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末世仙路 第十二章 大狗见过没

时间:2018-06-13作者:山道士

    一番扯皮下来,气氛缓和了不少,却把罗宁应付的头皮发麻。

    自然有人问出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为什么他的力量会这样强。

    他自然觉得没什么可以隐瞒的地方,将昨夜的事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至于原因,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倒是想将功劳归于自己那家传武功,但他真想不到关联处。

    于是在大家轰轰烈烈讨论原因的时候,罗宁终于全身而退。但前有豺狼,后有猛虎。

    “罗宁,你过来一下。”罗宁才准备坐下,却见一个壮汉大踏步而来,看见罗宁望过来的眼神,干脆就喊了出来。

    罗宁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啊,老师又没提什么过分要求,你拒绝的了嘛?

    相比于其他同学的看热闹,李涛却是真正的震慑于心,他十六岁参军,自有一番机遇,一路挣扎到了三十六岁,对世界的认知来讲,比普通人了解的多的多。所以更加震撼。

    “罗宁,你来,和我扳扳手腕。”两人远离了聚集区,确保自己的谈话不会被人听见。

    “啊,”罗宁一脸懵比,你是觉得我抢了你老人家的风头嘛?

    “李老师我觉得这个,扳手腕实在有失风度”

    “少废话,叫你扳你就扳。”李涛才懒得管你想些什么勒。

    “好吧。”罗宁有些目瞪口呆,他还真的不确定自己能扳过眼前这壮汉。但却比预想的简单的多,他几乎是轻易的就拿下了李涛,看见李涛老师挣扎的满脸大汗的样子,他甚至考虑着要不要放点水。

    “好了,不扳了,我输了。”没想到一向不愿服输的李老师却轻易的服了输。

    “罗宁,你有过什么异样的感觉嘛?你的力量可是已经脱离了人体的极限哦,换句说说你现在就不是人。”他自然知道罗宁并不是天生神力。

    “不是人”你才不是人,罗宁心里腹诽。

    “不对,不是一般人,应该叫修士比较对,武者应该也可以,炼气士也不错啊。”李涛自言自语,他哪管罗宁这小屁孩在想什么啊。

    “诶,小子,问你话勒,你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李涛突然想起自己还在问话。

    “就是击退老虎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被突破了,世界整个变得格外清晰。”虽然有些不满,但罗宁认为还是没有什么值得隐藏的。

    “突破?”李涛那种肌肉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思考的神色,还真的是有些难为他了。

    罗宁抬腿想溜,他是觉得跟这位没什么聊的,总觉得和老师有着限制于被限制的关系。

    “回来,”李涛抬手抓回想溜的罗宁。“小子,你知道你现在发生了什么事嘛?”

    “不就是可能成了修士,炼气士,或者武者嘛?”罗宁内心自然是有点震惊的,但他就是看这傻大个不爽,总想呛呛这家伙。

    “老子给你说啊,这不是开玩笑,我是说真的。”李涛是被呛得不轻,但他也不以为意,反而拍了拍罗宁脑袋,神情却是严肃了好多。

    “你老师我十六岁参军,仗着身体底子好,一路混到了特种作战队,老子年轻的时候也像你怎么想,这天下就没有枪杆子收拾不了的人,但2015年那次,我们奉命追击一队美国生化人,你不知道那些家伙简直没了人样,一个个就像大肌肉块,却又密布坚实的鳞甲,机枪扫射,步枪打击,对他们都造成不了丝毫伤害,只有单兵火箭炮能对他们构成威胁,但这些家伙速度又极快,根本命中不了。原以为是场轻松的战斗,我们四十二人的队伍却被杀得只剩下了三人。”讲到这里的李涛悄悄侧了下身子,侧对罗宁。

    “那时候老子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真的,老子也没什么好伤心的,大家都在黄泉路上,无非就是早晚的问题,一道黑影却突然加入战场,一拳一脚下,那些老子武器扫了半天的生化人,却像是突然变了软脚虾,在攻击下化作道道尸体,老子就这样活了下来。

