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18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坐着直升机,我和老六他们几人返回了上海。在直升机里,我们放松了这些天绷着的神经,睡意一下子就袭上了眼皮,在上直升机后估计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我们就呼噜声满机舱了,也不管机舱里那引擎的轰鸣声,我们睡的和死猪也差不多了。

    在到达空军基地的时候,我们在直升机上算是好好的睡了两个多小时,在被机务员叫醒的时候,我们几人陆续的从睡眠中醒来,醒来时,我被一股恶心的酸臭味呛着了,那股子味道像是什么东西在自己身边腐臭了好几天一样。我闻了闻自己的身上,我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臭鸡蛋的味道,而我身边的老六,他身上的味道似乎比我的更浓郁,还夹杂着他那臭脚的味道。这股子味道真心让我有点作呕的感觉。

    下了直升机,我们几人没有直接上机场边上停靠的越野车,而是直接向着空军基地的宿舍跑去,也没看这到底是他们基地里哪些士兵的宿舍,我们分别冲进了那些敞开着门的宿舍里。前进的过程中,我也没管这宿舍里有没有我认识的或者认识我的士兵,直接让他们给我拿一整套衣服过来,因为,我感觉自己身上的污渍和那股子酸臭味已经到了我自己再也无法忍受的地步了。

    舒舒服服的在宿舍的卫生间里洗了半个多小时的澡,那热气腾腾的热水让我整个人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卫生间里的肥皂,我也没管是谁的,整整让我洗掉了小半块后,我才感觉将自己彻底的洗干净了。穿上了宿舍里的士兵给我拿来的衣服,感觉整个人都精神气爽的,将满是臭味的衣服打包后,我对着在宿舍里的几个士兵招呼了一声,示意将他们给我准备的这整套的衣服穿走了,让他们自己去基地的后勤部再去领一套衣服。

    离开了宿舍,当我背着一大包衣服和装备走到停机坪的越野车边时,老六已经在车子边上等我了,他笑呵呵的对我说道:“哎哟,三哥,看不出来啊,胡子刮了完全是个小白脸了啊。”

    我看着他还是湿漉漉的头发说道:“你也不错。”

    正在我们刚开始闲聊间,空军基地的一个尉官走了过来,他看了看我们两个,对我们说道:“两位,对于你们几人在我们这里穿走了士兵的训练服,你们需要给我们写一份报告,另外,刚才有你们的一位领导,应该是姓黄的,他让我转告你们,你们现在可以返回你们上海挂靠的基地,也可以去你们想去的地方,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也可以直接电话联系他。”说着,他还递给了我们一个文件夹,里面夹着一支笔和几张纸。

    我看了看身边的老六,示意老六和这个军官交涉,老六接过文件夹说道:“这位同志,报告我们可以写,但也要等我们的人全部到了再写,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在,另外还有七人还没有出来,等他们出来后我会直接写一份总的报告给你。还有,你们的食堂在哪儿?等会儿我们人到齐了之后,我们还需要吃点东西,毕竟半个多月没怎么吃东西,我们都很饿了。”

    听着老六这么说,那尉官也是愣了一下,犹豫了一小会儿后说道:“那这样吧,等会你写报告的时候,就顺带着把餐饮的那部分也写上去,不然,你们九个人的伙食对于我们基地部队来说,也是一笔额外的费用,我们也要上报的,反正你们需要什么就全部写在报告里,我们会给你们准备好的。另外,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看着他有点犹豫的样子,老六似乎猜到了他想问什么,他回答道:“呵呵,既然你说了不知道该不该问,那么,我大概也猜到你想问什么了,我的答案应该是否定的,有些事情不是你们地方部队该接触的,我们也不好乱说,总之,你们按照上面的指示办事就可以了,会有人替我们买单的。”说完,老六把头转向了我这边,没有再去理睬那个尉官。

    我们三人就这样站在停机坪边上一直无语着,直到我们这次一起回来的九人全部到齐了之后,老六带着我们和那个尉官一起走向了基地的食堂。这个空军基地的食堂比我们在上海挂靠部队的营区食堂要好的多,不管是墙面还是地面,都是非常干净整洁的,而且,那些墙砖和地砖都是新的,看得出,空军的待遇确实比陆军好很多。

    在食堂里,我们先是每人喝了一大碗的稀粥,算是先暖暖胃,然后就是每个人都要了红烧蹄髈或者红烧肉之类的食物,反正只要是大鱼大肉的就行,毕竟我们在野外这差不多半个月里,算是比较好的食物就是一开始部队里给我们准备的那个生存补给包了,那牛肉干是可怜的一小块,还不够满嘴一口的,还有那巧克力和饼干,真的连半顿饱的都算不上。

