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世仙路 第六章 梦?

时间:2018-06-13作者:山道士

    体力在渐渐的流逝,逐渐的连斧子都拿不稳了,但罗宁内心更多的是赫然,这畜生显然不是想放过自己,而它的体力也不是无法再进行攻击,那它的想法就不言而喻了。等待你临死反击的时间过去,畜生的智力竟然达到这种程度。

    眼皮渐渐变得沉重,寒冷再蔓延进躯体,记得那年也是这个时候吧,地震突然到来。

    残影极速而来,张开的巨口狰狞可怖,罗宁努力的竖起手中的长斧,老子死了也要崩你颗牙。

    鲜血溅落,罗宁在这个世界画上句号,走完了自己这一遭;但人类还在苦苦挣扎。

    躺在阳光中的罗宁忽然胡乱的挥舞着四肢,一脚踹在了旁边安睡的胖子身上。

    “你踹我干什么?”胖子喊道。

    罗宁睁眼一脸茫然的看着尚还青涩的胖子,我这,是重生了?脑海中有些记忆,却单薄的无法捕捉,像重生却又不大像,倒像是却领略了三年后世界中的自己。

    梦境,自古以来神秘的领域,无法预料,无法能解。

    “别拿你那白痴般的目光看着小爷啊。”胖子被罗宁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大声嚷嚷着。

    梦境的记忆在极速的消退,无论罗宁如何的去挽留,他只记得自己是死了,晃了晃脑袋,既然想不开的东西,那索性就不想它了。

    阳光有些刺眼,初升的太阳已经日上正中了。这一睡竟然就晃过了近两个小时。

    “死胖子,你干嘛不叫下我。”罗宁一边骂着胖子,一边用废块盖住尸体,承你恩惠,能做的也只有掩埋你的尸骨了,黄泉路上愿你一路走好,末了向坑里鞠了一躬,所求为心安。

    胖子却是丝毫不敢上前的,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晕血腥,却没回答罗宁,他迷迷糊糊的也是睡了过去,还是被罗宁踹醒的。

    罗宁将口袋塞满,能拿的尽量拿了,招呼胖子撤了,家里还有人等着呢。

    说实话回去的路还不好找,从起点出发能走到哪算哪,回去的路却只有一条,不过所谓山人自有妙计,耗时三个时辰,累的都想爬了,两人总算是到了聚集地。

    这一路除了长其实再没什么可提的了。

    回到聚集地,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压抑,同学大都是死气沉沉,没有年轻人的朝气,是啊,时间的流逝,在没了上课的新鲜感过后,时间被无聊于枯燥充满,这是个没了电子游戏于娱乐的世界。对未知的迷茫,苦等的救援,都像大山一般压在人的心头,即使是没心没肺的少年,也不想再睡一夜草地了。

    背景是如此,但世界总不缺暖心的时刻,一眼望去是哪个目光灼灼的女孩,翘首以盼的样子让所有的疲惫散去,罗宁突然觉得自己像是有了丈夫的责任。

    至于跟在身后的胖子,恋人一向有种神奇的能力,叫世界构建法,目光相接即自成一世界,那投射的进其他人。

    酸奶,面包是罗宁递过去的食物,虽然对于现在的她来讲最好的是一顿入口柔滑的稀粥,但苦于条件所限,以前再平常的东西都是奢望。

    “怎么去了那么久啊。”女孩接过东西后小声的问道,她倒也不是滴水未沾,同学分给她一些吃的,不那么饿,但对于罗宁的久久未归却是一直有着担忧。

    看着女孩关切的目光,听着关怀的语气,大抵感动就是这愿意永远守护着这份美好吧。

    罗宁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找不到路实在是太掉价了,他一时还真没找到好的台词。

    “他找不到路了。”胖子像是没有想到罗宁的尴尬,但更像是故意的,你个没眼力介的家伙没看见大家都刻意回避了一段距离了嘛,你还在这瞎凑什么热闹。

    罗宁有时候真的烦死这家伙,脑袋一抽一抽的,就不是个正常人,唉,真的是损友一堆啊。

    女孩笑了笑,笑的很甜,罗宁也跟着笑道,虽然不知道笑的什么,但总归是好的。有时候最想要的能力就是能知道别人的内心想法,一定把这家伙里里外外的看个遍。

    崔雅馨小口的喝着酸奶,总觉得酸奶要慢慢吃才有感觉,杨青君他自然认识的,这家伙是来找过罗宁最多次数的人他自然知道。在他的影响力,这家伙就属于脑残一类,有时候真想叫罗宁远离这家伙。但随即也想想是他的朋友,应该是有可取之处的。

