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987,请回话 第十五章 阿泽生日快乐

时间:2018-06-13作者:桦啦啦的雨

    2004年2月28日——星期六——雨一直下——成若黎

    自从阿泽成为了一名演员,我们已经连续两年没有给他准时庆祝过生日。

    每次都是补过,总感觉差了那么点点意思。今年最棒,他离开的前一天,也就是今天,恰好是他的17岁生日。

    为了这份生日礼物,我攒了好久好久的零钱,还借了外债(成若溪你这个大坏蛋,放我高利贷,还趁我睡着拉我大拇指摁手印,太过分了),呜呜,没天理。

    可是阿泽,我最想问的还是,你会喜欢吗?

    no19

    白泽推开房间忍不住笑开了,笑意一圈一圈从他的脸上漾出,传递出由眼入心的欢喜,越来越浓。

    忙碌的几个小伙伴们中,他第一眼就看到成若黎,眼睛瞪得圆鼓鼓的,嘟成金鱼嘴在那儿使劲吹气球,手里还握着一大把粉的蓝的,感觉若她再轻一些些,就可以直接被带离地面起飞。

    房间的小桌子上伙伴们已经摆好了不大但十分精致的奶油蛋糕,上面团团插着17根彩色蜡烛,一盘盘小碟子装了各种吃食满满大半桌,一看就是他们凑钱下的血本。

    见到他进来,大家立刻停下手上的其他动作。

    “阿泽,快过来,快过来。”

    金正宇掏出打火机把蜡烛一根根点亮,烛光跃动着,每个人的眼眸都盛放着耀眼的光芒。

    成若黎把手中的气球塞给白泽,又从桌子下拿出三角形的金色王冠给寿星戴上,白泽好脾气任由她打理,虽然他知道最后的造型一定是傻兮兮的,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对吧?

    “一、二、三,开始”

    happy rthday to you,

    happy rthday to you,

    happy rthday to阿泽,

    happy rthday to you。

    四个人一边有节奏的鼓掌一边唱,高鼎和成若黎扭动着身体,随心所欲切换着动作,时不时冲白泽大声喊生日快乐。

    白泽眼睛里又微微泛起水光,心里被酸酸软软的感动填满。

    演戏久了,总是习惯去成就角色,还是在家最好,永远只需要放心做自己。

    他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白衬衫,呵呵,纽扣又系错了一粒,不过没事,他根本不用像在外头,强迫症一般出门前对着镜子一遍遍检查,错就错了,待会儿谁先发现谁会第一个一边取笑一边给他系好的。

    “快许愿快许愿。”他们大声喊,梆梆梆拍着桌面,瓜子啊、花生啊,全跳了起来。

    白泽乖巧地站在蛋糕前,非常虔诚的合上眼,双手合十,愿望在心里说了好久好久。

    几个伙伴在身旁也不催,笑嘻嘻守在一旁。

    时间仿佛静止。

    “呵。”也不知道想了什么,他脸上漾起温柔的涟漪,笑出一声,一下子把自己惊到了,慌忙睁开眼睛。

    吴井善忍俊不禁调侃道:“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白泽不好意思地埋下头,也不解释,吹灭了只剩一小截的蜡烛,偷眼瞧了正眼巴巴守着蛋糕的女孩儿一眼。

    “若黎啊,你吃这块大的。”白泽切下水果最多的一块,稳稳地递到女孩儿跟前。“你们三个自己切。”

    “重女轻男啊!”高鼎奶娃娃一样在地下蹬腿,被金正宇踹一脚屁股。

    “鼎子,快把东西拿出来。”

    高鼎神神秘秘扯过自己的背包,“当当当当,这是什么?哈哈,老高珍藏的五粮液。”

    “晕,不说是雪碧吗?怎么变成白酒了?”吴井善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高鼎,“你胆儿太肥了,也不怕老高灭了你!”

    “别啊,拿都拿出来了,不喝对不起这好酒。除了若黎,一人一杯,谁也别怂。”高鼎咋咋呼呼拧开瓶盖,哗啦啦往玻璃杯里倒着,一时酒香四溢。

    得了,舍命陪君子,噢,不,舍命陪高疯子,喝吧喝吧!

    十分钟后,四个人便软趴趴躺在了地上,东倒西歪,脸蛋全红扑扑的,像小时候一样你捶我一下,我打你一拳玩闹着。

    成若黎嘴里叼着麻花,被这酒的魔力惊得目瞪口呆。

    那个说话带脏字儿的是平时大人眼中的乖乖牌吴井善吗?

    那个罗里吧嗦自说自话的是平时的高冷少爷金正宇吗?

    那个哭得不能自已的是平时逗趣乐达的高鼎吗?

    那个一脸严肃做思考人生状的是温暖小白泽吗?

    啊啊啊啊啊啊,人生观世界观管他什么观都碎了一地呀喂!成若黎甚至怀疑自己面前是不是一群假的好朋友。

    她突然好奇自己喝了酒会变成什么样子?

    于是,她动了,真的动了。

    在四个男孩惊悚的目光中,我们的女汉子成若黎一口干掉了整整一杯白酒,她砸吧砸吧嘴唇,品出一股相当辛辣的味道。“轰”,一团火从喉咙窜入心头,难受,只感觉心火烧,心火烧,烧到脑袋快要空白……

    她“啊”一声跳起来,用最后的理智把准备好的生日礼物一把塞进白泽的怀中,“嘿嘿”傻笑两声,扮了个鬼脸,三步并作两步,同手同脚正步走了出去。

    简直可爱到犯规。

    金正宇和白泽心里浮起同样的念头。

    “酒味儿?”

    白路言回到家敏感地抽抽鼻子,一路顺着酒气推开房门,看着几个小子醉成一团酣睡的模样,忍不住笑着摇摇头,打来热水给每个孩子擦了脸,盖好被子,退了出去又挨家挨户知会一声免得大家担心。

    “啊,头好痛。”

    第二天,一直到太阳晒屁股,三个人才陆续陆续醒过来,纷纷叫唤着头疼。

    一气之下,吴井善和金正宇又把某个罪魁祸首给压在被子下暴抽一顿。

    白泽呢,已经抱着礼物盒登上了前往横都影视城的飞机。

    到了宾馆,他坐在房间的地毯上,慢慢拆开了橙色的礼物盒,盖子一拿,一只毛茸茸的小灰兔静静坐在里头,红红的眼圆睁着,像极了她平时疑惑的神情。

    他把兔子轻轻取出来,右手触碰到一个硬硬的按钮,摁下去,有个熟悉的清脆声音传出来:“阿泽,生日快乐。”

    他忍不住又摁了一下。

    阿泽,生日快乐。

    阿泽,生日快乐。

    阿泽,生日快乐。

    ……

    白泽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上明亮的水晶灯,把兔子贴近耳朵边凝神听着,心里呢喃说:“嗯,我很快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