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987,请回话 第十六章 请老天厚待她

时间:2018-06-13作者:桦啦啦的雨

    no20

    年前,在家中环境好不容易得到改善的时候,成达康原来的工作单位却顺应华夏经济改革制度推行无奈解体,红火的场面不再,似乎就是三五几天的事。

    已经迈入中年人大军的他是家中的最主要劳力,绝不可倒下的经济支柱。两个女儿还要读书,一家人张着嘴还得有饭吃,他不得不重新走入社会找工作。

    当然,和年轻人竞争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好不容易凭借多年的业务能力重新走上了新的岗位——小区保安。

    成达康也不敢嫌弃堆在面前是抑或不是份内的事,尽心竭力的处理到不被人挑出毛病。

    他工作一天往往花费大量心神,回到家直接就累瘫在了床上,根本没力气搭理任何人。

    “呀呀呀!回到家就不动,真当自己是老爷命啦?”胡京花端着一盆子青菜走进屋,看到丈夫鞋也不脱直接缩在被子里,只感觉气不打一处来,盆子一放就走过去拧耳朵。

    “疯了啊?耳朵扯掉了。”成达康一把打开那只**的手,翻了个身,把脑袋捂得严严实实。

    “谁疯了?谁疯了?我这一天到晚在家累死累活我还成疯子了是不是?”胡京花又用力去扯被子,眼泪很不争气夺眶而出。

    男人翻身爬起来,被子一掀开,露出脱了胶满是灰的皮鞋。他本不欲多言,到底又忍不住。“就你累,我工作就轻松得很,什么都不用做天上落钱下来我直接捡是不是?你晓得我今天下午为了追一个小偷跑了多远才能跑到鞋子都烂了?”

    “哦哦哦,谁叫你不去找好点的工作,就你这点工资我们娘仨就能过日子了是不?”胡京花冷笑一声,手指着那盆青菜,话语里像灌了寒气,女人的通病立马就犯,又扯起了旧账。“家里多久没买过肉了,你也不怕你女儿营养不良。一天到晚的帮这个帮那个,没看你把借出去的钱收回来帮过家。”

    如果说从前成达康便属于脾气不好,那现在基本就是一点就着。

    “你意思就是我没用,你后悔嫁给我是不?”

    胡京花正要点头,耳边传来成若黎清脆的叫喊:“爸爸妈妈,你们都在家啊?”隐约可见她潇洒把书包往凳子上一丢,活蹦乱跳地跑去“咕咚咕咚”灌着凉开水。

    女人只得闭上嘴巴不发一言,把所有的不满都揣进肚子里,端上青菜进厨房熬粥,留给丈夫一个落寞的背影。

    成达康重新盖上被子,在女儿进门时才假装睡眼惺忪睁开眼,抱怨一句:“臭丫头,聒噪。”

    一直以来,夫妻俩保持默契的是,绝对不让女儿知道家里的经济困难,所以对于成家两姐妹来说,每天按时升起的太阳并未与往日有所不同。

    但两个人之间呢,沟通少了,冷战多了,感情似乎冲淡了不少。

    女人呵,心里越难嘴上越扛。

    胡京花也是倔性子,一段时间以来,身体出现极度的不适,硬是挺着不说,在自己老公面上,尤其像一只高傲的孔雀。

    倒是成若黎发现妈妈以前走路笔挺利落,如今却总用手扶着腰,肩膀塌着没有精神气,关心追问了几句,都被胡京花随意找了个借口糊弄了过去。

    等到了晚上,女人掀开被子,枕头不小心跟着被带挪了位置,露出一张薄薄的中药贴,附着小纸条写着——

    妈妈一定要记得用。

    女人捂着嘴无声流泪。

    可第二天一大早见到小女儿,她脸上仍是淡淡。

    见妈妈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成若黎佝偻着背,失落地走到餐桌边,准备好迎接千篇一律的稀饭配咸菜。然而一抬头,早餐盘子里,多了一个太阳般的荷包蛋,叉子一戳,流出她最爱的糖心来。

    女孩儿幸福地眯眯眼。

    站在她背后不远的胡京花摸摸后背热乎乎的中药贴,这么多天来,嘴角第一次噙了一抹笑意。

    2004年3月3日——星期三——适合放风筝的好天气——成若黎

    回忆了一下早晨荷包蛋的味道。

    咦?我好像有一个口是心非的妈妈。

    嘴巴里对我永远都是各种嫌弃,但偶尔却又那么暖心。

    继四岁那年转裙子摔到下巴后,十岁的我依然没有吸取教训,跟着鼎子爬上街口停放的拖拉机驾驶室顶部,比谁更勇猛敢闭着眼睛往下跳。

    “一、二、三……”

    “三”字儿一落,我就跳了下去,万分悲剧的是,脸先着地,再一次摔伤了下巴。疼晕之前,我和站在拖拉机上没动的鼎子对视了一眼。

    我用尽最后的力气骂了一句刚从他那儿学到的脏话,两眼一翻,耳边恍恍惚惚听到他鬼哭狼嚎喊着救命。

    大人们把我抱进家门,妈妈也不伸手接,只顾着不停叨叨,谁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连阿姨直说妈妈狠心。

    包了白白的纱布,人也醒了,我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元气满满又出去玩。

    聊着天,井善突然一脸惊恐地望着我,手哆哆嗦嗦指着我下巴说:“血……血,流血了。”

    我一摸,下巴血汪汪一片,咧着嘴哭,越哭流得越凶。

    正宇最先反应过来,傻乎乎用手给我接着血,扯着我就往家跑。

    妈妈出人意料没有骂我,她温柔地请正宇先回自己的家,然后面容冷峻地拧干热毛巾给我擦拭着,又找来药敷在伤口上,缠一圈纱布。我想着妈妈怎么不打我呢?想着想着就坐椅子上睡着了。梦里边,自己似乎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深夜半梦半醒之间,我睁开一只眼,脑袋下枕着的竟然是妈妈的臂弯。

    那一刻,我相信她是爱我的——爱我这个不那么优秀的小女儿。

    是的啊!我也爱妈妈,希望老天爷厚待她,不要让她生病,好吗?(账本多记一笔:谢谢正宇借我买药的钱,我会尽快还你的。)

    奇怪,每回一想起摔伤这类事,就会想起四岁那年阿泽的呼呼。他很久没来过电话了,想必很忙吧?要保重身体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