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79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跟着董云彪的脚步,我和他一前一后的来到了滨海自由城,我虽然之前不知道董云彪这家伙来滨海自由城是要干什么,在我看到他走进卡斯诺赌场的时候,算是明白了这老小子的用意。想必是这老小子资金紧张,想要在赌场里弄一些了,另一方面,我猜测是这家伙想在赌场里看看,有没有丧坤的人跟着他,毕竟我在早上的时候告诉过他,有人在他身后一直跟着他。

    果然,在董云彪进入赌场后,我刚经过罗亚拉酒店,他的消息就已经发送过来了,信息中,他告诉我跟踪他的人他见过,是琅勃拉邦那边的人,应该是发布悬赏的那个组织的人,至于丧坤的人,他说他还没看见,只有等他在尼斯的消息被传出之后,才有可能与丧坤的人相见。不过,他告诉我,他猜测要是丧坤的人速度快的话,应该在今晚就会出现,到时候就免不了有一场碰撞了。

    我在罗亚拉酒店东侧的停车场下了车,在一家意大利风味的餐馆里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开始找点东西吃吃,顺便消耗一下时间,毕竟董云彪这家伙在赌场里可能需要好几个小时的时间。

    在等待中,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天空中的颜色也从蔚蓝变成了漆黑,看着街边的路灯,我有一种恍惚,似乎感觉到将要有事发生。

    为了证实我的这种预感,我在餐馆里买单走人,背着背包,穿着白大褂我向着卡斯诺赌场走去。在行走的时候,我还不时的翻看着那块液晶显示屏,上面董云彪的定位器始终停止在赌场中没有移动。

    走进了卡斯诺赌场,赌场的格局与蒙特卡洛相似,规模却比蒙特卡洛小很多,但这并不妨碍它吸引顾客的能力。在赌场里,我能看到的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群,很多赌客在赌桌前大声叫嚷,有的欢笑,有的唉声叹气。

    我看着显示屏上闪烁的红点,那是董云彪所在的位置,可是,我在一楼大厅这个位置却没有看到他。二楼,我也同样没有看到他的身影。我在想,难道这家伙跑去了三楼贵宾游戏区?他似乎没有卡斯诺的贵宾卡。

    我心里似乎有了不好的预感,我沿着之前来时走过的地方,细细的查看着董云彪的定位器是否遗落。可是在二楼大厅找遍了定位器信号发射出来的五米范围,却没有找到。这让我心里暂时放松了一些。随后,我返回了一楼,同样在显示屏红点闪烁的位置范围内寻找,依旧没有找到。

    来到二楼与三楼的楼梯口,我看着红绳拦着的贵宾区,心里担心着董云彪,要是他被丧坤的人抓了,那么,我想要找到他也不是不可能,但要是他们把定位器给扔了,那么,想要找到董云彪那就像是大海捞针一样了。

    我咬了咬牙,返回了一楼的服务台,在那里花了十万欧元的保证金后,办理了卡斯诺赌场的会员卡,拿着刚办好的会员卡我就直冲三楼贵宾区了。

    当我来到三楼,看到的是一个个被豪华装饰隔断出来的房间,我看着显示屏,来到编号为vip7号的房间门口,这里是显示着定位器所在的地方,希望我在打开门口可以找到董云彪。

    我在房间的门口站了一小会,应该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开门的是赌场的服务员,她恭敬的对我说道:“唐先生,您好,欢迎光临七号贵宾厅。”

    我对他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房间里。这个七号贵宾厅还是很大的,大概有一百多个平方的样子,但里面只有一桌赌客,而我想要找的董云彪,正坐在背对房间门的位置上,看他的背影和已经发红的脖子,我知道,这家伙应该是赌兴大发的时候。原来我所有的担心在看到他的时候,都化为了一场虚惊,不过,这或许就是关心则乱的道理。

    我来到董云彪背后,他似乎感应到了背后有人,所以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发现是我的时候,他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拉着我坐在他身边,对我说道:“老弟,你来的正好,赶紧的,老哥今天运气特好,哈哈,赶紧跟!”