    我看着面前那大碗装的红烧蹄髈,真的是激动的想吼几声,那实在是太香了。而坐在我身边的双杠,这大家伙,直接是对着一个比我碗里更大的蹄髈发动了攻击,看他的吃相,我也是感觉自己是真的饿惨了。

    当我啃完一个蹄髈外加两条鱼之后,我算是吃的饱饱的了,可是,我身边这个有着两米多身高的大家伙,可能还只是半饱的状态。我们连我算在内的八人在陆续吃饱后,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双杠。这家伙倒好,一点也没有觉悟,还是低头啃着他的蹄髈和牛肉,在我们的注视下,他一共消灭了两个估摸有两斤左右的蹄髈,还有大约有两斤左右的红烧牛肉,外加四个白面馒头、一碗汤面还有四汤碗的豆浆和两大碗的豆花。

    看着他舒服的打了个饱嗝后,双杠这家伙才满足的叹道:“哎……总算是吃到了一顿像样的了,饿了半个月,真是快不知道红烧肉有这么好吃。”说着,他环视了我们一圈人和那个站在一边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的尉官,喃喃的低声对着老六询问道:“你们是咋的了?有啥事儿不?”

    老六木然的问道:“双杠,你有没有吃饱?”

    双杠看了看我们,咧嘴对着老六嘿嘿笑道:“要是能给俺再弄只烧鸡或者来一大碗红烧肉之类的,俺琢磨着还能吃点。”

    众人无语,至少我在心里想着,这要是放在自己家里,这家伙会不会也是这么大的胃口。以前在集训的基地里,虽然也知道这家伙的饭量大,我们吃半斤的米饭已经差不多了,他吃两斤的米饭我们也能接受,但像今天这样大胃口,还真是少见。

    老六缓了缓后说道:“双杠,还有大伙儿,这次咱们的任务算是结束了,之前黄胖子来电话说,咱们可以立即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也可以去上海的部队里,总之想去哪就去哪,你们的意思咋样?”说完,他先看向了我。

    我想了想后答道:“我先去上海,然后回老家,我在上班。”

    双杠在一边答道:“俺还是去上海吧,回家也没意思,山旮旯里的,没啥好玩,还是上海有意思。”

    另外几人在随后的回答中,也都是各有各的想法,有的继续留在上海,有的则是回自己该去的地方。吃过了这顿饭,我们再一次的面临着分别。

    在回上海的途中,双杠似乎比较兴奋,他那嘴巴唧唧歪歪一直不停的在胡侃着,倒是有几人时不时的和他对答着,在郭天王的怂恿下,鼠儿和双杠开始了打赌,打赌的内容也就是关于吃的。那就是等到了上海后,由鼠儿买单,带着双杠去随便哪一家肯德基去吃东西,不管是全家桶还是套餐,只要双杠吃得下,鼠儿全部满足供应,要是双杠能吃下相当于四个全家桶的量,我们算是没输,之后就是按照我们的估计,要是我们赌双杠能吃下五个全家桶,那就意味着鼠儿输了,要输给我们一个打底的金额,那就是一百元,要是我们打赌的数量双杠吃不下或者超出了,那就算鼠儿赢了,那我们就要付出打赌的费用。至于打赌的金额,那就是不能少于一百元,但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打赌的金额只能是一百的倍数,不能出现几十块的零头。

    在嬉闹中,我们到达了上海,到达了我们挂靠驻扎的营地。这是在市中心附近的一个营区,距离我们所在的营区不远处就是有一家肯德基的门店,我们一行人熙熙嚷嚷的下车离开了营地,开始了我们这次的赌局。

    在回上海的路上,我也参与了这次打赌,我赌双杠能吃下六个全家桶的量,我押注了三百元。当我将三百元现金放在了鼠儿的手里后,鼠儿笑嘻嘻的说道:“三哥,你还真是对得起你老三的称号,凡事都和三挂钩,连打个赌都是带三的,嘿嘿。”

    感觉这是在娱乐,我也没计较什么,但我不喜欢赌的大,凡事有个度,意思意思就行。老六和鼠儿打赌的金额是我们几人中最大的,他赌了五千。

    在我们闹哄哄的推嚷下,我们走进了肯德基,因为时间还没到晚饭时间,肯德基里人不是很多,我们几人挑了一个宽敞的位置坐下,由鼠儿去给双杠取餐,看着鼠儿先是端来了两个全家桶后,这次赌局就这么开始了。

