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26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随着老大他们的离开,我和老六等人相互望了望,心有灵犀一般一了点头,顿时,我们就开始了行动前的潜伏。

    我揣着,小心翼翼的带着我们这个四人小队开始向着村子的方向潜行而去,在亦步亦趋的潜行中,我和老六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到达了我认为可以潜伏的第一个地点,那里是位于整个村子东北方向的第六块梯田的田埂边,这道田埂有着半人多高,非常茂密的野草长满了整道田埂,可想而知,这个村子里的人,应该是没有人真正的像个农民一样忙碌于田间,要不然,不光是田埂上,甚至是连梯田里,也长满了杂草,只有村子近处的那三四圈梯田,看上去是有劳作的痕迹。

    我潜伏在田埂边,和老六他们示意了一下,让他们向着第五块梯田和第四块梯田潜伏过去,从瞄准镜里我看了一下,在我现在的位置,距离村子最近的那处房屋有着大约280米左右的距离,第五块和第四块的梯田,分别是在250米和210米左右的距离,要是在这个距离中进行突袭,按照我们平时的训练,应该能在半分钟之内靠近村子,随后就可以开展巷战了。而对于我们红刀的突击队员来说,他们最厉害的就是近战和巷战了。

    待到我们几个都小心翼翼的潜伏完毕后,在我们北方和西北方向的枪声依旧是断断续续的在响着,我用瞄准镜细心的观察着整个村子的近况。在我所在位置的北方,我能依稀看到有两三个人出现在我的瞄准镜内,他们或站或趴着,正对着梯田里的稻草人在开枪,断断续续的枪声响彻这片地域。在我的正对面,也就是能目及的村庄范围内,有几个屋顶上已开始冒出袅袅的炊烟,应该是在村子里的人开始忙碌着做饭了。

    而随着我的观察,在村子里的屋顶上,渐渐的开始有着不少人站到了屋顶上,他们有的是持着枪在警戒,有的则是在和旁边的屋顶上的人在聊天。我细数了一下,光是站在屋顶上的人就已经有不下二十个了,再加上在村中巡逻的人,则是有了将近三十人的数量,想必,这个村子里人应该是超出我们任务简报上的人数的。

    时间在一分分的过去,我在潜伏中,已经不止十次看了手腕上的单兵系统,屏幕上老大他们的位置已经不再移动,应该是他们也已经到达了潜伏的位置,只是,我依旧没有接收到老大发过来的绿色信号。

    在雪域高原,抬头望着天,天空中白云朵朵,静静的漂浮在蔚蓝的天空中,在这里,天似乎比我的家乡更蓝,连那几朵白云似乎也更洁白,我心里不住的感叹着,这里的环境真的太好了,没有一丝丝污染。

    从早晨太阳升起到中午的日上三竿,我们在田间足足等了四个多小时,依旧没有等到老大的信号,直到等到了太阳西斜,晚霞印染了雪山之巅,我才收到了老大发来的信息,问我们等得累不累?

    这能不累么?光是趴在田里一动不能动一天,就已经让人感觉身体的麻木,更别说还要忍着饥饿,忍着屎尿,那感觉真是酸爽的可以。我回复了老大,问他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老大给我的答案是继续等,等到时机到了,自然也就是行动的时候了。

    天色渐渐的昏暗了下来,我在瞄准镜里看到那些站在屋顶放哨的人开始一个个下了屋顶,想必他们应该是去吃晚饭了,村子路上那些个巡逻的也已经有十多分钟没有出来了,应该也是去吃晚饭了。这时,我的单兵系统上老大发过来绿色的信号了,我们的行动开始了!

    我迅速的仰天翻了个身,像是朝天的王八一样,活动了一下已经麻木的身体,迅速的又翻身趴回了原来的位置,端起枪,在瞄准镜里迅速的寻找着村子里那些制高点上的目标,看了一整圈,没有一点点遗漏,只是,在这一整圈的瞄准下,竟然我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可以射击的目标。随后,我有在能看见的村子道路上扫视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可以射击的目标,我对着话筒说道:“报告,没有可以射击的制高点和视距内目标。”

    “报告,我与三哥一样,看不到任何目标。”这是郭天王的声音。

    “收到,继续警戒,突击组,开始靠近,发现任何目标,自由击毙。”老大在无线电中命令道。

    “呼。”整齐的一声回复的呼喝声,示意着我们这次行动中负责突击的战友开始了行动。我在瞄准镜里,看着他们一个个像是猎豹一样,迅速的窜出了各自隐蔽的草丛,向着村子靠近。

    大概是我们这些人的靠近,很快就在村子中间出现了反应,最先出现反应的是位居在村子中间,靠近我所在方向的那个屋子,或许是老六在扔爆破装置的时候发出的动静,惊到了屋子里的人,我看到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一个瘦高男人在打开窗户后,直接拿出了一把ak,不过,我没有给予他射击的机会,直接就是一枪,打爆了他的脑袋。但随之而来的是,那人在倒下的时候,或许是因为肢体的动作没有解除,我看到了他手中的ak随着他的倒下,开始喷吐出一串火舌。

