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77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看到我回到客厅,董云彪热情的招呼我开始晚饭,而我看着桌子上的三菜一汤,确实提起了不少胃口。自从到达科威特之后到现在,我能吃到中餐的次数是可以用一个手掌数的出来的,现在看到那红烧肉,那白斩鸡,口水就止不住的要流出来了。

    我将身上的枪支放下,就直接坐在饭桌前开始大快朵颐了,老董给我盛来了一碗米饭,这让我真的有点感动了。那红烧肉老董烧得很不错,肥肉香酥可口,那白花花的肥肉只要嘬一口,就能让口腔里充满那股肥肉的油香,而且,还是那种满嘴流油的感觉。

    看着我埋头大吃,董云彪在一边乐呵呵的笑着,等我吃饱喝足后,董云彪叹口气对我说道:“唐老弟,现在晚饭也吃好了,老哥我就先行离开了,要是以后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这里的东西你就收着,老哥我唯一要拜托你的事情,我也写在这纸上了,这的要是有个万一的话,还请你看在老哥这老骨头的恳求下,帮我圆一下这个梦想吧。”说着,董云彪将一个厚厚的信封留了下来,随后,他就转身走下了楼梯。

    我知道,他这一走将是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押在了我身上。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原本笔挺的背影中莫名的多了一些苍凉,而且,我看到他后脑勺的头发中,似乎多了一些白发。

    打开信封,里面是几张折叠的很整齐的打印纸,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的,另外,在信封里还有一张银行卡,我看了一下,竟然是瑞士银行的银行卡,而且,在这张银行卡上还印刻着贵宾专用卡。我正正反反的看了几遍这张银行卡,发现除了卡面的图案和我见过的银行卡不同外,其他的式样基本和差不多。

    收起了银行卡,我打开信件,看着信笺上的文字,不得不说董云彪那几个字写的着实漂亮,比我那唐家专业疯狂体要漂亮很多。我慢慢的研读着他给我写的信。慢慢的,我感觉到了信件中内容的沉重。

    大致的看了一边,我放下信纸,转头看向窗外的大海。信中,董云彪对我讲述了他前半辈子的经历,从如何踏上黑道开始,到如何在广州那边站稳脚跟,再到后来是如何结识他的妻子,之后就是他与妻子之间的矛盾和误会的产生,慢慢的他才讲述到了与丧坤结怨的点点滴滴。

    在信件中,我感觉到董云彪这个人,是一个枭雄,要是放在解放前,说不定这家伙还能成为一个军阀。不过,我在信件中倒是对他对对手的做法比较赞赏,因为他在踏足黑道的时候,原本还算是一个心平善和的人,但后来因为牵扯到了帮派的斗争,慢慢的他变成了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在信中,他告诉我从他进入黑道开始到金盆洗手,他一共灭杀了数十个对手,那些对手的家庭,基本上都是灭门的结果,因为他知道,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道理,他不会给任何一个对手一点点反击的余地,这倒是和我们教官还有队长教我们的一样,只要是敌人,那么就必须灭杀干净,不能让敌人有死灰复燃的机会,更不能给自己留下危险的隐患。

    信中,董云彪还详细讲述了他与妻子与丧坤的仇怨,原来在悬赏的那份资料里我还以为了解了很多,可看了他给我写的信之后才知道,原来,那悬赏资料上阐述的内容只是冰山一角。对于丧坤的评述,董云彪在信中完整的阐述了自己的看法,让我惊讶的是,我原本以为董云彪和丧坤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更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可是,在信中我了解到,董云彪不但认识丧坤,而且,在两人认识的初期,他们的关系还算是比较要好的。

    董云彪与丧坤认识的时候是在中越战争结束后的那个年代,也正是咱们国家改革开放的时候。那时候,很多外来文化从南方流入国内,随后在大江南北遍地开花,引领了国家改革开放的步伐。而其中发展最快的要数深圳了,那时候,董云彪作为一个南下闯荡的青年,在广州结识了为逃避追杀而来到广州的丧坤。在那几年,董云彪与丧坤两人一起合伙倒卖电子产品,他们的利润是非常丰厚的,当然,两人的矛盾也是在那时候埋下了伏笔。

    在丧坤来到广州的第三个年头的时候,那时的董云彪与丧坤都是让人感觉是有为青年的人物,他们口袋里的钱渐渐的多了起来。当时,丧坤原本打算拉着董云彪一起回越南,一来是继续倒腾电子产品的走私活动,二来,丧坤是想要借助董云彪的人脉,回到越南重新立足。可是,当时的董云彪却没有同意丧坤的建议,反倒是想将丧坤留在国内,与他一起打拼。由于两人意见不合,渐渐的,董云彪在广州立足了,而丧坤则是回到了越南。

