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3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时间在一秒秒的过着,雨水没有停止,从黑暗的天空中纷纷洒洒的飘落。在对讲机里,我听到了战友们的作战信息,我们队伍中有人受伤了,是之前在我十点四十分位置上的老八,他被那三支枪打中了,不过伤势不重,有两颗子弹贴着他的身体击中了他身边的草茎和树干,只有中间那支枪打中了他的左臂,子弹把他的左臂划拉出一道约莫五公分的伤口。

    随着我们作战信息的反馈,在这第二波攻击中,我们队伍就老八受了一点轻伤,小鬼子的队伍中却被我们再次干掉了两个。现在,他们这支队伍中,只剩下了六人,胜利的天平再一次的向我们倾斜,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剩下的这六个人是他们这支队伍中的精英,作战的能力比他们那死去的八人要高明很多。不过,让我们庆幸的是,在战友们的信息交会中,我知道了他们中间还有两个是负伤的,只是那伤势是否严重,让我们无从判断。

    作为一个特战部队的一员,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是狙击手,也可以是突击手,但我们每个人的侧重是不一样的,在连队中,我侧重的是狙击和辅助制作方面,最弱的是电子信息方面,特别是电脑和外语,说白了,面对电脑,我只知道怎么开机,怎么打字,要是让我去接触那些编程之类的,简直是比要了我的命还难。而外语,那更是让我头疼的事情,听着平时教官说的那些鸟语,我跟听天书没什么差别,就差把他说的外语当成催眠曲了。

    而在作战技能中,我的狙击是我们连队排的上号的,我习惯快速狙击,但准度却比不过排名在我之前的老大和老二,我只能屈居老三的位置。不过,对于我这个老三的称号,却是让我有点抓狂,在我之前的士兵证上,我的编号有七个三,我进入连队的日子也是三月三号,床位之类的编号也离不开三,更在连队内部比武抢排名的时候,怎么也跨不过第三的坎,至此,我一直被教官们和队友们叫老三老三的,年纪军龄比我大的,有时候直接叫我小三,让我非常的郁闷。

    我心里默数着时间的流逝,从三分钟到十三分钟,我静静的在瞄准镜里看着那个第七所在的位置,这段时间里,他身边的草丛有过不少次抖动,但因为夜晚的光线,让我在微光仪下也很难看清他的确切位置,红外仪上,他所在位置中,只有非常微弱的一点点影像,几乎和林间的颜色混为一体了。不过,我相信,他没有动手,也肯定是没有发现我的准确位置。

    等待,是一个狙击手必备的素质,可以说,每一个合格的狙击手,都可以做一只乌龟,用龟息来维持着自己在静止下的一切生理活动。而最让狙击手无奈的也就是等待,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们不能有一点点移动,不能让自己的呼吸紊乱,更不能让自己身体的热量超过红外仪或者是热成像仪的最低显示标准,即使是在环境温差悬殊的条件下,也要尽量的让自己与环境融合在一起。

    所以,作为一个狙击手,我非常喜欢黑夜,非常喜欢有点阴暗的环境,在那样的环境中,我可以很好的隐藏自己,可以很好的让自己融合到整个环境中。不过,对于这点,显然我今晚遇到的这个对手,他也做的很好。至少在过去的这十三分钟之内,我还没有发现他准确的位置。

    他也和我一样,在利用这个蒙蒙细雨的夜晚,在利用这林间的环境调整自己,我们都在等待着一个可以秒杀对手的机会。

    或许是他们队伍中那两个受伤的人下了狠心,也或许他们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可能走出这片山林。在所有人都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他们队伍中受伤的两个人怃然的站了起来,是同一时间站了起来。手里的两支自动步枪开始对着林间呈圆形的扫射,那一匣子子弹在短短的几秒内就扫射完了。而对于他们的扫射,迎接他们的是我们队伍中的两撮枪火,很微弱,但很容易就暴露了我那两个战友的位置,他们那两撮枪火闪现的那一刻,我们两支队伍第三次交火也展开了。

    那两个站起来的小鬼子,很显然的就被爆了头,“噗通,噗通”两声沉闷的声音响起,那两人已经变成了两具尸体,像是木桩倒塌一般,笔直的倒在了他们刚刚站立的位置。而随之迎接我两个战友的,是那支队伍中的三撮枪火。

    这一波的交手发生的很突兀,结束的也很快。这次交火,小鬼子的队伍只剩下了两人,不但之前站起的两人被击毙了,还有隐藏在林间草丛中的两个,也被我们队伍的人击毙了,我在红外仪中看到,在那区域的草丛间明显的亮起了两团红色光影,那是带着体温的血液被爆裂所呈现的影像,随之,那两具身躯的体温也在红外仪中像是熄灭的烟火一样,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慢慢的熄灭了。

