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60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伊本和席沙姆的人来的比我想象中要快的多,次日清晨,天都还没完全亮,他们两方势力的车子就已经到了我们新家的院门口。倒是席沙姆的人似乎比较有礼貌,他们在院门外没有什么喧哗,安安静静的等待着我们起床。反而是伊本的人却是相对有点吵吵嚷嚷,说话的声音很大,让我和老六、鼠儿大清早的睡不好。

    打开了院门,让我意外的是,在院门外等待的人除了土库曼和库尔德的人之外,还有屠刚和老单也在门外等候。见到他们两人,我有点惊讶的问道:“屠总,你们怎么来了?“

    屠刚看了看门外的车子,拉了我一把,示意我进屋去说。我让老六和鼠儿指挥着门外两势力的车子进行装物资,我则是跟随着屠刚走进了屋里。

    客厅中,屠刚与我坐在沙发上,他率先开口说道:“小唐啊,有点事情我想和你说一下。“说着,他顿了顿,看着我,见我点头了之后,他继续说道:”是这样的,昨天下午的时候,有库尔德的武装人员到了我们焦化厂外面,还有土库曼的,也到了厂外面驻扎了下来,看样子他们是来帮我们的。刚刚看外面的车子上有他们两个势力的标记,想来应该是你在后面帮助我们焦化厂吧?“

    我微笑着点头说道:“呵呵,确实,这几天我在联合库尔德和土库曼的人,利用援助难民的物资这事情在和他们拉关系,主要还是要完成上面交代下来的事情,所以,老屠,这事情你应该可以放心了。“

    屠刚点点头,说道:“是的,看到那两个势力的人,我对这边也确实放心不少了,焦化厂是咱们国家在外投资的一个重点项目,厂里出产的油品和化合物都是直接运回国内的,所以,对于这边的局势问题,国家也很关注,焦化厂是不可有失的。“

    我微笑的说道:“行了,老屠,这些我明白,所以,我会在伊拉克这边确保好咱们焦化厂的安全。另外,你们撤离的事情现在安排的怎样了?我目前最担心的就是不知道这次美国人打算什么时候和伊拉克动手。“

    屠刚沉吟了一下说道:“按照目前美国那边的舆论来分析,要是按照以往的理解,动手的可能性存在,但不会很大。不过,小布什近期对伊拉克的态度很强硬,而且,美国的国防部、国务卿之类的对伊拉克这边的态度也很强硬,所以,不排除动武的可能,只是,目前是暂时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动手。“

    我低着头同样沉吟了一会儿,问道:“老屠,有点事我想问问,为什么焦化厂被那么看重?是不是里面除了油化品之外,还有其他什么东西是国家看中的?“

    屠刚对我神秘的笑了笑说道:“小唐,这些你就不要去猜了,有关机密问题。你只要记住,凡是运到国内的,只要不在市面上流出来的,基本上都是成为了战略储备。“

    我了解的点了点头,这时,鼠儿走进来告诉我说,那批物资已经全部装车完毕,他们准备出发了,我略微点头,告诉鼠儿,让他和老六负责看管好剩下的那批就行了,其他就不用去操心了,目前暂时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

    和屠刚聊了没几句,在他确定焦化厂附近的变化是由我们带来后,他和老单高兴的离开了,在离开前,屠刚告诉我们,他们准备在月底前回国一趟,一来是向他们的领导汇报工作,二来,也是想回家看看,毕竟在外面漂泊了多年,对于家,他们非常渴望。

    和他们告别后,我看到两方势力的人都有一个人留下,但对于他们对我们说的都听不懂,只能让崔智友赶紧赶来给我们当翻译。在崔智友到来后,我们才知道这两人要告诉我们的是什么。原来,是伊本和席沙姆让他们带话给我们,虽然这次援助难民区的物资已经成功运走,路上也不会有什么阻碍,但防不住被人窥视,他们让我尽量要注意哈布尔的人,毕竟我们这番举动已经露财了,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被基地组织的人盯上,那就会有不少麻烦了。不过,这传话的两人都告诉我们,只要是在任何时间,若是我们三人发生了什么自己难以应付的事情,只要是不出摩苏尔,他们都有办法保护我们,并且会确保我们都能安全的离开摩苏尔。