    对他的了解不少,爱好好像并没有什么爱好,学习应该不算爱好的吧,身体好,衣着虽然不讲究,但始终干净,做事专心且长远,真的是个很优秀的家伙啊。自然喜欢他的女孩也不少,不过自己毕竟也是有着先机的啊。因为他,她不管其他人的目光,毅然的选择和他呆在一起。

    想到这里的崔雅馨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这倾城之姿,配你也是绰绰有余了吧。

    一瞬间思绪千转,摆罗宁面前让他读都得读半天,如果再细致的描写,罗宁那运行内存为512k的大脑就得死机了,所以特异功能人家也会很辛苦的。

    败壁残桓中,衣衫褴褛的两人有些凄凉。

    天灾面前,垂头丧气者有,心如枯灯者有,但也有坚强奋起的人。

    既然没有救援,那就自救;没有物资,那就去搜;房子倒了,那就再造。

    垂头丧气的人能向周遭辐射消极情绪,从而同化别人;但坚强奋起的人,也能为周围人带起健康积极的情绪。两者为死敌,但现在后者显然占了上风,整个操场一片忙碌的景象。

    学校里最多的就是书了,被称为人类进步阶梯的家伙,地位不可谓不重要;但现在,并没有卵用。被压在地下用来暂时的阻挡下植物的蔓延恐怕是唯一的用途了。

    植物现在已经是最麻烦的东西了,它已经覆盖了周围的所有平地和道路,让人每走一次,都得扒开群草,然后用手顶在前面,使用野蛮冲撞,然后还得忍受锋利的叶片切割,所以罗宁现在几十道细长的伤口,都是这样被划的。

    三人现在分工明确,罗宁和羊青君负责提供物资和材料,崔雅馨负责搭建,目标是搭建绿色斜面式塔型蜗居,你可以想象下雨伞去掉把手插在地上的样子。以一根树干做主体,周围再辅以树枝做骨架,用书页和树叶做斜面,嗯,浑然天成,大巧无功的感觉大抵于此。

    虽然结构简单,操作像是也并不复杂,但有人的完美主义发作,所以到天黑,三人也只建成了三个单薄的骨架。而周遭星罗棋布,已密密麻麻的铺满了绿色环保屋。

    望着周遭钻井钻出准备入住自己下家的同学,胖子和罗宁两人相顾无言。胖子是觉得现在的处境能将就就将就吧,罗宁就纯粹是没有要求了。

    三人将书本平铺在地面,勉强能隔绝掉一点湿气,相隔的不远却谁都没有讲话,这倒不是怨女孩非要坚持做好,实在是因为心情沉重。

    父母的安危不知道如何了,自己都担忧她们了,她们的担忧只怕更加严重;食物也被吃完了,也就是说三人明早不会有早饭;飘摇未知的生活也更使人担忧。

    “罗宁,你说”罗宁隐约中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随即意识又陷入沉睡,不像是胖子的声音。

    其实有个问题,操场的植物远远低于操场外的植物,操场外的植物已经生长到一米多高了,而操场内的植物才仅仅到脚踝。大家都以为是活动的多的缘故,并没谁放在心上。

    广阔的大地上,或者说是脱离了人类的束缚,又或者说是脱离了天地的束缚,生命在狂演着交响曲,个个天地精粹开始萌芽,犹如在久‘旱’的大地上滴下了点点露珠。

    东有点点青丝攀岩于峭壁侧,再东有碧绿幼苗破土而出,再再东有点点青莲立于河畔上;北有绿竹生摇;南有老树屹立;西有赤蔓火谷横空。植株千奇百怪,但对天地的滋养却是如潺潺流水游于溪谷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