    按照肯德基里标配,一份全家桶里基本上是一大可乐,大概够三人分享的量,然后就是三块原味鸡,六对鸡翅,一个玉米棒,一杯土豆泥和三个香辣汉堡。因为目前这家肯德基在进行什么促销活动,这个全家桶的量有点足,我们这几个人都看着觉得一个人要是能啃下两个全家桶就已经非常的厉害了,而且,这前提还是得空着肚子的,不像现在,我们中午前吃的这些东西都还没消化完。

    双杠这个憨货,说他能吃还真不是盖的,他看着鼠儿拿上来的全家桶,两个眼睛都已经放出了绿油油的光了,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几天没吃东西一样。可上午的时候他还吃了那么多的东西,我们真的有点担心他能不能吃下我们打赌的全家桶数量。

    看着这个全家桶的量,鼠儿倒也识趣,他提议更改我们打赌的数量,毕竟这全家桶比平时多了不少的量。我们当然接受他的提议,在最终我们决定打赌四个全家桶,要是双杠正好吃完,我们就当是和局,没输没赢,但双杠要是吃不下或者不够,那我们就输了。所以,我们是眼巴巴的看着双杠在那里狂吃。心里祈祷着他能正好吃下四个全家桶。

    时间在双杠这蛮货的狂吃下过去,第一个全家桶,这二货只用了十多分钟就解决了,随后,第二个全家桶被鼠儿端了上来。那些个服务员看着我们这样打赌,也都好奇的向着我们这边望来,有几个还在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直到第三个全家桶上来的时候,他们的脸上已经出现了震惊的神色,同样的,我们的脸上也没有了笑容,看着双杠这家伙在那里狂吃狂吃。

    一个小时,三个全家桶被消灭了,双杠似乎还没饱,鼠儿端来了第四个全家桶,这时,在这家门店里的人都已经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这群人所在的地方了,一个个都难以置信的看着双杠,这两米多的大家伙,他的胃应该也比我们想象中要大的多。

    在第四个全家桶还剩下一块原味鸡和土豆泥和玉米棒的时候,双杠响亮的打了个饱嗝,这应该是差不多到火候了。可是,双杠这家伙舔完土豆泥后,憨憨的对着我们说了一句:“俺觉着俺还能稍微再吃点。”

    听着这句话,我们觉得双杠能啃完这四个全家桶应该没问题,于是,大家伙儿给了他鼓励的目光,老六还在一边说道:“双杠啊,慢慢来,没给你规定时间,别急。”

    双杠这憨货还真的不急了,他抓起剩下的玉米棒和原味鸡,就开始有点斯文的吃了起来。可是,他的斯文并没有代表他的食量已经到达了上限。在啃完原味鸡后,他吮了吮手指,对着鼠儿说道:“小老鼠啊,俺这四个全家桶可是吃完了,你还准备赌下去吗?”

    鼠儿也是对双杠重新有了改观,毕竟上午吃的东西,按照我们在野外生存的维持,可以让我们至少能支撑两天不吃不喝了,可现在,双杠这家伙,还啃下了四个全家桶,这个食量,要是放在野外生存的时候,那足足可以支撑我们每个人差不多活十天了以上了。

    看着双杠那清澈的眼神,鼠儿点了点头,去服务台再去买了一份全家桶过来,这可是第五个全家桶了!

    双杠好像不知道收敛似的,他看着鼠儿端来的全家桶,直接接了过来,放在自己面前,开始继续狂吃。

    看到双杠有条不紊的继续吃着,整个门店都安静了,一个个都看着双杠,生怕一点点声响影响到双杠的进食。很快,原味鸡被消灭了,玉米棒、汉堡和可乐也没了,眼看着全家桶又要见底,双杠抬起头,对着鼠儿憨笑了一下后,对着柜台上的服务员大声说道:“服务员,能不能给俺来个老北京鸡肉卷?那玩意儿俺没吃过,另外,那什么烤鸡腿堡还有红豆派,香芋派的俺也没吃过,都给俺来一份,可乐也来两大杯,不然干巴巴的都快吃不下了。”

    听到双杠这家伙这声大叫,不但我们都傻眼了,那柜台上的小姑娘也愣住了,这到底还是不是人?怎么那么能吃?她愣愣的问道:“你说什么?要什么?”

    双杠嘴里嚼着鸡翅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要求,最后还嘟囔道:“这小姑娘,看着挺好看的,这耳朵咋那么不好使?俺看她大概没记住俺要的东西。”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