    感谢了这两名传话的人,我和老六还有鼠儿回到了屋里,我回味着伊本和席沙姆告诫的话语,心里盘算着怎么去应付有可能出现的突然事件。

    看着我沉默不语又凝重的样子,老六说道:“三哥,这事情要说来吧,那就让它来吧,反正大不了咱们离开伊拉克。要是不来,那就最好,我们就熬到任务结束就行了。“

    鼠儿在一边附和道:“是啊,三哥,没必要愁眉苦脸的,这事情要是真被人盯上了,那咱们就玩消失呗。“

    我摆摆手说道:“要是真这么简单,我想,伊本和席沙姆应该不会让人告诉我们,现在既然他们都让人来打招呼了,那么,想必这样的事情曾经在伊拉克或者摩苏尔发生过,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告诫我们。所以,鼠儿,你等会要是出去的话,最好去自由市场看看,我们得准备一些趁手的武器了,另外,单兵的装备也要准备一套了,不然,说不定到时候我们就要难以应付了。“说着,我看向老六,吩咐道:”小六,你就抽时间多准备一些防护的装置吧,最好是连我们逃生的装备装置都制作好。“

    老六问道:“三哥,逃生的要准备些什么?“

    我想了想说道:“逃生的,那我们这里最快的逃生途径就是从水路走,潜水装置和氧气这是必须的,而且,这潜水的装置还必须是能连续运作五小时以上的,不然,说不定还逃不出摩苏尔地界就要被逮到了。“

    老六看了看鼠儿,鼠儿讶道:“三哥这是准备搞大的啊?咱们在这里可没想动武啊。“

    我鄙夷的看了一眼鼠儿,说道:“就你还说没想动武?那你是怎么到摩苏尔的?咱们三人里又是哪个先动刀子的?“

    鼠儿憋了憋嘴,没有答话,老六说道:“三哥,你要我制作那些东西也不是难事,制作起来也不麻烦,但你确定咱们要用到?“

    我点点头,说道:“确定,按照基地组织一贯的行事风格,你看911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他们做事是比较极端的,而且,加上刚才伊本和席沙姆都让人带话了,那说明,他们应该能猜到基地组织会有很大几率来找我们,所以,在我们没有接到回撤的命令前,咱们还是要守在这摩苏尔的。“

    老六和鼠儿点了点头,我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装在院门外的门铃被按响了,鼠儿通过视频监控看了一下后说道:“三哥,好像是崔智友,但他后面跟着好几个不认识的,咱们见不见?“

    我看了一眼老六,示意他先把我们之前准备的手枪全部拿出来,随后,我说道:“让崔智友带他们进来吧,我看看是什么人。“

    不多时,崔智友便带着人走进了院门,我看着那个和崔智友并排走在前面的男人,一眼就看出了,那就是那天晚上来通知我们离开摩苏尔的杜卡兰,顿时,我心里大概的明白了一些,为什么伊本和席沙姆会让人来带话给我们了。

    看着他们走到近前,我和鼠儿站在台阶上,只听杜卡兰大声道:“哈哈……没想到二位还是国际友人,对于上次来劝二位离开摩苏尔,看来是我的错误了,二位,请原谅我之前的冒昧。“

    我露出了一丝微笑,但并没有让崔智友和杜卡兰走进屋里,我依旧是站在台阶上,看着杜卡兰说道:“杜卡兰先生,对于您之前善意的劝告,我和我的同事会在签证到期前离开的,只是,不知道今天您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杜卡兰抬头看着我,眼中流露出了一丝不快,但他掩饰的挺好,说道:“哦,是这样的,今天我和部下们一起巡逻是发现有两个车队从唐先生您这边的院子里驶了出来,是想来询问一下,车子里装的是什么?另外,还想知道一下唐先生为什么会和土库曼还有库尔德人有联系?当然,这也只是例行公务。“

