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4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经过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的走走停停,我们这支队伍的十人总算聚集到了包围区域的中心位置,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横七竖八倒地的尸体,大部分是被爆头而亡。

    队长在我们的注视下,打开了肩上的聚光电筒,我们也跟着打开了电筒,顿时,十支强光电筒将这个约莫有百米的区域照得雪白一片,我们在电筒灯光下,总算看清了这支被我们全数歼灭的队伍,那是十四个穿着丛林迷彩的人,没有被爆头的几个人的脸上,还涂抹着油彩,他们身上的装备并不是统一的美式装备,而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甚至有一个还背着一个行军的短频电台,我们仔细看了一下,还是一个六七十年代俄式的双频电台。

    队长将那电台解下来后,试着按下了电台的电源开关,电台里传出了一阵“沙沙”声,没有一点点音频讯号。关掉电台,队长示意我们搜索一下这些死尸的装备,待到我们将所有缴获的装备汇集到一起的时候,废话最多的老幺就憋不住了,他嘟囔道:“嘿,看不出来,这些小鬼子倒是蛮有钱的,这a4可是老美的最新款,看着还是经过精改装的。”

    这次队长没有训斥他,队长点头说道:“是的,这些装备都经过过改装,你看这支awp,消音器还是和我们一样,刻意加了消音棉的,散热口比我们做的还精细很多。”说着,他拿起了那堆武器中唯一的一支awp在手里把玩着。

    确实,这些武器上使用的消音器都是经过精加工的,特别是消音瓦上那些棱角,不但刻意有效的散发子弹出膛时的热量,还能抵消一部分枪声,加上内壁的那一层带孔的消音棉,达到的消音效果,绝对比我们目前使用的消音器要好的多,至少在分贝量上,肯定比我们的要小至少五个分贝以上。

    再加上他们在枪管上增加的散热和防震器件,在武器的稳定性方面也比我们使用的要好的多,至少在子弹出膛的时候,震动幅度和后座力肯定比我们使用的要小。队长看着这堆武器装备说道:“这些东西虽说值不了多少,但总比没有强,收拾一下,我们去第二个目标点,老四、老八、老九,你们自己包扎一下,要是没什么大碍的话,等会就单独行动。”

    说完,我们一起看向了老四他们三人,在他们三人中,只有老九的伤势看上去严重一点,但老九说,没有伤到筋骨,只是擦掉了一小块肉后,我们才算放下一点心,毕竟自己的兄弟要是折在这里了,那是非常让人难受的。

    仔细的将老四他们三人包扎好后,我们每人都带上了一些武器,随着队长的脚步离开了这片山林,向着我们这次任务的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目标地点行去。

    对于第二个目标点,那是位于珲春河沿泾的一个叫下四沟的地方,那是我国和俄罗斯交界的地带的一个废弃的小山村,在这个小山村里,以前是我国与俄罗斯关系处于冷淡期时候,流窜在两国交界处的一伙走私贩组建的小山村,随着两国关系的回暖,在两国边防军的共同行动下,消灭了这个山村里的走私贩,但却没有直接毁掉这个山村,只是将这山村遗弃在这片山林中。一般要是在地图上寻找,还指不定发现不了这处只有十来间小木屋的山村。

    而这次行动的接头地点却被定在了这个几乎是被遗忘的小山村中。根据我们的情报所得,在我国境内做间谍的日本情报人员,会将他或他们所得到的这份关于航母和潜艇的情报交给来接应的那支队伍。不过,他们或许没有想到,那支队伍在刚刚跨进我们国境线的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已经被全数歼灭了,而且,还被遗弃在山林中,说不定已经成为了山林中那些食肉动物的食物了。

    当我们到达下四沟这个小山村的时候,天色已经接近黎明了,队长看了看手表说道:“目标一公里,分散,警戒。”

    我们闻声开始四处散开,各自挑选合适的地点,有的是猫着腰,悄悄的潜向山村,有的则是找一个相对的制高点,远远的观察着整个山村。我则是跟随着老九,在老九身后,找到了一个位于山村东南方向的一个制高点。那是一个站在山村的小道上一眼就能瞧见的一块裸露在山体外的大岩石,凸出的岩石形成了一个约莫有一个多平方的小平台,在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整个山村的全貌。

    而我躲藏的位置,却是偏离这个小平台约莫有十五米左右的地方,在小平台上方的灌木丛中,那里是一个凹陷进去一点点的小坑,小坑外面是一大丛足足有两三米高的灌木丛,丛中还有非常茂密的杂草。我躲在这里面,透过稍微被草丛遮挡的瞄准镜,可以清晰的看到平台上的动静,还有整个山村的全景,除了背对这个方向的那些木屋后面我看不到之外,其他的地方几乎是一览无遗。

