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987,请回话 第十章 一颗小小种子

时间:2018-06-13作者:桦啦啦的雨

    2004年2月19日——星期四——冷得不像话——成若黎

    每天早晨出门都能瞧见正宇蹲在街边系鞋带,也不晓得能系出个什么花儿来。看到我出来,他立马书包一甩背上大步流星就走了,真想一百个白眼翻过去。公交车上,经常是不给彼此个好脸,真是莫名其妙。

    高叔叔自从当了(2)班班主任之后,每天都要拉着几大家子人开学习动员会,不仅是我们痛苦,一轮小说搜缴后,他老人家又把目光转向了另一头,扯出了阿泽这个十分好用的挡箭牌,我们才算保住了电视机。

    嘻嘻,感觉得出来大人们同样在一套一套的理论下水深火热,针对家庭教育板块写心得、做笔记,高老师还要逐个点评批阅,苦了一群“文化人”。

    鼎子就成了我们发泄郁闷的棉花枕头,揍得那叫一个解气。

    姐姐好像恋爱了,居然是井善察觉的,说是第一次看到运动型的姐姐出门居然穿漂亮的连衣裙,化精致的妆。女为悦己者容,一定是打扮给男朋友看的。事实证明,他猜对了。

    no13

    年年岁岁花相似。

    难得没有被科任老师抢占的体育课。解散的口哨声一吹,男孩子们欢脱打闹着往篮球场跑去。

    “兄弟们,来一局。”

    高鼎大块头往那儿一站,吃定了技术不行气势在,他拿起篮球用力一抛扔给了吴井善。

    吴班长正要马上投篮的时候,金正宇向前一扑,把他给罩住了,球被夺了过去。只见身着姜黄色球衣的他,宛如一道金色的闪亮奔将出去,身姿潇洒地一跳,篮球脱手而出,优美弧线空中一划,漂亮的三分球,进了。

    “哇哇哇…好帅。”

    场边女生一阵丧失理智的尖叫鼓掌。

    高鼎坏笑着捡起滚到脚边的篮球,一个响亮的飞吻朝着尖叫方向而去。

    “高鼎,臭不要脸。”

    班上最胖的祝美丽颤巍巍站起来,小肥手捂着脸跑开。

    众人先是目瞪口呆,又像是明白了什么回过了神来,意味深长一齐发出“哦~~”,一副我们了解的八卦表情。

    高鼎摸摸上嘴唇,感觉胡子都快被气出来了,心里骂声娘,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看来老子纯洁的飞吻果然不适宜随意奉献。

    “鼎子,抬起头来。”吴井善也被惊出一身鸡皮疙瘩,但他很快发现了更加惊悚的画面。

    不远的教学楼二楼教室办公室,一个中年男人端着保温杯,正冲着这边神秘莫测的微笑,那笑里,藏着一把宰儿不见血的刀。

    “鼎子,你爸他~”

    “什么?”高鼎迷迷糊糊抬起脑袋,就看到了高老师伸出的手掌,对自己摇一摇,勾一勾,他灰飞烟灭。

    “你俩陪我去办公室。救人如救火,我爸最喜欢你们了,肯定不会那么残暴。”某个自觉乌云罩顶的人双手上阵,扒拉着两个兄弟的胳膊。

    五分钟后。

    办公室响起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叫。门外两个扒着窗的男孩子不忍再看着里头儿子被父亲专挑细皮嫩肉掐着的景象,悄默退了一步,两步……

    “喂喂喂,正宇,快看。”吴井善走在前头,突然一下子定住了脚步,仿佛被卡住了喉咙。

    金正宇从他背后闪出身子,走廊前方男孩和女孩靠得很近,不晓得在说些什么,两个人都在笑,一个高大帅气,一个娇小可爱,画面十分和谐。

    敏感的察觉到到这边的视线,女孩拨弄了一下额头前的刘海看清是他们两个,笑容更加灿烂,小小的米窝浅浅露出,嘴唇一动:“过来啊,傻站着干嘛?”

    这笑容容易晃了人眼去,吴井善和金正宇几乎是同时产生一种“若黎其实长得挺好看哦”的认知。

    “这是祝美丽同学的哥哥,听说她回教室哭了一节课,很担心,来问问情况。”

    “你又不读我们班,也不认识祝美丽,找到你问什么情况?”金正宇开口便带着扑面而来的火气。

    祝肖看着一句话就被逗得炸毛的女孩儿,安抚地笑笑才接口:“人和人之间就是一个关系链,这不,若黎认识你们,而你们和我妹妹恰好是同班同学,现在我们不都认识了吗?”

    “若黎也是你喊的?也不过就认识几分钟。”金正宇感觉自己火气噌噌直往上冒。

    “有些人一见如故,几分钟也抵得过相识一年。”祝肖口齿伶俐,半点不落下乘,甚至还眼眸含笑注视了成若黎几秒,“你看,又抵一个月。”

    我x,这自己家水灵灵的小白菜快被其他人院子的猪拱了的危机感是怎么回事儿?

    金正宇竟然有点无力反驳,毕竟刚才自己望见若黎笑时,莫名就想起了才在书中读到的那个词。

    一眼万年。

    他有点做贼心虚地瞄了吴井善一眼,发现对方已经被其他事物吸引了注意力,松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是没被发现自己的异样。

    还是井善对若黎没有异样。

    他才松了一口气。

    “正宇,你耳朵红什么?”

