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987,请回话 第十一章 他们又哭又笑

时间:2018-06-13作者:桦啦啦的雨

    2003年2月23日——星期一——春雨贵如油——成若黎

    突然想起爸爸说的一件事。

    没中彩票之前,金三叔靠搬运蜂窝煤维持生计,每天脸上、身上都是黑乎乎的印记,十分辛苦。

    有时候经过学校附近的路,他怕丢孩子的脸面,总是拿草帽把整个脑袋遮住,埋着头快速通过。奇怪的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十次有九次都会碰到林峰哥。

    每次林峰哥都会第一时间大喊着爸爸跑过去,拽着他的衣角。还会热情的向同学们大声介绍:“这是我的爸爸,这条街上的蜂窝煤都是他搬运的哦,厉害吧!”

    金三叔每次喝了酒说起这一幕都会高兴得又哭又笑。

    很多小孩子嫌弃父母的工作丢人,总会表现得很直接,觉得丢脸就跑掉。爸爸高兴得又哭又笑,是因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儿子躲开或者装作看不见的心理准备。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超人。因为他们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人,所以无论多么辛苦劳累的工作,超人都愿意去承受,而且坚强地挺过来。

    哎呀,叔叔工作去了,阿泽一个人在家应该很无聊吧?

    no15

    金黄色的韭菜鸡蛋饼被锅铲翻了个面,红彤彤的西红柿切成了小块,上面撒上一层薄薄的糖霜,腌制的咸鸭蛋是老家的长辈腌制送来的,蛋黄油汪汪的十分诱人,一瓶啤酒浇在已经煸香的鸭肉里盖锅焖上……

    厨房里“滋呀,滋呀”的煎炒声和飘老远的菜香味儿是最让孩子迷恋和窃喜的声音。

    能够把每一天的饮食打理得这么有滋有味的只有金家的主妇——罗仙兰。

    作为一个中了彩票从此吃穿不愁的女人,她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儿子们身上。呃,准确地说是放在儿子们的吃食上。其他方面两个孩子都太有个性,她有心也插不上手啊!

    锅铲不停,灶台上一个个盘子被填满,又是一顿丰盛晚餐。

    “吃饭啦~”

    女人嗓门一开喊着,没有回应。

    金林峰蜷缩在小沙发里,津津有味地看着金庸的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虽然此时改编的电影电视作品已经高达11部,但他还是愿意在文字中去寻找快意恩仇的江湖。

    待看到时嘉兴烟雨楼大战一幕时,他心潮澎湃,一拍大腿跳起来。

    全真七子莫名群殴黄药师,冲动鲁莽对上懒得解释,能用拳头解决的事就别用言语。

    痛快啊!他扫了一眼桌子上的高考真题模拟卷,那密密麻麻的英语是如此可恨,瞧不顺眼干脆也冲动一把,双手一伸,正妄图往两边一拉扯,门被推开了。

    “知识啊,我是如此热爱你,宝贝,快到我的脑海中来,成全我的朝思暮想吧!”金林峰爱怜的用脸摩挲卷子,状若痴狂。

    罗仙兰对大儿子的蠢模样简直没眼看,一个高六学生,同龄的孩子都快大学毕业了,他还连专科线都上不去,整天神神叨叨的,苍了个天!要不是看在中奖的彩票是这小子选的号,真是恨不得把他塞回肚子回炉再造一番。

    她并不完全了解自己的大儿子,金林峰除了对学习没兴趣,其实对其他的一切都很感兴趣。

    “吃饭。”罗仙兰言简意赅恶狠狠丢下一句,转身又去开小儿子的门。

    得了,反锁!

    敲击两下,房间里传来拖鞋提提踏踏的声音。

    门开了。

    门后的金正宇长身而立,愈加成熟的面容显得冷峻,薄唇紧抿,头发毛茸茸有些散乱,显然刚才睡过。虽然是单眼皮,但胜在一双眼睛线条流畅,明亮有神。这双眼望着妈妈,同平日一样,淡然无波。

    “吃饭。”罗仙兰心里彻底郁闷了,扭头率先走到饭桌前,盯着一桌子菜,感觉失了胃口,却还是强撑着,舀了半碗米饭,小口扒拉着。

    金三忠舒活舒活面部肌肉,用拇指食指把下眼睑往下扯,另一只手把鼻尖往上推,露出两个大鼻孔,嘴角使劲咧着,做出一副滑稽的样子在妻子面前摇头晃脑,“老婆,笑一个呗!”

