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80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很快,董云彪就来到了我的客房,一进门他就问我有什么急事,为什么这么急着找他。我将要离开法国的事情告诉了他,但没有详细说要去干嘛,只是简单告诉他,我是要去一趟以色列,去找我的一个朋友而已。

    安静了好一会儿,董云彪对我说道:“唐老弟,既然你这两天就要离开,那么,我也和你一起去一趟以色列,这样,说不定丧坤的人马也会跟过去,在那边解决掉他们的话,相比于在法国解决他们要好的多,毕竟战乱地区死几个人实在是正常不过。”

    我看了看董云彪,心道这老家伙的脑子还是很好使的,我才说了这么一句,他就已经想好了怎么利用这次机会去对付丧坤。而对于他的这个决定,我是无所谓,反正无论在哪里对付丧坤,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样,只不过后事处理起来的难易程度不同罢了。其实,只要环境利用的好的话,即使是在城市里也是很容易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决定了出发的日期后,董云彪开始帮我安排离开法国的事宜,在我拿到机票的时候,不得不说董云彪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从他离开房间到拿着机票回来,只是短短的花了一个多小时。

    看着机票上的时间,是明天上午的飞机去特拉维夫的本古里安机场的,距离现在到出发,也只有不到十个小时了。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我赶紧休息,至于行李之类的东西,这就不是我操心 的事情了,毕竟有董云彪这个热心人,我也懒得去管这些。

    清晨,我被董云彪叫醒的时候看了看天色,窗外的天色才蒙蒙亮,他就像是公鸡打鸣一样,一大早就把我叫醒了。原本我以为董云彪会在卡斯诺这边另开一个房间休息,谁知道昨晚这家伙竟然是与我一个客房,他睡的是沙发。

    在赌场里简单的吃了一些早点后,我们就出发去了尼斯的克特安祖尔机场,因为我们的航班时间比较早,是8点多起飞的。坐在出租车上,我精神很好,像卡斯诺这样的赌场,听名字觉得这似乎不是一个好地方,毕竟赌博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但像这些上了规模的赌场却不似人们印象中那样的,类似于卡斯诺,那就相当于是一个五星级酒店一样,只是他主要的盈利来源是博彩业而不是传统的旅游业。而比卡斯诺高级的,像蒙特卡洛大赌场这样的,那就不能说是五星级酒店了,在蒙特卡洛大赌场边上就是巴黎饭店,巴黎饭店的星级在我的感觉中,它虽然挂着五星级的标准,但实际上应该是超越五星级的。所以,凡是到了赌场去游玩的人,基本上在赢得赌资后,大多是会选择在赌场休息的,毕竟在那里有很多服务是一般星级酒店没有的。

    飞机从克特安祖尔机场起飞到特拉维夫足足飞行了八个多小时,当我们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调整了一下时差后,我和董云彪在本古里安机场外的租车公司租了一辆越野车,向着队长所说的卡纳孚小镇而去。不过,说起这个卡纳孚小镇,我在飞机上的时候,在地图上找了不下四个小时,愣是没找到这个小镇,最后只能无奈的求助队长后才知道这个小镇的具体位置。

    在路上,总算是联系到了双杠这个愣货,他告诉我他会在卡纳孚小镇的镇口等我,那个镇口有一个购物中心,那购物中心的楼顶上有一个很大的酒,就算是在高速公路上也能清楚的看到那酒子,只要看到酒了,那就找对地方了。于是,我就和董云彪一起开着车子,从特拉维夫出发,向着三四百公里外的卡纳孚小镇驶去。

    在特拉维夫,感觉以色列的治安还是不错的,至少没有看到电视新闻中那些冲突。不过,在车子驶出特拉维夫后,我就开始感到电视报道中似乎报道的还不详细。原本我和董云彪商量着,是否从以色列的沿海高速行驶,到了海法后再向着卡纳孚小镇所在的卡特斯林地区行去。不过,在商量了好一阵后,我们为了节约燃油,最终选择了沿着6号高速直接到卡特斯林地区,然后再下高速去卡纳孚。而沿着6号高速,因为很多路段都没有高速护栏,再加上这条高速是距离巴勒斯坦地区最近的高速公路,所以,在一路上我们能看到很多经过改装过的越野车在行驶,而那些越野车上,很多都是带着武器的,更夸张的是,我们还见到了扛着火箭筒的。

    看着那些武装过的越野车,我和董云彪心里都在打鼓,这要是万一和他们有个小摩擦之类的,人家会不会直接就给我们一个火箭筒尝尝滋味。毕竟这里可是冲突地带,平日里枪声火炮声之类的也属正常。