    得嘞,注意力又转回来了。金正宇调整呼吸,长腿一迈,扯过成若黎就走。

    刚收拾了儿子一顿,神清气爽走出办公室门的高老师看到这一幕连一丝丝儿的情绪波动都无。

    这几个孩子太熟了,熟得都像自己家的儿女一样,哪能有其他苗头。

    呵呵,高老师啊~

    中年人得了老花眼,得治。

    2004年2月22日——星期日——风呼呼的刮——成若黎

    我们阿泽回来啦!!!!!!!!

    而且将会在家待上好几天!!!!!!!!

    我还没来得及笑出声,他就拒绝了我们一起春游的建议,这么一来,弄得我都不那么期待出去玩了。

    他打开衣柜放行李箱中的衣服,我突然发现有一扇门后始终保持空空的,忍不住好奇问他怎么回事。阿泽笑着摸摸我的头说:“怕你想要躲着哭,没有地方去,给你留块小天地。”

    我真的想哭了。

    no14

    “儿子啊,这些信都是影迷写给你的?”白路言翻着桌上的十来封信,到底不想私自拆开,只是看着信封上头的一串串火红的桃心感觉太阳穴跳得凶。

    白泽对着镜子看了看眼中严重熬夜产生的红血丝,走出卫生间门,无精打采“哦”一声算是回答。

    “现在的女娃娃不得了。你要给她们回吗?”

    “不回了。但这些信也是心意,爸爸您帮我收着吧!别扔了!”白泽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白路言应下,找了个牛皮纸袋,把信封用皮筋捆一下,装好锁进抽屉后,顺手接过了儿子手中的毛巾,示意他坐下。

    “儿子,待会我去书店归置一下。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晚上若黎他们放学肯定要过来,空间留给你们啦。”

    白泽拉开门,脸上绽放出好看的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原来,听到一个名字,好像满身的疲惫都可以减少大半。

    夜。

    扣扣。

    白泽一把打开房门,和兄弟们一一拥抱。很少和人有亲密接触的金正宇多少没有吴井善和高鼎自然,僵硬地拍拍好友的背加快脚步走进去。

    轮到成若黎时,女孩拿着外套愣在门口,不知接下来怎么动作。

    上一次分别感觉好久好久。

    白泽觉得自己只需要跟随心意,张开了修长的手臂,多余的话一句没有,只是把她拥入怀中。

    多五秒钟。

    再松开。

    又顺手接过她的外套,认真叠好,放在了墙边的书柜上。

    金正宇皱皱眉,推开了卧室的小窗户,夜的冷空气涌进来。

    “阿泽,这次回来能呆几天?”吴井善拧开可乐瓶,倒满了五杯。

    “一个周吧!暂时没有戏拍。”

    高鼎大口喝下半杯可乐,泡泡从喉头涌上来,打了个小嗝,这才说道:“要不我给老高打个报告,你和我们一起出去春游吧?”

    白泽明晃晃呆了一下。

    “你们班要出去春游啊?若黎,你呢?也要出去吗?”

    成若黎用牙签叉起一块五香牛肉干送进嘴巴里,细细碎碎咬着。慢慢吞下去,忍不住叉起第二根。

    白泽也不催,眯着眼看她吃得心满意足。

    上一部戏布景的城市最出名的特产就是牛肉干,他从群演口中得知后,自己一个人悄悄溜去试吃了各种口味,嚼得腮帮子疼才选出了最好吃的一种,塞了一箱子带回来。

    吴井善看不下去某人停不下的嘴,代替回答:“她们班也要去,我们这次是全年级的活动。”

    “阿泽,你去吗?”成若黎终于腾出嘴巴说句话。

    “不去了,我爸一个人在家,我多陪陪他。你们结束了再聚吧!”白泽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

    “噢!”

    几个人异口同声应了声,话音里都有点难掩的失望。

    一时谁也没说话。

    金正宇突发奇想,按下了柜子上那台很久没有用过的古董收音机,点点噪音后,传来了电台主持人璐璐温柔的声音:“接下来要为朋友们播放的歌曲是来自电视剧《流星花园》的主题曲《流星雨》,由主演f4倾情演唱。我们一起听一下吧!”

    ~~~~~~~~~~

    温柔的星空

    应该让你感动

    我在你身后

    为你布置一片天空

    不准你难过

    替你摆平寂寞

    梦想的重量

    全部都交给我

    牵你手

    跟着我走

    风再大又怎样

    你有了我

    再也不会迷路方向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

    让你的泪落在我肩膀

    要你相信我的爱只肯为你勇敢

    你会看见幸福的所在

    ~~~~~~~~~~

    成若黎忍不住轻轻唱。

    高鼎不正经伴唱,不押节奏,眯着眼,手握拳凑在嘴边当话筒,深深沉沦在自己“动人”的歌声里。

    吴井善扯了毛巾搭在脑袋上假寐,思绪不知道转到哪块天去了。

    另两个人却听得出奇认真。这一个即将要十七岁的宁静夏夜,有一颗小小的种子从他们心里破壳而出,但谁也没有意识到未来它会成长为怎么样的繁茂大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