    罗仙兰筷子一放,抄起旁边凳子上的坐垫就冲他拍过去。两兄弟走出来看到爸妈这样子,已经熟视无睹,各自添好饭大口大口吃起来。

    金三忠用手肘挡着老婆的进攻,嘴里不停哄着劝着,拼命给儿子们使眼色,示意他们哄一哄妈妈开心。

    “妈妈,我保证一定努力考上大学。你能再给我点钱吗?”金林峰把鸭肉咬进嘴巴,骨头收集在盘子里,鼓鼓的腮帮子一动一动,说话却清楚。

    “拿钱做什么?”罗仙兰鼻孔哼哧哼哧出气,很给面子地问道。

    “再买两本资料,我感觉自己英语实在是太薄弱了。”金林峰一本正经,厚唇裹着油张口回答。

    “钱包在沙发上,自己用多少拿多少。”

    看到老婆坐下,金三忠赶紧把她碗里的冷饭倒进装骨头的盘子,重新从电饭煲里添进热乎的,夹了一块鸡蛋饼放在最上面。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做完,他方坐了自己吃起来。

    妈妈看着自己的小儿子,终于还是开口:“正宇呢?有没有想买的东西?”

    “没有。”男孩摇摇头。

    罗仙兰失望地“哦”一声,想着进一步了解儿子的心愿又落空。

    她扭过头假装去找汤匙,掩饰住情绪。没有注意到金正宇突然抬眼捕捉到了那短短一个字中的失落。

    男孩盯着面前的“火山下雪”顿了十几秒。

    女人的耳边忽然声音又起:“明天要春游,我可以买一双新的运动鞋吗?脚上这双有点小了。”

    “好好好,妈妈拿钱给你啊~”罗仙兰的天空一下放晴,握着汤匙的手指头甚至因为突然的兴奋轻微痉挛一下。她小跑几步取来钱包,十分爽快地递到儿子们面前说:“自己拿吧!”

    第二天。

    金正宇的脚上换了一双崭新的运动鞋,金林峰的柜子里多了金庸武侠小说全套书。

    哥哥为什么要撒谎呢?

    那是因为他知道只要说了真话就不会被满足愿望。

    自己三年不中举,已然成为了父母心中的一份执念。

    我们华夏的父母很容易把自己没有满足的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缺憾什么就希望孩子能够弥补。自己当年学习不够好,错过了上大学的机会,没能找到一份好工作,没有得到很好的社会地位,就恨不得生下的儿女个顶个出息。

    中奖之前,金家是过了极长一段时间苦日子的。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夫妇二人就会削尖了脑袋想着怎么赚钱让孩子过上不愁吃穿的生活,最后得出唯一结论——读书。

    对于大儿子,他们可谓付出了相当多的心血望子成龙,可是一年年下来除了眼见他以肉球的速度胖起来之外,再看那可怜的分数实在是……唉,一言难尽。尽管他们把真实的情绪藏得很好,但金林峰却总能通过一句话、一个细微动作判断出一切,所以在父母不提放弃前,他也不能提,不敢提,不愿提,只悄悄咪咪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

    他不知道的是,爸爸每天会悄悄给他整理房间,那些自以为隐蔽的武侠小说其实早就被发现了,只是爸爸愿意为他守护住这个小秘密而已。

    另一边。

    罗仙兰心情一美丽,约上两个姐妹来家里嗨唱了几个小时的卡拉ok。

    三个中年妇女疯了一样只飚高音,从“呀拉索,那就是青藏高原”撕心裂肺唱到“十八湾啊九连环”,唱不上去就蹦蹦跳跳碰一杯啤酒,哈哈哈笑半天。

    惊天地泣鬼神的歌声逼得院子里的大黄骨头也不啃了,使劲挠门,“汪汪”呜咽着好像在哭诉:“停下啊~人家唱歌要钱,你们唱歌简直是要了本汪的命啊……”

    老婆高兴,我就开心。

    金三忠哼着小曲儿用鸡毛掸子,掸去柜台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想着。

    呵呵,改变岂是朝夕之事,如果你们认为这样小儿子就完全剖白了心迹,那只是一厢情愿的天真。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