    回到基地的时候,上面就传来了封口令,但做了解释,那些人就是国家聘请的武者。你或许觉得老子说的没有用,这好像不管你什么事,但你知道嘛,普通人无论如何训练,力气永远超不过千斤,这就是普通人的极限,你现在却超过了,看你又像什么都不懂的菜鸟样,却和那黑衣人是同样的人,老子真的想不通,如今世界大变,再和以前不一样,只有靠你们来守护,老子才跟你讲怎么多,你知道我昨天追出去看见它是什么了嘛,那就是一只普通猫,老子媳妇最爱养猫,老子绝对没看错。换句话说,以后守护世界的重任就交给你了,也只有你,你要尽快加强你的能力。”

    李涛神情落寞,大有英雄末路却仍挥剑迎敌之感。

    “李老师,你能不能不要怎么严肃的跟我开玩笑。”罗宁哪管你落寞不落寞,有那本小说中写了要靠力气大的拯救世界,还是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变大的力气。

    “罗宁,你认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嘛?”李涛老师突然画风一转,变成了将自己最后的心愿托付于别人的哀求之感,大有你不答应我抱你腿哭之感。

    “行行行,李老师我尽量,尽量哈。”罗宁一个人情小白,哪里见过这种症状,一个大男人低头请求你。

    “这可是你说的哦。”转眼从满脸恳切到嬉皮笑脸,李老师你不当演员挺可惜的。

    两人正谈笑间,却未查草丛中轻微的晃动,以及一点点黑色在缓缓的接近过来。

    “”罗宁正想表达还不是你套我的话时,眼角黑影一闪,“有危险。”罗宁暗道一声糟糕,双手推开李涛老师,两脚极速点地,迅速的撤离了原地,虽然因为力量的突然暴涨导致对力量控制不圆滑,差点失去平衡,但好在有惊无险。

    “啊,”

    “啊,”

    “啊,”

    本来在聚集地闲聊的人却是被吓出了声,极速的收缩成一团。防备着这只像牛一般大的狗,没错,确实是狗,圆筒般的嘴上是黝黑的鼻子,灰色。

    灰狗的攻击自然落了空,还因为惯性跑出了不断的距离,但它显然不想就此放弃,也没有受众人尖叫的丝毫影响,或许是觉得罗宁让自己到嘴的食物落了空,再次攻击却是向罗宁而来。

    罗宁自然能捕捉到它的轨迹,暴涨的可不只是力量,紧了紧拳头,死盯着黑影的动向,这次黑影显然吸取了教训,不再扑击,而是用极快的速度接近,准备直接施展自己的雷霆一击。

    罗宁有些紧张,紧握的拳头因大力而捏的指节泛白,他却丝毫没有察觉,他想回头就跑,却不敢跑,灰狗泛血的白牙,嗜血的眼神,绝不会因为他跑就放过他,转身只会死的更快,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狗的唯一攻击方式就在嘴上,避开它的嘴就是胜利,但既然能靠一招鲜吃遍天的生物,它的一击又如何可避,甚至连架都很少打过的罗宁没有想到任何办法。

    灰狗却急速前进,转眼就到了眼前,罗宁想侧身让开,但狗的身形却也紧随移动,因为狂奔而带来的速度不是罗宁仓促移动可及,狰狞的狗头眼看就要映在罗宁肩头。

    “要死了嘛?”看着嗜血的狗眼,罗宁喃喃自语,这刻反而就平静了下来。“想咬老子,做梦去吧。”既然避无可避,那就挥拳直上,打你个脑袋开花。

    “砰,”罗宁挥出的手臂却被突然而来的力量撞开,虽然这股力量于它的力量相比要弱的多,但在毫无防备之下,却也被代偏了位置,位置被新来的人影取代。

    李涛的反应虽不及罗宁,但来自于军人的长久锻炼,也让他的反应和决断超出常人太多,当他看见罗宁站着不动而静待灰狗的攻击时,他就知道要遭,喊话却不能解决,所以他急速冲来。