    一边开着车,一边和董云彪闲聊,在说到巴以冲突的时候,我们讨论的有点激烈。说起这巴以冲突,这可是由来已久的事情了,要是追溯的话,说不定能追溯到几千年前了。不过,这巴以冲突最为激烈的还是在近代,尤其是二战时期,纳粹屠杀了六百万的犹太人,然后加上阿拉伯人与犹太人之间的种族矛盾,才造成了如今的巴以冲突。但要说其中的助燃剂是什么,那就不得不说到美国的头上了,我就不明白,这美国佬干嘛到处要惹事,前段时间支持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军事行动,然后又自己对伊拉克动手,他们想要占领中东这块地方的心思也摆的太明显了。

    不过,话说回来,中东这块地方也是个不错的宝地,地下那些石油资源的确是让人眼馋的,再加上这块地方的人,脑子里似乎被宗教给束缚了,整天吃饱了撑着没事干,要搞什么种族之类的事情,也不想想这样打来打去的,最终受苦的那些人,啥时候能和平一些不好么?非要弄得你死我活的。当然,这些也就是我自己的看法和牢骚,也作不得准。

    车子从特拉维夫到卡特斯林地区我们足足开了五个多小时,眼看着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我与董云彪商量了一下,在卡特斯林地区的一个叫达拉哈的小镇过夜。看着地图上,达拉哈小镇距离卡纳孚也不远了,大概只有几十公里的路程了,虽然距离看上去不远,但要穿过这段路程的话,是需要穿过巴以交界地带的,我们不知道那地方会有什么样的关卡或者是驻军,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所以,就在这个靠近加利利海的小镇作为我们今晚的落脚点。

    来到达拉哈小镇,小镇上倒是显得安静祥和,街道上的路灯明亮,偶尔有几声犬吠声从街边的小院里传出来。这个小镇规模不大,但因为是靠近加利利海的缘故,这里镇民们所建造的房子倒是比较不错,所有的建筑都是有点伊斯兰风格的,也有少数几栋房子是比较新颖的别墅式样的。这里大多数的房子都是两三层的,很少有看到高于三层的建筑。小镇上最高的建筑也就是矗立在小镇中心位置的教堂了,只是我不知道这个教堂是属于伊斯兰教还是基督教的,又或者是其他的教派。

    开着车,我们在小镇上溜达,夜晚的小镇上显得有些冷清,偶尔有几家经营餐饮的店铺还开着。我和董云彪在一家挂着正在营业牌子的咖啡店前面停下,准备在咖啡店里吃点东西,算是解决一下晚饭的问题。

    可是,让我们有点尴尬的是,我们在吃完晚餐准备结账的时候才发现,身上除了只有欧元外,也就只有几张美金了,至于以色列锡克尔或者是巴勒斯坦镑我们则是一分也没有。在尴尬的通过我身上的翻译机询问着服务员后,我们才以美金作为结算货币进行结算。另外,我和董云彪两人还将身上所有的美金都拿了出来,以一比二的比例兑换一些锡克尔,不过,相比于我们的无奈,这家咖啡店的老板也算是抠门的,按照目前货币兑换的比例,一美元差不多可以兑换四元的锡克尔,可这老板,硬是宰了我们一刀,让我严重的怀疑,这个老板是不是传说中的犹太人,这也太会做生意了。

    不过,在达拉哈小镇上,让我感觉不错的是这里的环境,不管是自然环境还是小镇的生活环境,在巴以冲突地带来说,这里算是一个桃源之地了。听咖啡店老板的介绍,这里是属于远离战争的地方,每年路过达拉哈小镇的游客有不少,一方面,那些游客是冲着加利利海的风景而来,另一方面,也算是那些游客来这里是瞻仰圣地和绕着加利利海旅游的。不管是以色列方面还是巴勒斯坦方面,他们对于来加利利海旅游的这些游客倒是比较客气,不会随意将游客牵扯进两国之间的冲突的,所以,反倒是沿着加利利海而建的那些城镇远离了战火。

    在咖啡店隔壁的小旅馆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前往双杠所在的卡纳孚小镇。有了昨晚咖啡店老板的介绍后,我们在前往卡纳孚小镇的路上倒是放松了不少。一来是我们买这辆车子的时候与卖车的说过,我们是要前往卡特斯林地区的,所以,车身上被喷涂了“un”联合国的标志。二来,我们在来以色列的时候,行李中没有携带武器,这让我们在经过这一路上的关卡的时候,也没有遇到什么阻拦,一路上我们还算是顺利的。再说了,即使是带来武器,对于我来说,只要是我喜欢的枪支,即便是被我拆成了一个个小零件,我也能在很短的时间里组装起来,机场对弹簧、小钢管之类的零部件可不会进行没收什么的,只要不带子弹,就算你带的再多也不会有太多的麻烦。反而是我们自己国家,对这些东西的管控比较严厉。

    来到了卡纳孚小镇,在我从达拉哈小镇出发的时候,我就已经给双杠来了电话了,所以,在看到双杠所说的那家购物中心的时候,我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购物中心路上,像是拦路抢劫一般的双杠。这个黑铁塔一般的汉子,在我的印象中是最深的。我一直都记着他的食量和力量。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