    我看了看台面上,这张赌桌上玩的是一种五张牌的游戏,我在问了董云彪后才知道,这是最近赌场新流行的,叫做“斗牛”的游戏。游戏的规则相对简单,其中五张牌里面,只要有其中的三张的点数加起来是十点的倍数,那就算是有牛了,另外的两张则是将点数相加,然后与庄家比点数就行了。要是剩下的两张牌加起来正好也是十点或十点的倍数的话,那么,这个牌型就可以赢得下注赌金的三倍利润了。而加起来是大于等于七点,又不到十点的,那么,所获得的赌金将是双倍的。当然,这前提还是要你能赢过庄家的,要不然,也只有输的份……听完了董云彪给我讲述的斗牛规则,我拿出了之前兑换的筹码,开始与董云彪一起参与到赌局之中。

    不得不说斗牛这个游戏真的很刺激,相比于或者梭哈之类的,斗牛的每局进行时间都很快,然而让我感到刺激的还并不是时间,而是游戏的方式,若是我的牌型比庄家大,那就是赢,这点是毫无疑问的。但点数一样大的时候,却不像那样,是庄家为大了,而是要经过比拼最大面值的牌后决定的,若是最大牌的面值一样,那就要比花形了,黑桃最大,方块最小。

    或许真的应验了“新手抓大牌”的俗话,第一次玩斗牛,在玩了足足有六个小时后,我和董云彪疲惫的离开了赌桌,坐在贵宾厅的休息区,我数着手里的筹码,这一次,我又赢了二十多万欧元,算是小赢了一把。而董云彪的运气今天似乎真的不错,他每次都是压最大注,也就是每注最高是一万欧元。他今天赢了不少,足有两百多万欧元!

    他端着一杯红酒,乐呵呵的对我说道:“老弟啊,怎么样?感觉不错吧,老哥今天手气很顺,一下子就把保证金给赚回来了,哈哈……”

    我喝着鲜榨的橙汁,问道:“老董,接下去你准备去哪里?”

    他一下子被我的话题问住,愣了一会儿后说道:“老弟,你这话就扫兴了。至于你问我接下去要去哪里,我哪知道,反正在这里呆的时间也有几天了,那么,咱们就换个地方,也好让丧坤那龟儿子多锻炼锻炼,你说是吧?”说着,他还得意洋洋的抖起了二郎腿。

    我看了一眼董云彪,放下饮料杯后说道:“是与不是我不知道,现在累了,我去休息了,你最好也控制一下自己,别忽视了身边的危险。”

    听到我的话,董云彪愣了一下,随后点头。我没有再多理会他,与服务员要了一个休息的房间后,就离开了贵宾厅,向着赌场的客房区走去。

    刚来到服务员给我安排的房间,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听着铃声,这个手机已经好久没有响起过了,这是我来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队长给我们配发的手机。我拿起电话,接听道:“喂,队长。”

    “嗯,老三,最近在国外怎么样?”

    “还行,只是有点想回来。”

    “呵呵,想家了啊?还是想你那小女友?”

    “……”

    “好了,不和你调侃了。你现在在哪个国家?”

    “我在法国尼斯,有什么事情吗?”

    “哦哟,尼斯啊,好地方,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知道一下你的近况。现在国内sars病毒流行的很厉害,不过,幸好咱们队员的家属们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事情,倒是北上广这三个地方的疫情比较严重。”

    “嗯,我在电视上也看到了相关的报道。”

    “嗯,对了,你现在既然在国外,有时间你看看,要是可能的话,去一趟以色列的卡纳孚小镇,那里是叙利亚、以色列和约旦的三角地带,有武装冲突经常发生,双杠那二货听说最近混在那里给人家当保镖,你要是能行的话,就把这老小子带在身边,这个愣货不知道好好休息,竟然跑去那边凑热闹了。”

    我听着队长在电话里发牢骚,嘴角不经意的露出了笑容,可想而知,双杠这个家伙应该是在那边惹祸了,要不然,队长不会打这个电话的。

    絮絮叨叨的听完队长的牢骚后,我问起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国,队长给我的答复是不知道,现在国内的疫情比较严重,从电视的报道中可以看出,全国各大城市都在严格控制着疫情的发展和努力在研制疫苗。我默默的许着愿,希望家人和邱秋都安好。

    而对于国外的形势,从我、老六和鼠儿离开伊拉克之后的没几天,伊拉克战争就爆发了,美国用先进的导弹开路,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伊拉克的全境控制住了,现在虽然军事行动宣布结束了,但怎么看,这场战争的后续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中东那块地方,估计是要有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是动乱了。

    至于双杠这家伙,我不知道他的电话,也忘记问队长要他的号码了,不过,这是小事儿,就算到了以色列再和队长要号码也来得及。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双杠这愣货会在国外?对于我们境外的任务之类的,虽然是我们连队的主要任务之一,但很多时候都是单独一个小队外出执行的,像现在的情况看来,至少在我们这个小队离开国内后,咱们连队还派出了一支小队到国外执行任务。而双杠则是属于另一支小队的成员了,只是,这家伙就这么被留在了国外,他的生活是一个大问题,特别是饮食这方面。

    整理了一下思路,我拨通了董云彪的电话,让他到我休息的客房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