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世仙路 第五章 梦里世界

时间:2018-06-13作者:山道士

    两人合力将冰箱起了出来。

    “啊,”胖子却是突然一声尖叫。

    罗宁抬眼望去,一团血肉模糊的肉块出现在眼前,“呕,”罗宁差点吐了出来,要不是没东西可吐。

    边角有依旧鲜艳的衣服,中间是被血浸成黑色的长发,是个年轻女性,但五官再也分不清曾经的样子。

    两人干呕了一会,犹豫着要不要打开冰箱。

    犹豫片刻后,罗宁对着尸体拜了拜,从冰箱抓了些吃的,绕远了点就坐着吃了,虽然还没饿到要生要死的地步,虽然场面有些血腥。但罗宁还是认为自己该吃,自己饿,取无主的食物有什么错。

    胖子望了望罗宁,再望了望冰箱,再看了眼自己的薯片,还是没敢,撕开胆子吃着自己的薯片。

    蓝色的天空下,碧绿的大地上,只剩下两个疯狂吃着东西的人,风呼呼的挂着,在一天前,罗宁如果看到这一幕,会觉得悲惨,现在嘛,好爽啊。

    就着酸奶吃蛋糕,罗宁倒是吃得痛快,胖子却吃得咽不下去,眼睛在冰箱于罗宁间来回扫描,他还是选择了后者,他真的有点怕。

    “你吃你自己去取啊,哪里还有,来我这里拿什么?”看着胖子伸过来的脏手,罗宁大骂道。

    胖子显然自知理亏,但他还真不敢去拿,所谓臭味相投,哥几个玩的都实在,你有理你说就是了,我蒙头吃就是了。

    不过好在因为饿死鬼投胎的缘故,罗宁拿的东西并不少,两三个人吃没什么压力,不然你让罗宁真的再去补充点,他还真的可能全吐出来。

    酒足饭饱之后,人就有了淡淡的懒意,靠着平坦的楼板,阳光柔和,空气充满清香,不知不觉就眯着了,大变之后他虽不劳累但担惊受怕下也是疲乏的紧。

    梦里,这是大灾难后的第三年,昏黄的大地象征着人类的悲情。

    按理说在全球人员伤亡不大的情况下,重建的速度应该是极快的,但在三年后的今天,文明没有得到重建,反而在随着日子变得越来越远去。

    没有秩序的世界里无时无刻不充满着暴力,血腥,不光是对动物的猎杀中还是对人类自己,甚至人类自己之间反而更加血腥,因为野兽实在太强大了,动辄三四米的体型,实在让人绝望。

    罗宁将手中的蚕丝再在手中的斧头上绕了绕,实际上缠死是极为坚韧的,但斧头和木棒之间的连接却时常断掉。

    短短三年间,罗宁已经从当初秀气的少年变为了一个结实的壮汉,宽阔的双肩上扛着近一米的巨虎,周身缠着兽皮,手臂上环绕着鬼画符般的图案。

    一行人续续而行,渐渐的脱离了山脉,罗宁走在当头的位置,身后有人拖着巨大的野兽尸体,巨大的尸体起码够一两百人的两三天的分量。

    “停下,”突然走在最前面的罗宁一摆手,队伍瞬间停下。

    “老大,怎么了?”

    “有血腥味,是人的。”罗宁面上有些沉重,这一带是没有人的。

    “罗宁,想不到你还有点本事,但你们今天绝对逃不了。”不远处的树林中迅速的涌出一群人,乱七八糟的样子搁以前绝对是乞丐一流。但如今他们是这方圆几十公里的绝对一霸。

    “柳泉,我无意与你相争,讲大道理你也听不进去,但就凭你这些人想吃掉我,你也是痴心妄想了。”罗宁对着涌出来的队伍喊道,他有这个自信。

    “哼,老子承认你有点本事,但你以为我没有把握会来动你。”当头一位五大三粗的汉子咬牙切齿的道,他被这家伙打倒数次,他没法不承认自己不是对手。

    罗宁同样脸色阴沉,两个聚集地之间碰撞多次,彼此都有了解,柳泉虽残暴,但不得不说有点本事,他不信对方只是头脑发热想来个两败俱伤。

    “把矔疏请过来。”

    “什么?”罗宁松懈的身体瞬间将巨斧横在了胸前。罗宁身后的队伍也是一阵骚动,要知道刚才发现被埋伏他们也是仅仅觉得有点小麻烦而已,罗宁绝对能护得住大家的。

    柳泉的队伍从中间散开,一只头戴鹿角,眼神和嘴却如狼般凶狠的野兽迈了出来,巨大的体型超过小轿车。

    矔疏,山海经异兽,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犹如穿越而来一般,在大灾难三个月后渐渐出现,凶狠异常,对人类的袭击尤其多,而且有着不低的智力行为。

