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兵记 第84章

时间:2018-06-13作者:花溪侯

    双杠,一直在我的心里都是憨憨的,很少有机会看到他智商爆发的时候,不过,对于现在的双杠,我似乎再一次的看大了他憨厚外表下那张真面目了。我不知道那袋子里的东西对他有多么重要,但从他之前紧张这个袋子的语调中就可以听出,那必定是他最在意的东西。

    从卡纳孚开着车出发,为了摆脱治安警察的追寻,我们直接绕过了那些旅游的市镇,沿着环海公路到达了一个叫做卡尼勒特的市镇,在市镇的加油站,双杠花了几百锡克尔买了几个油桶后,我们便再次上路了,向着远方行去。

    行驶在与约旦相邻的90号公路,公路的两边风景完全不一样,左边是郁郁葱葱的绿田青树,右边则是荒芜广袤的沙漠,远处的山丘是土黄色的,没有一点点绿意,偶尔在路上还能看到行走在沙漠中的驼队。而从经过以色列中部城市贝特谢安后,公路两边的绿意就开始渐渐减少,直到经过贝特谢安所辖的玛胡拉小镇后,沙漠和绿地就像是有了渭泾分明的分界线,我们的车子就一直行驶在了沙漠中。

    从我们离开卡纳孚到到达以色列最南端的城市埃拉特,已经是半夜了,看着城市中灯火辉煌,我们在90号公路与埃拉特音乐广场交界 的大转盘驶下了高速公路,因为我们在即将到达音乐广场的时候,看到了在公路边上的机场。虽然埃拉特机场并不是很大,但这不妨碍我们想要离开以色列的决心。因为我们在路上已经想好,即使是无法乘坐飞机离开,那么,我们也可以从海路离开,无论是从地中海还是从红海,我们都可以相对顺利的离开以色列。

    在简单吃了一点晚饭后,董云彪建议我和双杠先休息,他则是要去机场看看,有没有到达法国或者其他国家的国际航班,要是有,我们就不用太担心被通缉,要是没有的话,那么,或许我们该考虑其他的方式离开了。

    我和双杠在机场边上找了一家小旅馆,在旅馆里,我又一次的问起了双杠,那个袋子里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使得他可以不顾风险的要将这个袋子拿回。双杠挠了挠后脑勺,憨憨的说道:“三哥,其实这袋子里也没啥好东西,只是那里面有小时候俺爹留给俺的一把木头小刀,这是俺最宝贝的东西。“

    我点了点头,终于明白这家伙为什么这么着急了。双杠的家庭是单亲家庭,因为他父亲在他小学的时候不幸遭遇车祸离开了他和他的母亲,小时候的双杠还没有现在这饭量和重量,所以,那时候的他可以说还算幸福,他母亲靠着微薄的工资还能养活他。可是到了双杠初中的时候,也是我们这代人正好长身体的时候,他家的收入就开始慢慢支撑不了他的胃口了,所以,他好像是十五六岁就进了部队,然后,一直到进入红刀与我们相识。

    与双杠在小旅馆里闲聊了好一会儿,董云彪才来到旅馆里,他一进门就乐呵呵的对我们说,他已经买到票了,不过,不是去法国的,而是去迪拜的,飞机还有八个多小时起飞,我们距离机场比较近,所以,有一些时间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看着董云彪手里的机票,我和双杠都不禁佩服这个老家伙,想来他是有一些手段的,不然,在目前的局势和情况下,想要这么快弄到机票,似乎有点不太可能。

    安稳的睡了六个多小时,我和双杠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醒来的,当我们醒来的时候,看到董云彪正坐在客房窗户边的沙发上抽烟,我们都和他打了招呼。董云彪见到我们醒来,他微笑着对我们说道:“呵呵,还是年轻好啊,看你们睡觉时候的样子,就知道你们睡的很舒服,不像我老头子了,想要好好睡一觉都难。“

    听了他的话,双杠憨憨的挠了挠头,我却想到了一些其他,或许我们睡觉的时候有打呼噜了,所以才影响到他的休息。我略带歉意的问道:“老董,是不是我们都呼噜声吵得你睡不成啊?“

    董云彪摆了摆手说道:“不是不是,唐老弟你是不会打呼噜的,双杠小兄弟确实是打了一小会儿呼噜,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休息,再说了,到了我这年纪,什么都差不多经历过了,睡觉还会在乎这点小呼噜?说实在的,我休息的少主要还是因为心里的事情。“

    双杠问道:“老董啊,你心里啥事儿啊?“

    董云彪看了看双杠,笑了笑,将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叹了口气说道:“不知不觉自己都五十多了,有时候感觉自己应该还年轻,不过,看了唐老弟你和双杠后,我才觉得自己老了,想想以往的这些年,真是应了那句光阴易逝,若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现在,我最大的对头也死在了卡纳孚,我心里多少都感觉到空落落的,以后都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我想安慰一下董云彪,双杠却先我一步插嘴道:“老董啊,你刚说的那句应该是庄子的知北游里面的一句吧,原文应该是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郤,忽然而已,你好像说错了。“

    董云彪和我都愣了一下,我们都没想到这憨货竟然也知道这句名言,更没想到的是,他还知道出处。看着我和董云彪哑然的样子,双杠又一次的挠了挠头,解释道:“俺这是听二爷说的,他读书读得多,肚子里墨水也多,俺只是觉得这话说的好,才记下来的。“

