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62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我们来到楼下,透过一楼的落地窗看着后院里的动静,老六小声的在我背后说道:“那丫的应该是踩到定向雷了,活该他倒霉。”

    我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借助着院外依稀的灯光,我隐隐看到那个完好的人正在检查躺地上的那人的状态,似乎他在小声说着什么,而那个轻伤的人则是捂着肚子蹲在墙角,他的表情很模糊,我猜测那人应该是在强忍着痛楚。鼠儿小声的说道:“三哥,受伤的应该是跟随着前面的人下来的,定向雷的余及到他了,看他受伤的部位,应该是在下腹。”

    我点点头,作了一个包围的手势后,我率先向着房子左侧的小门轻步走去,老六则是站在原地,鼠儿却是向着别墅的正门走去,因为别墅的东墙我们没有开门,所以,鼠儿只能绕着别墅出去。我沿着墙壁,慢慢的走到了别墅的西墙角,稍稍的露出了一点身子,正好可以看到那三人。

    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轻轻的将枪口对准了那个完好无损的人,我瞄准的是他的右腿。我深呼吸了两下后,我摸着黑,扣动了手枪的扳机,只见消音器的口中喷出一朵火花后,那人应声倒地。只是让我无奈的是,在我开枪的时候,鼠儿所在的方向也有一颗子弹飞了出来,他命中的是那人的脑袋。

    同一时间,那蹲在墙角边的人,在我们枪火迸发的时候,顿时大喊了起来,我担心他的大喊大叫引起周围的注意,更怕这家伙的叫声是在向他的同伙求援。于是,我顾不得那家伙手里是否有枪,我直接从墙角边窜了出去,向着那人的方向快速靠近,靠近的同时,我也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人的双手,想要借助着微弱的光线看看,他手里是不是有可以威胁到我安全的武器。

    不过,相比于我的突然冲出,鼠儿要机敏的多,他没有向我这样冲出去,而是借着之前那完好无损的人的倒下的空隙,又是扣动了扳机,准确的打中了那蹲在墙角边的人手里的枪,顿时,让我有了完全靠近他的机会。

    靠近了那人,我直接就是一脚踢在那人的左肩,将他踹倒在地。这时,鼠儿也已经到了我的身边,我和鼠儿直接一人一手,将这人的手臂反转到了背后,只是稍稍一用力,只听这人“啊”的大叫了一声后,便晕死了过去。因为我和鼠儿两人不约而同的将这人的手臂给弄脱臼了,也难怪人家会痛晕过去。

    老六走到了我们身边,看着已经昏迷的这个人问道:“三哥,你们该不会一个活口都没留吧?”

    鼠儿鄙夷的看了一眼,说道:“两个挂了,这个还没死。”

    我看了一眼老六和鼠儿,说道:“小六,你把这个家伙带到地下室,鼠儿,你和我先处理掉这两个死了的,等会你去接一下崔智友,咱们三个都听不懂这里的语言,先审讯一下这个家伙再说。“

    鼠儿点点头,我们将这个已经昏迷的人交给了老六后,我拿出了电话,很快就拨通了崔智友的号码,让他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我们的新家,并且,我告诉他,会有人去接他,让他在路上注意一下。说完这些,我就先动手开始清理那两个已经变成尸体的家伙。

    其实,处理这两个尸体还是比较简单的,我从仓库拿出了充气皮划艇,将两个家伙扔在皮划艇上后,向着底格里斯河用力的推了开去,让这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顺着河流乱漂吧,反正在摩苏尔,几乎每天都有新闻报道哪里哪里死人了,哪里哪里又有人被杀害了之类的,总之,多了这两个也不算多。

    处理完尸体,我细心的观察了一番新家周围的动静,在院子外的马路上稀稀落落的有车辆经过我们这里,但没有一辆是停靠下来的,停在我们这边最远处的车子,也距离我们新家有至少三四百米的路程,而且,那一辆还是一辆被擦得发亮的奔驰轿车,应该不会是这三哥闯入者能开得起的。

    走下了地下室,也就是原来的游泳池,现在已经被我们改造成了一个上下两层的地下室。地下室的上层之前我和老六他俩考虑的是以后用来提炼制作稀有金属的地方,毕竟要是长期在伊拉克这边,我们若是没有外来资金的援助,很难长久待下去,所以,考虑赚钱的方法还是必要的。而地下室下层,我们是准备用来躲避或者是逃生的,这里存了不少压缩饼干和饮用水,鼠儿还在这里放了不少武器装备,为的就是以后要是需要用到这地方的时候,能确保有准备的离开摩苏尔。

    老六将那个昏迷的家伙拖进地下室后,将他绑在了上层的一把椅子上,看那绑绳的式样,我有点邪恶的想着,应该是这小子某国的爱情动作片看多了,连绑绳的样子都是那些小电影上经常出现的。

    老六看到我进入地下室,问道:“处理掉了?“

    我点头说道:“嗯,扔皮划艇上了,顺流漂了。“

    老六指着那个昏迷的家伙,问道:“三哥,咱们是现在弄醒他还是等崔智友来了再弄醒?他的手臂我还没给他接上。”

    我摆摆手说道:“还是等崔智友来了再弄醒吧,现在弄醒心烦。”

    老六嗯了一声,拿出烟在一边抽了起来,而我只能是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等着鼠儿将崔智友带来。

    等了约莫有近一个小时,我才听到院门打开的声音,随后,就有脚步声走进了地下室的通道。当崔智友来到地下室,看到那绑在椅子上的人时,他的眉头明显的皱了一下,他看着那人向我问道:“唐,你们这是干什么?”