    “准备好逃路,往山里逃,绕过这里带着家人逃远一点,这里我来挡住。”罗宁声音低沉,沉重却不慌乱,反而有视死如归的决然。

    三年来,从最开始的一打架就紧张,到如今对厮杀的习惯;想经历和不想经历的都太多了。

    “罗宁,你以为我胖子是贪生怕死的人。”身后大声说话的壮汉赫然是胖子的模样。

    “对,老大,我们都跟着你。”声音稀稀落落,显然各人有各人的心思。罗宁有些微微失神,虽明知人情冷暖,但临到头来还是心头失落。

    压下情绪,夫妻大难临头还各自飞呢。

    “胖子,少扯犊子,你觉得你留下来有用,回去带着孩子和婆娘跑,这附近不能再呆了;另外帮我告诉她,算了,你提都别跟她提了,带着愿意走的人走。”罗宁单单对他做了回答。

    “滚,”突然暴起的一脚,直接将一个一米七五的壮汉踢出了七米开外,却未伤其分毫。

    胖子张口欲言,却被一眼瞪了回去,径直跑了。

    “你们也走,别在这碍事。”随后身后的队伍一哄而散。

    说来虽久,但时间不过片刻。

    “大家上,不能放过”有人大喊道,但随即就被掉过来的兽头喂了肚子,人群更加小心了。

    罗宁心里有些苦涩,他还能清晰的看见畜生嘴角如水流般的血液,世道绝望如此;他也看见了那曾经的朋友,世事淡漠如此。

    矔疏前肢微腿,后腿委屈,掠出一道残影,瞬间及至。

    罗宁闪身避过这凌厉的一咬,巨斧瞬间朝着身子怒劈而下, 矔疏后尾一扫,阻隔攻击的同时也改变了攻击的方向。罗宁沉身挺背一靠, 矔疏在草地上划出一道十几米的痕迹,第一次交锋以罗宁的优势告终。

    但罗宁脸上却未有丝毫喜色, 矔疏摇了摇脑袋,无所谓的又爬了起来,自己最强大的攻击并没有造成有效伤害。而它的哪怕一爪,一咬,一掀他都受不了。这是在钢丝上跳舞,表面上游刃有余,却生死一线。

    罗宁紧了紧手中的巨斧,死死的盯着 矔疏的一举一动,虽慷慨赴死,但也得拉个垫背的才够本。

    “唰,” 矔疏再次化作一道残影袭来,染血的嘴角看着令人恶心不已,罗宁再次蹬脚侧移,脚尖犹如凌波微步一般,他暂时还没想到拿这家伙怎么办,但总得先躲开这次再说。

    “唰,”但 矔疏却吸取了经验,兽爪如长刀般袭向罗宁面门,借着极速的速度一往无前。

    “机会。”罗宁暗道一声,所谓寸有所短,尺有所长,挥开的兽爪虽增加了攻击距离,但也让腹前少了防御。极踏的步子快速改变了方向,朝着面门撞了过去。

    “死来,”罗宁的大斧朝着 矔疏呲牙咧嘴的狗头上叫招呼了过去。 矔疏的头颅本能的想一缩,罗宁能看见畜生眼里的慌乱。

    “噔,”巨斧狠狠的砸在了矔疏右边眼角,罗宁身形急退,看也没看战果,躲避从背后直抓而来的巨爪。

    “嘶,”矔疏眼角被巨斧撕开了长达三十公分的口子,血流如注的样子显然被重创了。

    “嘶,”矔疏再次叫了一声,声音震耳欲聋,怒火中烧,却是发狂了,化为道道残影再次袭上来。

    “糟了,”罗宁暗道一声,次次全力爆发,他已经感觉到身体的乏力,他还是低估了这畜生的生命力,如此巨创,却未对他造成巨大影响,自己却又体力下降;罗宁有点沉闷,形势比想象的还要不乐观。

    他曾经也和矔疏交过手,是不是这只不知道,在他眼里都差不多,但对方不过一触及走,他以为对方的实力不过尔尔,而这几个月以来他的实力又是突飞猛进。

    残影一道道突进,却又一次次被击飞,但气势反而愈加旺盛。势要生撕了眼前这人,它能感觉到猎物反击的烈度越来越弱。

    罗宁的嘴角有血迹划下,但根本来不及擦拭,他的爆发力却是略强于矔疏,但耐力不行,体力的极速消耗,让他的速度和力量都有所下降,“今天看来要死在这里了。”罗宁表情苦涩。

    柳泉心情复杂,矔疏是以每天进贡五个人换来的合作,他也深知自己的残忍;但罗宁的聚集地严重威胁了他的统治地位,人口不断的流向那方,损失远大于五人,他是不考虑人类而言,只考虑自己的统治了。但现在罗宁要死了,反而让他对自己的残忍无限放大,和以后独自面对这片荒野的恐惧。

    他突然想挥手而上干掉这个畜生了,是啊,他刚刚还咬死了自己的手下。

    他望了望周遭,大抵是兴奋的目光,他突然有些颓然,这是自己沉兄道弟的兄弟啊,如今都沉醉于收复宁远聚集地的财富中吧,人口,美女,确实是很大的吸引力啊,我说话会被听嘛,他深深的怀疑。他不是像眼前那人是靠绝强的实力和人格魅力统领,他只是群体利益的带头羊,他弱的多。

    柳泉总究放弃了。

    “砰,”他终于是没躲开袭来的巨爪,直接被拍飞了十几米远。喉头热流一涌,一口猩红的鲜血沾染在草地中间。

    矔疏却是立着没有再动,猎物的临死一击要来了,或许还杀不死他,但绝对会让它喝上大大的一壶,而且后面还有一群挥舞着牙签的猎物,它不觉得这些人会在它受伤时好吃好喝的供着它等它恢复。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