    老九躲藏的位置比我还钻刁,那个小平台下是一方杂草丛生的小土坡,勉强可以蹲守一个人的位置,我看着老九将那些杂草全部插到伪装服上,自己则是背靠着那岩石,紧紧的贴在了这方小土坡上,要不是我知道老九在那里,说不定我还真发现不了那里会有一个人存在,估摸着,说不定是站在岩石上也不一定能发现,在脚底下还有一个隐匿着的人。

    待到我们全部藏匿好身形,时间也过去了大约半个小时,东方的天际已经露出了鱼肚白,时间也差不多快凌晨四点了。这里是我们国家最东面的区域,天亮的时间也比北京时间提早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特别是这深秋的长白山山区,我没想过这里的天亮是和我们老家那边夏季的时候差不多。

    天空中的细雨已经渐渐停止,但林间的滴水还是犹如细雨一般,将我们原本已经湿透的衣服淋得没有一点点要停止的意思。幸好我躲藏的地方是一个坑里,在草丛的遮挡下,寒风没有吹进这个小坑,让我在这即将入冬的季节感受到了一点点暖意。

    我们不知道接应那支日本队伍的人会什么时候到这里,但根据情报,他们会在那支队伍进入国境线后十二小时内到达这个山村,将他们得到的情报让那支队伍带回去。

    等待是一种煎熬,特别是饿着肚子在等待,那种滋味现在的我依旧不想去回味,那是一种可以让人抓狂的感觉,更别说是饿了两天的。在这两天两夜中,除去昨晚战斗前,我只浅浅的含了一颗糖之外,我再没有吃过一点东西。不过,我心里还是默默的安慰自己,只要肚子不叫,我只要再忍受最多十二小时就可以了,到时候,背包里的牛肉干、巧克力还有压缩饼干我就可以大口大口的吃了。

    虽说有这么多食物,但真正品尝过部队野外生存的人才会明白,那可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多,牛肉干,大概只有一次性打火机的三分之二大小,巧克力是只有一颗旺仔奶糖那么点,压缩饼干倒是比牛肉干和巧克力大许多,但也仅仅是和我们在超市能买到的压缩饼干相比,只有一半不到的份量,只有五十五克的。

    对于作战部队的野外生存,是比预备役部队和后勤部队要严苛的多,至少在训练项目和后勤供应方面,那完全是天地之别。一般不是很严苛的野外生存,部队里会给予参加训练的人员每人一根针,一米线,一块压缩饼干,一块牛肉干,一两盐,一块巧克力,另外还会配备一个急救包,除了这些,几乎就没有了。而针对的时间,各个职能部队也是不一样的,有些部队,这一整套供应是需要让参训人员支撑一周的时间,或许还有更短的时间,而我们这样的部队,则是要支撑一个月的时间。有时候,遇到我们队长,我们这个唯一的老大心情不爽的时候,说不定要支撑一个半月或者更久。

    在饥饿中等待,时间犹如蜗牛爬行一般,一点点,一点点的过着,天边的鱼肚白也像是电影遇到卡带的情况一样,看了许久都没见有什么动静。耳机里,队长的询问声一直没有停歇过,基本上十分钟就会询问一次,在反复确认了几遍后,我们终于得到了他的宽容,每人可以睡一个小时,到点后,换其他的战友休息,五个人一班的轮流值守,分别注意着这个山村周围的动静。

    就这样,我和老九算是距离较近的一组,我让老九先睡,待到时间差不多了后,再让他值守,换我睡觉。在轮换了两次后,我们的耳机中响起了老幺这个混蛋的声音,不过,这次他不是废话,他对着我们众人说道:“注意,注意,山村十点方向有情况,五人队。”

    听到他的呼唤声,我立即从浅睡中醒转过来,在瞄准镜里,我看到了老幺说的。那是直线距离我这个位置大约有两公里半左右的样子,在对面山岗上出现了姗姗来迟的几个身影,是一支七人的队伍,而不是老幺说的五人队伍,我发现后,低声汇报道:“更正,是七人队伍,其中两人左右分开隐蔽在山村西北山岗上,距离一千四百米左右和一千米左右,五人队行进中。”

    我刚汇报完,耳机里传来了其他的声音,那声音说道:“更正,是八人队伍,最后一人在距离山村一千五百米左右隐匿。”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