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16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收拾起金属箭后,队长对着罗齐楠的尸体拍了几张照片,顺手还拿起了罗齐楠的那支手枪,将枪里的弹匣退了出来。

    我细数了一下,罗齐楠的那支枪里,还有十一发子弹,至于为什么只有十一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十一发子弹我们四人分配一下,在这野外生存训练中,我们的安全将会得到更好的保障了。

    队长将子弹分成了四份,我和老六,老八每人都得到了三发,队长自己则是拿了两发,他对我们说道:“这次红蓝对抗还有差不多一个礼拜就结束了,你们也会在他们结束前结束任务,按照以往的惯例,这半个月左右的训练期,我们应该是每个人都会有十个左右的任务,我不知道你们完成了多少,现在时间不是很多了,都散了吧,尽量在训练结束前完成所有的任务。”

    老八问道:“队长,那这罗齐楠怎么办?”说着,他还指了指已经躺在地上变成了尸体的罗齐楠。

    队长看了一眼罗齐楠的尸体说道:“扔这里吧,就算是被狼啃了也无所谓,这种人死不足惜,倒是这两个小兵可惜了,你们想办法把他们埋了,怎么说他们的死多少还是和你们有关的。”

    听着队长这么说,老六不禁问道:“队长,你这话就不地道了啊,他们是被罗齐楠给毙了的,怎么和我们有关?”

    队长看了一眼老六,冷冷的说道:“要是你们一来之后就展开行动,那他们就不会死了,我看你们在工事外都蹲了老半天了,你说说,为什么要蹲那么久?”

    老六看着队长,腻歪的说道:“队长,你不厚道,我们在工事外蹲了老半天,那是因为那时候他们人多,我们没下手的机会,你倒是看着我们在外面蹲守,你怎么不先动手啊?”

    听到老六的反问,队长也楞了一下,随后他笑骂了老六一句后说道:“得了,死都死了,赶紧收拾一下吧,我先走了,你们也尽量快点完成任务吧。”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帐篷。

    我和老六他们对视了一眼,商量了一下该怎么将这三人给埋了,真要按队长那么说的去做,说真的,不管是我,还是老六老八他们,都干不出将人弃之荒野的事。但若是我们的敌人的话,那就难说了。

    折腾了大半夜,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我们三人才将罗齐楠他们三人埋了,对于罗齐楠,我真不知道这个人是好是坏,但任务上说要他死,那么,他肯定有一个必死的理由,只是现在还不是到我们需要知道的时候。

    和老六老八分别,我独自背着行军包再次踏上了这次野外生存训练的旅程,我的第五个任务是前往我的西北方向大约四公里左右的地方,寻找我的下一个任务指示,同时,还需要对蓝方进行一次通讯设施的破坏。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艰难的任务。

    随着这次参与红蓝对抗,外加野外生存训练的任务一点点向着最终结束靠近,我渐渐的发现,在这些任务中,似乎一直都是围绕着我们红刀怎样去破坏蓝方的防御,又或者是怎样去破坏红方的进攻这个中心去发展任务的。

    而在这十多天的野外生活中,我就像是个野人一般,头发长了这是表象,难受的是,整个脑袋上因为出汗加上在丛林里钻进钻出的,头发上全是污渍,那股子臭味已经能清晰的闻到了。再加上在野外这些天没有足够的食物补给,我相信和我一起出任务的战友们,肯定是和我一样,逮什么吃什么,我大概比较幸运,在神农架这片深山老林里竟然路过了好几条小溪,我在那溪流里抓到了不少小鱼小虾,小鱼我不怎么喜欢吃生的,但小虾生吃倒是很不错的,味道很鲜。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不自己点个火烤着吃,我或许只会回以一个“呵呵”的表情了,按照我们部队的规矩,这野外生存是绝对不准生火的,甚至是发出了热源超过一定数值,那就意味着这次任务失败了。