    对讲机里,我听到了战友的汇报,老四和老九受伤了,老四的右腿上被扫射到了一枪,老九则是肩头被击中了,都是之前那两人的流弹击中的,所幸,在这波攻击中,我们的人还是没有牺牲,这对我们这些兄弟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了。

    而在这一次的交流中,队长在对讲机里告诫我们,小鬼子队伍中剩下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我的对手,那个第七的人,而另一个则是之前他们队伍中的领队,走在第一位置的那个人,相信他们必定是他们那支队伍中最优秀的,而我那对手,绝对是一个非常棘手的狙击手,因为在这两波攻击中,他都没有打出一枪,很好的隐蔽了自己的位置。

    等待在继续,我们这十个人都没有再移动自己的位置,我和我对面的战友,在我的估计中,我们相距的范围大概是在六百米左右,而我们的对手,可能是在我前面的两百米到两百五十米的位置区域里,原本这样的一个包围圈,要是放在沙漠或者山地间,或许我们可以用乱枪扫射,或者是用范围杀伤雷等方式将他们歼灭,可偏偏这是在山林中,有树木和草丛的掩护,我们这些方案都不可能实施,说不定用乱枪扫射,很有可能是误伤了自己的战友。

    不过,庆幸的是,在刚刚这一波交火中,我借助着枪火的映射,从微光仪中看到了那一闪即逝的影像,那是那个第七的人,他的瞄准镜在枪火的映照下,镜片上微微的反射出了一点光亮,那是一个致命的闪现。我抓住了这一瞬间,脑海里清晰的记住了他瞄准镜所在的环境的映像。

    他是躲在一颗树干背后,半蹲着依身靠在树干上,在他的枪边,是两根约莫有指头粗的小枝桠,满是雨水的树叶遮挡住了他的枪,只有那瞄准镜暴露在树叶上面,通过雨水的反光,映射到了那镜片上。

    我微微的调整了一下枪口的高度,凭着那一瞬的记忆,果断的扣下了扳机,子弹带着微弱的焰火从消音器中喷射而出。在子弹出膛的那一瞬间,我本能的翻动了一下身子,头顶着树根,我仰面躺在了树干背后,耳朵里仔细的听着远处的声音。相信我的这一枪,在那第七的眼中,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记号,我暴露了我的位置,若是他真的与我一样,是一个可以算得上合格的狙击手的话,他或许应该把头偏一下,或者就是低一下头,这样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躲避飞射过来的子弹。

    不过,这个反应时间真的很短,短的几乎没有让神经产生间隔的时间。我在树干后听到了一声微弱的玻璃破裂声,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子弹打进骨骼内产生的破裂声,还有物体倒塌接触地面那微弱的声音。不过,让我心里兴奋的是,这些声音后面,还有一声很明显的吐气声,我肯定,那个第七的人是被我击毙了,还是穿过瞄准镜,贯穿头颅的命中,绝对是一枪爆头的结果。

    躺在地上,我暗自松了一口气,我完成了任务。紧随着我那枪声过后,我还听到了其他的三声枪声,第一枪应该是小鬼子队伍中那个领头人的枪声,那子弹我清楚的感知到,是击中了我刚刚趴着的位置,还是我左肩那部位的位置,被子弹带起来的泥土和雨水溅到了我右侧的脸颊还有颈间,那湿湿凉凉的感觉让我庆幸,我没有交待在这片林子里。第二声和第三声枪响几乎是同一时间响起的,那沉闷的声音是和我一起来的这些战友中距离我较近的人打出的,他们也清晰的看到了那支队伍仅剩的一人的枪火闪现。

    躺了约莫有半分钟,队长的声音在耳机中响起,他要求我们汇报各自的情况,我如释重负道:“报告,老三无恙。”

    听到了我的回答,还有其他战友的回答,队长并没有要求我们立即起身,他轻声道:“搜索区域,全数击毙,但不保证。”

    他在行动中的吩咐一直都是这么简单,意思很明确,对方的队伍应该是被我们全数击毙了,但不保证还有未死亡的,说不定还有战斗力存在。

    我向左翻身趴在了树干的另一侧,在瞄准镜里轮换着用红外仪和微光仪检查着我前面这约莫两百米范围内的情况,在反复确认了几遍之后,我才慢慢的起身,向着我们包围区域的中间走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