    不等我回答,老六热情的搂着崔智友的肩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们等会儿要问他一些话,但他说的我们都听不懂,在认识的人里,也就你能听懂他们的鸟语,所以,就请你给我们当一下翻译,看看这家伙会说点什么。”

    崔智友看了看我,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崔智友,这事情也只能麻烦你了。”说完,我对鼠儿使了个眼色,鼠儿笑眯眯的走到了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人边上,拉起他的一个胳膊就开始给那家伙装手臂了。

    只听一声微脆的“咔”声响了一下后,伴随而来的是昏迷的家伙直接痛醒过来了,不过,还不等这家伙拖长语调,鼠儿就直接抓住了他另外一只手臂,又是“咔”的一下,将那人的两条手臂都装回了原位。

    崔智友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在看完鼠儿将那人的手臂装上之后,他的额头隐隐已经有点汗渍了,他的嘴唇有点哆嗦的向我问道:“唐,你们要问些什么?”

    我看了看那个已经醒转过来的人,又看了看老六和鼠儿,我对鼠儿说道:“鼠儿,这里就交给你了,你来问吧,我和小六到上面去。”

    鼠儿“嗯”了一声后与老六换了一下位置,我和老六并肩站在一起,我看着崔智友说道:“崔智友,这里就麻烦你了,等会鼠儿要问什么,你就帮助翻译一下吧,我和小六去上面警戒,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崔智友看了看矮小的鼠儿后,对我苦笑道:“行吧,看来我也只能帮你们了。“说着,他就走到了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家伙面前,恶狠狠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刚痛醒过来,看着我们四人,那眼中的怒气要是能杀人的话,说不定我们四个现在应该是已经成了肉末了。不过,还没等这人回答,鼠儿笑嘻嘻的在那人肩膀上来了一拳,随后对崔智友说道:“崔智友,你这样文质彬彬的问他,他是不会说的,你先看我的。“说完,鼠儿就开始了对这名阶下囚的摧残。

    我和老六对视了一眼,老六率先转身走向了地下室通道,而我只能是苦笑着摇摇头,也跟着老六离开了。因为在我们红刀,要说折磨人或者是刑讯逼供之类的手段,除了我们助理教官铁二爷和队长之外,也就是鼠儿能耐最大了,只是这小子的手段有点血腥,我就怕到时候崔智友这家伙扛不住。

    来到了别墅里,我和老六商量了一下,我去别墅的楼顶警戒,老六则是去车库那边警戒,防止有外人突然来到我们这里。

    从卧室里我拿出了之前准备好的和子弹,开始爬到屋脊上。别墅的屋脊是我刻意设计的,在屋脊上有一道东西向,宽度为五十公分左右的小平台,这里是我原本就准备闲来无事的时候趴在这里准备练习狙击的。现在,正好可以用到,只是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小平台会是这么快就用上的。

    在这个长度只有一米多一些的小平台上,我将架了起来,在这里,我不但可以观察到别墅院外马路上的一切,还能观察到另一边底格里斯河河面上的动静,除了东面院墙这边有几棵树挡住了一点点视线外,其他几乎是一览无遗。

    我趴在小平台上密切注意着四周远处的情况,一切都很安静。在夜深人静的马路上,除了在瞄准镜里能看到有一些小昆虫围着路灯转悠着外,其他一点特殊情况都没有发现。

    就这样我一动不动的趴了大概有将近三个小时,东方的天际已经由一片漆黑转换成了渐渐露出鱼肚白。这时,鼠儿和崔智友走到了别墅门前的台阶上坐下,我看到在我面前从没抽过烟的崔智友也开始和鼠儿一起叼着烟了,我就猜到,鼠儿应该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情报了。于是,我收起了,从阁楼的窗户里返回了别墅。

    将放回了房间后,我走下楼。老六也已经回到了别墅里,他的动作比我快一些。在我来到门前的台阶上坐下时,老六已经抽掉了小半根烟,他看着鼠儿问道:“好了,三哥也下来了,鼠儿,你说说问道了什么。“

    鼠儿看了看崔智友,点点头说道:“嗯,刚刚我问清楚了那个家伙的名字和所在的组织,还问了他们进入我们这里的原因,另外,我还特意问了一些关于摩苏尔这边四大势力的事情。三哥,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我看了一眼鼠儿,冷冷的盯着他,就等他将问到的情报全部汇报出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