    按照我们队长那话说,如果这是在战场上,你要是发出了一点点可察觉的热源,说不定咱们这整支队伍就因为这点纰漏全军覆没了。更不可能像现在很多电视中介绍的什么什么特种兵野外生存之类的,那比作秀还作秀,野外生存竟然可以吃熟食,可以生火烧饭之类的,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经历了十二天的野外活动,我在距离地图上显示的烧盏窝北方大约八公里的蓝方哨所找到了我最后一个任务的指示,任务上给我下达的是前往肖家坡附近的蓝方搭建的指挥中心进行侦查并捣毁蓝方指挥中心附近所有的制高点。这任务对于饥肠辘辘的我来说,真的有点难了,先不管蓝方这个指挥中心有多大,至少要解决那些制高点就已经很难了,因为不管有多大规模的指挥中心,怎么说也有至少三四个制高点的哨位,这等于是要用我一个人的实力去拼掉蓝方指挥中心的所有防御网,这真不是队长一开始说的简单任务。

    从我这里到肖家坡,需要翻越烧盏窝这边的这座高约1600多米的山岭,而且,现在这季节,要想爬上那座山,怎么也得一天的时间。

    看了看单兵系统显示屏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快三点了,任务上给予我的时间只有十六个小时。我收拾了一下行军包,开始了翻山越岭的任务进程。

    当我到达肖家坡附近的时候,肚子饿的已经让我大口喘气了,包里已经没有了所有的食物补给,有的只是我这一路上抓到的蛇和几只已经有点异味了的小虾了。我忍着恶心,将最后的蛇肉和小虾吃进肚子后,开始耐心的观察起蓝方这个指挥中心。

    蓝方的指挥中心是在肖家坡南麓向阳的山坡上搭建的,整个指挥中心是用好几块伪装网做成的屋顶,我在瞄准镜里可以看到整个指挥中心的人,在这个卫星根本无法辨别的窝棚下忙碌的穿插着,而这个指挥中心的制高点,让我看了之后,不禁有种想骂娘的冲动。

    在整个指挥中心外围的一圈上,林立着不下十五个制高点的哨位,这些哨位都是依靠着指挥中心外围的山坡搭建的,整整一圈将指挥中心围得密不透风。因为整个指挥中心是以烧盏窝南面的一个山坳为中心搭建的,少说也有三四千平方的一块山坳,就这样被蓝方给占了。

    而那些哨位则都是以那些粗大的树木为基础,在几根大树丫上简单的用伪装网做了一个哨岗,我距离最近的一个哨岗大约有250米左右的距离,若只有一两个哨岗的话,我可以趁着晚上的夜色将其解决掉,但这十多个哨岗的话,那就显得完全不可能了。

    正当我苦恼间,我那已经闪着电量不足的显示屏上,亮起了四个白点,那意味着有我的战友同样也接到了与我一样的任务。

    我小心的向着距离我最近的战友那边靠近,等到到达了可以看到对方的距离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了这第一个战友,又是老六这小子。

    我们两个靠坐在一起,老六小声的对我说道:“三哥,你还有吃的没?吗的,我快饿死了。”

    我摊了摊手,有气无力的说道:“早上刚把最后的东西啃完。”

    老六沮丧的说道:“我昨天下午就已经没东西吃了,在小溪里抓的小鱼小虾都已经吃完了,昨晚掏了个野鸡窝,只抓到一只小鸡仔一样的小野鸡,都不够塞牙缝的。”

    我靠坐在树根旁说道:“那也不错了,前几天我抓了只山鼠,那恶心的,我现在想起来就要吐,那肉涩的没办法下咽。”

    老六叹了口气问道:“三哥,你是最后一个任务了吧?”