    枪响惊动了整个村庄,我看到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在村子的每一栋房屋中,都亮起了灯光,随之就是一整片枪声的响起,只是,那些枪声应该是警告的意思。我在瞄准镜里看着每一处枪口喷射出的火舌,那意味着每一朵火舌的位置,都有一个手持枪械的人在向我或者我的战友靠近。

    无情的子弹从我的枪口喷射而出,我大概真的麻木了,对于灭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似乎没有了感觉。看着子弹从消音器中飞射而出,直接将我能看到的,已经瞄准的目标一个个打爆了脑袋,看着那一蓬蓬血雾在那些人的身后迸发,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感觉在看到每一蓬血雾爆开后,我眼中的血丝应该是多了一丝。

    很快,我的这一组队员中,老六、鼠儿和老五冲开了距离他们最近的一间房屋,我看到他们借助着房屋的窗户,向着屋外的人开枪射击,老六制作的那些炸弹之类的小物件,也从那个窗口一直向外投射,在村子中间爆炸开来。村子的道路上,渐渐的已经有不少人倒下了,我没有去数着有多少人在这第一波交火中丧生,我只看到,只要是有威胁到我战友的人出现,我就会用无情的枪火,将那些我能消灭的人直接击毙。

    战斗发生的很突然,结束的也很快。从我们第一颗子弹飞出到结束,我们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整个村庄里就没有了一点点声音,尤其是在刚刚战斗的中间,我听到了那属于双杠的机枪声,那犹如几百发爆竹同时引爆的声音响起,我就知道,这战斗应该很快就能结束,因为只要是双杠的枪声响起,那就意味着我们的队伍已经占据了上风,开始了火力压制。而双杠的那把机枪,不但射速快,穿透力强,更有恐怖的杀伤力,凡是只要被那把枪扫中的目标,不管是多坚实的房子,还是多厚的钢板,都会在短时间内被打垮,就算是躲在坦克中的人,也照样要去见阎王。

    收起了,我换上了我那把改装的js9微冲,快速的给枪上了膛之后,向着村子冲了过去,毕竟远距离的射杀远远没有近距离击杀那样刺激,我现在的状态,很需要这样的刺激来觉醒我血液中的兽性。

    进入了村庄,入目看到的全是遍布弹孔的墙壁和倒塌的房柱,从断裂的痕迹上看,这些都应该是双杠那个暴力狂用他的机枪给轰断的。枪声依旧在屋外零星的响起,依照我们以前任务的习惯,类似于我这样做远程协防的,一般都是确认远距离目标已经无法给近战队员造成威胁后,我才会离开我蹲守的地点,像我现在这样,我会配合突击近战的队员进行排查。

    我顺着之前我们那些战友战斗过的房屋开始一间间搜查是否还有残留的敌人,在一些房子里,我看到了在不断燃烧的灶头,火势还很小,估计不会引起房屋的火灾。忽然间,我在我身后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响声,感觉那声音应该是有什么人或什么动物因为躲藏时,不慎碰到或触动了身边的物体发出的摩擦声,声音很小,但没有逃过我的听觉。

    转身,我对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了过去,那是一堆已经倒塌的土墙,土墙下是由小树干和枯萎的枝叶捆扎起来的柴禾堆,声音正是由那里发出的。我慢慢的靠近了那里,一边端着枪警戒着,一边伸手去撩开了那松动的柴禾堆。

    当我撩开那堆柴禾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个正在瑟瑟发抖的老妪,她屈膝蹲在柴禾后面,一只手正抬起,抵挡着我微冲上的强光手电的照射,另一只手则像是捂着肚子。当我正想示意她起身的时候,变故突然就发生了。

    我看到了老妪从外套的袍子里掏出了一把手枪,我想不出这老妪的动作为什么会那么快,似乎都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她掏出的手枪的枪口已经对着我了,不过,似乎她很紧张,她没有瞄准我就已经扣动了扳机,枪口喷吐的枪火我看的清清楚楚,子弹从枪膛里射出到擦着我的头盔飞过,让我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的枪口是对着她的,在她掏出枪并开火的时候,我也适时的作出了反应,我斜斜的向我的右侧躲避了一下,随之,我的微冲中也喷吐出了火舌,只听“嗖嗖嗖”的点射声响起,老妪的鲜血在我的身前迸发而出,我看着她猛然的倒下,掩面的面罩也飘落下来,自此,我看清了这老妪的面容,她的脸上纹刻着奇怪的图案,在她仰面倒下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她的枪没有击中我。

    看着已经倒地身亡的老妪,我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刚刚的经历真的太惊险太刺激了。可正当我刚放松下来的时候,异变再一次的发生了。

    只听“咚”的一声响起,随即我就感到有一股强劲的推力将我推向了已经身亡的老妪身上,背后的疼痛感让我知道,我被狙击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