    听了双杠的解释,我对着董云彪笑了笑,说道:“老董,我觉得你应该去和你儿子见见,毕竟他在被丧坤派人开车撞了后险死还生,也并不是全是因为你,要是你能与他和解那是最好,实在不行的话,你还是可以来找我们。“

    董云彪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了,他看了我们一眼后,就转身开始接电话。我和双杠并不会去偷听他与电话那头说什么,于是,我们起身洗漱,然后就是收拾一下行李。其实,我们也没什么行李,之前在卡纳孚的时候,我和董云彪的行李早就遗落在那地窖里了,想回去拿也是不可能的了,双杠他一直都是孤身一人,身上他最看重的行李也就是那个小黑袋,其他也没什么了。不过,有些东西我们还是会贴身携带的,像我们的皮夹子、护照之类的至关重要物品。

    董云彪的电话时间并不长,他挂掉电话后对我们说道:“好了,兄弟们,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该去机场了。等会在飞机上,我有好消息告诉你们。“说完,他就拿起了沙发上他早已准备好的皮包率先走到了客房门口。

    离开了旅馆,双杠一直盯着董云彪在问到底是什么好消息,而董云彪则是一直抿着嘴不回答,脸上也一直保持着笑容,这让我不禁猜想到,这很有可能是丧坤的悬赏已经到手了。不过,若只是丧坤的悬赏到手,他应该不会这样神秘,具体的,只能等上了飞机后再等他给我们揭开答案。

    步行到机场,我们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在机场办理了登机手续后,我们顺利的登上了以色列航空的班机。从埃拉特到迪拜,这一路上要转机两次,第一次是前往特拉维夫换乘阿联酋航空的班机,随后是在巴林中转一次后再到达迪拜的。当到达迪拜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近两点了。

    在飞机上,董云彪终于说出了那个好消息,正如我猜测的,丧坤的悬赏我们到手了,而且,这个悬赏的金额数字远远大过之前我们了解到的金额,达到了一千七百多万美金。不过,这对于董云彪来说还只是一个好消息的垫底存在,只是大惊喜之前的一些开胃菜而已。真正让董云彪惊喜的是,他委托了他瑞士银行的私人经理,帮他将丧坤财务掌握的那账号里的资金全部转移到了他的账户中,那金额足足达到了五千多万美金!更让董云彪兴奋的还是发布悬赏的那个组织的人告诉他的,由于丧坤被我们灭杀了后,那个组织已经将丧坤所有资产折现后的六成转移到了董云彪的账户中,那写资产虽然只有六成,可是那金额,已经是达到了上亿的数字。

    说起这些收入,董云彪在飞机飞行的这一行程中是兴奋的一点都没感觉疲劳,他不停的在我耳边唠叨,这次赚大了,真是太值得了什么的。不过,我确实也对这次到手的金额感觉到震撼,原本以为悬赏结束后,我们到手的也就是一两千万美金最多了,可没想到,这金额后面直接是增加了一个零!现在董云彪的账户中,少说也已经有了一亿七千万左右的美金了,这要是兑换成人民币的话,怎么也得是十多亿的人民币,这要是用集装箱车拉的话,说不定可以是装满一个大号的标准柜了。

    说起这收获,董云彪脑子确实好使,他很快就想到了怎样去利用这些钱。他告诉我,不要拿这些钱去买房买车之类的,要买就买地皮或者买保值的东西,这样才能确保这些钱不贬值,而且,还有很大机会升值。而对于这方面,我可以说是没有一点点投资头脑,我只能听他安排。

    董云彪兴奋的在飞机上与我讨论怎样分配这些钱,双杠则是舒服的靠在头等舱的椅子上呼呼大睡,等我我们降落,他才缓缓的从睡梦中醒来。董云彪与我在飞机降落的时候,也将这次的收获进行了完美的分配,在得到双杠同意后,我们的分配也定了下来。董云彪只拿其中的两成,因为他说过,原本他是不准备拿一点点收获的,只要拿回他压在悬赏那边的保证金就可以了,不过,我拒绝了他这个打算,让他打理我们的这次收获,所以,他最终还是拿到了两成。我是这次收获的最大赢家,董云彪告诉我,他会帮我在瑞士银行中开设一个私人的账户,每年只要给银行少量的服务费后,银行会帮我们进行投资,而且,这些钱还并不是全部进行投资,投资的金额他会帮我控制好,这样,也确保了我的利益的最大化。而双杠,在这次收获中占有的比例也不少,他这次得到了两成半的分配,这使得双杠听到这个分配比例与金额后,瞪大了眼睛,他扳着手指头数着数字后面的零,数到最后,他木讷的说了句“唉呀妈呀,这么说俺这砸吧砸吧眼就成了亿万富翁了?唉呀……这,这,这钱可咋花啊?“

    董云彪看着我和双杠那惊讶的表情后,也是开心的笑着,毕竟这次的收获远远大于了我们的所想,说是意外收获这似乎并不过分,但过分的是,这次收获的数字也确实大了一些,让我们到达了迪拜之后感觉自己像是还在云里雾里,一切都是变得恍惚起来,犹如是活在梦中一般。

    ,精彩!

    (m.. = )
小说推荐