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9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下午,在我跟随着车间里的老师傅学习怎样去认识一只袜子的时候,我的队长来了,这一次,他来的很匆忙,匆忙到他都没有将他那油光发亮的头发梳理整齐。

    当他看到我拿着本子和笔在记录袜子的信息的时候,他笑着对我说道:“小子,不错啊,有点技术员的样子了。“说着,他还向我询问了我二表哥的办公室的位置。

    我陪着队长来到了二表哥的办公室,一进门,队长就率先自我介绍道:“你好,你好,请问您就是百方针织的负责人是吧?我是金宇浩,老三的团长。“

    听着他对自己的介绍,我茫然的看了看他,队长的军衔确实够格当团长了,但在我们红刀,他一直就是队长,而没有对外的军官等级称谓,更多的就是在我们眼里,他就是一个大哥,一个可以让我们放心的将后背交给他的大哥。

    二表哥见到我和队长走进办公室,他也站起身,走到队长面前和队长握手自我介绍道:“你好,你好,金团长,我是百方针织的法人,也是我们小三的表哥,我叫张建江,要是您不嫌弃的话,您叫我小张就行。“

    队长打了个哈哈说道:“客气了,客气了,张老板年轻有为,我看您和我的年龄也差不多吧,既然你是老三的表哥,要不我们就兄弟相称?“

    表哥笑道:“那好啊,太好了,只是不知道金兄您是几几年的?我比小三痴长几岁,我是七零年的,您呢?“说着,他还和队长一直在使劲的握手。

    队长笑呵呵的说道:“哦哟,那这样我还得称呼您一声大哥了,小弟我是七三年的。“

    表哥听到队长的自报身份,连忙说道:“客气了,客气了,来,来,来,咱们也别按年纪称呼了,都是兄弟,快请坐。“说着,他将队长引入了办公室的接待区,并亲自给队长倒上了茶水。

    随后,我就和一个木头人一样,坐在沙发上挺他们两个热络的聊着天,在聊天过程中,我在袜厂的工作性质也被慢慢的定位了。因为在他们两人互侃中,队长明确的表示了我只能在工厂挂名,至于职务之类的他并不在乎,只在乎我是不是可以随时走人。而表哥则是间接的明白了我们红刀的性质。最后,在他们两个兴高采烈的交谈中,表哥答应队长,在上海开设一个办事处,名义上是让我在上海负责帮助袜厂跑业务接单,实际上就是让我在上海就近待命,这样就可以随时根据连队的命令出任务了。不过,在这中间,表哥的利益也得到了保障,队长答应帮助袜厂打理好与我们当地市政府的关系以及对外贸易的便利后,表哥更是笑得连他那副被烟渍熏染成咖啡色的黄斑牙都露出来了。

    而对于我的感受,我感觉自己就是他们之间交谈的筹码一样,最后被定性了。至此,我最终还是要回到上海,回到那个陌生的大都市。不过,这也并不是立即要离开,在队长和表哥的交谈中,因为最近我们红刀没有什么任务,暂时我可以继续留在袜厂学习,只要在任务命令下达后三小时内感到任务出发点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在我和表哥将队长送到停车场的时候,表哥看着今天队长开来的那辆bmw m3 e46不住的在一边赞叹,一边还伸手抚摸着那光亮的车身。对于车子,相信所有的男人都会很喜爱的,特别是那种经过改装后,启动就能听到那发动机沉闷的咆哮声的,那绝对是对男人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表哥看那车子的眼神和抚摸的动作,简直是好比他在抚摸一个漂亮的女人一样,眼神中流露出的那种喜爱是发自心底的。

    而我也同样有着炽热的眼神,只是我没有和表哥那样。当队长带着那沉闷的咆哮声离开袜厂许久后,表哥还一直在望着那车子消失的方向,他对着那方向叹息道:“小三啊,要是有朝一日我们袜厂发达了,哥也要买一辆这样的车子。“这是他当时对自己许下的誓言。