    再次相见的时候,那是丧坤第二次逃难来到国内,当时的董云彪已经是南方黑道上崭露了头角。而董云彪当时为了躲避自己的仇家,在丧坤来到广州的时候并没有第一时间与丧坤见面,从而使得丧坤以为董云彪是一个靠不住的人,所以,两人的分歧也逐渐的加深了。当最后董云彪找到丧坤的时候,丧坤已经是准备离开广州了。在两人分别的车站,丧坤给了董云彪一个冷漠的表情,而董云彪是有苦说不出,只能无奈的看着丧坤离开。

    他们再次的交集是在当时香港回归的时候,那时的董云彪已经是娇妻在侧了,可是丧坤却是再一次的犹如丧家之犬一般来到了中国。那时的丧坤不再是像先前那样去求助于董云彪了,而是带着毒品在董云彪的地盘上开始暗地里销售,在董云彪知道了毒品的来源之后,他带人找到了丧坤,而丧坤则是连董云彪的面都没见,直接离开了国内返回了泰国。而在离开的时候,董云彪收到了丧坤给他的留言,丧坤说会记住董云彪与他以往的感情和事情。

    再之后,董云彪与丧坤之间的关系变得与刚认识的时候不一样了,丧坤觉得在董云彪的地盘上私下里销售一些毒品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而董云彪则是坚决的抵制毒品的流通,用董云彪的话来说,那就是杀人放火抢劫买卖枪支,抓到了说不定还能有活命的机会,但要是碰了毒品,那绝对是死路一条。所以,在董云彪控制的地盘中,对于毒品管控力度绝对是比白道管控的地区还要严厉,只要是他手下的人触碰了毒品,轻则断手断脚驱赶出他的地界,重则是拖家带口的灭门。

    而真正让董云彪与丧坤关系恶劣的却不是毒品,因为在董云彪与丧坤结识的时候,丧坤就知道董云彪对毒品的痛恨。在董云彪年轻的时候,那时候正是改革开放的开始,随着外来文化的流入,一些国际上流行的新奇玩意儿也随着外商的投资而进入国内,董云彪的初恋就是因为好奇心沾染了毒品失去了生命,自此,董云彪凡是接触的女人中,只要是与毒品扯上关系的,一律被他贩卖到了国外,就算是他再喜欢,他也不会将祸害留在国内。让董云彪最痛恨的是,他的结发妻子在他不知情下,也触碰了毒品,而让他更为恼火的是,竟然他妻子拿到的毒品货源竟然是丧坤这条线上流入进来的,为此,他本着想要善待结发妻子的意愿,与妻子离婚后,将她送往了缅甸,让她在缅甸自生自灭。然而,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妻子在流落缅甸的时候,不知道怎么 的,竟然与丧坤取得了联系,并且更加疯狂的将毒品贩卖到了他的地盘。从此,董云彪不但与丧坤的关系开始恶劣起来,更为丧坤引诱兄嫂沾染毒品而恼怒。

    可意想不到的还有,在董云彪娶了第四个老婆的时候,娇妻年轻貌美, 自己却是力不从心。这样的情况下,娇妻竟然在外面与别人鬼混,最后被董云彪抓现场的时候发现,对方竟然是与丧坤的财务混在了一起,这让董云彪大动肝火,直接是弄死了那个女人和那财务。不过,董云彪也是留了一个心眼,才弄死财务之前,他套取了财务所掌握的丧坤的一个银行账号,将账号密码等都弄到了手。在弄死那财务后,他还特地去丧坤开户的银行里修改了密码,自此,他与丧坤是恩怨就变得更深了。新仇加上旧恨,他们两人的账是越积越厚,到了现在,已经是演变成了你死我亡的必然结局。

    在信件的最后,董云彪将丧坤的开户银行、账号和密码都一一写了下来让我知道,希望我们能在丧坤是悬赏完成后,可以去瑞士将丧坤的资产全部取出进行分配。不过,这些还是有前提的,那前提就是董云彪在与结发妻子生活的那段时间里,他们有了一个儿子,因为儿子痛恨自己的父亲是混黑道的,所以,一直生活在国外,董云彪对他很是惦念,他在信中希望我,要是他在这次悬赏后还能活着,那么,他会真正的脱离一切世俗,会在他儿子生活的城市里安心养老,默默的守护好他的儿子。但要是他在这次悬赏中不幸死去的话,他希望我能答应他,将丧坤的那部分财产中,分出一部分交给他儿子,并且希望我能在他儿子面前替他说一声对不起。

    收起信件,我将信纸按照董云彪交给我时候的样子折叠整齐,重新放进了信封里,并且将这封信放在了我行李箱中的文件袋内。我想,若是这次悬赏能够完成,董云彪也没有死去的话,我希望我能帮助他和他儿子重归于好,但要是董云彪死了,那就希望他儿子能看过这封信之后,给董云彪的坟前去上一炷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