    我扭头看了看鼠儿,示意他先上楼去,让他和老六不要下来。我侧了侧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后,让崔智友和杜卡兰一起进了客厅,至于跟随在杜卡兰身后的那几个人,则是被我示意了一下,让他们站在台阶外。

    走进客厅,杜卡兰倒还是蛮有礼貌的,没有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他只是不停的环顾着我们的客厅,见到我进来后,他还对着我笑了笑,说道:“唐先生,您的新居装修的很别致,这应该是你们中国的风格吧?“

    我看着客厅里的布置,确实如杜卡兰所说,我装修的设计全是用中式的风格,只是有很多部分是简化了的,一般是被称为新中式风格。我点头示意他们入座,随后说道:“是的,虽然身在异国他乡,但心里还是很想念家乡的。“

    杜卡兰似乎有点急切,他没有接下我的话题,径直问道:“哦,那么,唐先生,您是否可以回答一下刚才我的问题?“

    我笑笑说道:“哦,这样啊,对于您刚才的问题,我反倒是想问问,在摩苏尔难道除了土库曼人和库尔德人之外,还有其他的人?这难道不都是统称为阿拉伯人的吗?“

    听到我这么回答,杜卡兰顿时愣了一下,他似乎明白了在我的观念中所谓的阿拉伯人是什么样的,他摇摇头苦笑道:“唐先生,您可能理解错误了,阿拉伯人并不是所有中东地区人民的统称,我们阿拉伯人是一个大民族,人数比库尔德人和土库曼人要多很多,虽然都是信仰安拉的,但民族还是有区分的。“

    我了然的“哦“了一声,还故意将音调拖长了,可还未等我继续说话,杜卡兰问道:”那请唐先生解释一下之前那两辆车子装的是什么货物?“

    听到他的问话,我冷眼看了他一眼,有点不悦的说道:“之前那货车里装载的是我们公司援助难民区的生活物资,请问杜卡兰先生,这有什么问题吗?“

    杜卡兰见我态度转冷了,他也跟着说道:“唐先生,对于您援助难民区的事情,虽然我不反对,但我有义务告诉您一声,凡是所有有关国际援助的事务,都需要和我们摩苏尔政府联络和安排实施,您这样做似乎违反了国际条例。“

    我轻哼了一声,说道:“对不起,杜卡兰先生,我刚刚说了,这是我们公司里援助难民区的,并不是与什么国家或国际组织有联系,所以,这严格来说,只是私下里的援助,我个人认为,这并不违反什么国际条例。再说了,我也不知道我代表我们公司想要帮助一下当地的难民还需要通报政府机关,更没有人来告诉过我什么援助的国际法律之类的,所以,很抱歉。“

    见到我这么回答,杜卡兰笑笑说道:“唐先生,那请问以后您和您公司里还会对摩苏尔的难民进行援助吗?“

    我看了看他,微笑着说道:“这很难保证,毕竟我们公司在摩苏尔还未进行真正的投资,所以,在确定投资和回报率后,我们会考虑是否进行下一次援助的。“

    杜卡兰张了张嘴,缓了一下后才说道:“那好吧,这次唐先生私下里的援助我代表我们摩苏尔政府就不再追究了,如果唐先生还有下一次援助的话,请及时告知我们摩苏尔政府,这样,我们摩苏尔政府也好帮唐先生更好的去安排和援助所需要帮助的难民。“

    我看着眼前这个瘦高个的男人,他话说的好听,但他心里想的和眼神中流露出来的贪欲,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人了。另外,我向着伊本和席沙姆的告诫,也大概的明白了杜卡兰身后的人的或势力的想法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