    就这样,队长来了没多少时间就走了,我也开始了打工的生活。虽说是挂名在我表哥的工厂里,但怎么地也得有点专业的知识,于是乎,我就在表哥的安排下,开始慢慢的熟悉一切与袜子相关的知识,什么棉纱的捻向,晴纱棉纱涤纶纱的区别,袜子定型蒸汽压力与氨纶丝的伸缩变化之类的,整整一个多星期我一直被这些知识充斥着,总之,一切在袜子生产过程中需要用到的知识,我必须要学习,而且,那知识记录的笔记,我是满满当当的写了一整本记事本。

    对于表哥和队长说的,将我安排到上海的事情,表哥也一直在安排着,他询问了我在上海租住的地址后,就在我那房子附近租了一个店面,然后就开始安排人员在那边装修。用他的话来说,既然我要被安排到那边的话,那也算是在上海有了个窝了,既然平日里是闲着的,还不如可以抽空去跑跑业务,说不定还真能弄到点单子呢,毕竟那办事处的费用是他和我们队长谈妥的,连队出一半,厂里出一半,至于在上海接到的业务订单,那也算是我们红刀在外面的投资了,我们红刀是提取三成的收益。

    时间就在袜厂里那些袜子的编织下,随着袜子一只只的掉落而消失,转眼就到了十一月份,这是距离我们上一次任务结束有一个多月了。在这一个多月时间里,我除了熟悉袜厂的业务外,还渐渐的锻炼了与人交往,因为表哥是知道我的性格的,要是可以的话,只要没人来搭理我,说不定我还真能做到一言不发,所以,在表哥的强烈要求下,我开始慢慢的,慢慢的增加着自己的话语量,至少,在和工厂的同事之间的交流,我也能稍微附和几句了。

    不过,在这一个多月时间里,我也尝到了在社会上生存的不容易。打工的,为了多拿一些工资,不得不加班加点的工作着,像那些在袜子定型车间工作的阿姨们,她们的工作虽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也是不能有一点点马虎的,袜子定型前必须要将袜尖袜跟对齐,不然,在定型后就是让袜子出现不平整或者是外形扭曲,产品的质量与她们的收入直接挂钩,所以,看着工厂里那些劳碌的员工在努力工作,我心里暗暗的为生活的不易叹息着。

    我那手机,在这一个多月时间里只响了两次。第一次是队长在半个月之前打来的,他在电话里询问了一下我在袜厂工作的情况,对于手机要二十四小时开机的关照,他是说了不止两次。而第二个电话,则是今天凌晨的时候给我打来的,他的话语很简单,他对我说道:“老三,有任务,来上海。”

    接到了队长这个电话,我没有什么犹豫,简短的给表哥发了个信息后,我就开着老爹给我新买的摩托车,就奔着上海去了。

    按照我们出任务的规矩,我们以前在基地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将自己的任务装备放在基地的武器库里,每个人都有几套针对不同困难度任务的装备分门别类的装成一个个箱子,只要有任务了,那就可以让运送装备的人员按照我们任务的难度,随手给我们准备好我们需要的装备和弹药。而我们这些出任务的人,则是只要准时到达任务集合地就可以了。

    像这次半夜里就通知的任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谁也不知道我们的任务会什么时候下达,只要是接到了任务,那我们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到任务的地点,这就是我们红刀的规矩,任何一个红刀的成员都不会去打破这个规矩。

    在去上海的路上,我开着摩托车,将油门加到了极限,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我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到达。到了警备区的营地时,队长他们却不在营地,等待我的是刘团长,他看到我到达营地,微笑着对我说道:“小唐啊,速度挺快的嘛,比你们队长规定的时间还早了四个多小时呢。”

    我摘下头盔,疑惑的看了看刘团长,问道:“怎么?”

    刘团长笑呵呵对我说道:“你们队长没和你说集合的时间啊?你们这次是在这边集合的,时间是早上七点,现在还有四个多小时,你可以先去宿舍休息一会儿,你们的装备都还没到呢。”

    听到刘团长这么说,我放下头盔,稍微喘息了一下后,对着刘团长点点头,推着摩托车向着营地的宿舍区走去,心里对我那有点不靠谱的队长有些诽议,干嘛在电话里不说清楚集合的时间,也不差那一两秒时间说话吧。要知道,我在来上海的这段路上,可是差点出意外,也幸好是半夜,路上除了集装箱车多一些外,没什么其他的车子,要是按照我那一百多码的时速,这肉包铁的,难免要出些闪失。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