    我点点头,他继续说道:“我也是。”他低头看了看显示屏,指着我的东北方向说道:“那边还有几个咱们的兄弟,要不过去看看吧,说不定他们那里还有点吃的。”

    我“嗯”了一声表示同意,和他一起起身,向着我们的战友那边靠近。对于蓝方的指挥中心,现在远没有我们追求食物来的重要。

    待到我们与其他三个战友汇合的时候,我看到的都是苦瓜脸,从双杠那双泛着雾气的眼中我就可以知道,这小子肯定是比我们饿的更惨。

    不出所料,双杠一见到我和老六的时候,就问道:“三哥,六哥,有没有吃的?”

    我和老六对视了一眼,知道双杠在的话,基本上肯定是没吃的东西了。因为平时我们在连队的时候,双杠这家伙就是我们红刀的一面招牌。他是我们所在团部出了名的大胃王,只要有人和他比拼吃东西的话,这家伙几乎是没有失败过,唯一和他打成平手的,也就是我们的政委黄胖子了。

    我看了看身边这四个有气无力的战友,说道:“队长不在,这次任务看来是要我们几个合作了,我刚才在山坡下看了看蓝方的地盘,17个哨岗,你们说怎么解决?”

    双杠淡淡的问道:“三哥,你的最后任务是什么?”

    我说道:“解决掉他们的哨岗,然后是掩护你们撤退到我们的集合地。”

    老六戳了一下身边的双杠说道:“你们应该是进去破坏他们的设施吧?”

    双杠看了看和他一起来的几人,自己瘫坐在地上说道:“能不是吗,现在饿得都没力气了,还怎么冲进去啊?要是老天有眼,能给俺掉只小鸟下来就好了。”说完,他还抬头看着天空,可是,入目看到的不是树叶就是蓝天白云,半个鸟影子都没有。

    幺五在一边说道:“大家伙,老天没开过眼,我这四天时间里,就吃到过一只野兔,其他的什么都没了,现在树上连个果子都没,你就省省心吧。”

    这幺五,算是我们红刀的一位老人了,这小子运气一直不怎么好,听说原本组建我们红刀的时候,他是第二批进入红刀的,可是,在个人技能和其他多项比拼中,他先是被第三批的人排出了前五,后来被第四批的人踢出了前十。自从我们这第六批人进红刀后,他只能委屈的排在了第十五的位置上,要说年纪和资历,这家伙比我们大了不少,但我们在红刀的称呼是靠排名和实力的,所以,他自从我们进入红刀后,怎么也不肯叫排在他前面的人某某哥或者其他的尊称了,现在他称呼我们都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的。

    正在我们聚拢在一起商量着怎么完成这次演习的最后一个任务的时候,在我们背后的树林里,又窜出了一个奇葩,为什么说是奇葩呢?因为窜出来的这位,他的身上除了武器装备和背包外,脖间还挂下了两只野鸡,看他背后的腰包上,还留着一大块大型动物的肋骨肉,上面还有一些些血丝,显然这扇肋排应该是弄出来不超过两天的,也幸好现在是入冬的季节,不然,放在夏季的时候,肯定是全腐烂了。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有点破烂了,头上的钢盔上是他自己用杂草做的伪装,但怎么看也不像是新鲜的杂草。

    看到来人,我们这一行人中,双杠是第一个跳起来的,他激动的看着来人说道:“鼠儿,太好了,哥就知道你最贴心了。”说着,直接快步到了鼠儿身后,将那块肋排给摘了下来。

    看着双杠的样子,鼠儿看了看我们,问道:“几位爷,你们这都怎么了?我家这双杠爷怎么跟个饿狗扑食似的?”

    看着他这样子,老六笑着和他解释了一番,他才恍然大悟,他小心翼翼的取下了他的头盔,在那堆杂草中翻了一下,递给了我们一人一个绿色的小蛋,说道:“哥哥们,嘿嘿,顺路掏了个野鸡窝,一人一个野鸡蛋,够意思吧。”

    我们接过野鸡蛋,也没和他表示什么,直接敲开了蛋壳,开始吮吸野鸡蛋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