    灰狗却不管嘴里的东西是不是换了个人,牙齿咬动之下,直接撕掉了眼前人的半个肩头。鲜血如注,散在狗脸之上,它却丝毫未觉,反而咀嚼着嘴里的食物。

    “李老师”被带偏的罗宁忽然眼睛一红,再不管什么害不害怕,怎么打,直接一脚侧踢向狗脸而去。

    罗宁坚持了许久的太极虽侧重手上功夫,但发力却异曲同工,收腹沉身,腰腿连轴,这几乎是本能。

    据李涛的估计罗宁单手的力量已经超过了千斤,而腿部的力量通常是人手部的三到五倍。

    这一脚正印在狗脸之上,正咀嚼的狗头突然停止,向侧方划过一道巨大的幅度,然后带着巨大的尸体抛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落地之后再无动静。

    罗宁也一呆,他远没想到自己的力量竟然这样强,远处的同学也是一阵寂静,这是人嘛?

    但现在显然顾不上这些,李涛的右肩被咬碎,血液如同水流般蔓延出来,周遭被染成一片红色。

    “快来个医生,帮帮李老师。”罗宁朝后方大吼道。惊醒了众人,也明白了现在什么最重要。

    罗宁想把李老师抱起来,却又怕自己控制不好力道而出事,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满头大汗的无奈。

    “罗宁,你过来点,我跟你说说话。”李涛知道这次自己恐怕是不行了,凭校医那点医术,结合物资的缺乏,恐怕连血都给他止不住,但神色却没有一丝哀伤,反像死得其所。

    “罗宁,你记住了我刚才的话嘛?”

    “记住了。”

    “你可能会觉得我太过为难你了,事实上我也觉得,我是军人,保护百姓本来就是我的职责;但你不是,你只是一名学生,但现在情况如此,我也没有道理向你解释,你只告述我,你希不希望让大家活下去。”

    “希望。”罗宁语气郑重,无论是对自己的心,还是对同学救他一命。

    “好,好咳咳,那我在告诉你最后一件事,除了生死危机外你别出手,没有任何人能永远被保护,你要让他们成长起来,哪怕力量微弱,也要有独自,存活下去的,勇。”李涛越讲语气越微弱,脸色也愈加苍白,到得最后直接却是晕了过去。

    校医早已到达旁边,却只是用绷带将右肩缠住,便说道,“抱歉,我只能做到这里。”接下来便低头不语,能看得出来他也惭愧万分,没有药物,没有工具,他只能做到这一步。

    血液染湿了绷带,缓慢的继续侵蚀而出,即使再乐观的人也知道李老师凶多吉少了。罗宁在李老师旁边盘膝坐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老师是代他而死的,如果是他被咬中,肯定不会有李老师怎么严重,但在受伤的情况下,他必定拼不过那只灰狗,因为他根本打不中它。

    他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像电视上的英雄主义,会活生生的出现在生活当中,李老师认为他小,不成熟,其实是有些低估他了,在那信息爆炸的时代,接触的东西实在太多,对社会的本质不说门清,却也有着广泛的了解。

    在细微的感知下,罗宁能感觉到李老师的心跳渐渐停止,气温逐渐下降,罗宁从未想到世界上最绝望的事会是你看着自己不想要他死去的人逐渐死去。

    他想哭,他想呐喊,但看着周围同学的眼光,他知道自己不行了大家需要一个可靠的领袖,而不是一个只会哭的疯子,人总是这样,会在有生死危机时,对能救自己的人,格外崇拜。他像是在瞬间成长了很多。

    血腥味沿着空气向四周传散开去,远处有本来正躺地休息的巨狗,或黑或白或杂,一跃而起,沿着血腥味的轨迹狂奔而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