是每个航海人的最终命运,葬于海中。那些在你周围叫喊的人,其实是在对着你的死亡欢呼,就是那些你杀死的人,他们在庆祝着你的死亡。”

    这话让黑胡子心里一凉,这一生,他杀了多少人,他根本数都数不清楚。而这些人,竟然会成为自己死亡之后的敌人,这个认知几乎击溃了他的心神。他双眼通红,满脸狰狞,嘶哑着声音问道:“难道就没有办法,可以避过这样的命运吗?”

    “死亡是每个凡人都必须面对的命运,”苏云淡漠的声音响起,“万物有生就有死,就算是日月星辰都有熄灭的一天,更何况是小小的人类?”

    “我不信,我不信,你一定是在骗我,你这个见不得人的……。”爱德华·蒂奇破口大骂,再也不复之前的恭敬和平静。

    “放肆!”站在苏云身边的玫瑰一声暴喝,一个火球从她的手中发出,向着黑胡子打来。安杰丽卡见状一惊,她一个扑身挡在了黑胡子的前面,背对着飞来的火球,默默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焚身之苦。

    在安杰丽卡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烤焦的时候,身后的那股逼人的热量,突然间消散的一干二净,是苏云散去了火球,救了这个女子一命。

    整个大殿突然间暗了下来,一颗接一颗的星辰,不断地熄灭,中央的满月开始了亏损,一个小小的缺口,从月亮的最边缘处出现。爱德华·蒂奇回过神来,拉起安杰丽卡就向着来路冲去。在身后,黑暗寸寸追逐着他们,像是要把他们吞入其中一样。

    一个震耳欲聋、仿若滚雷的声音在整个大殿之中回荡,“爱德华·蒂奇,你将会死在一个只有一条腿的男人手中!”

    一脚跨出大门,安杰丽卡惊奇地发现,自己和父亲竟然已经站在了人来人往的港口。周围所有的人,都对突兀出现的两人没有半点反应,就好像他们一直都在这里一样。看着爱德华·蒂奇苍白的脸色,安杰丽卡半天找不到什么安慰的话。

    ……

    “影巫,爱德华·蒂奇实在是太过放肆了,竟然敢对你无礼!”玫瑰很愤怒,这种无礼,不仅仅针对苏云,更有着对于“阴影巫会”的挑衅,这让她实在不能容忍。

    “需不需要动用我们的力量,给他一个教训!”玫瑰建议道。

    “或者我去撕裂他的喉咙!”月亮也在一旁一脸愤怒,作为苏云的小迷妹,看见黑胡子竟然敢对苏云破口大骂,她差点没冲上去将人扯成两半。要不是苏云按住她的话,她肯定就这样干了!

    “不用了!”苏云淡淡地说道:“他注定会死,与其让他死在你们的手中,不如就让他怀着对死亡的恐惧,坠入深海吧!”

    “嗯?”一种奇特的感应传来,有人持着那枚苏云交给邵峰的银币,踏入了龟岛的范围。仔细感应了一下,苏云直接将对方拉到了大殿之中。

    “黄泰!”来的正是深受邵峰信任的黄泰,他也算是苏云的一个老熟人了!

    “苏先生!”黄泰双手抱拳,恭敬地行了一礼。

    “邵峰叫你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当初和邵峰的交易,仔细说起来,好像亏了,但是又好像赚了,总之,是一笔糊涂账。不过,答应人的事情,苏云也不打算赖。

    取出那枚徽章,递给苏云,黄泰声音低沉地说道:“船长病了,病得非常严重!”

    苏云知道了,这是打算让他给邵峰治病啊!这容易,正要抹掉徽章上面的一根银线的苏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又把手收了回去。

    思考了一会儿,他说道:“治病的事情我不是很拿手,还是先去看看邵峰的具体情况,再下结论吧!”

    其实,哪里是不善于治疗疾病,到了他现在这个地步,只要不是癌变或者绝症,都有八九分的把握。之所以没有一口答应下来,是害怕邵峰不是单纯的得病,而是受到了科洛迪娅的诅咒。那样的话,就算能治好邵峰,苏云也绝对不会治,那样会得罪一个女神,简直得不偿失。

    苏云的声音在玫瑰二人的心底响起,“我去一趟新加坡,时间不会短,你们看着些,一般的事情商量着来就是,碰到难题,你们知道怎么联系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